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章 地底皇陵

  风水玄学博大精深,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朱元璋身边又有一个深懂堪舆之术的人,皇陵入口修建在这里是最好的位置,这也是他掘断案山的另一个原因。

  既然朱元璋深信风水,那他就一定会遵循风水上的规矩,我让萧连山去山丘后的竹林砍来一根斑竹,由上至下一分为二,把破开的斑竹插入地中,这办法还是刘豪教我的,不过他用的是洛阳铲,来的时候都没往这方面想过这里会有皇陵,只有因地制宜用这斑竹代替。

  从修建谷仓没发现就不难看出,朱元璋的皇陵埋葬的之深,整整一根斑竹全让我们打入地底,运气还好没有遇到土中的岩石,等到斑竹全部没入后,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斑竹重新拉出来。

  斑竹中间的竹节早被我们削去,拉出来的时候,竹子里面镶满了泥土,我们的目光都落在上面,在最底部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土层的变化,最上面是颜色一致的土色,和这周围的土质一样,大约有十几米深,然后再往下,土色开始变化,先是大约有五米的粗土层,是这方圆几十里完全找不到的土质,看到这里我心中已经完全肯定。

  这是陵墓用来封盖的土层,再往下是几米的细土层,然后是淡白色的土质,我用指头搓捏是防腐的石灰,最后带上来的土层是朱红色,那是朱砂,是帝王下葬时显示身份的封土。

  就在我们脚下明太祖朱元璋就安葬在下面,萧连山看着那朱红色的泥土兴奋的有些不知所措,可这种兴奋很快就从我们脸上消失,要进入皇陵,必须先挖开一条通向陵墓的通道,从斑竹土层的深度看,这绝非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事。

  就算我们可以挖,但就凭我们几个人,不知道要挖到何年何月,而且这里空旷一览无余,估计只要在这里动手,用不了多久就会让人发现,正如同萧连山说的那样,我都有些开始想念越雷霆和刘豪,若是他们在定能有办法,用越雷霆的话说,钱能解决的事就不叫事。

  我打算效仿越雷霆,买下这里,随便巧立名目找一个借口,至少我应该是不缺钱的,还有另一个办法,是萧连山想出来的,远亲不如近邻,与其让泰国的赵治和陈婕过来帮忙,还不如找齐鸿涛。

  他也算是道上的人,见不得光的事对他来说轻车熟路,何况赵治对他有恩,看得出他是恩怨分明的人,找他帮忙以我的身份,相信齐鸿涛绝对不会说半个不字。

  “好了伤疤忘了痛。”

  古啸天跟着我们一直寡言,即便是他脚下踩着的是皇陵,他也没有丝毫表情,或许这些东西在他眼中早已分毫不值,他的声音从我们旁边传来,我看向他,古啸天一个人坐在旁边,面无表情的说。

  “华山险,人心更险,冰霜薄,人情更薄,吃一堑长一智,看来你并没有学聪明。”古啸天的话刺到我心底最软最痛的地方,那是秦一手教我的最后一件事,我本不想再去想这个人,古啸天让我的思绪开始凌乱。“你们脚下是皇陵,朱元璋的皇陵,你们都知道是旷世宝藏,你们之前可以坦然面对,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能做到,既然是秘密,就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你们大张旗鼓是生怕知道的人不多?”

  古啸天说的很有道理,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可以轻易相信别人的人,何况是一座价值连城无法估量的宝藏,只要有一个人走漏风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里定会再起腥风血雨。

  我瘫软的坐在一边,除了我们四个人,的确不能把这个秘密说出去,古啸天是一心求死只为再见红颜的人,钱财之事他断不会放在心中,闻卓游戏人间与世无争,财帛对他来说从来没有吸引力,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把这宝藏送给萧连山的原因。

  若真能结束,我只想和越千玲隐居山林不问世事,方想都能看出萧连山富可敌国,可见这宝藏非他莫属,萧连山也不是贪财的人,只不过他命中注定富贵双全,他手纹是龙吸水若身边有赵治辅佐,不管是正财还是偏财会不请自来,而且他承受的起。

  而我在乎的是皇陵里面被封印的最后一份法力,可是单凭我们四人,确切的说古啸天在魏雍死后已经衰老到令人不敢直视,他是帮不上忙的,就我们三个绝对挖不开这深藏地底的皇陵。

  “既然不能找人帮忙,那该什么办啊?”萧连山有些失望的说。

  闻卓慢慢转过头,口中反复念着萧连山的话,然后走到我身边。

  “不能找人帮忙……亡魂呢?”

  “亡魂?!”我一愣和闻卓对视。“不可能,亡魂是阴物,无形无体阳世之事,亡魂怎么能帮我们,你该不打算召唤亡魂帮我们挖吧?”

  “谁说不可能,嬴政扫六合是驱使亡魂摧城拔寨。”闻卓想了想一本正经的对我说。“普通亡魂当然不可能,可你在龙虎山已经封赦守护在秦始皇陵外的百万亡魂,那些可是帮嬴政平定天下拥有阴阳两界之力的亡魂,都只听令你一人,你若再度驱使他们也莫敢不从啊。”

  我想了想慢慢从地上站起身,其实能不能做到我也不清楚,不过如今也没其他办法,全当试试,不过那百万亡魂都是嗜血暴戾的恶魂,我让其他人闭目凝神,切莫睁开眼睛,如今已是深夜正好是召唤亡魂最好的时机。

  我拿出符箓咬破中指,在上面写符咒,口中边写边念。

  干象天灵,坤以运载,不得违时,周而复始,天丁受吾,神印六甲,何神不从,何鬼敢当,化摄汝等,有违吾令,四肢伏折,急急如律令敕。

  我本站在吸风口,这里是王气蕴集之口,有风来也是祥和吉瑞,可我咒法离口,阴风由此灌入四方阴煞无以伦比,我眼能通阴阳仅仅是片刻时间,土坝之上站满秦甲兵卫数之不清,黑夜之中盔甲之下看不见面容,只有一双双血红透亮的眼睛在黑暗中明亮。

  我小声再次提醒他们不要睁开眼睛,我向后退一步,指着面前的空地赦令这些亡魂开始挖掘,没有声响也没有嘈杂声,那些兵甲开始在我眼前慢慢消失,最后汇聚在一起成一团黑雾,遮挡在我所指的地方,很快的时间,似乎就在呼吸之间,黑雾移开的时候,我看见一条通往地底的通道已经挖掘好。

  这些拥有阴阳两界之力的亡魂果真非同小可,百万亡魂之力顷刻间便能挖掘出来,移山填海都不会用吹灰之力,用来攻城拔寨简直轻而易举,最后黑气慢慢聚齐在我手中,我一条手臂全被黑雾所包围,那应该是最有力量的一只手,我相信我若挥出定是会山崩地裂。

  我让他们睁开眼睛,看见面前已经挖好的通道,就连闻卓也有些吃惊,萧连山找来斑竹捆绑成火把,闻卓用真炎点燃,萧连山走在最前面,每次遇到未知的地方他总是有这个习惯,我跟在最后面,进入通道后,我下意识看看手臂上环绕的黑雾,轻轻一挥,入口瞬间被泥土所淹没,就如同从来没被挖掘过一样。

  朱元璋的皇陵之深已经超出我想象,应该是大费周章才能修建出这样隐蔽的皇陵,通道一直挖掘到和墓地神道相通,但凡是明十四陵都机关从从,所以我们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生怕触发陷阱机关。

  但这个地方似乎比其他三处要顺利的多,至少到现在一路上我们并没有遇到任何险阻,在幽深的地底我们沿着神道一直向前,越往前走我们越是发现这才是真正的皇陵,一转一瓦都是按照帝王陵寝的规格修建,没有僭越半点,明孝陵我去过已经算的上气势磅礴,可但从这地宫的神道来看,这地宫的面积远比明孝陵还要大。

  不过有些简单,简单的都有些不像是皇陵,没有石人石马,就连碑文也没有,更是没见到丝毫金碧辉煌的东西,除了阴暗外和我们在大爷海看见的明十四陵简直有天壤之别。

  神道的尽头我们停了下来,闻卓用火把点燃一处油灯,蔓延的火光照亮了这里,这是一处极其宽敞的房间,我们说话的声音在里面都会有回声,随着火光的把这房间完全照亮,我忽然意识到说这里是房间简直有些不恰当。

  我们面前就是一座宫殿,有城墙有护城河还有城门,一切都是按照大明皇宫的规模修葺,只不过是小了一点,不过放在这里已经足够的大,到现在为止我们没遇到过任何机关,却被拿到城门所阻挡,要再往前行,必须经过这城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