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章 追根溯源

  卧龙湖这名字会让人浮想翩翩,应该是一处湖光山色诗情画意的地方,凤阳毕竟是帝乡,沾染上龙气的地方难免会让人赋予各种各样的传说和典故。

  而这卧龙湖却是例外,女向导本来有心带我们一起来,确切的说是想带闻卓来,毕竟涉及到明十四陵,为了慎重起见我们回绝了女向导的好意,凤阳城西出城后西行大约三十多公里便是女向导口中提及的卧龙湖。

  等我们站在这里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这个湖字用在这里怕是不是太贴切,并不大的一个水潭,论风景差强人意,论山水毫无可取之处,好在水潭的水清澈见底,这个时节一叶知秋水面多枯叶,我们到这里的时候刚好下起小雨,秋雨朦胧山水一片萧瑟。

  这里行人渐少,远处是一片田埂,有老汉挑担从湖边而过,萧连山走上前客气的问老汉,传闻中的城隍庙在何处,老汉一身蓑衣斗笠,嘴角叼着烟杆。

  “这老黄历翻的远了,听祖辈说这儿曾经的确有座城隍庙,不过我是没见过,你们应该是外乡人吧,好好的这么到这地方折腾。”老汉点燃嘴角的烟杆,辛辣刺鼻的烟味弥漫在空气中。“听说太祖爷就是在那儿出生的,不过多半是瞎传。”

  难得遇到一个知情的人,我们站在树下,这里风雨要小些,我笑着问老汉。

  “您老懂的多,给说说,怎么会是瞎传?”

  “太祖爷念旧,登基称帝免了这老凤阳的赋税,你们来的时候应该看见城门上那万世根本四个字,太祖爷不忘本啊,大明朝那会这凤阳可是好地方,那是沾了龙气风调雨顺,只要是曾经有恩于太祖爷的都是封侯重赏,若太祖爷真是在城隍庙出生,那可是救他命的地方,以太祖爷的性情那还不大兴土木,建一座高殿啊。”

  “朱元璋没有在这卧龙湖修葺城隍庙?”萧连山好奇的问。

  “太祖爷。”老汉瞟了笑连山一眼,口气有些不舒坦,那是凤阳人根深蒂固的骄傲,这风雨几百年连称谓都透着高高在上的优越。

  “听您这么说,太祖爷就没来过这儿?”闻卓要比萧连山机灵的多,连忙改口问。

  “没,要真来过,这可是卧龙湖的大事,那还不立牌坊,祠堂里都要烧高香,我都这把年纪了,反正是没听说过,至于老辈口中流传下来的也没提及过。”

  “卧龙湖?!这里叫卧龙湖总该有些典故吧,这里好歹也是太祖爷的祖籍所在,这龙字可不是随随便便能用的。”我想了想很认真的问。

  “啥卧龙湖,呵呵,其实就是卧牛湖。”老汉吧嗒着嘴角的烟杆笑着。“这儿以前多水草,放牛的娃都在这水潭边放牛,太祖爷据说也来过,还在这儿卧睡,这不,太祖爷当皇帝了,这水潭也跟着沾光,卧牛就变成卧龙湖了。”

  问了半天没有丝毫有价值的东西,大多都是传闻到现在也无从考证,我问老汉那城隍庙在什么地方。

  “庙就真没有了,反正打我记事起就没看见过。”老汉取下嘴角的烟杆指着前方。“你们沿着卧龙湖往前走,过了前面的土丘,有一处挺宽敞的土坝,村里曾在那儿建过谷仓,据说修建的时候挖出过古砖,后来还来了不少专家,说是明代的不过没啥稀罕的地方,据说那儿曾经是庙宇,推断是一座城隍庙。”

  我们谢过老汉,按照他所指示的方向前行,果然在绕过土丘后看见一处宽敞的土坝,上面的建筑是简易的谷仓,不过已经荒废有几个孩童在废弃的谷仓捉迷藏玩耍,秋雨中孩童也不知道秋意冷,远处的大人气急败坏的招呼着他们回去。

  很快我们就在一处谷仓里面找到一块裸露在外面残破的土砖,我拿在手中看了半天,是明代烧制的地砖,多用于铺路很寻常的东西,看土质这里曾经被挖掘过,不过没有复原修建,想必这里曾经的古建筑并没有太深远的意义。

  “这里曾经的确有一座城隍庙,而且规模及其庞大。”

  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一路上少言寡语的古啸天沉稳的对我说,我连忙回头看着他,古啸天从地上拾起一块残破的明转感慨万千的说。

  “很多年前,很多年……我都已经不记得了,这个地方我随他来过。”

  “魏雍曾经也来过这里?!”我吃惊的站起身看着古啸天。

  “这里曾经有一座城隍庙,但远不是你们如今看见的这番景象,这里曾经宫阙殿宇,壮丽森严,一晃多年这里也历经沧桑。”

  古啸天一边说一边走出谷仓,秋雨滴落在身上萧杀无比,我们跟在古啸天身后,他像是在记忆中追寻过往的点滴,然后停在一处荒草丛生的地方,蹲下身子用干瘪的手拨开草丛。

  “今唯二碑及石人石马仅存而已”。

  我们寻声望过去,在草丛中露出一块破缺的石碑,上面的字也残破不齐,依稀能辨认出隍庙两个字,旁边有断头断身的石人石马,看到这里我们都明白,这里曾经果真有座城隍庙,按照古啸天的描述,这里昔日郁葱王气接邱坛,云绕乾坤得大观,该是有多辉煌壮观,而如今此时已是荒碑欹蔓草,石马卧幽宫。

  看到这里古啸天脸上的表情明显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惆怅,我或许能体会到他现在的心情,放眼望去,这曾经辉煌一时的城隍庙在这秋风细雨中,好象一幅生动的水墨画卷,远处那一簇簇苍松翠柏,野花蔓草,随风雨摇曳,沙沙作响,如述说历史的兴衰,那一对对石人石马、残碑断碣,任风雨侵蚀,潸然泪下,象泣诉悲惨的遭遇。

  我本被这秋雨中的颓败之景所感悟,但看了片刻忽然一愣,嘴慢慢张开,秋雨路面泥泞,我茫然的向前走了几步,不下心跌倒在地上,萧连山把我扶起来,我都来不及管沾染在身上的湿泥,抬起手丈量这周围。

  “哥……怎么了?”萧连山看我表情突然震惊疑惑,好奇的问。

  我没有回答他,转身找了一处较高的谷仓,跌跌撞撞的登上顶端,站在谷仓之上,任凭秋雨淋湿全身,我慢慢移动身体环顾四周。

  “我在金陵遇到你的时候,你是因为发现金陵有王气,所以好奇才登船观天象,所以我们不期而遇。”我忽然若有所思的对身后闻卓说。

  “对啊……话说起来,若是我不好奇,就不会登上你的船,也不会吃你螃蟹,然后……就没然后了啊。”闻卓翘着嘴角邪笑很无奈的样子。“怎么,你也知道你亏欠我了,呵呵。”

  “你说过金陵王气已断千年。”我没时间和闻卓开玩笑,一本正经的问。

  闻卓看我表情知道我如今定是想到什么,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很认真的回答。

  “帝王,你问这话就有些搞笑了,当初可是你派人鞭山断海,灭了这金陵蕴藏的王气,今儿你还问我,呵呵,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我真派人……不对,嬴政真派人断了金陵王气?”我皱着眉头诧异的问。

  “好好的你怎么问起这个,风水堪舆之术我最不在行,不过关于金陵风水我倒是有些耳闻,金陵,史称六朝古都,旧时也称秣陵,其金陵,秣陵的地名,本身就与风水有关。”闻卓看了看我郑重其事的对我说。“金陵依山傍水,北有长江之险,南有苏杭之富,钟山龙蟠,石头虎踞,山川秀美,历来被传颂为形胜之地。”

  “这个我倒是也有耳闻,在古籍中也曾有过这方面的记载,最早要追溯到春秋战国诸侯争霸的时候,据说楚威王灭掉了邻近的越国,其后便在如今的紫金山和幕府山中埋下了金子,目的是以镇王气。”我来回走了几步揉着额头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因为紫金山山顶常有紫云萦绕,犹如王者之气,楚威王埋金,就是要镇住这里的王气,从此就有了后来的金陵之称。”

  “你的确断过金陵的王气。”古啸天声音很平稳的在一旁说。

  我回头去看他,在我们这几个人里面,或许只有他最了解真相,古啸天面无表情心如止水的说下去。

  “你曾派人凿通方山,断方垄,再引淮水入长江,泄其旺气,其目的是破掉金陵的王气,这引淮水入长江之举便又引出了一条秦淮河,此后,金陵就又有了秣陵之称。秣即抹,暗示此地曾经的王气被一抹而除。”

  “正因为金陵断了王气,所以即便金陵是六朝古都,可没有一个朝代是长命的。”闻卓点点头很肯定的回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