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龙兴凤阳

  闻卓走到窗边看了一眼,回头问我确定要一个人去?我喝完杯中的水平静的点头,闻卓带萧连山离开,我默默坐在房间片刻,转身推门而成,庭院的石凳边是一个满身酒气的老人。

  真正的老人,迟暮和苍老就写在他的脸上,右胸缠绕着白色的绷带,斑斑殷红透出来,他手中拿着一壶酒,眼神有些浑浊和灰暗,唯一让我还能依稀辨认出来的,还是他如同直刺苍穹利剑般挺拔的脊背。

  我坐到他的对面,魏雍死了,秦一手走了,如今能帮他的或许只有我,可我相信他不是那种会求人的人,他即便是有一百种理由不来见我,但有一样却是他必须来这里的原因。

  古啸天的命必须由一个会九天隐龙决的人来续,事到如今,似乎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只有我。

  在失去魏雍的为他续命的法力后,古啸天迅速的苍老,干瘪的皮肤接贴着骨骼,中间没有丝毫的肉色,很难想象坐在我对面的人曾经力拔山兮气盖世。

  “我可以帮你续命。”我很平静的先开口。

  “你想要我身上的四方结界?”古啸天仰头喝了一口酒依旧骄傲的问。

  我摇头,深吸一口气忽然变的惆怅。

  “我和魏雍不一样,很多人说我早晚有一天会变成另外一个人,若真有那一天,你也算是我为数不多的故交,留在身边说说或许还有一个能懂的人。”

  “累了,也等够了,我来见你,不是想让你给我续命。”古啸天手一伸,把酒壶递给我,没有了他与生俱来的霸气,那是只有时间才能沉淀下来的沧桑。“你要去幽冥救越千玲,带上我。”

  我的手悬停在半空中,我若是嬴政,对面这人也算的上是宿敌,可如今我心中荡起的却是惋惜和遗憾。

  “我有万世天命,想死都死不了,闻卓有神尊之位,穿行阴阳两界也不是难事,萧连山龙角号在手,能唤阴将加身,你呢……你有什么,你有四方结界,所有玄门道法伤不了你,可是你魂魄离身,你本已是幽冥中人,魏雍帮你续命有违天数,你若进幽冥……”

  “我知道,再也无法回到阳世。”古啸天很镇静的打断我的话。

  “你既然知道你还要去?”

  “魏雍说虞姬自刎之人无法超生轮回,会永困幽冥受万世折磨,羽苟活千年无法是想救她出苦海。”古啸天的眼神变得愧疚和落魄。“事到如今我知道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古啸天说到这里,我看见他从旁边提起一瓶东西,在我面前慢慢拧开盖子,沉默了片刻,忽然抬起手,把瓶子中的东西浇灌在头上,瓶中的液体浸透他全身,我闻到刺鼻的味道,猛然明白那瓶中装的是什么。

  刚想说话,古啸天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竟然在我面前跪下。

  “羽一生不信天地,自问膝下不跪天拜地,一生未曾求人半句,羽知道你重信义,今日别无他求,羽用四方结界换虞姬重回六道脱离无尽苦海,世间也只有你能做到。”

  古啸天抬手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盒火柴,在我面前没有丝毫犹豫的擦亮,他浇灌在身上的是汽油,他想心甘情愿在我面前自焚,这样我能承载他拥有的四方结界,那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可如今我去没有丝毫的欲望,古啸天在我面前决绝的扔到燃烧的火柴,在触碰到他身体的那刻,我快速伸出手把火柴握于手心。

  “够了,还要再死多少人才算完结,我要你四方结界又有何用,连你都知道权操天下还不及和红颜携手到老,即便我真有一天君临天下万世辉煌,可要用万世孤清来换,在我看来这一切不过一文不值。”

  我扶古啸天起来,那一刻有一种一笑泯恩仇的感觉,事实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强加在我身上,若是没有这些遭遇,在我眼中不管怎么看他都足以称得上是英雄两字。

  “虞姬是自刎,永世不得超生,魏雍这一点没有骗你,幽冥有幽冥的规矩,她虽为你而死但毕竟是触犯幽冥的律法,你即便是给我四方结界,我也帮你救不了她,不过……”

  “但说无妨,羽仅有这一个支撑我活下去的理由,不管是什么,羽义无反顾。”

  我仰头喝了一口酒,很辛辣感觉胃都在燃烧,可心中却泛起苍凉的惋惜。

  “替死鬼!我可以帮虞姬超度,让她重回六道轮回,可必须有一个人心甘情愿代替她受万世之苦。”

  “我和你下幽冥!”

  古啸天没有半点迟疑的回答我,我甚至都没有阻止他的念头,或许这个结果对于他来说是最好的结局,我点头告诉他三天后离开龙虎山,古啸天转身离开的时候什么也没说,我摇荡着手中的酒壶,和我的心一样空荡荡的,好像真是要到一切结束的时候,曲终人散又是一位英雄陌路,我仰头大口喝着壶中的酒,不知道是为了古啸天还是为了自己。

  我本不是擅饮之人,一直昏睡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闻卓和萧连山坐在房中,应该是看我样子憔悴和落魄,闻卓一句话也没问过我,萧连山手中摆动着从石窟拿回来的童子钓文砚,动作小心翼翼,好像生怕弄坏了一样。

  我已经学会了所有的九天隐龙决,而这砚台中所隐藏的最后一座明十四陵将会是这旷世神学的最后一块拼图,我找来纸张平铺在桌上,按照上官婉儿教我的办法组合和砚台。

  我把垂钓的孩童轻轻一按,我们看见那砚台上的孩童在动,孩童手中的钓具慢慢没入墨汁中,然后再提起来,身体转动到另一边,在纸上书写着,等到孩童的身体再次转到正面,手中的钓具再次低垂到墨汁中,我们在那张宣纸上看见一个清晰可见的字。

  你!

  我们注视着那垂钓的孩童,机械性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在纸上写出第二个字。

  来!

  我们都目不转睛看着砚台童子钓具下神奇般出现的字,片刻时间孩童已经写完的四个字。

  麽!

  和前面几个连在一起就是。

  你来了麽!

  萧连山愣了半天,翻来覆去看了良久皱着眉头大为不解的问。

  “这……这是什么意思,来什么啊?”

  闻卓忽然翘嘴一笑,不慌不忙的回答。

  “阳世三间,积善作恶皆由你,古往今来,阴曹地府放过谁,这对联的横批就是纸上写的这一句话,你来了麽!”

  “这是……这是什么地方的对联?”萧连山问。

  “城隍庙!”我淡淡一笑回答。

  朱元璋居然最后选择了这样一个地方,想必也是念旧之人,洪武二年朱元璋对城隍庙推崇有加,下诏加封天下城隍,而我们要找寻的最后一座明十四陵就和城隍庙有关。

  萧连山似懂非懂的点头,不过很快还是疑惑的问,天下城隍庙那么多,朱元璋就留下这四个字,谁能知道到底是哪一座城隍庙呢?

  我笑了笑,见那童子钓文砚再不转动,想必已经没有多余的线索,拿起桌上的纸胸有成竹的回答,天下城隍庙虽然多,可救过朱元璋命的却只有一座,没这座城隍庙就没有朱元璋后来称帝,大明江山社稷的始末就源于这座城隍庙。

  闻卓似乎已经知道我所说的是什么地方,已经起身打算去收拾东西离开龙虎山。

  “下幽冥不是闹着玩的,你既然学得九天隐龙决,这最后一座封印法力的地方还是先去的好,反正也要先拿路引刚好在一起。”

  萧连山还是一头雾水拉着我追问这城隍庙到底在什么地方。

  我拍着他肩膀,心平气和的告诉他。

  “龙兴凤阳,朱元璋出生的地方,而刚好是在一座城隍庙中,这也是朱元璋后来称帝对城隍庙推崇有加的原因。”

  我让萧连山也收拾东西,闻卓说的不错,下幽冥之前,还是先解开最后一座封印的法力妥当,毕竟幽冥会遭遇什么也不得而知,本打算临行前再去一此天王塔,有很多话想给越千玲说,又怕触景生情,晚上辗转难眠,走到今天经历过太多,好像之前那些扑朔迷离的事情渐渐变的清晰,或许真的离尘埃落定不远了,我再等那天的到来,唯一期盼的是,一切都结束的时候,站在我身边的还有这些朋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