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万世天命

  黄爷消失在我视线中,我僵硬的站在庭院里,到现在终于明白这场所谓二十年一届的玄门比试,没有惊心动魄的斗法,也没有你死我活的争斗,甚至连胜负都不用分,不过是一个转折,之前我倾尽全力阻止的一切,如今变成我必须竭尽所能去实现的。

  开启幽冥之路的人居然是我!

  我回头去看地上昏迷的越千玲,现在我隐约有些开始相信宿命,若是那样,穆汐雪走到我身边,她应该比谁都能体会我如今的心情,不过至少她必我要好,等到最后还是能如愿以偿,可我呢……

  穆汐雪握起越千玲的腕脉,好半天才神情黯然的告诉我,越千玲七窍玲珑心已伤,魂魄归幽冥,因为芈子栖的法力冲破六窍,伤的也是这六窍,越千玲还没气绝身亡,是因为还有一窍未开,这也是她能续命的原因。

  穆汐雪说让我送越千玲去三曲真境,要想救越千玲必须去幽冥找回越千玲失去的魂魄,穆汐雪说到这里停了片刻,我知道她还有什么没说出来。

  即便我找回越千玲的魂魄,要想救她重回人世,我终究是要开启幽冥之路,我没这么大的本事,要做到这一点,我就必须回秦始皇陵,那是一切开始的地方,正如同那人说的那样,也应该是所有一切终究的地方。

  我想起在镜子中看见的那些景象,我轻轻抚摸着越千玲的脸颊,闻卓把手按在我肩膀上,只说了一句,做你认为该做的事,萧连山和顾安琪还有叶轻语他们刚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我脸色如此凝重也不敢多问半句。

  天际微白一抹晨光照射进来,秦一手走的时候留下的玉圭在晨光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叶轻语就站在玉圭的旁边,完全是无心的举动,把地上的玉圭拾起来。

  天师府的晨钟在庭院上空回荡,从门口走进来的天师府道长井然有序的鱼贯而入,里面有很多人都是我认识的,大多是三曲九洞中见过的道法高人。

  所有人都向叶轻语稽首,我惨然一笑,果真是冥冥之中一切都是注定好的,徐福看向我,在等我的答复,那玉圭是我之物,不过现在除了怀中的越千玲我已经什么也不在乎,对徐福点头。

  “天命难欺!”

  徐福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当众宣布比试的结果,按照规则天师府晨钟响起的那刻,持玉圭者为胜,叶轻语拿着玉圭半天没反应过来,虚静子初见她的时候已经断言她会是人宗,谁会想到毫无半点道法的叶轻语会成为掌管天下玄门的人呢。

  按照道家规矩,叶轻语会登坛受封天师之号,我让闻卓陪着她一起去,闻卓放心不下我,我平静的回答,既然一切都是注定好的,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何况我让闻卓看看叶轻语,她身边没人陪着,就她那个样子像是可以掌管天下玄门的天师,闻卓点点头,叮嘱萧连山陪着我,犹豫了半天跟着叶轻语和徐福还有其他道长出去。

  叶轻语会受到天下玄门同道中人的膜拜,正如同我万世孤清的宿命一样,或许从闻卓和她相认那刻开始,她的命运也被注定。

  我抱着越千玲去天王塔,萧连山居然没有跟着我一起上去,他都能看出我眼中的哀伤,或许是想我单独多陪陪越千玲,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一个人抱着越千玲进三曲真境。

  我坐在台阶上,越千玲偎依在我怀中,像是在熟睡安详而平静,我自言自语的和她闲,从认识她开始,一件一件的对她说,很漫长的回忆可亦如发生在昨天。

  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见,我句句肺腑情真意切,我只想让她知道,在我心中她有多重要,最后我把越千玲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笑着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看来你已经想好该怎么做了。”

  身后轻柔的声音我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我点点头,抚摸着越千玲的脸颊反问。

  “若躺着这里的人是你,相信秦皇也会和我想的一样。”

  穆汐雪沉默了半天,从我身后走到身前,语重心长的说。

  “那是你太不了解秦皇,你只知道他是千古帝皇不可一世高高在上,昨晚想必你也明白,那并非是秦皇所想要的自己,你即便能救回越千玲,你可想过,她的生是建立在多少枯骨之上,她活着反而会背负挥之不去的负罪和忏悔,你没有救她反而是在折磨她。”

  “你的意思……你不希望我救回越千玲?”

  “汐雪是不想看见你开启幽冥之路。”

  “那雁回也问你一句,若是躺着这里的是秦皇,你能救他,汐雪……你该当如何抉择?”我抬头很认真的问。

  “生死与共!”穆汐雪的回答比我想象的要简单,甚至都没有思考过,这倒是和她性格如出一辙。

  我笑无比凄然,万般无奈的表情,除了这种无力的笑我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我问穆汐雪,生死与共这四个字其实对我来说不难,可是那人临走之时说过的话,想必她也听的清楚,即便是我想要生死与共,也未必就能得偿所愿,宿命中我注定和越千玲无法携手到老。

  那你救越千玲回来,你可知道意味着什么?穆汐雪郑重其事的问我,这个我当然清楚,到最后我和越千玲只会有一个人存在,我希望那人是她,想到这里我淡然一笑的回答,尘归尘土归土,所有人等了这么久,无非是在等一个能承载嬴政命格的人,很不幸这人是我,曾经我为此骄傲过,不过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念头,其实我并非是没有选择,既然我是所有一切最关键的核心,若是我都不存在了,那这世间岂不是从此清净。

  穆汐雪指尖一抖,我还是无所谓的淡笑,目光一直温柔的看着身旁熟睡的越千玲,对穆汐雪说,不用这样看我,或许我若不在了,对所有人都是好事。

  我很满意自己这个决定,至少这一次是我自己为数不多的选择,不用按照他人的意愿或者说被人摆布的做出决定,我以为穆汐雪会对我这个决定很伤感和遗憾,不过我发现她的表情远超出我所想象的范畴。

  穆汐雪轻声叹气,犹豫半天才黯然的告诉我,是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从秦一手放我入世那刻起,我已经承载了嬴政的命格,穆汐雪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一下,若有所思的反问我,知道嬴政的命格是什么吗?

  万世天命!

  我的回答变成穆汐雪肯定的摇头,加重语气告诉我。

  是不生不灭的万世天命!

  穆汐雪摊开手,掌心多了一把匕首,没有丝毫顾忌的递给我。

  “你想自我了断,不如你现在就试一试。”

  我不明白穆汐雪的意思,匕首的寒光落在我眼中反而让我有些平静,没有丝毫迟疑的抓起来,向我胸口插去,穆汐雪没有丁点打算阻止的意思,直到匕首在距离我胸前半寸地方应声而断,一道金色护体法界包围在我身边,我看见穆汐雪纤长白皙的手指慢慢靠近我,也是撩开我的衣衫,细腻温暖的掌心压在我胸口,轻轻的用力按下去。

  “痛吗?”

  我摇头,但顿时反应过来,我是被秦一手重伤过的,肋骨断裂插入心肺的痛楚曾让我痛不欲生,只是我突然记不清那痛楚是从什么时候消失的。

  穆汐雪好像还知道太多我不清楚的事,我期盼的望着她,我现在能相信的人已经不多了,至少她还算其中之一。

  你折断昊穹剑,四件神器上所有的九天隐龙决都归你所有,你已经是嬴政,只不过你还差最后一步,就是回到秦始皇陵取回你真正的记忆,秦皇有万世天命,你可知道万世天命是怎么来的,又有什么用?

  我点头,然后紧接着又摇头,我之前认为和九天隐龙决有关,可昨晚嬴政对芈子栖声泪俱下的时候,我记得他说过,他之所以选在祭宫封印芈子栖,是因为他有万世天命,而芈子栖没有,他是想留在祭宫陪芈子栖,从这句话上看,万世天命和道法并没有关系,否则芈子栖是玄门第一人,嬴政有的她也应该有。

  是契约!我抬头看见闻卓走进来。

  契约?!我茫然的看着闻卓,大为不解重复着他口中的这两个字,似乎他一直有事情没有告诉我。

  闻卓坐到我身边,先是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越千玲,然后重重叹了口气和我对视,忧心忡忡的说。

  “我原本以为可以一直不把这件事告诉你的,现在看来或许你知道比不知道好。”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