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章 宿命

  顺昌逆死,那是我从三曲真境出来后唯一学会的东西,似乎很有用,至少每一个人都会莫名的怕我,不过今天忤逆我的或许还不止我面前这两个女人。

  从大门进来的人穿着斗笠,下面被遮盖的脸在夜色中我看不见,那人走路的样子很从容,像是每一步都能踏破乾坤山河,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势。

  我听见闻卓在我身后说出的两个字。

  黄爷。

  又是一个装神弄鬼的人,不过他总有一种吸引我注意的魔力,免不了多看了几眼,他很安静就站在我不远的地方,甚至一句话也没说过,像是在等待什么。

  我当他是另一个跳梁小丑,如今我杀心已起,秋诺九条软鞭只不过让我有些迟疑而已,头剧痛难忍,我看向芈子栖,她和我对视目光变的陌生,如今我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留下芈子栖独活于世。

  穆汐雪已经从地上站起身,护佑在我旁边,我知道剩下的时间不多,毫不犹豫的再次向芈子栖出手,甚至都没顾忌旁边的秋诺存在,她的道法深浅我很清楚,怕是连穆汐雪都能轻而易举的灭了她。

  芈子栖几乎是用绝望的眼神看着我,那眼神让我有些心烦意乱,直到我掌印攻到她胸前,芈子栖才抬起手,我被强大的道法撞击力所震荡一下,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小步,从来没有谁能做到这一点,我的道法之下只有一种人,魂飞魄散的亡魂。

  她还没有恢复所有的法力,但已经足够和我平分秋色,我的九天隐龙决和她的龙甲神章两股法力撞击的那刻,一道无形的冲力向四周波及,就连穆汐雪也踉踉跄跄退了好几步才重新站稳,我的余光瞟见那带着斗篷的人,他是庭院中唯一纹丝不动的。

  芈子栖毕竟无法运用全部的法力,渐渐我感觉她开始有些松动,我知道她坚持不了多久,不过我亦然一样,法力随着我的意识在消散,很奇怪的是秋诺居然没有阻止什么,她半蹲在地上抵御那强劲的道法冲力,我留意到她是刻意留出我和芈子栖身前的空当。

  带斗篷的人不退反进,他的两只手伸出来,一掐指决就让我大吃一惊,那是九天隐龙决的指决,是最上乘的道法,穆汐雪精通九天隐龙决到现在也无法掌握的道法指决,甚至的秦雁回都做不到这一点,除了我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运用这样的道法。

  斗篷突然发起攻击,不是向我,而是对我和芈子栖,他这样的动作落在我眼中无疑是自寻死路,即便我和芈子栖斗法,但若他打算一人同时攻击我和芈子栖,我若是和芈子栖联手抵抗,相信九天神众都未必敢这么做。

  那是我记忆中最震撼也是最强大的一掌,我和芈子栖各自伸出一手迎敌,仅仅是一掌,带斗篷的人前所未见的道法贯穿我的身体,相信芈子栖也一样,我和她同时倒在地上。

  ……

  我从地上爬起来,黄爷又退了回去,我甚至都没去看他,地上的越千玲奄奄一息,我把她抱在怀中大声喊着她名字,闻卓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嬴政已经不在了,我看见芈子栖出手,我知道抵挡不住她任何一招,情急之下我折断昊穹剑,四件神器的法力合在一起,果然如同我猜想的那样嬴政会出来,只不过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和嬴政同身同魂,我能感觉到他的心碎,这种感觉在弦台宫我已经经历过一次。

  不过他说出下诏废后的时候,那种心痛甚至超过了弦台宫,我拥有嬴政元阳越多发现体会的也越多,那样一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王者,心竟然会碎成那样。

  我已经不关心这些,我只想唤醒怀中的越千玲,她一直闭着眼睛,身体开始冰凉,我颤巍巍的把指尖探到她鼻息下,猛然收回来,我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似乎的呼吸。

  闻卓蹲在我身边,我抓着他胳臂心急如焚的问,为什么越千玲好好的会突然变成这样,闻卓本来就伤的不轻,捂着胸口回答,在我走后越千玲本来是好好的,因为担心我一个人去参加比试忧心忡忡,闻卓怕她忍不住跑来找我会误事一直陪着她,谁知道突然就变成闻卓不认识的样子,闻卓想要阻止,完全不是对手。

  黄爷转身秋诺跟在身后,他们好像比这里谁都要平静,就如同他们来一样,离开的时候也悄无声息,我抱着越千玲在身后叫着他。

  “你到底想干什么,若芈子栖真有乱世之心,嬴政除之还天下太平有何不对?”

  “怎么?你如今又认为自己什么都懂了?”

  黄爷慢慢转过身若有所思的反问我,一时间我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一直想知道在祭宫中发生了什么,现在你知道了,是嬴政以命封印芈子栖,你问我是谁,我可以告诉你,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便可。”

  “你说。”

  “芈子栖为什么要开幽冥之路?”

  这个问题再简单不过,我刚想回答,忽然意识到,黄爷又岂会给我留下这么简单的问题,我茫然的蠕动嘴角,听见从那幽深斗篷中传来熟悉的笑声。

  “很好,你终于懂什么叫眼见为实,何况眼睛看见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回秦始皇陵吧,一切从那里开始,最后也只会在那里结束。”

  “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回秦始皇陵?”

  “因为你要回去开启幽冥之路!”

  “……”

  我放下怀中的越千玲震惊的站起来,他不是会说笑的人,我相信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一定会应验,我一直在竭尽全力阻止的事,到最后居然开启幽冥之路的人是我。

  我决绝的摇头,口中反复说着否定的不字,一次比一次坚决。

  “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一旦被冲开,她就再也回不来,芈子栖最后一份法力就在秦始皇陵,我若开启就如同害了越千玲,说什么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去秦始皇陵。”

  黄爷根本没有想和我争辩的意思,他缓缓走向我,忽然在我面前抬起双手。

  “秦雁回宅心仁厚心系天下苍生,秦一手放你入世,你帝命加身,你这性格若在千年前虽不能成为千古帝皇,但当一个碌碌无为的仁君绰绰有余,没人逼你去秦始皇陵……”

  黄爷说到这里,头偏向他抬起的左手,然后再看看右手。

  “左边是天下苍生,右边是你一生挚爱,秦雁回,你告诉我,两者选其一,你会选谁?”

  我从来没想过在这两者之间做出选择,不过如果真要选,我如今毫不犹豫的看向黄爷的右手。

  他的笑声很满意,侧头看向地上昏迷的越千玲。

  “她七窍玲珑心已伤,三魂六魄已损其一半,你若想救她,先要去幽冥找回她魂魄,再开幽冥之路救她回来,秦雁回,没人逼你去,是你自己选的路!”

  黄爷说到这里笑声转向我旁边的闻卓,意犹未尽的说。

  “你若成魔,生死相搏,你若成佛,永不相负……他注定是要入魔的,亏你还是有神尊之位的人,天意两字你一个神都悟不透,那我就来告诉你……秦雁回开启秦始皇陵之日,就是你羽化三界之时,哈哈哈,哦……我忘了,你应该看过三曲真境里面心境的幻像,你以为那是嬴政的?不……那是你的,其实你找就知道结局是什么,只不过你没意识到而已。”

  我踉跄的向后退,闻卓一把扶住我,淡淡一笑。

  “你若开幽冥之路,我必定金甲来犯,不过……你为千玲这样做,闻卓不怪你,即便是生死相拼死在你手,我全当死在朋友手中,若躺在地上的是叶轻语……我同样会开幽冥之路!”

  “闻卓……”叶轻语和萧连山还有顾安琪慌慌张张进来的时候刚好听见闻卓说的这句话,叶轻语抿嘴眼圈发红,闻卓很沉稳的淡淡一笑。

  黄爷向要转身,我忽然平静的问了一句。

  “我若是选天下苍生呢?”

  黄爷僵硬的站在原地,半天才回头又重新走向我。

  “你相信宿命吗?”

  我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黄爷也没打算让我回答,慢慢抬起手撩开我胸前的衣衫,指着胸口那暗红的胎记说。

  “怎么?到现在你还认为自己有选择的机会吗?”

  我不懂他话的意思,低头去看他指着的胎记,听见他很低沉和深远的声音。

  “嬴政选了天下苍生,所以他必须亲手封印一生挚爱,你若效仿嬴政,你会眼睁睁看着越千玲死在你怀中,你若开启幽冥之路救她回来,你别忘了秦一手让她发过的毒誓,你若入魔她必亲手诛杀,你救回的那个人,会把匕首重新插入你胸口,若是她做不到,越千玲还是难逃一劫,不管你怎么选,你都逃不过宿命两个字,知道你的宿命是什么?”

  我整个人双眼空洞无神的站在原地,夜风冷我心更冷,黄爷带着秋诺走出庭院,在他的背影消失在我视线中那一刻,我听见他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你和我一样,注定万世孤清!”

1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章 宿命”

  1. 回复 2016/07/18

    ?。。

    秦一手真叫一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