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章 大彻大悟

  金玺不用说代表的是权力,元宝应该是财富,至于空碗是什么到现在我还没想出来,朱元璋的石像伸手,在权力、财富和空碗之间选一样,看似简单的三样东西其实并不简单。

  朱元璋能背负千古骂名诛杀忠臣,看重的无疑是一个权力,他想要千秋万代已经根深蒂固,只不过事与愿违尸骨未寒就被朱棣谋朝篡位,但是幸好有这葬龙之地风水庇佑,大明江山延续了近三百年。

  朱元璋是没能参悟出那本九天隐龙决的玄学,虽然是赝品,可他身边那位高人若是真心想帮他,指不定他现在也还活着,朱元璋手段老练他做皇帝这江山还会更稳,所以对于权利的执迷他不输给任何君王,我就是把这金玺放上去,至少能找出无数个让我自己都信服的理由。

  而元宝是指财帛,朱元璋是坐拥天下的人,天下财帛尽归他一人之手,说起来他并不缺财,可是从修建明十四陵的初衷看,朱元璋也算是未雨绸缪,可笑的是,他梦想的千秋万代最后就断送在缺钱的崇祯手里。

  握尽天下财帛,这天下岂不是朱元璋一个人说了算,自古权钱不分家,纵观明史朱元璋并不是贪财的帝王,不过他却深知财富对权利支配的重要性,在他手心放元宝也一样有道理。

  至于空碗,我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很普通的槐木碗没有任何蹊跷和玄机,普普通通寻常人家之物,这没有镶金披玉的木碗和皇家陵寝格格不入,我实在想不出存在这里的用意是什么。

  萧连山似懂非懂的点头,好像我说什么他都点头,我的推断有根有据,不过也等于没说,到最后我顶多也就能猜出这三样东西其中两样的用意,但正确的选什么我还是不敢肯定。

  闻卓拍着手中的泥土在旁边几乎把我推算出来的全都给推翻。

  朱元璋没有参悟九天隐龙决,又能在这里修建皇陵,就是知道终究难逃生老病死,他在这里等的是谁?是来这里的后世大明帝王,真有人会来,那也只说明大明江山岌岌可危,江山社稷都不稳了,权利当然也风雨飘渺,这个时候伸个手要象征权利的金玺,那还不是自欺欺人,朱元璋算不上仁君,但名君两字还担当的起,断不会死后搞出掩耳盗铃毁自己英明的事。

  至于元宝所代表的财帛,他是天子,尽握天下财富,朱元璋修建明十四陵的初衷是囤积财帛以防不时之需,他是打算给后代帝君留下东山再起的资本,这是留给后世帝君的,有人来就是为了取走这明十四陵里面的财富,而绝对不是朱元璋伸手索要财帛。

  闻卓的意思很明显,金玺和元宝应该不是正确的选择,他和我同样也卡在那槐木空碗上,也是没能想出这空碗的含义。

  我细细回味闻卓的话,也都有道理,可是各有各的理由,或许除了朱元璋和唯一知道秘密的朱允炆之外,谁也不敢确切的断定对错。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古啸天一个人坐的地方离我们有些远,他似乎在刻意和我们保持距离,我懂他的意思,他是没打算再回来的人,有一种看尽世事的孤单。“你们想的太多了,一个快要入土的人想的往往是最简单的。”

  我们的目光移向古啸天,我下意识再去看看朱元璋的石像,一个知道自己会离世的人心中在想什么,这一点我们是永远体会不到的,可古啸天能,世上有一种东西最为可怕,不是知道自己要死,而是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那是一种煎熬等待换来的是一切的终止,没有丝毫的期望和憧憬,我有些能领悟出古啸天话中的意思。

  “你认为朱元璋立下这石像是想表明什么?”我很认真的问。

  “你和他都是聪明人,所以你们会想太多。”古啸天的目光落在萧连山的身上。“他不聪明,可想的却很直接,朱元璋算计了一辈子,入土的时候还有精力算计太多?”

  “你……你是说连山最开始就说对了,是空碗?!”我一怔有些茫然的去看古啸天。“空碗又是什么含义?”

  古啸天沉默了片刻不慌不忙的回答,羽兵败垓下四面楚歌,虞姬不忍拖累于我,为让我安心突围拔剑自刎,羽率四十二铁骑突至乌江,可谓穷途末路,后世之人揣测羽当时心灰意冷欲要自绝,也有人说羽是无颜江东父老不肯过江,世人可笑,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羽当时想什么,又岂是他们能猜到的。

  古啸天答非所问,回忆起往事一脸的惆怅不过表情依旧是无上的骄傲,我相信到现在他还是深信自己从未败给过任何人,是天意,他输也是输给了天意。

  你当时在想什么?萧连山向来对英雄崇敬,何况面前的人敢称英雄两字完全当之无愧。

  我饿!突然感觉到饿。

  你饿了?!萧连山茫然的张开嘴,古啸天的回答多少有些让他失望,我猜想萧连山在等古啸天说出豪言壮语,那是只有英雄陌路的时候会说出来的悲壮,可得到的居然是一句饿了。

  古啸天看着对面眼神有些迷离,就如同他此刻就站在千年前的乌江边。

  “我想起江北的米粥和干馍,寻常的家乡口味,羽戎马一生征战无数,杀敌万千。”古啸天一边说一边抬起双手。“天下羽曾一手在握,财富尽为羽所有,美人在怀数之不清,珍馐百味品之不断,可我到乌江边才发现,一切其实都敌不过江北那一碗粗茶淡饭,我已经忘记家乡的味道很久了,甚至也不愿意去想起,其实那才是最真实和宝贵的,若羽能重选一次,愿醉卧山林和虞姬清贫一生。”

  放下!是放下,古啸天到最后失去所有的那一刻才真正大彻大悟的放下,那不是所有人都能领悟的境界,只有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才能真正的明白。

  闻卓在口中喃喃自语,然后回头去看那不起眼的槐木碗,朱元璋何尝不是和当初的古啸天一样,权利也好,财帛也罢,到最后黄土一抹什么也带不走,朱元璋把皇陵选在凤阳,除了这里风水之外,还有落叶归根的意思,看得出他是念旧的人,从一个乞丐出生到最后登九五之尊,他的一生可谓是跌宕起伏。

  这槐木碗应该是朱元璋当年乞讨所用,如果有后世帝君真来的这里,那只说明大明江山社稷岌岌可危,否则断不会开启太祖皇陵,这是要泄龙气的是皇陵大忌。

  朱元璋是在用这槐木碗警示后世帝君,打江山难,坐拥江山更难,一旦江山易手剩下的就只有这曾经要饭的碗。

  闻卓说完感激的对古啸天笑笑,都说英雄陌路,看来只有英雄才能体会英雄心中所想,闻卓拿起槐木空碗走到石像面前,回头看看我们,眼神很坚定,不过也没有绝对的把握,那一眼的意思无非是想传递,若是错了这里就是我们几个埋骨之地,古啸天把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恢复了从容和淡泊没有丁点担忧的埋着头,萧连山不以为然的点头。

  闻卓见我也没说话,慢慢把木碗往石像的手中放去。

  “等一下!”

  我若有所思的叫停闻卓,看着朱元璋的石像意味深长的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朱元璋一辈子都在算计,临死大彻大悟也说的过去,可是他已经习惯了算计人,怎么能知道他死之前不会故伎重演。

  闻卓把手收了回来,诧异的问我难道不是木碗,我摇摇头皱着眉头回答,我总感觉没那么简单,我接过闻卓手中的木碗来回走了几步。

  “我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朱元璋留在童子钓文砚中的线索。”萧连山大为不解的回答。

  是里面那四个字,你来了麽。

  我口中反复念叨着这四个字,这是城隍庙匾额上的字,朱元璋是提示我们找到和他至关重要的城隍庙,我们因此才会找到这里,问题是朱元璋为什么会留下这四个字,这线索也太简单,稍微知道朱元璋经历的人都能想到,难道朱元璋就不担心其他人也会找到这里。

  朱元璋特意选在他出生的地方下葬,生于斯死于斯,他的确有落叶归根的意思,可朱元璋留下的四个字却和城隍庙有关。

  你来了麽,这是横批。

  阳世三间,积善作恶皆由你,古往今来,阴曹地府放过谁。

  朱元璋留下这四个字,或许真正的意图在这对联上,在世他风光无限,只手遮天杀伐无数,到死……

  我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到死朱元璋才明白他种的恶迟早都要还,即便他是九五之尊的帝王,下到幽冥也难逃惩罚。

  是忏悔!

  我眼睛一亮大声说出来,古啸天说的没错,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朱元璋在临死之前大彻大悟,阳世作恶,到了阴间也要偿还,他是在警示后世帝君,只所以来这里,说明大明江山社稷不稳,君不正会危急江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