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三章 征程再起

  我知道闻卓为什么犹豫到现在才说出来,我若再等泰山势必又是一场旷世惨烈的玄门大战,吉凶未卜生死不定,我即便是能赢相信也不会赢的轻松,曾经经历过那一场斗天的闻卓应该比谁都清楚,若是九天神众不收回我万世天命的诅咒,泰山之下不知道要再困数之不清的神兵天将。

  回去的路上我突然停下脚步,拉着闻卓一本正经的问,我若再登泰山他怎么办,闻卓摊着手不以为然的回答,他早就打算放弃神尊之位,若是我上泰山他随我斗天,我半天没有说话,拍了拍他肩膀说,要是他随我伐天,就再没机会重登九霄三十六天,闻卓笑言若是真要他选,他只羡鸳鸯不羡仙。

  他说的轻松,不过我和他都心知肚明,或许最后他和我一样也未必能得偿所愿,至于原因我不说,怕是会伤了闻卓。

  他应该知道我表情中的意思,一把搂住我的肩头,指着旁边的萧连山说,他面相你应该看过,这小子最后会富贵双全,所以你不用替他操心,你若是破不了宿命也不要紧,别忘了,你想死都死不了,我世世轮回也不喝那碗孟婆汤,反正你能记住我,我也知道如何去找你,到时候我和你一起给这小子送终,谁说你万世孤清,好歹你身边还有一个我。

  我无奈的苦笑,闻卓是经历千载的人,生死早已看淡,我现在或多或少有些明白武则天所说,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记性太好,什么都能记住所以牵绊就多,时间越长记住的东西越多,真的很难想象,有一天我会站在萧连山的坟前的样子。

  “还早着呢,真有那天,我墓碑上的字……哥,你交给你帮我写了。”萧连山一脸憨笑,我知道他是在宽慰我。

  回到灵芝园坐在屋外的是叶轻语,旁边站立的是徐福,石凳上放着叶轻语拾起的玉圭,闻卓一愣,萧连山不解的问叶轻语不是在封天师的仪式上,怎么突然回来了。

  顾安琪是陪着叶轻语的,告诉我们,不知道徐福在封号仪式上对叶轻语说了什么,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掉头就走。

  叶轻语醉心道法,能持玉圭掌管天下玄门也算她心想事成,我看见闻卓第一次没搭理叶轻语,自己打算转身回房,被叶轻语从后面叫住。

  “你知道我若接受这封号意味着什么?”

  闻卓愣在原地半天才默默的点头,叶轻语在他身后很认真的问。

  “你既然知道,我就问你一句,是你打算成全我,还是不管我怎么选择你都无所谓?”

  我拉着萧连山和顾安琪走,想留点时间给闻卓,萧连山不懂什么意思,还一本正经的问叶轻语,既然如今心想事成,还有什么不好的,赶紧去登坛受封,如此机缘巧合多少人梦寐以求都得不到。

  “叶居士若是受封天师之号,就必断红尘之事,静心道法勿念尘世,我告诉叶居士若想得大道,先断情缘……”徐福在旁边把话只说到一半。

  “你就留在龙虎山吧,我会随他赴黄泉找回越千玲魂魄,随后之事……恐怕险象环生,你一心向道,本应该与世无争,我带你上龙虎山,并没想让你涉及这些不属于你的事。”闻卓脸上有少有的沉寂。

  “是你先招惹我的,现在先不管,想都不用想。”叶轻语把玉圭往前一推。“别指望把我一个人撇在龙虎山,你去风流快活,指不定还有多少小妖精等着你,我宁愿回医馆,这什么天师名号和道法不学也罢。”

  叶轻语言外之意是铁了心要跟着闻卓,我知道这是他世世相守最期盼看见的结果,闻卓笑揉着额头,反问一句。

  “真不学道了?”

  叶轻语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闻卓看我,其实我现在替他高兴。

  “轻语,你还是留在龙虎山,暂时的,还有安琪,你也一样,都先留在这里,闻卓和连山要帮我去黄泉救千玲,你们不懂道法,十方幽冥不是闹着玩的地方,我们都要全力以赴,怕是没办法分心保护你们。”

  叶轻语点点头,把手中雷影重重放在石台上,很严肃的盯着闻卓。

  “好,我就在这里等你,你若是不来找我,幽冥黄泉怕是你要再多去一次,记得你上次给我说过,望乡台上我会记起曾经的事,那我就去望乡台等你。”

  闻卓一脸苦笑,不住的点头,看得出他现在是开心的,徐福上前一步。

  “叶居士天资聪颖,是难得一见修道之人,若叶居士不肯受封天师之位,徐福也不强人所难,徐福在这龙虎山潜心修道算起来也有些日子,如今总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徐福说到这里转身向我,毕恭毕敬的说。

  “徐福所学和秦皇道法同宗,徐福如今想传道法于叶居士,不知秦皇意下如何。”

  “她前世本有神尊之位,若有人传授道法定会非比寻常,你若有意传轻语道法当然是件好事。”我点头称是,转身去看叶轻语。“你就留在龙虎山学道,以你的天资用不了多久就能领悟大道之法,徐福有千年修为,你若能尽得他毕生道法堪称幸事。”

  “不用断……断什么红尘?”叶轻语很认真脸上有些羞红的问。

  “叶居士既然尘世情缘未尽,贫道又岂能勉强。”

  “师尊在上,弟子叶轻语叩首。”叶轻语一听满心欢喜,给徐福行拜师之礼。

  我转身去看徐福,他虽自断一臂元气大伤,不过幸好他修为了断,多些日子调息不会有大碍,我忽然很认真的问。

  “昨晚手持九条黑色软鞭的女子,你可记得?”

  徐福点头,态度恭敬很诧异的回答。

  “此女道法深厚,远在徐福之上,而且道法正统应有传承,可徐福愚笨实在看不出此女道法宗派。”

  “她叫秋诺,这个名字你可曾听说过?”

  “没有!”徐福认真的想了想摇头回答。

  我有些迟疑的皱起眉头,昨晚秋诺见芈子栖,我清楚的记得芈子栖曾经说过一句,你长大了,而且看秋诺在芈子栖面前的表情,很明显她们两人是认识的。

  “你在芈子栖身边时间不短,难道从来没见过她?”

  徐福还是摇头,这让我更加奇怪,芈子栖认识秋诺,或许嬴政也应该认识,我当时能感觉到嬴政见到秋诺的时候,模糊的记忆中有些片段在一闪而过,秋诺既然是曾经认识的人,又怎么会和那人在一起,她存在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还有一件让我想不明白的事,穆汐雪和言西月是怎么活过来的,这两人是我亲手埋葬,嬴政都没能力救穆汐雪回来,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而且嬴政也曾经对穆汐雪说过,他救你回来不容易,可见嬴政当时知道这个人是谁,我后来问过穆汐雪,她只知道自己重回阳世,可是谁救的她就不得而知。

  还有那个人,在昨晚更是让我震惊,我问徐福,在他的记忆里,可有谁道法高过芈子栖和嬴政,这一次我得到徐福极其肯定的回答,绝对不可能有谁能做到,若是说芈子栖在道法上独领风骚,那要想一己之力胜过芈子栖和嬴政两人的人根本不可能存在。

  可是昨晚那人力抗芈子栖和嬴政,仅仅在道法上就完胜他两人,不过我察觉到一件很奇怪的事,当时我能感受到嬴政迫不及待想杀芈子栖的原因,他是怕在芈子栖永远全部法力后再无人可以阻止她,不过那人似乎并不希望看见这样的结果,他是有意要留着芈子栖和嬴政,从他最后对我说的话中就不难发现,那人是在等我回秦始皇陵。

  我让徐福带走顾安琪和叶轻语,灵芝园只剩下我和闻卓还有萧连山,萧连山胆子大,不过好歹是去幽冥,想了半天,才坐到我身边,去哪儿我都不怕,可问题是这幽冥什么的,我见都没见过,怎么去啊?

  怎么去都是小事,我之前说过要下十方幽冥,就必须有引路贴和莲花灯这两样东西,否则,去倒是容易,想回来就由不得我们了,闻卓坐在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萧连山见闻卓说的有模有样,很认真的问这两样东西到底有什么用,闻卓回答他,引路贴是阳世之人去幽冥过鬼门关的凭证,只有寿命到了的人才能下到十方幽冥,我们三人都有阳寿,所谓生人勿进,阳世之人入幽冥身上阳气太重,根本下不去,而且就算去了也会被发现,擅闯幽冥有违天数,十方鬼众都不会放过我们。

  “那怎么样才能拿到引路贴?”萧连山问。

  “这个不用拿,只要是死人,人手一份,呵呵。”闻卓淡淡一笑不以为然的说。

  萧连山皱着眉头目瞪口呆的愣了半天。

  “就是说……我们要下十方幽冥,就先得死一次?”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