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神龙负图出洛水

  我脸肿的像座坟起的小山,萧连山给我胳膊换药的时候,眼睛一直盯在我脸上看,顾安琪坐在对面看着越千玲心烦意乱的翻着杂志,时不时偷偷瞟我几眼。

  越雷霆重新安排人回来保护,别墅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站了不少人,越千玲看着萧连山笨手笨脚的样子,有一种很焦急的感觉。

  “哥,我才走了几天,家里怎么搞成这样,谁打的你啊?”萧连山终于没忍住。

  “疯狗咬的。”我拧着头没好气的说。

  “你才是疯狗!”越千玲扬起手里的杂志就砸了过来。

  “千玲,我哥为了救你都受伤了,你怎么还忍心打他啊?”萧连山完全没眼色的问。

  “千玲姐,是不是雁回哥惹你生气了?”顾安琪是女孩看出她又气又心痛的样子。“雁回哥胳膊上的伤口好像很深,都快见到骨头了,一定很痛吧。”

  “安琪,别管他,自己活该。”越千玲口里虽然不依不饶,但我看的出,她脸上明显写着心痛。

  “雁回哥,看来已经有人知道洛玄神策和黄金龙龟在你手里。”顾安琪眨着眼睛担心的说。“再不快点解开里面的线索,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

  “你看看我身上的伤,好了一处又伤一处,还怎么解啊。”我一边说一边瞟着越千玲。“哎呦,连山,你能轻点不,你这是包扎伤口还是截肢啊。”

  越千玲实在看不下去,咬了咬牙抓起面前的碘酒。

  “连山哥,你走开,还是我给他包,人家细皮嫩肉的经不起你折腾。”

  越千玲虽然口上冷淡,但手上却极其轻柔,看着我还没愈合的伤口,心痛的不行。

  “哥,你也别天天在家呆着,多出去走走,换换脑筋也好,再这样想下去,早晚会疯的。”

  “雁回哥,这话说的对,今天天气挺好,要不我们去人民公园坐坐吧。”顾安琪也点着头说。

  我想了想也是,天天对着越千玲,稍有不对就拳脚相加,随时随地都提心吊胆的,至少到了外面越千玲不会这么强势。

  蓉城市人民公园原名少城公园,位于蓉城市区祠堂街少城路,风景秀美,交通便捷,是繁华市区中心规模最大,也是蓉城市第一个破墙透绿,还绿色于市民的,开放式的风景园林历史公园。

  园内有梅园、海棠园、兰草园、盆景园、大型假山等景点。

  人工湖上可泛舟,临湖建有仿古茶楼,公园内的广场常有各种展览和演出,园内菊展、鹤鸣老茶社久负盛名。

  人民公园一直是蓉城百姓品茶观景、游玩休憩,养生健体,流连忘返的好去处,身在其中,心情无比舒畅。

  公园里郁郁葱葱,各种花圃树木绿荫成林,我和萧连山走在前面,像无头苍蝇到处乱逛。

  顾安琪选了一个茶社大家坐下,蓉城人喝茶讲究舒适、有味,蓉城产竹,椅子都是代表茶馆特色的竹靠椅,让茶客想躺就躺就坐就坐,讲个舒服,茶馆内卖报的、擦鞋的、修脚的、按摩的、掏耳朵的、卖瓜子豆腐脑的,穿梭往来,服务性的项目花样之多,也算蓉城茶馆一景。

  大碗茶端上来的时候,我还目不转睛的看着旁边表演的茶艺。

  摆茶船,放茶碗的动作一气呵成,装满开水有一米长壶嘴的大铜壶玩的风车斗转,然后先把壶嘴靠拢茶碗,然后猛地向上抽抬,一股滚水向直泻而下的水柱冲到茶碗里,再然后伸手过来小拇指一翻就把茶碗盖起了,那手法硬是叫绝。

  旁边一壶刚烧开的铜壶吱吱冒着烟,茶博士熟练的舀起一瓢水淋在上面,顿时腾起一阵白雾。

  我慢慢站起来,眼睛透着一股兴奋,目不转睛的看着还在冒白雾的铜壶,口里一直反复念叨着顾安琪告诉我的那两句口诀。

  “神龙金身赤远古,伏龟托海显天数……。”

  萧连山把倒好的茶推到我面前,我回过头茫然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慢慢端起茶杯若有所思的看着,旁边放着的茶盖上落了片树叶在上面,我忽然笑起来,慢慢把手里的茶全倒在茶盖上,里面那片树叶在漂浮在茶水中。

  “哈哈哈,回家了,回家了!”

  我回到家就急急忙忙拿出黄金龙龟,越千玲和顾安琪走进房间的时候,萧连山正从外面树林里抱着好几块木头进来。

  “安琪,我哥他要烧黄金龙龟。”

  顾安琪一听吓了一大跳,正想开口就看见我拿着黄金龙龟兴奋异常的从楼上下来。

  “安琪,真亏你今年带我们去喝茶,我已经知道这黄金龙龟怎么破解了?”

  “雁回哥,你可要想清楚,万一烧坏了,明十四陵的线索就断了。”顾安琪提心吊胆的说。

  “安琪,你还记得黄金龙龟的口诀吗?”

  “当然记得,神龙金身赤远古,伏龟托海显天数。”顾安琪脱口而出。

  萧连山已经把木头放在厨房的燃具上,我拿着黄金龙龟胸有成竹的说。

  “刚才我在茶社看见铜壶被烧红,突然明白第一句的意思,神龙金身赤远古,龙龟表层说用黄金打造,赤是火,就是要烧到这龙龟发光为止。”

  “那也不一定,既然是黄金,放在阳光下一样金光闪闪,为什么一定要用火烧?”顾安琪还是心有余悸的想阻止。

  我抬着头很平静的回答。

  “龙龟是玄武,玄武五行属土,可龙龟却用黄金打造,黄金属金,木克土,金克木,以此类推,火克金,结合口诀神龙金身赤远古,意思就是用火烧黄金龙龟。”

  “哥,你可要想清楚,要是你推算错了,这一烧可什么都没了。”萧连山在旁边也没多少底气的说。

  “我爸说过,黄金龙龟里面有机关,如果不是正确的打开方法,会自动销毁里面的一切,雁回哥,你真确定是用火烧?”顾安琪抿着嘴紧张的问。

  被顾安琪和萧连山这么一说,刚才还胸有成竹的我也有些犹豫,毕竟这是找到明十四陵唯一的线索,一旦我推断错误,恐怕这个旷古烁今的宝藏就真断在自己手里,永远埋入地下。

  我叹了口气,看看手里的黄金龙龟,和已经点燃的火,犹豫不决。

  越千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边,想都没想,一把拿过黄金龙龟,丢到火里,一脸满不在乎的笑意。

  “你想烧就烧,烧坏了更好,免得我爸天天惦记着。”

  等我反应过来,熊熊烈火已经吞噬了黄金龙龟,旁边的越千玲两手交叉的抱在胸前,趾高气昂的抬着头,一副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感觉。

  顾安琪和萧连山顿时目瞪口呆,我正想去关火,忽然间黄金龙龟在火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整个屋子里全是金色的光。

  “神龙金身赤远古!”顾安琪环顾房间惊讶的蠕动着嘴角。

  我本来惶恐的脸上也慢慢露出欣喜的笑容,看来我的猜想是对的。

  “雁回哥,下面怎么办?不能一直这样烧下去啊,黄金会烧融化的。”顾安琪高兴了片刻后忽然意识到,焦急的说。

  我现在明显自信了很多,用钳子把烧红的黄金龙龟拿起来,在屋里转了一圈,目光落在客厅里硕大的鱼缸上。

  “秦雁回,你想都不要想,里面的鱼我养了好多年!”越千玲看着我发光的眼睛,知道我在想什么,鱼缸里的鱼是越千玲从小养大的,平时换水喂食都是她亲手,就连越雷霆碰一下,她也会不依不饶。

3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神龙负图出洛水”

  1. 回复 2014/01/16

    ,,

    玄武是属水的吧?中央麒麟才是属土的吧?

  2. 回复 2014/01/16

    白虎

    玄武是属水的吧?中央麒麟才是属土的吧?

  3. 回复 2014/03/18

    ……

    给公园打广告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