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章 华盖三峰

  我摇头在秋雨中来回走动,身体已经被秋雨浸透,可一点感觉也没有,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嬴政当时已经泰山斗天,三界之中除芈子栖无人能敌,他若真醉心权利试问有谁能夺他江山。

  金陵王气是祥云拱紫微,大有紫气东来之意,但金陵风水虽佳可并非帝龙之地,所以金陵历代不出帝王,嬴政法力之高又岂会不知,他断金陵王气一定还有其他用意。

  “是四方结界!”古啸天重重叹了口气,缓缓的说。“我听魏雍说过,四方结界若有王气蕴集早晚会被冲破,因为安平公主虽冠绝天下,但没帝王之命,若得到王气拱佑会染帝命。”

  “芈子栖……是为了不让芈子栖拥有王气。”我恍然大悟的深吸一口气。“嬴政断了金陵王气,这样一来芈子栖即便再厉害也不过是玄门第一人,她身无帝命想要乱世也难心想事成。

  “……”闻卓眉头一皱走到我身边诧异的问。“我们是来找明十四陵的,好好的怎么又扯到金陵王气上了?”

  “难道你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吗?”我一本正经的反问。

  “什么问题?”

  “朱元璋共患难不共富贵,登基后诛杀功臣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到最后甚至连理由都懒得找,随便一句连坐,一个蓝玉案他就足足杀了二十多万,可见这人生性多疑残暴不仁,为了皇权简直不择手段。”我回头看闻卓样子很认真。

  闻卓点点头,不过很无所谓的摊手回答。

  “人性皆贪,何况是至高无上的皇权,能坐到他那个位置,为了巩固权力,做这些也合情合理……这,这有什么问题?”

  “你好好想想朱元璋的性格,就如同你所说的那样,他是一个极其在乎皇权的人,从他修建明十四陵就不难看出,他对大明江山社稷有多看重,而且生性多疑,或许除了他自己,他从来就没相信过任何人。”

  萧连山挠着头走过来,憋了半天像是怕说错话。

  “哥,嬴政是不是真断了金陵的王气啊?”

  “废后,玄门之法难道还有假的啊。”闻卓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

  “那就不对了,你们之前说金陵没王气即便号称六朝古都,可没有一个是长命的,但是……”萧连山憨直的看着我们样子一本正经。“但是明朝国都就在金陵啊,为什么明朝能延续几百年呢?”

  “朱元璋虽然把国都定在金陵,可是后来朱棣清君侧谋朝篡位后迁都京都,应该是没受到影响。”闻卓给萧连山解释。

  “连山问的刚好就是我现在想不明白的地方。”我摇摇头揉着额头走了过去意味深长的说。“即便朱棣迁都京都,避开断了王气的金陵,可还是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同样会危急大明江山社稷。”

  “什么事?”

  “大明皇陵!”

  “皇陵?!”萧连山一怔不明白我话中意思,闻卓在旁边忽然眼睛一亮,看他的样子应该是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告诉闻卓我们曾经在乐山大佛下找到朱元璋父母皇陵的事,从林林总总的事情看,朱元璋是极其深信风水玄学之人,而且身边又有堪舆高手指点,否则他也不会从放牛娃登基称帝。

  另一方面,朱棣即便迁都避开断了王气的金陵,可朱元璋的明孝陵就在金陵,萧连山问我这和明孝陵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是皇陵风水不好?

  我摇头,曾经到过金陵当时还在纠结朱元璋留下的明十四陵线索,一度以为那些器物会埋藏在明孝陵之中,所以特意去明孝陵看过。

  明孝陵墓地山清水秀,起伏跌宕,北面以东西延绵的钟山为依靠,陵墓处于最高的中峰之下,至独龙阜玩珠峰处结穴,周围山水相绕,形成了对穴场的拱卫、怀抱的朝揖之势,穴场与周围的自然环境高度和谐,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而明孝陵全为巨砖筑成,下有石碉须弥座,宛如一座大城门楼。门前为石桥金水桥,正前方山脚下入口处有巨大石兽按南北相对分成两行,陵墓既有皇家陵寝的威武浑壮,又与山水景色融为一体,而且设计的含蓄蕴藏,匠心独运,含而不露,令人无不赞叹。

  从堪舆角度上讲,明孝陵的风水足以支撑和延续大明两百年基业,朱元璋葬在明孝陵后世子孙也会受益匪浅,可是风水中最重要的是观气,观穴不观气再好的风水穴也没用。

  金陵断了王气,在此地下葬后世难出帝王!

  而且朱元璋生性多疑,何况又深信风水玄学,他不可能不顾及这一点,传闻中朱元璋龙御归天的时候十三城门同时开放,发丧抬棺出城,葬书记载当时是,而发引,各门下葬,朱元璋一个任何人都不相信的帝王,会安安分分让天下人都知道他葬在明孝陵?

  而且这本来就是掩耳盗铃的事,各门下葬本来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兜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埋在明孝陵根本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

  “你……你是想说什么?”闻卓应该是知道我在想什么,只不过我这个推断他令他都有些震惊。

  我很沉稳的回头看看闻卓和萧连山,淡淡一笑。

  “朱元璋自始至终都没有埋在明孝陵!明十四陵……事实上真的有一座明十四陵,和什么九天隐龙决并没有多少关系,是真正的皇陵,明太祖朱元璋下葬的地方。”

  “真正的明十四陵?!”萧连山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那才是大明真正的宝藏,也是朱元璋最为放心的地方,甚至不惜耗费财力瞒天过海修建一座掩人耳目的明孝陵,其目的就是为了隐藏这座真正的旷世皇陵。”我深吸一口不慌不忙的回答。“这是一处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地方,秦一手把最后一部分九天隐龙决的法力藏在里面当然也是最为安全的。”

  “那……那这座明十四陵在什么地方?”萧连山激动的问。

  谷仓下面孩童嬉笑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秋雨已停歇,孩童又偷偷跑出家门来这里玩耍,可能是见我们陌生,爬上谷仓顶的一个孩童怯生生的看着我们。

  我笑着蹲在孩童面前,萧连山贪吃身上永远都放着各种各样的吃的,来卧龙湖的路上还买了一包咸水鹅,我让他拿给我,递到孩童的面前。

  “吃一块回答我一个问题,怎么样?”

  闻卓的笑对女人有极强的杀伤力,还在我似乎对孩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孩童吞着口水望着我手中的咸水鹅点头,我示意他先吃一块。

  然后指着远处正面的山问。

  “这座山你知道叫什么?”

  “望天龟。”孩童脱口而出,眼睛还是盯在我手中的咸水鹅上。

  我又指着东面的山问叫什么,孩童回答百鸟林,而南面的是叫黑蛟峰,最西面的是大虫山。

  我把整包咸水鹅交给孩童,摸摸他的头让他独自去玩,然后站起身的时候,看见闻卓微微张着口。

  我淡淡一笑,走到萧连山面前,他的样子应该还在惦记拿包我送人的咸水鹅,我搂住他的肩膀很随意的说。

  “这土坝看似荒芜,实则不是,这里有有东、中、西三峰,在风水上称华盖三峰,而以中峰最尊,土坝恰好处于中峰之下,从我们站的地方向北看,那群山成弧形,弧口朝南,往山势缓缓下降至这里,此为玄武低头。”

  “望天龟!”萧连山也反应过来,那孩童刚才说这山的名字。“玄武可以看成是乌龟。”

  我点点头不慌不忙接着对萧连山说。

  “土坝东北山中有水流出,蜿蜒盘旋,宛如开屏之羽,都汇入我们刚才所看到的卧龙湖,风水中这被称为朱雀翔舞。”

  “百鸟林……”

  “对,百鸟林其实有百鸟朝凤之意。”我心气平和的点头继续接着说。“而我们东面,山脉往南延伸为多座小山,绵延不断,此为龙砂,蛟龙,蛟龙,黑蛟峰实则是风水中所说的青龙蜿蜒。”

  “我知道了,大虫山,大虫指的是老虎。”萧连山有些领悟的说。

  “不错,土坝之西的那条山脊,地势低于黑蛟峰,是虎砂,风水中为白虎驯服。”

  说到这里我停顿一下,心中有些莫名的兴奋,指着四周肯定的说下去。

  “这荒废的土坝却四象俱全,前后有序,穴位可谓藏风聚气,是名副其实的风水宝地,南北对应,尊卑昭然,十分得体。”

  “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拍着萧连山的肩膀,淡淡一笑平静的告诉他。

  “连山,你一直叫我哥,从来也没送过什么给你,今天你就好好记住这地方,我就把这里送给你。”

  “送给我,就这土坝?!”

  “别不识好歹了,感谢谢恩吧。”闻卓浅笑着走到萧连山身边。“皇陵选址无不考虑龙、砂、穴、水、明堂、近案和远朝的相互关系,一块皇家风水宝地要背后龙山重岗、开屏列帐,陵区负阴抱阳,避免冬季寒风,左右护砂,环抱拱卫,溪水分流,藏风聚景,近案似几,远朝如臣,遥相呼应。”

  闻卓一抬手指着我们站立的脚下笑嘻嘻对萧连山说。

  “帝王把一座旷世宝藏送给你,你的脚下站立的不是土坝,而是真正的明十四陵,朱元璋就埋在下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