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 终极一战

  很明显闻卓和穆汐雪都知道并且隐瞒了我一件事,从闻卓的表情看,这件事不会太简单,我一直当他是朋友,而且还是那种可以把后背安安心心交给他的朋友,即便是经历过这么多尔虞我诈,我也没质疑过身边这群朋友。

  什么是契约,谁的契约?

  我焦急的问闻卓,看的出闻卓到现在还是有些犹豫,穆汐雪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沉默片刻后对闻卓说,告诉他吧,他早晚都会知道的。

  泰山斗天,嬴政封退九天神众,闻卓开始给我平缓的讲述一件和我有关,但我又极其陌生的往事,闻卓是经历过的,所以当年发生的一切他应该是最清楚的人,嬴政本可以杀伐上九天,可在封推神众之后,不想再起干戈,便和神众定下契约各安天命。

  九天神众许诺嬴政万世天命,嬴政的命格不生不灭,超三界之外。

  “嬴政的命格是九天神众给的?”我很惊讶的去看闻卓,眉头一皱。“为什么……为什么要定下这个契约?”

  “……”闻卓默不作声的沉默,好半天才神情黯然的回答。“那是因为九天神众对嬴政的报复,只不过用了一个堂而皇之的名头而已,万世天命可以让嬴政不生不灭,可同时嬴政的宿命也由此而来,嬴政即便是万世永生,但也会万世承受他的宿命。”

  嬴政的宿命是永远无法和芈子栖携手到老,即便是嬴政可以世世等着芈子栖轮回,但结局依旧是一样的,九天神众给了嬴政不死之身,但同时也给了嬴政永世的折磨,他每一世都会遇到芈子栖转世的人,但每一次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这是九天神众对斗天诛杀无数神兵天将嬴政最大的惩罚,拥有万世天命,就意外着连嬴政自己都杀不了自己,他会在无穷无尽的时间中一次又一次体会相同的煎熬,即便是千年,那也不过是恒河沙数,虚空不破嬴政的宿命不止。

  我手心发凉,闻卓不会在这个时候骗我,何况旁边的穆汐雪也默不作声的选择了默认,我蠕动着嘴角心里如同寒霜一片,万世天命,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命格,世世为皇可世世都受尽撕心裂肺的煎熬,到最后还要看着挚爱死在自己手中,无穷无尽的轮回相同的事。

  我忽然若有所思的问闻卓,既然嬴政有万世天命,超三界之外,那为什么会和芈子栖双双封印于祭宫之中?

  秦皇修建祭宫是孤绝之地,天地人三界都难以企及,秦皇选在祭宫封印芈子栖,一是不想公主一个人孤寂,另一个原因,秦皇也发现所谓的万世天命真正的含义,秦皇不想永世被这样的宿命所煎熬,穆汐雪心平气和的告诉我。

  我开始有些明白嬴政的想法,他阻止不了芈子栖,同时也无法更改万世天命契约,但是九天神众不是他的对手,可他亦然也不是芈子栖的对手,所以这个契约在芈子栖面前是没用的。

  能杀掉嬴政的人只有芈子栖……我恍然大悟,嬴政去祭宫的那刻就没想过再出来,他要封印芈子栖,同时也希望借芈子栖的法力杀掉自己,然后两人一同尘封于孤绝之地。

  连三界独尊的嬴政都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来逃脱宿命,我听到这里更加心灰意冷,也就是说,秦一手放我入世那刻,我承载了嬴政的命格同时也承载了这个无法消散的宿命。

  我回头去看地上的越千玲,按照闻卓和穆汐雪告诉我的事,我即便是救回越千玲,最后我还是会亲手杀掉她!

  我面色一片苍白,还是一样的结果,所有的一切我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利和机会,到现在我终于明白那人最后说的那句话的含义。

  万世孤清!

  我猛然摇头,这对于我来说是无法接受的煎熬,我相信对于越千玲来说也是同样的折磨,还有一个办法!对的,还有一个办法。

  我看向闻卓和穆汐雪,然后决绝的说,没有错,一切是从秦始皇陵开始,一切也应该在那里结束,汐雪,你说的对,我即便是开启幽冥之路救千玲回来,她的个性我了解,救她一人而万千枯骨,相信她也不会活的安心。

  我去幽冥找她魂魄回来,芈子栖最后一份法力在秦始皇陵,我若开启祭宫,芈子栖会占据越千玲的身体,但真正的嬴政也会回来,嬴政在千年前做出最好的选择,就让嬴政再封印芈子栖一次,一切都在祭宫中结束。

  闻卓没有说话,穆汐雪也没有,我已经很久没看见闻卓抽烟了,其实我挺喜欢烟草燃烧的味道,闻卓在嘴角叼了一支烟,点燃深吸一口,太过用力呛到肺里剧烈的咳嗽,眼泪都咳出来,抹了一把看我在看他,声音低沉的说。

  “你这个选择或许是最好的,不过……六道之中你和千玲都不会再入轮回,嬴政和芈子栖没有了,你和千玲也没有了。”

  “有时候活着未必是件好事,若是像嬴政这样活着,即便是有万世天命又有什么意义。”我笑,很从容淡定,下意识抚摸越千玲的脸颊。“她若还在,相信一定会同样我的想法。”

  闻卓的样子应该有些伤感才对,毕竟这个选择就意味着他再也见不到我和千玲,不过他的表情让我有些诧异,他叼着烟在嘴角,用力搓揉着头发,像是在决断一件更重要的事,穆汐雪好像也知道似的,我看看他们两人,眉头一皱。

  “你们还有什么瞒着我?”

  萧连山扶着言西月进来,穆汐雪让我和闻卓先走,她要封印三曲真境的入口,直到我找回越千玲的魂魄,不管最后结局怎么样,她都会在这里等我回来接越千玲。

  穆汐雪是在帮闻卓解围,我心知肚明,我知道其实最难过的莫过于穆汐雪,她好不容易能和嬴政朝夕相对,即便嬴政受契约的万世天命诅咒,不过他至少比我好,身边还有一个生死相随的穆汐雪,若是按照我的想法,一切在祭宫终结,那穆汐雪也再见不到嬴政。

  闻卓不想说的事,我不会逼他,把越千玲交给穆汐雪我很放心,离开的时候我依依不舍的回头多看了熟睡的越千玲一眼,本来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转头离去,回去的路上萧连山应该是知道在庭院发生过的事。

  “哥,什么时候去救千玲?”

  他没有多余的话,我相信他再愚笨也知道救千玲意味着什么,救回千玲或许我身边这些人都会成为一堆白骨,我很愧疚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闻卓一直走在身后,嘴角的烟刚吸完,又给自己点燃一支,突然一把从后面抓住我肩膀。

  “其实……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一个可以让你和越千玲平平安安在一起的办法。”

  “……”我一愣,眉头微微皱起,我当然不会怀疑闻卓的话,不过既然有这么好的结果,他不可能一直不说出来,他迟疑到现在,我很清楚这个办法的结果是我期盼的,但过程恐怕不会是我能预想的。

  “有办法你赶紧说啊,支支吾吾这么久。”萧连山焦急的催促。

  “你和越千玲不能在一起,是因为你承载了嬴政的命格,所以你要承受万世宿命,不过……你若是能破了这个宿命,你就可以扭转一切。”

  我揉着额头很颓然的惨笑,我还以为闻卓会告诉我什么办法。

  “你好歹也是有神尊之位的人,天命难欺你还没悟透,连嬴政都逃不过这个宿命,我又怎么能破?”

  “万世天命谁给嬴政的?”

  “九天神众啊。”

  “契约呢?”

  “还是九天……”我说到这里猛然抬头,停滞在原地,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闻卓一直犹豫到底要不要告诉我。

  契约是可以违背的,闻卓告诉我,嬴政和九天神众之间的契约是,嬴政不再兵戈相向,三界各安天命,而神众作为报答许嬴政万世天命。

  我不想要万世天命,自始至终我都没在乎过,要破掉万世孤清的宿命其实一点都不难。

  “你若重回秦始皇陵你就能成为真正的嬴政,玉圭已经重新被你封赦,那百万拥有阴阳之力的亡魂只听命于你一人……”

  闻卓的话只说到一半,他知道我已经明白他话中的意思,萧连山在旁边急的不行,焦急的追问。

  “然后呢?”

  “然后我登泰山挥军百万再伐九天,若是愿意臣服解我万世天命的宿命,若是不臣服,我就荡平九霄三十六天,天界既毁,又何来契约一说。”

  闻卓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说,不管怎么样,当务之急也是先要找回越千玲的魂魄,而且这个办法虽然管用,但没那么简单,嬴政一己之力想要抗衡九霄三十六天怕是没那么容易,必须借助越千玲七窍玲珑心中芈子栖的法力,再等泰山一役也就是最后一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