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章 城隍庙

  凤阳在华夏本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因为明太祖朱元璋龙兴凤阳,在这小城赋予更深的含义,从凤阳古城城门上那四个大字就不难看出,凤阳在朱元璋心中举足轻重的位置。

  万世根本。

  到凤阳已经是七天之后的事,离开独山我们马不停蹄赶到这里,到凤阳先看号称天下第一楼的凤阳鼓楼,鼓楼又称中都谯楼,建于明洪武八年,和西边的钟楼相距六里,遥遥对峙于中都城中轴线的两侧。

  鼓楼由台基和楼宇两部分组成,是最大的鼓楼台基,基上楼宇初建之时,层檐三覆,栋宇百尺,巍乎翼然,琼绝尘埃,制度宏大,规模壮丽,终明一代,鼓楼一直以其高大雄伟为华夏之最。

  按照童子钓文砚上的提示,最后一座明十四陵应该和凤阳城中的城隍庙有关,据传朱元璋就是在城隍庙中出生,当时元朝天师算出有真龙将世,举国搜查婴孩,凡是和朱元璋有相同八字的无一幸免,朱元璋母亲因为躲在城隍庙分娩才幸免于难,这也是后来朱元璋称帝后对城隍庙推崇有加的原因。

  既然能庇佑帝王降世的城隍庙,想必香火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所以在凤阳城随便问了几个人,我们就很容易的找到这处庙宇。

  眼前的这座城隍庙位于凤阳城南边,距今已有六百多年,虽历经沧桑,但宏伟依旧,斗拱出檐,顶覆琉璃瓦,前檐格扇门窗浮雕各种图案花纹,雕工精细,图案精美,殿内原塑立有城隍、判官、小鬼等像。

  城隍庙是道教宫观,山门口有座五间大牌坊,重檐歇前带歇山卷棚式屋顶,五架梁结构。屋面为五脊六兽,正中有三行,垂脊两侧各两行及四翼角覆盖筒瓦。

  牌坊之上,斗拱重叠,牌坊之下,有铁狮一对,山门内有一条数百米长的青石甬道直达二门,其间有文昌阁一座。

  进入二门有一座精巧绮丽的戏楼,戏楼与大殿南北相对,中间场地上是一座气势宏伟的木质牌楼,楼檐有精美彩绘及阴阳太极八卦图案,大殿面阔七间,进深五间,正中供奉城隍,两侧配祀判官、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等鬼卒。

  朱元璋在童子钓文砚中就留下四个字,你来了麽,我们在门牌楼背面的匾额上看到同样的字,朱元璋似乎要暗示的就是这个地方,不过这城隍庙虽有名,但并不大,里里外外我来回看了整整一天,也没发现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大隐隐于市,难道朱元璋是这个意思,这城隍庙游客众多车水马龙,若是把明十四陵埋藏在这里倒也说的过去,闻卓走到门牌楼下,看没人注意用石子在漆红大柱上划开一道小口。

  “这里是翻修过的,这门牌楼是后世修建,相信这城隍庙也不是原封不动保存下来。”闻卓丢掉手中的石子压低声音说。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朱元璋留下的那四个字无非有两层意思,要么是说明十四陵的线索就在这城隍庙,要么就是明十四陵就在这里。

  不过若要是第一种的话,从之前朱元璋留下的线索看,他是极其慎重的人,绝对不会把线索留在容易销毁的地方,所以即便这里有明十四陵的线索也不会在这城隍庙之中。

  至于第二种,若朱元璋就把明十四陵埋在城隍庙下面,那这工程不会太小,这里在凤阳城内,如此大兴土木一定会走漏风声,朱元璋能坑杀修建的徭役,总不能坑杀满城百姓吧,何况他自己都清楚这是他称帝的根本。

  我回头发现闻卓带着一女子过来,他这桃花的确开的灿烂,所到之地就没有不妖艳过,女子是向导三言两语就被闻卓带了过来,我问她关于这城隍庙的一些事,得到的回答和我们猜想的一样。

  这里是洪武二十七连重新修建的,历代都有修葺和改建,但建筑风格和建筑群体都保持原貌。

  “一直都有修葺?”萧连山问。

  “在明代这里保存完好,不过后世战火天灾再加上人祸不断,所以城隍庙已经损坏过很多次,如今我们看到的城隍庙是近代才重新修建的,就连原址的地基都重新挖掘过。”女向导耐心的给我们解释。

  “地基都挖过?”我追问一句。

  女向导点点头,在重修之前城隍庙毁于年久失修,因为后世修葺都采用原来的地基,有几百年历史,数次修葺地基已经不堪重负,所以最后一次修建的时候地基也是重修挖掘的。

  我环顾四周很惊讶的加重语气问,当时挖掘地基都挖了多大的范围,女向导的回答让我多少有些失望,以城隍庙为基点,方圆三百米都挖掘过,地基重修挖掘深度达到五米,各别地方为防止渗水挖到十多米。

  “有没有……”闻卓脸上挂着让女向导很难抗拒的微笑。“有没有挖出过什么东西?指不定这下面有宝贝呢?”

  “你想象力太丰富了,不过据传城隍庙下面有宝,一直都是传闻,在重修的时候挖掘地基,但并没有发现过什么。”女向导的回答很肯定。

  闻卓看看我,他应该和我想的一样,我们猜想朱元璋把明十四陵墓埋藏在城隍庙看来是错的,若真有挖掘地基的时候一定会发现最后的夯土层,若是挖掘到十多米,挖掘起来的土质里面一定会有防水的土层,稍微有点考古常识的人也能知道下面有东西,既然没发现,那只能说明明十四陵没有在下面。

  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可能性,朱元璋把明十四陵的线索留在了城隍庙之中,而且还是一处不管怎么样也不会消亡的地方。

  但这个想法在几分钟后就被女向导的话所破灭,她告诉我们目前我们看见的城隍庙虽然是按照原貌修建,不过明代之后城隍庙就毁于战火,流传下来的建筑大多在历代或多或少都有些改观,到现在我们看见的只是在形态上和原貌相似,但具体相差多少,恐怕没有谁能知道。

  我忽然发现最后一座明十四陵变成一件很麻烦的事,若是按照女向导的意思,即便我们知道线索在明十四陵也无济于事,说不定留下来的线索早已经销毁,这世上唯一还知道确切地点的恐怕只有一个秦一手,他是不会告诉我的,何况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这是无从下手的事,我茫然的看着面前这气势磅礴的庙宇,有一种无奈的感觉。

  “你们是专程来游览凤阳古城的?”女向导分明是在问闻卓一个人。

  “听说这城隍庙和朱元璋颇有渊源,所以特意来看看。”闻卓如今已经心不在焉。

  “在凤阳有两处寺庙都很有名,一处是明太祖朱元璋出家的皇觉寺,在凤阳城北凤凰山日精峰下,始建于洪武十六年,是明朝皇家寺庙建筑。”女向导还没看成闻卓的失望好心的说。“又名大龙兴寺,规模宏大,向有僧童骑马关山门之说,寺由中都名匠营建,雕刻精细,规制宏传,等级甚高,是中都城的重要建筑之一。”

  我心中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女向导说的话压根也没听进去,闻卓敷衍的笑着,也有些心烦意乱。

  “里面最有名的莫过于龙兴晚钟,钟的顶部铸有一对似龙非龙的奇兽,称蒲牢,每当红日西坠或旭日东升,凤岭鸣钟,其声响彻云霄,特别是在夜晚,钟声格外幽清,远传数十里,俗有改朝换代江河变,唯独钟声绕凤阳之说,因此古人把龙兴晚钟,称为凤阳八景之三……”

  女向导巨细无遗很热情的给我们介绍景点,闻卓憋了半天还是打断了她的话。

  “其他地方我们没多少兴趣,就想看看这城隍庙。”

  “那你们就不应该来这里啊。”

  “……”我眉头一皱看向女向导,诧异的问。“这里不是城隍庙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若是想参观城隍庙这里算是一处,不过在凤阳还有另外一处。”

  “还……还有另外一处?”我有些惊讶的和闻卓对视一眼,连忙问女向导。“朱元璋加封城隍庙,一地一庙,这凤阳怎么会有两座?”

  “一座是原址,一座是你们现在看见的这里。”

  “这里不是原址?!”闻卓立马来了精神追问。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的解说,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们,这里的城隍庙修建于洪武二十一年,而你们也知道城隍庙和明太祖朱元璋颇有渊源,据传朱元璋出生在城隍庙,不过都是后世杜撰无从考证,但是若真是这样,那也不应该是在这座城隍庙。”

  “还有一座在什么地方?”我焦急的问。

  “凤阳城西的卧龙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