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易水寒

  晚上我一个人在百花池独坐,夜深人静回忆起发生的点滴百转千回莫名感概,越雷霆来的时候,我手里还拿着古啸天留给我的那壶酒,浊酒一杯论英雄,至少在我心中越雷霆也当的起这两个字。

  我把酒壶递给他,没问他半句就那么安静的坐着,越雷霆伤的也不轻,不过像他们这样的人随时随地似乎都习惯挺直腰脊。

  “我是来给你送行的。”

  “我想了很久才知道你是谁,也是苦了你,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想除掉的人是我,后来才明白,你见到我第一眼起就知道,我和千玲会重蹈千年覆辙,你是担心千玲会被芈子栖所控制,所有……”

  “我心非铁,养了她二十多年,我又岂能下得了手,不过第一次见你时,我就明白有些事怎么都阻止不了,若是可以,我希望有彻底的终结。”

  “所以你布置一切,装的有模有样,为你我不惜远离你父女,到头来你才是最透彻的那个人,越雷霆,我不管你是谁,你我夫妻一场,你骗我这么久,千玲非你己出可这二十多年情分你怎么下得了手。”

  岚清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越雷霆仰头喝口酒,抹去嘴角的酒渍,他现在的样子不像是叱咤风云的豪杰,我怎么看他如今又回到以前,我相信他对越千玲和岚清是真情实意,只不过他本就是为大义而生的人。

  越雷霆站起身,在岚清质问的眼神中,他居然会低头,我相信他和古啸天一样,宁可断头也不会低头的人。

  “你师从徐福我一早就知道,算起来我和徐福也有些渊源,不过我认识他,他却并不知道我,事实上很多人都以为我死了,你可记得你我如何相识?”

  “忘了,早忘了。”岚清回答的很决绝。

  我起身请岚清坐下,在我眼中她始终都是慈祥和蔼的岚姨,岚清还是用冰凉的眼中看着越雷霆,他重重叹了口气。

  “你忘了,我记得,不错,我是骗过你,那不过是想要一份淡忘,曾经的林林总总我本就想忘的干净,千年孤寂想找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直到我遇到古啸天,我知道他是谁,同是天涯沦落人,我想和他把酒言笑看世间,可却发现他身边的魏雍,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一定有原因,所以我从来没在古啸天面前表露过身份。”

  岚清把越千玲如今所遭受的一切都归结于越雷霆身上,我知道要让她平静下来会很难,毕竟她在千玲身上倾付了太多,我安静的听着越雷霆说下去,他不是在给自己辩解,更像是回忆,或许落在岚清耳中就成了一种解释,而这正是岚清现在所需要的。

  “冥冥之中好像是注定好的,古啸天看重我或许是因为我和他拥有相同的气势,所以我很快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你一直以为我喜欢争强斗狠,其实不是,我认识你的时候你看我面相,劝我不要再胡作非为,当时我身上有伤,不过是伤给古啸天看的,而你却帮我包扎好,就是在现在的亦园,那是你曾经住的地方。”

  越雷霆说到这里看了我一眼,忽然自嘲的笑了笑。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人关注过我的安危,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很踏实,久违的宁静想要一直延续下去,我骗你是不想让你卷进和你无关的事中,若是可以我只想和你走完这一世。”

  越雷霆再次仰头喝酒,有一种无助的黯然,岚清的目光开始变的有些柔和,毕竟是同床共枕的人,何况相信越雷霆这性子世间罕有,他又怎么可能不给岚清留下念想。

  “若是你不带千玲回来,我想也不会有后面的事,你我夫妻二人相濡以沫,我会看你白头终老,可当你抱着千玲回来的那刻,我就知道我一直想要维系的宁静算是终结了。”

  “为……为什么?”岚清开始变的好奇和茫然。

  “古啸天身边有魏雍,你又是师从徐福,他教你占卜之数,可你不曾知道,玄门法术我亦然也会,观相断命我不在徐福之下,他能知道千玲是芈子栖转世,我又何尝不知道。”

  “你……你怎么会玄门法术,谁?谁教你的?”岚清吃惊的问。

  越雷霆再次看了我一眼,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算起来,应该是我教他的。”

  “你?!”岚清瞠目结舌的愣了半天。“雁回,你……你怎么会教他玄门法术?”

  “不是秦雁回,是嬴政!”

  岚清彻底的茫然,我猜她现在一定很想知道越雷霆到底是谁,越雷霆低垂着手叹口气接着说。

  “芈子栖当年祸乱天下,本被封印于祭宫,可惜古啸天烧毁镇守祭宫的阿房宫,让芈子栖和嬴政重回六道轮回,若没有相同的命格,他们二人是无法入世,而且芈子栖和嬴政有千年宿命,不可能一人单独入世,我看见你抱回来的千玲,就知道嬴政也一定入世。”

  “后来呢?”岚清口气变的平和,从之前的质问变成现在的关注,她迫切的想要把所有的疑惑解开。

  “当时我不知道徐福让你收养千玲的原因,但有一点我很清楚,只要千玲不遇见嬴政转世的人,那她可以平平安安过完一生,我本是懂玄门法术的人,天命难违这四个字我懂,可真正落在我身上,我还是想和自己赌一把,我其实在赌你和千玲的平安。”

  越雷霆说到这里停顿的时间很长,抬手的时候发现酒壶中已经空洞,慢慢放在石桌上。

  “直到我看见雁回,他有帝王之命,我就知道我一直刻意在回避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天意难欺那二十年我每天都在关注身边任何一个人,我以为我可以帮千玲躲过去,可惜事与愿违,雁回的出现让我明白一切都是注定好的。”

  “所以你布置一切,与其躲不过不如顺应天命,让雁回见千玲,再然后……你真忍心看见他们两人相互残杀?”

  “你怎么还不明白,是芈子栖和嬴政,没有我们的千玲,雁回也不会有,他们不过是承载那千年前宿命的载体而已,我曾经阻止过那场祸事……到最后才明白我一直都不知道真正乱世的人,当年我做错了,我只希望这一次能彻底的弥补。”

  “你曾经阻止……阻止过这场祸事?”岚清有些迷惑诧异的问。“你是怎么阻止的?”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我抬头去看越雷霆,有些感概的帮他回答。“他曾经孤身一人见嬴政,试图弑君平息祸事。”

  “易水寒……”岚清顿时目瞪口呆,好半天才从嘴中说出话来。“你……你是荆轲?!”

  越雷霆不置可否的沉默良久后开始点头,我只猜到他是谁,但是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清楚,我也在等他把故事说完。

  图穷匕见,我刺秦皇被擒拿,发现秦皇远超出我想象,世人都说他是暴君,可他居然没杀我,当日在殿之上所有近卫,秦皇当着我的面全部诛杀,甚至没有交代过我半句,只让我脱掉衣衫换上近卫服饰,选其中一人剁于肉酱。

  并施白厌之术改我容貌留我在身边,秦皇说我有胆刺秦无非想结束祸乱,就给我一次机会,他传我玄门法术并让我设计祭宫和镇守所用的四方结界,古啸天烧毁阿房宫拥有四方结界,可是……

  越雷霆撩起衣袖,胳臂上赫然一处和古啸天一样的烙印。

  我当时也在场,浴火重生拥有四方结界的不止他一个人,我就是担心日后会事端再起,秦皇让我知道真正乱世的人是谁,去祭宫封印芈子栖本来我会一同前往,秦皇当时知道是有去无回,传我长生之术,就是为了让我留世警戒。

  徐福静修龙虎山,秦一手我不得而知,所以我一直追随在魏雍身旁,这千年他还算安分,或者说他没等到芈子栖和嬴政转世,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你居然……抱回千玲。

  岚清已经不知道说什么,越雷霆重重叹了口气,声音低沉的说,不是我心恨要这样对千玲,祭宫一役秦皇赢的侥幸,或者说他根本没赢,若让芈子栖再乱天下,这世间……

  越雷霆走到岚清身边,声音柔和而沉重。

  不会再有这世间,阴阳两界混沌,人间地狱!

  岚清默默低下头,她对千玲情义再重也深知乱世的后果,终于明白越雷霆的苦心,眼角一行清泪滑落。

  我仰头看天淡淡一笑,抬头手掌看了看很平静自信的对他们说。

  “岚姨,你不用太伤心,我命由我不由天,万世天命也好,宿命也罢,今世我就要和这九霄三十六天神众做一个了断,你放心,我一定带千玲回来,完好无损的交给你,天若灭我我灭天!”

0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易水寒”

  1. 回复 2017/07/14

    扯淡

    越雷霆是荆轲??方天画戟不是吕布的武器吗?

  2. 回复 2018/06/12

    越千玲

    去尼玛隔壁,前面不是说好的吕布吗!怎么突然又成了荆轲,我日你妈!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