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章 金玺、元宝和木碗

  我用指头敲击城门,传来厚重坚实的声音,这不是普通的城门,而是一睹实实在在的巨石,其实就是陵墓中用来封堵墓口的石门,只不过这一块实在是太大。

  在城墙上方只有四个字,和我们在凤阳古城城墙上看见的一样。

  万世根本。

  这里果然是朱元璋的皇陵。

  我环顾这里周围的一切,城门两边的左右护墙上是千疮百孔的铁洞,大约有指头大小,这也的设计不用猜我也知道是什么,在铁洞中是上弦的利箭,左右护墙一直延伸包围着这里,也就是说我们所有人都在万箭齐发的笼罩之下。

  这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机关,没有什么巧妙的地方,甚至连机关发射的地方都完全明显的裸露在外面,似乎生怕是来这里的人不知道,之前去过的三处明十四陵机关重重,这也是让我提心吊胆如履薄冰的原因,而这一次明显太张扬,不过越是这样我越是紧张。

  朱元璋可以大张旗鼓把机关安排在这里,足以见得他对这机关该有多放心,以至于完全都不用隐藏,就是说若我们触动错误的地方,只要站在这里的人无一幸免。

  我倒是不在乎,事实上若是能死对我来说反而是件好事,可是我身边还有萧连山和闻卓以及古啸天,道家玄门有规矩,所谓死者为大入土为安,亡者入土后玄门法术不能破坏其陵墓,再厉害的法术也没用,原因很简单,生前恩怨生前了,亡人已逝尘归尘土归土不再受打扰,若要开启陵墓就要人力,所以来到这皇陵里面,我手臂上即便有毁天灭地的亡魂之力,可也无法用来做任何事。

  萧连山在城门处看了半天,摇头告诉我们,没有丝毫契合的地方,即便找到可信的人帮忙,这巨石所做的城门也打不开,就算是用炸药也不行,石门或许会被炸开,但这皇陵也会因此垮塌。

  我看看四周的护墙,最后目光落在城门口站立的一处石像上,这是我们在地下皇陵看见的唯一石像,石像中人头戴乌纱折上巾,身着盘领、窄袖、前后及两肩绣有金盘龙纹样黄色的绫罗,玉带皮靴。

  这是明代帝王的服饰,看那石像的面相其额前平整无奇,两条剑眉直逼命宫,足见石像之人少年坎坷多难,大凡这种眉形的人,杀伐之气甚重,如没有福气得以化解,轻则断体残肢,身陷牢狱,重则横死街头,早年夭折。

  但双目聚神,眼睛本有清贵之凤目,其位置上斜吊,是为奸诈,性情多变,让人摸不透心思,精于算计。

  闻卓也走过来,端详我们面前的石像,他相学造诣不在我之下,仅看了一眼就意味深长的说,此石像脸瘦长,却没有太过明显的露骨,并非高傲刻薄,也非无福,鼻相直而不歪,准头虽小却有肉聚集,鼻孔内收,有此相者中年通达,财源会聚,其心思细密,考虑周全,是为贵格。

  我认同的点点头,目光往下看,面相中更重要的是人中,下巴和耳相,此石像人中深长就不必说了,福绎绵长,又尤其下巴上兜,宽厚,是其稳固扎实的基础,越是到晚年,地位越是稳固。

  这石像的面相下半部,可谓相学中的最上乘,耳相圆润,不露骨,不外招,偏后贴脑,耳垂奇大,这种耳相的人,纵使身受恶业,每每危机时刻总有贵人得以相扶,能化险为夷,难得的是还不招摇,步步为营,加之其眉长过目,声名鹊起,为其得天下人信服和敬仰又增添了必要的优势。

  越看我越吃惊,眉头一皱喃喃自语。

  “这面相是帝王之相,身穿帝王服饰站立于皇陵城门口,这……这是朱元璋的容貌!”

  闻卓和我的想法一样,只是不明白既然这里是朱元璋的皇陵,他的石像该坐于龙椅,怎么会站在城门口,而且石像的姿势也不同寻常,朱元璋一手低垂,一手掌心向上抬起。

  似乎是在向来的人索要什么东西。

  我侧头才看见石像的旁边石台上放着三样东西。

  一枚金光闪闪的金玺,一个银元宝,最后是一个木制的空碗。

  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极其小心的把指尖放在石像摊开的手心,很轻的触碰,果然那手心轻微的向下移动丁点,不过同时我听见左后护墙里传来的弓弦拉动之声,连忙把手缩了回来。

  我重新看看四周,终于明白朱元璋为什么会如此相信这里的机关,那石像的手臂是活动的,如果我没猜错,的确是向来这里的人索要一样东西,而要的应该就是石台上金玺、元宝和木碗中的其中一样。

  这几个和大慈恩寺地宫的十斤坠如出一辙,只不过要凶险百倍,放在朱元璋手心的东西只有一样是正确的,若是选对护墙中的万箭不会触发,而石门不攻自破自己就会开启,但倘若放错,站在这里的人都会被万箭穿心射成千疮百孔的筛子。

  而且石门的机关一定和这石像相连,若是强行开启必定一样会触发机关,朱元璋生性多疑这是他的皇陵,在他眼中这里是大明的万世根本,他宁愿永世没有人能来到这里,如果能来而且能开启的也只会是他后世帝王,因为那三件东西中到底什么是正确的,必定会口传给后世君王。

  可惜,朱棣谋朝篡位,朱允炆客死暹罗后,这个秘密就再没有人能知道,萧连山看看石台上那三样东西,灵光一闪说,既然是三分之一的机会,若是做一点防护措施,比如找两块石头挡在身体两边,挨着试不就能躲开万箭齐发的机关。

  我苦笑这摇摇头,指着石像对萧连山无力的说。

  “你面前是一个只相信自己的帝王,你能想到他当然也能想到,真正是后世君王来这里,一定知道放什么,所以这机关只有一次机会,若是放错,即便万箭穿心被你想办法躲过去,这皇陵也会坍塌,原因很简单,说明来这里的并不是朱元璋在等的人,既然已经被外人侵入,朱元璋又岂会让别人安安稳稳的盗墓呢,何况秦一手能把封印的最后一部分法力藏在这里,就足见连他都认为这里万无一失。”

  萧连山很失望的点点头,应该是知道我说的有道理,颓废的坐到一边,偏头看着朱元璋石像没好气的说。

  “这不是摆明了耍人嘛,知道放什么的朱允炆现在还埋在暹罗,犯错就是灭顶之灾,谁知道该放什么啊?”

  闻卓抿着嘴看了那三样东西很久,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朱元璋放在这里的东西应该都是有意义的,不可能随随便便放,如果我们能参悟出朱元璋放这三样东西的目的,再反推朱元璋到底想要什么其实也不难。

  “其他的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应该是木碗。”萧连山苦中作乐的笑着不以为然的说。

  “为什么你会认为是木碗?”闻卓随意的问。

  “你们想啊,朱元璋是什么出生,乞丐加放牛娃。”萧连山指着石像笑着回答。“没看这朱重八伸出一只手,别看穿着龙袍戴乌纱,他这样子就像在乞讨,指不定他这皇帝当厌烦了,想着还是返璞归真当当乞丐也好,既然是要饭的,手里没碗怎么成啊。”

  “万世根本……朱元璋最后选在这里下葬,除了这里风水大好之外,不难看出朱元璋也是念旧之人,落叶归根回到他出生的地方。”我想了想小声的说。“拿空木碗这是他当初的写照,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萧连山脑子笨,你该不会也糊涂吧。”闻卓哭笑不得的看看我们。“按照你们这想法,朱元璋是念旧,那他还穿着龙袍戴着乌纱干什么,他还知道自己是帝王,九五之尊,这里关系大明江山社稷,他自己都知道这里是万世根本,怎么……这根本就是要饭啊?”

  “你才脑子笨呢。”萧连山白了闻卓一眼没好气的说。“我也就随口说说,你有本事,来,你给比划比划,这三样东西你倒是说说都有什么意义。”

  我笑着摇摇头,坐到萧连山身边,回头看看那三样东西郑重其事的说。

  “不是这三样东西有什么意义,是朱元璋要来到这里的后世君王明白一个道理,而这个道理就在这三样东西之中,朱元璋这个石像伸手讨要的或许不是一样东西,不过我好想多少能猜到一些。”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