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路引和莲花灯

  我最受不了就是萧连山现在这样的表情,明明是闻卓在戏弄他,而他还是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对萧连山说,引路帖又叫路引。

  鬼门关有十八个鬼王和把门小鬼把守,森严壁垒、铜墙铁壁牢不可破,无论那个亡魂来到这里,必遭检查,看是否有通行证,这个通行证就是路引。

  是人死后之魂到阴曹地府报到的凭证,我一边说一边给萧连山比划,其实就是张长三尺、宽二尺的黄纸,上面印有为酆都天子阎罗大帝发给路引和天下人必备此引,方能到酆都地府转世升天,上面还盖有阎王爷、城隍爷、丰都县太爷三枚印章。

  凡是人死后,即烧掉它,亡魂就拿着它到鬼门关,经查验无讹后,方能入关。

  萧连山听我说完,还是目瞪口呆,好半天才说出话来。

  “就是说,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都要先死一次才能拿到这路引?”

  “你脑子能不能活泛点,有句话难道你没听说过吗?”闻卓白了萧连山一眼,没好气的说。

  “什么话?”

  “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端起水杯不慌不忙的回答。

  “这……这死人的东西,也可以买?!”萧连山彻底瞠目结舌。

  “有钱就成,阳世阴间有什么是买不到的。”闻卓点点头不以为然的回答。“不过路引就算买,也是卖给死去的人,活人是买不到的。”

  萧连山就差没抓起我面前的瓷壶砸向闻卓了,绕了半天还是绕回来,还不是要先死一次,萧连山愤愤不平的说。

  “你别急啊。”闻卓翘着嘴角一脸邪笑。“这路引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卖,首先要有通阴阳之力,而且心无恶念在世善人才能卖这东西,若是认识卖路引的人,指不定还能讨个人情弄几张。”

  “说的跟真的似的,我就不相信你会认识这样的人。”萧连山白了闻卓一样没好气的说。

  “呵呵,你还真说对了,我刚好就认识一个。”闻卓笑的一脸桃花开。

  “女的?!”萧连山看他这笑容也都能猜对,可见闻卓笑的有多荡漾。

  “你怎么会认识卖路引的人?”我都有些好奇喝了一口水问。“据说持有路引的人是幽冥在阳世的使者,一般都极其隐晦,我只知道有这样的人存在,但没有接触过。”

  “呵呵,万花丛中过……”闻卓刚得意的说了一半,立即下意识看向身后的大门,生怕叶轻语会站在后面,确定无误后有些收敛。“过忘川要喝孟婆汤的,我虽然有金甲护体,不过奈何桥上无故人,不喝孟婆汤我是入不了轮回。”

  闻卓一边说一边从身上摸出一张黄纸,推到我们面前,上面赫然有三个大印,一看便知这就是他口中提及的路引。

  “我就全靠这东西糊弄,路引在身已是亡人,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不用喝孟婆汤,否则我早记不起叶轻语是谁了。”

  “你都有路引了,那还折腾什么?”萧连山大为不解的问。

  “我有是我的,你们没有啊,一人一个,何况我这是前世用过的,现在要再下幽冥,我一样还得重新要一张。”闻卓一本正经的回答。

  萧连山挠着头诧异的问闻卓。

  “算时间你也轮回很多次了,看样子你和这卖路引的人挺熟悉的,这样说起来,下十方幽冥也没那么麻烦啊。”

  “路引不麻烦。”闻卓一边说一边揉了揉额头。“以我和她的交情,弄三张路引应该不是难事,麻烦的是莲花灯。”

  莲花灯是道家圣物,我有些耳闻,可具体的用法和作用我知道的并不多,事实上关于幽冥的事我都知道甚少,我让闻卓把莲花灯的作用说出来。

  闻卓告诉我们,阳世的人身上阳气太重,下不了十方幽冥,要去唯一的办法就是魂魄出窍,其实和越千玲现在的情况差不多,可是出窍魂游幽冥倒是容易,他和我都能办到,可是要回来就不是我们说了算,阳世有阳世的规矩,幽冥有幽冥的律法,要从幽冥重回阳世除非重入六道轮回,否则就有违天数。

  而莲花灯的作用就是能让我们安然无恙的回来,当然没有说的这么简单,闻卓端起我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接着说,莲花灯最主要的作用是续命,因为魂魄出窍如同亡人,说明阳寿已终止,而莲花灯可以让魂魄出窍的人继续保持阳寿不断,但在灯火熄灭之前必须回到肉身,否则就阴阳两隔,魂归黄泉。

  萧连山听的出神,连忙问莲花灯该怎么用,闻卓不慌不忙的回答,首先把生辰八字写在道符之上,在莲花灯上点燃,要去幽冥之人围坐于灯前,手腕系一根红线,和莲花灯相连,灯前插香三支,香尽必回否则油尽灯枯就魂断阴阳。

  所以即便是我们要下幽冥,在拿到莲花灯的同时,还要找一个很信任的人守护莲花灯,因为若是谁在其间灭掉灯火,或者是掐断红线,那我们就只会成为孤魂野鬼,而且还需要这个人在香尽之前拉动红线,把我们拉回来。

  “很信任的人……”萧连山如今眉头皱的比我还紧,向他这样大大咧咧的人,跟着我经历过这么多事,也和我一样忽然间发现,信任这两个字该有多不容易说出口,估计他现在和我想的一样,或许除了我们几个人之外,实在想不出谁能让我们信任到托付生死。

  “莲花灯是道家圣物,你知道在什么地方?”我认真的问。

  “知道。”闻卓肯定的点头。

  “在那儿?”萧连山问。

  “峨眉山金顶。”

  “莲花灯能通阴阳两界,是道家至高无上的圣物,就算我们知道在峨眉山金顶,怕是贸然前去别人也不会借给我们用。”我重重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说。

  “这不是问题啊,有叶轻语啊,她虽然不肯受封天师之位,可是她如今也算是名扬天下,她持有玉圭能号令天下玄门,既然莲花灯是道……”

  “别,千万别扯上叶轻语,这事交给我办就成。”闻卓还没等萧连山把话说完就打断,心有余悸的说。

  我一愣,看闻卓的表情,揉了揉下巴下意识的多问一句。

  “你……该不会……这莲花灯在女人手中?你……你和这女人又有渊源?”

  “渊源谈不上,真说出起来。”闻卓摊着手不羁的笑。“顶多也算是孽缘,我相信能成她手里拿到莲花灯的。”

  “就是说有莲花灯的女人算是第二个陆青眉对吧……”萧连山鄙视的冲着闻卓笑了笑。“你给咱们交个底,到底还有多少陆青眉?”

  “人不风流枉少年,多少要给自己留点回忆。”闻卓说到一半停下来,没好气的看着萧连山。“我给你说这些有用吗,你这辈子是没指望了,说了你也体会不到。”

  “听你这口气,怕是这女子不会轻而易举把莲花灯交给你吧。”我有些担心的问。

  “不!她一定会给我的。”闻卓极其肯定的回答。

  “为……为什么?”我有些好气的问。

  “对于她来说,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闻卓一边给自己倒水一边不以为然的说。“看着我在她面前千刀万剐挫骨扬灰,若是可以,她能用手一条一条把我撕成碎片。”

  萧连山有些听不懂,不过应该是想起陆青眉怎么对闻卓的,惊讶的问。

  “她都这样了,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你还指望她会把莲花灯给你?”

  “对啊,就是因为她想我死,我这不是自己送上门了嘛。”闻卓居然还能笑的出来,而且笑得极其轻松。

  我用力搓揉着脸,如今想笑都笑不出来,闻卓的意思我懂,一个对他恨之入骨咬牙切齿的女子,当然不会介意把莲花灯给闻卓,萧连山也反应过来,点燃莲花灯那刻起,闻卓的命已经交到那女子的手中。

  “你是去救人,又不是让你去送死,你这样……你这样还怎么回来?”萧连山急切的追问。

  “不用说,给我们守护莲花灯的人,我想也应该是这女子吧。”我一脸苦笑的看着闻卓。

  他很肯定的点头,萧连山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哥,他疯,你还真跟着他疯啊,把命交给一个对他恨之入骨的女人,恨屋及乌,那女人指不定连我们都不会放过。”

  “那你是太小看闻卓了,他是桃花颜主风流可未见有劫,女子陷桃花多痴情之人,恨他越深就是用情越深,他有恃无恐是因为他比谁都清楚,情到浓时尤是恨。”我淡淡一笑看着对面有些得意的闻卓说。“一个对他一往情深的女子,又怎么会看着他命断黄泉,连山,闻卓这本事你和我估计是学不会的,呵呵。”

  闻卓明明是得意,还是摊着手很烦恼的样子,邪笑着说。

  “哎,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个中艰辛你们是不会明白的。”

  我都懒得去理他,怎么看他都不像是有神尊之位的人,刚想说什么,忽然头转向门口,我放下手中瓷杯,重重吸了口气。

  “我等的人来了,你们先去休息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