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 契约

  萧连山的面相老早我就看过,所谓傻人有傻福,他的福气怕是我遇见人里面最好的一个,方想一开口我就知道她在相学方面造诣非浅。

  萧连山先是一怔,让后当着方想的面开始掏一兜,全部家当就放在桌上,一推零碎的玩意,唯独没有钱,然后一本正经的说。

  “要人有一个,上刀山下火海啥都成,要钱真没有。”

  “你现在没有,不代表你将来没有。”方想的目光还落在萧连山的手上,伸出一指很肯定的说。“你掌中有乾坤,金石成山,银纹连绵不断,他日你定当富可敌国。”

  “我……”萧连山指着自己鼻子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竟然笑了,然后回头看我。“哥,这方面你在行,呵呵,我富可敌国,哈哈哈。”

  萧连山笑到一半就停下来,因为我没有笑,萧连山相信我完全可拖生死,有一种盲目的信任在里面,不过说到相术上,我说的相信他心里也很清楚,八九不离十。

  “还记得赵治吗?”我一本正经的问他。

  萧连山点点头,有些疑惑的问和赵治有什么关系。

  “你面相富贵双全,而且富可富可敌国,至于贵,你是贵不可言,总之一句话,依你面相日后三代打断手脚都用之不尽,你的手纹奇特,是相书中罕见的龙吸水,山主人丁水主财,你掌中龙纹吞江吸海,说简单点,你手到之处财帛尽归于你。”我很认真的对萧连山说。

  萧连山迟疑了半天,重新抬起手看了看,震惊的自言自语。

  “龙吸水……我这样子也能富可敌国?不对啊!哥,我现在身上半毛钱都没有,你知道我脑子笨,我这样子怎么可能会是大富大贵的人。”

  “龙吸水还需要一个帮你引财的人,赵治是蟾蜍衔金钱,有钱必入他若在你身边你这手纹就相得益彰,赵治早晚都会辅佐你富甲天下,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淡淡一笑心气平和的说。

  萧连山似懂非懂的点头,转向方想支支吾吾的说。

  “成,你要财帛我就用财帛给你换,不过先说话,我现在是真没有,至于以后……呵呵,随便吧,要怎么换。”

  我知道萧连山一定在想,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只要现在不让他拿钱出来就成,何况他本来就不是贪财的人,财帛这东西在他心中的分量极轻。

  “一成!我只要你一成家产。”

  方想竖起一根指头,样子严肃而认真,萧连山也知道这地方不是闹着玩的,郑重其事的点头,方想接着说。

  “我要你四代捐献一成家产,修葺阴庙供奉阴神,不可敷衍也不可搪塞,若是违背你后代断财绝子!”

  “修桥建庙是积德的事,这不用你说,我若以后真有钱,莫说一成,只要你给我路引救千玲,你要多少都是你的,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谁稀罕。”

  萧连山说完想都没想,把指印按在黄纸上,方想拿起三枚印加盖在上面,萧连山收好路引回来,很仔细的放在身上。

  剩下我和古啸天,方想在看我,示意我坐下来,然后把路引推到我面前,我在等她提条件,谁知道她先问我。

  “你打算用什么换?”

  “什么都可以。”我知道在阴庙是不能随意乱说话的,不过为了救越千玲,我真的什么都不在乎。

  方想笑,透着一丝无奈,意味深长的对我说。

  “你还真是有恃无恐,你有万世天命,天不收幽冥更不敢收,你和我订立契约,兑不兑现我也那你没办法,你是超三界之外的人,神鬼都拿你没办法,就连九霄三十六天神众见你都要退避三舍,这区区阴庙你又岂会放在眼中。”

  “言重了,我是诚心求一道路引,绝对无僭越放肆的意思,你能在阴庙守七世,想必也是宅心仁厚之人,在下一心救人别无他念,要何条件,你尽管开口,做的到的我一定赴汤蹈火,做不到的……翻天覆地我也在所不惜。”

  “口说无凭,我这里一纸契约能和任何人订下血誓,想要反悔都不可能,可你不一样,神鬼敬而远之,这契约对你没有任何约束,不是我不相信你,只不过,你也知道,阴庙的规矩,求一事必须还一事,否则就是有违天数,这庙内供奉的无主孤魂都会被牵扯,都是群可怜的人,死后图个安平,我不想因你一人乱了这阴庙的秩序。”

  倒也不是方想真要难为我,她说的也对,我即便和她定下任何契约,我若反悔她真拿我一定办法都没有,闻卓上去给我担保,说我不是言而无信的人,方想淡淡一笑,只回了他一句,先顾好自己。

  方想能在这荒芜的阴庙守七世,再差两世就能功德圆满,她又岂敢和一个超三界之外,被九天神众算计的人订立契约,一旦我反悔她七世功德毁于一旦。

  我想了想拿出传国玺,涂抹上朱砂在三尺黄纸上盖下去,拿起来的时候,上面那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朱红篆书赫然在目。

  “君无戏言,你既然知道我有万世天命,我许你之事定会兑现。”

  方想的目光落在黄纸上的朱红字上,那八个字或许远比血契更有说服力,方想抬头看我,沉默了半天后点点头。

  “有秦皇这句话足矣,今日给你路引。”

  “要何条件交换?”

  “秦皇斗天小女子也曾有过耳闻,可惜缘悭一面未曾见过秦皇昔日风采,今日见秦皇有破天之相,想必秦皇再登泰山之日不远,秦皇有万世天命,欲破先要伐天,到时候不知道多少神将陨落尘世,一旦秦皇重上九霄会重封神位。”方想说到这里停顿片刻很认真的看着我。“方想不敢和秦皇谈条件,只有一事相求,倘若秦皇再君临天下三界一统,恳请秦皇加封阴庙众阴神正神之位。”

  “你要我封神?!”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既然三界都会在秦皇之手,封神又有何难。”

  我深吸一口气和方想对视,好半天才慢慢点头,方想拿着印章在等我回答,持路引之人能通阴阳两界,她能猜出我是谁,也知道我打算重回泰山破去万世天命,只说明一点,方想知道不久以后在泰山之巅会再起血雨腥风。

  “我再伐九天是为了破去宿命,三界一统从未想过,你既然让我加封阴神,若是我真坐拥三界,我就如你所愿!”

  方想手中的印章稳稳的落下,我拿着路引起身,剩下最后一个古啸天,他的话一如既往的少,步履阑珊的走上前。

  “羽了然一身别无他物,权财皆无,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和你换路引。”

  方想的反应和动作让我们所有人都有些吃惊,她甚至都没有去看过古啸天一眼,什么也没问更没有要求半句,在路引上加盖好印章后拖到古啸天面前。

  “霸王意气尽,终归赴黄泉,方想今日有幸,得见千古一帝和千古一霸,实则幸事,路引在此,霸王一路走好。”

  “……”古啸天伸出手,在灯火下那是一只枯瘦如柴的手,颤巍巍的接过路引诧异的问。“你不是说阴庙有规矩,求一事就要还一事,他们求路引都有条件,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和我谈条件?”

  “阴庙是阳世中人和亡魂做交易的地方……”

  方想答非所问,古啸天迟疑了一下后很快反应过来,很平静的站起身不再多问半句,我看着他落魄的身影难免有些心酸,方想没有正面回答古啸天,不过她话中意思我懂。

  阴庙是阳世中人和亡魂做交易的地方!

  阳世中人是指的阳寿未尽之人,方想能通阴阳当然清楚,古啸天此去黄泉怕是回不来了,既然一个将死的人早晚都会拿到路引,她不会和亡魂订立契约,在她眼中古啸天已经是一个死人。

  把路引给我们后,方想也没有留我们的意思,甚至连和闻卓也没多说一句,第二天离开的时候,我们看见方想一个人跪在蒲团上闭目静心,我们也没打扰她,对于她来说,似乎已经习惯了等待,七世都能等过来,何况是一朝一夕,闻卓早晚都会回来,看的出她并不着急。

  离开后我多少对闻卓有些歉意,声音低沉的问他,难道真打算喝孟婆汤?这样一来他将会永远记不起叶轻语,闻卓这次没有笑,拍着我肩膀反而在宽慰我。

  “我能过奈何桥除了方想的路引之外,还需要我的金甲,我已经把金甲送给叶轻语,不管我愿不愿意,这一世轮回我怕是过不了奈何桥了,不是方想落井下石逼我喝,她应该清楚我是非喝不可,其实真不关你的事,我守着叶轻语这么久,难道今世和她相认,虽然她现在还没记起我是谁,但至少我和她在一起了。”

  闻卓淡淡一笑,样子很轻松和释然,没有丝毫犹豫的往前走。

  “说起来还要谢谢你才对,是你成全了我,等帮你做完一切后,就让我和叶轻语安安生生过完这一世。”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