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阴庙

  所谓的阴庙,从字里行间就能领悟出意思,我一边清理尸骸一边告诉萧连山庙宇按照阴阳分两种,之前看见过哪些都属于阳庙,而如今我们所在的这处是阴庙。

  萧连山问我阳庙和阴庙有什么不一样,其实很简单的就可以区分,庙里供奉的主神如果有正式神格的话就是阳庙,比如像是闻卓这样拥有神尊之位,封神榜上赫赫有名的神位之人。

  反之,阴庙里供奉的却是没有神格的,大多是死于非命的孤魂,古以死而无后称厉,因无后嗣奉祀的鬼魂,生活无着便成为厉鬼作祟害民,通常厉鬼供奉在阴庙,尊称为大众爷。

  萧连山似懂非懂,我尽量用直白的话告诉他,阴庙供奉的有很多种,之前乱世因剿贼平乱而战死者供奉在义民庙,以嘉许其义行,凡因修路、建筑、迁墓所挖掘出土的无主骨骸,或有无名尸则集中供奉,称为有应公庙,如为无主女尸则集中在姑娘庙,以示男女有别,海上浮尸则称水流公。

  这些阴庙相同点都是奉祀无主鬼魂,相异处是大众爷是鬼中的厉鬼,而有应公所奉的则是无主的骨骸。

  每间阴庙都会设纳骨间放置无主骨骸,而如今我们所站立的这间偏殿应该就是这阴庙的纳骨间,平常重门深锁,只有在特定的时间才会开启门扉。

  我给萧连山解释清楚,一直注视着那和闻卓站在一起的白衣人,灯火下那人面隔白纱看不见容貌,闻卓再也没有说话,专心致志清理这些尸骸,直到深夜在完成,我虽然看不清那人的脸,但能看清那人的手,纤长白皙如同婴儿般的柔嫩,那应该是女子才会有的手,她离开纳骨间把门锁上,去水井边清理梳洗,我们茫然的跟在后面,整理干净后才来到这阴庙的正殿。

  那女子给神像上香时候掀开带着的面纱,闻卓有两样东西让我很相信,一是他的道法,而另一个就是看女人的眼光,陆青眉倾国倾城绝对算的上倾世红颜,而面前这女子清新淡雅不施粉黛但依旧超然脱俗,标准的五官宛如美玉,找不出一丝瑕疵。

  “你已经很久没来了,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所来何事?”女子看闻卓对答平和。

  “求四张路引。”闻卓翘着嘴角随意的回答。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女子抬手掐算半天淡淡一笑。“今世你阳寿未尽,你本是贪恋红尘之人,有什么想不通这么早就想下去。”

  “救一个朋友。”

  “你眼中只有红颜,什么时候开始有朋友了?”女子分明是在奚落闻卓,说完转身离去。“你知道在什么地方找我,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规矩你应该懂,做完来见我。”

  女子离开后,闻卓重重叹口气摇头无力的苦笑,一人给我们三支香。

  “心诚点,来到这里别有杂念,心无旁骛给阴庙神位上香。”

  闻卓和我的香没点燃,因为这阴庙供奉的是没有神格的阴神,闻卓有神尊之位拜阴神怕是受不起,而我身上有嬴政的元阳,我即便想拜,估计这阴神也不敢笑纳。

  古啸天本是不跪天地之人,如今竟然接过香点燃后毕恭毕敬叩首,头埋在地上良久,不用说我也知道他在祈祷什么,萧连山向来对神像恭敬虔诚,拿着点燃的香火跪在蒲团上很诚恳的说出声。

  “……我也不知道拜的是什么神,反正是神就行,我一位朋友魂魄到幽冥命在旦夕,祈祷我朋友能化险为夷,若是我能心想事成,不管什么条……”

  我还没等萧连山说完,上前一把捂住他的嘴,郑重其事的说。

  “连山,闻卓告诉过你,进庙别乱说话,这是阴庙,是和鬼魂做交易的地方,你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你的许诺,若是不能兑现,我怕是救完千玲,还要再下黄泉去寻你。”

  萧连山没想到有这么严重,很惶恐的点点头,问我真会有那么灵验?闻卓点点头,阴庙许愿有求必应,不过是和亡魂做交易,你所求之事不要想轻轻松松就能还愿,你祈求的事越大,付出的代价也会越大,若是不能兑现百鬼缠身永无宁日。

  萧连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问闻卓刚才那白衣女子是谁。

  “方想。”

  “一个女子怎么会守在这样阴森的庙里面?难道她一个人不害怕?”萧连山很好奇的问。

  “她已经守在这里很久了,算起来也有七世,她和我一样都是没喝过孟婆汤的人。”闻卓点点头很平静的回答。“我之前告诉过你,发路引的是幽冥在阳世的使者,必须是行善积德之人,阴庙帮人收捡无主尸骸超度供奉亡魂是积阴德有莫大的功德,你们今晚看到那些尸骸大多是挖掘时无人认领的尸骨,被安放于此供奉,而阴庙主持大多是天煞孤星命,一生终老,方想再守两世就是九世善人,莫大功德能入天道轮回,不再受尘世之苦,那是修道之人最大的夙愿,可有几人能忍受九世孤独。”

  萧连山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闻卓等我们上完香,带着我们绕道阴庙后面的厢房,方想一个人独坐在桌边,上面已经摆放好四张黄纸,那应该就是路引,在她手边有三方印章。

  “谁先来。”方想抬头声音柔和婉转,很难相信面前这女子已经七世孤独。

  闻卓沉默了片刻,走上前去,拿起桌上的匕首割破中指,竖立起来指尖血滴落在黄纸上。

  “还是我先来吧。”

  “规矩你比谁都懂,不过我还是要给你说清楚,阴庙有求必应,但求一件事必须付出一件事,不可悔不可改,你可想好?”方想郑重其事的问。

  闻卓点头淡笑,深吸一口气平静的回答。

  “阳世阳男闻卓,今求路引一张,祸福生死顺天由命与人无尤,若达成心愿,闻卓愿以……”

  闻卓说到这里还是停了下来,忽然翘着嘴角一脸不羁的苦笑。

  “以往我都是算着寿终正寝才来见你,好像还没许愿过,今日来求路引,给与不给都在你一念之间,我们也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别绕圈子,我求路引,你要怎么才肯给我,你说便是,闻卓绝无二话。”

  “你还知道这里是我说了算,很好。”方想笑了笑把手边的路引推到闻卓的面前。“路引我可以给你,条件是……这世你阳寿断绝之日再赴幽冥也别再瞒天过海了,安安心心喝了那晚孟婆汤,忘了前世,再世为人就留在这阴庙陪我一世,可好?”

  闻卓在笑,可我却半天说不出话来,这不是一句戏言,只要闻卓答应就必定无法更改,即便他想反悔都不可能,阴差阳错各自机缘巧合,不管他愿不愿意最后都会兑现今日承诺。

  闻卓再玩世不恭可他世世相守只为叶轻语一人,若是让他喝孟婆汤无疑是让他断了对叶轻语所有的记忆,那是闻卓绝对放不下的事,我现在只想劝闻卓走,救越千玲是我一人的事,我不想拖累他。

  我还没开口就看见闻卓从容一笑,手指按在黄指上,抬起的时候留下一个清楚的指印。

  “闻卓如你所愿,无怨无悔,若有来世,闻卓定留你身边。”

  “闻卓!”我大吃一惊,他也应该知道这不是儿戏,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我吃惊的喊他,看见闻卓笑着对我点头,看他的表情很认真。

  “你……你可想好?”就连方想也没想到闻卓会答应这样的条件,她都有些不确定的追问。

  闻卓肯定的点头,方想拿起三枚印章,再次抬头看了闻卓一眼,最终还是稳稳的加盖在黄纸上,顿时庙宇中阴风一片,枯枝梧桐在风中摇曳发出的声响如同鬼神定下的契约。

  闻卓拿着路引走到我身边,我有些感激的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闻卓淡淡一笑,拍着我肩头什么也没有说,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些释然,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第二个人是谁。”方想的目光已经从闻卓身上移开。

  我本想上前,萧连山抢在我前面坐在方想对面,他都不知道规矩和过程,不过是看闻卓之前的举动,也没犹豫,学着闻卓的样子割破手指,滴血在黄纸上,然后一幅没有半点犹豫的样子。

  “我也要路引,你就说要怎么才给我。”

  方想的目光一直看着萧连山,他本来就是面浅的人,被女子这样看瞬间脸红起来,方想看了半天伸出手。

  “让我看看你手相。”

  萧连山不明白方想什么意思,先是回头和我对视,然后茫然的把手递了过去,方想仅仅瞟了一眼很肯定的说。

  “你要路引可以,用你的财帛来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