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七章 纳骨间

  第二天一大早顾安琪和顾连城来为我们送行,叶轻语随徐福修道需要闭关,越雷霆和岚清留在天王塔下守护越千玲,事实上到现在我忽然发现我似乎已经找不到对手和敌人,或许只有到了秦始皇陵才是一切真正尘封的时候。

  在龙虎山山门处我看见古啸天,一个人落寞的坐着山岩上,仅仅是几日光景,他已经衰老了太多,我甚至发现他如今走路都有些不稳,在他身上我再也看不见曾经的霸气,落在我眼中完全就是一个普通寻常的老人。

  他是空手来到,我没看见他一直带在身边的那两个布袋,那是他永远不会离手的东西,也是他身份和过往的见证,看的出他是真的放下了,此去幽冥古啸天已经了无牵挂。

  我们和古啸天交集太多,不过萧连山如今看他似乎早就忘了曾经的林林总总,除了一个迟暮的老人,他已经什么都不是,甚至连步伐都缓慢吃力,一个人落在后面看着我都有些莫名的心酸。

  萧连山终于还是没有忍住,退回去试图搀扶着古啸天走,我正想去阻止已经晚了,和我想的一样,萧连山被古啸天决绝的推开,他是不服输的人,即便是爬也不会接受别人的帮助,我心里很清楚,像他这样骄傲的人,对他的怜悯和同情在古啸天眼中会是卑微的施舍,那是对他的羞辱和嘲讽。

  好在萧连山一脸的憨直,在他眼中仅仅能看见单纯的善意,古啸天还是虚弱的摆着手,只回了一句话,我还没不中用到被人扶的地步。

  我让萧连山回来,我已经不能再给他什么,如果还有,我只希望让他仅存的骄傲延续下去,那不是冷漠,那是对英雄另一种的敬重。

  我们故意放缓脚步,不想让古啸天最后那丝气概消磨和屈服在和我们之间的距离上,从龙虎山到凤阳不过十多天的路程,我们到金陵已经快大半个月,凤阳离金陵不远,闻卓说随道先去一趟金陵。

  六朝古都留给人们的是纸醉金迷的繁华,但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充斥在浮华之中,比如闻卓现在带我们去的这个地方,在金陵北郊一处很偏颇的山头,闻卓说这山是有名字的,叫独山,不过相信知道这山名的人并不多,事实上来这里的人几乎没看见一个。

  这独山与其称为山,还不如叫丘,来到这里给我唯一的感觉是荒芜,一种颓败孤寡的荒芜,想必这独山的名字还真是贴切,山丘之上甚至很难见到一处树木,即便是草丛也很难见到,一处破败之地,从堪舆角度上讲,此处山水无情,风散气败,独峰如剑煞气冲天,四处无荫上不遮天下不避地,阳气难入阴气不疏,怎么看都是一处险恶之地。

  而就在这样的地方居然会有一处庙宇,闻卓就带我们停在庙门前面,我抬头看见陈旧的庙匾上三个漆黑大字,善公庙。

  这是道家的寺庙,按理说更应该选风水独好的地方,竟然把庙修建在这样一处阴阳不济之地,走到这里还不用我掐算就能感觉到冲天煞气和挥之不去极其浓重的阴气。

  闻卓回头看我们,面色开始变的严肃,也没有多于的话,加重语气说,进去后尽量由他说话,最好别开口,什么都不要问,什么也不要说。

  我再次看看四周,这里孤山断水怪石嶙峋,道家之人绝对不会把庙宇修建在这样的地方,这分明是一个聚阴之地,庙宇供奉神灵,多有香火延续可我们一路上来,一个香客也没遇到过,到这里已经是晚上,夜风袭过感觉阴冷无比,我眉头一皱。

  “你怎么会知道这样的地方?”

  “你忘了,我每次轮回都要一张路引,只有人死后才能拿到这东西,我算是瞒天过海,没有点门路怎么行。”闻卓很沉稳的回答。

  等他在前面推开庙宇的门,我们跟着进去,依旧是萧条颓败,庙内两边梧桐落英缤纷,满地是未清扫的枯叶,寻常寺庙都有天井,而且屋顶挑高,这样阳光能照进整个寺庙空间,营造出光明庄严的感觉,而在道家传统上认为奇数是阳数,所以确实遵照传统庙宇台阶数、窗棂数目都是奇数。

  而这个庙不但没天井,而且屋顶低矮,虽说现在是晚上,可从格局就不难看出,即便是艳阳高照的白头,阳光也很难照射到这庙宇之中,一进来就给人很阴森的感觉。

  庙宇西厢有昏暗的灯火,在这死寂的庙宇中显得格外诡异,即便是像萧连山胆子挺大的人,从进来到现在一直战战兢兢四处观望,闻卓向那亮着灯火的地方走过去。

  他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这庙宇中的路他烂熟于心,即便如此漆黑的深夜,也没见他有丝毫迟疑,我们就跟在他的身后。

  灯火是从一间偏殿传出来,我们站在门口,灯火的照下我们只看见一个白衣人的背影,灯火拉长了那人的影子,一直蔓延到殿外,我们全被那阴影所笼罩。

  若不是萧连山震惊的声音,那人或许还不知道我们站在外面,昏暗的灯火中,一颗骷髅头被那人握在手中,摇曳的火光照在上面,骷髅头深凹的两个黑洞和裂开的下颚似乎在对我们狞笑。

  不光是萧连山,如今连我自己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正常的人又怎么会把死人的头颅拿在手中,而且看那人的动作,好像已经习以为常。

  闻卓站在最前面,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不过注意到他的指头在腿边没有节律的敲击,我认识闻卓的时间不短,那是他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只会在他紧张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

  我们明明就站在殿外,那人只是把头偏了一下,甚至都没把脸转过来,然后又把头埋了下去,好像在那人眼中,我们远不及手中的死人骨骸重要。

  闻卓迟疑了一下走了进去,我追随在他身后,一进去就闻到扑面而来潮湿腐败的气息,昏暗的灯火没能把整个偏殿照亮,大多地方是目光无法触及的黑暗。

  那人忽然把手中头颅递过来,好像知道身后站的是谁,闻卓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接到手中,旁边是一盆清水和白布,他轻车熟路的用白布沾染水后,表情很恭敬认真的擦拭着手中头颅,动作缓慢而仔细,看的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闻卓进来的时候交代过不要多说话,我们默默的站在一边,看着他做着这极其诡异的事情,萧连山在我旁边还是忍不住好奇的探出头,我们从闻卓和那人的缝隙之中,清楚的看见一具尸骸被放在一张竹席上,头颅、手骨、肋骨和下肢,我们就默不作声的看着闻卓和那人有条不紊的清理着这具尸骸。

  他们的配合似乎很默契,我在闻卓的眼中看不到害怕,很虔诚的谦卑,萧连山在我身边不住蠕动着喉结,事实上任何一个人来到这里,说不害怕都是假的。

  萧连山移动身体,不小心碰到身后的木板,有东西掉落在地上,哐当的声响打破了闻卓和那人默契的寂静,萧连山下意思蹲在地上去拾取,这黑暗的偏殿根本看不清,直到萧连山站起身的时候,借助微弱的灯火才发现他从地上拾起的竟然还是一颗头颅。

  那应该是埋在地下多年的尸骸,头颅上的皮肉早已腐烂剩下的仅有一颗骷髅头,就被萧连山捧在手中,幽深空洞的眼眶正直视着他,萧连山本能的反应是一惊,想要扔到手中的头骨,被我一把按住。

  闻卓已经点燃了这偏殿中的香火,萧连山蠕动着嘴角,我握着他的手只感觉寒凉无比,火光照亮整个偏殿,萧连山慢慢转动僵硬的头,我们站在无数个尸骸中间,大多上面还残留这泥土,看上去似乎从刚从地底的棺材中挖掘出来。

  萧连山脸色一片苍白,闻卓甚至都没在意,而是递过来一条白布,指着旁边的清水很严肃的说。

  “既然来了就别闲着,帮忙把这些尸骸清理干净。”

  萧连山愣了半天也没动,走上去的是古啸天,他甚至都没问过原因,接过白布走到偏殿的角落,很认真的开始清理,声音低沉的说。

  “死人有什么好怕的,死的人又不会害你,活人远比死人可怕。”

  话虽是这样说,毕竟萧连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即便他曾经也上过战场,可再多的死尸也是有皮有肉,怎么看还像是一个人,而如今这满屋全尸骨看着萧连山不寒而栗,怯生生在我耳边小声的问。

  “哥,这……这到底是什么庙,怎么会有这样的庙?”

  “这是阴庙,是和死人做交易的地方。”我深吸一口气拿起一块白布蹲在一具尸骸旁边回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