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七章 旷世宝库

  权势富贵如浮萍,过眼云烟镜花水月,我回头看看城墙前面的那条护城河,口中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走过去,蹲下身子用槐木碗盛满清水。

  “朱元璋靠这碗从乞丐登上九五之尊,一碗能装下天下,也能装满一碗清水,可人心……人心是装不满不的,贪婪和欲望永远无法填平。”我慢慢站起身看着手中的碗感慨万千的说。“朱元璋在凤阳城楼留下万世根本,我一直都理解错了,不是这皇陵是大明的万世根基,是这碗中盛满的水,明镜于心若是止水,宛如人心应是清可见底,心中坦荡为仁君,那才是真正的立国之根本。”

  我重重叹了口气,像那石像走去,手里稳稳端着盛满水的槐木碗。

  “你来了麽,这是朱元璋在警示后世帝君,若是暴戾杀伐治天下,就犹如朱元璋自己那样的话,他不是在皇陵等着开启的帝君,是在幽冥地府!朱元璋就是前车之鉴。”

  我说完都没去征求闻卓他们的意见,很沉稳和自信的把手中槐木碗放在了石像的手心,手臂慢慢下沉,耳边传来从左右护墙机关中发出的弓弦拉动身,箭已在弦而且是万箭齐发,我很平静的抬头,那声响渐渐消失在这宽敞的地宫中。

  轰隆!

  一声巨响在我们面前传来,紧闭的城门在我们目光的注视下缓缓升起,我看见萧连山紧张的表情渐渐疏忽,变成兴奋的震惊。

  城门升起的时候我们才看清楚,那是一道有两米多宽的巨石,整块的巨石做成的墓门人为之力根本没有办法开启,一条甬道露在我们面前,我目测在开启的城门前方十米处又是另一道石门,同样也在缓缓升起,这条甬道一直通向地宫皇陵的深处,每开启一道厚重的石门,我们才能前行几步,这样的石门不多不少一共刚好九道,从两边的机关看,就算有人侥幸躲过第一道城门,强行撬开墓门,但后面的这八道石门想要完全开启恐怕需要的人力难以计算,而且每一道石门若是强行开启这地宫皇陵都会在顷刻间坍塌。

  甬道的两边有凹槽,里面是照明用的鱼油,闻卓点燃后,火道一直向前延伸,直到最后一道石门慢慢升到最高出,我们走进去那刻,几乎每一个人都伸出手去遮挡眼睛。

  金碧辉煌。

  真正的金碧辉煌,那耀眼的金光让我们眼睛都无法睁开,我见识过大爷海明十四陵里面那些多的令人眼花缭乱的财富,可如今站在这里,我只能说那些宝藏和我们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简直不值一提。

  金砖铺设成的路面在火光下折射着夺目的金光,萧连山张着口,然后不确定的用手搓揉着眼睛,在关于明十四陵的传闻中,历代帝王会将大明每年一层国库财帛存放于此,我之前没有想过这到底该有多少财富,在看到大爷海的宝藏后,深信那就是大明帝国的举国宝藏,现在才明白,那依旧是朱元璋瞒天过海掩人耳目的把戏。

  这里才是真正的明十四陵,大爷海里的财富只不过是真正明十四陵的冰山一角,我们站在门口触目所及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宝,火道到现在还在蔓延,很远很远的地方我还能看见摇曳的火光,恐怕没有比这里更加奢华的皇陵,只要是火光所及的地方,全是耀眼的金光。

  萧连山刚往前走了一步就滑到在地,他起身的时候,手里抓着一把珠子,鹅卵般大小浑圆天成,萧连山拿在手中不知道是什么,我看了一眼不由自主的苦笑。

  九麟程瑞盘上那九条麒麟口中所衔的夜明珠算是稀世珍宝,九颗夜明珠每一颗都价值连城,不过也只有萧连山手中的一半大小,他手里抓着一大把,就这样随意的散落在地上。

  我们在一种极其震惊的心情下缓缓向前走去,这里虽然宽敞可一切都堆放的井然有序,像一座座矮山般堆砌成的箱子,由于年代久远有些已经残破腐烂,最下面的完全变形,应该是承受不住重量,从残破的箱体看进去,一箱箱全装满金块,这样的矮山就耸立在金砖铺设的甬道两边多不胜数。

  除了金块还有满箱的珠宝玉器,琳琅满目,大多都因为箱体腐朽后散落在地上,看上去就如同用珠宝堆砌成的山,令人震撼不已,开始的时候还分类摆放,我们往里面走应该是存放的财宝太多,已经无暇顾及摆放的问题,全都是随意的堆砌在一起,渐渐通往前方金砖铺设的甬道完全被数之不清的宝藏所覆盖,我们一脚踩下去,小腿都没在各种各样的宝藏之中,在这偌大的宝库里我们完全迷失了方向,因为从任何一个地方看过去,触目所及除了金光剩下的还是金光。

  “哥……你,你把这里送给我?!”萧连山蠕动喉结瞠目结舌的说。

  “都说了你日后会富可敌国,你现在该相信了吧。”我淡淡一笑拍着他肩膀回答。

  “我……我一个人哪儿能用的完啊!”萧连山脸上除了惊讶外还写着烦心。

  “你就偷着乐吧,幸好千玲不在,若是让她知道,呵呵。”我挠挠头哭笑不得的回答。“霆哥说我没财运,找到一处宝藏就会毁掉一处,还好,这里可能是我最后找的一处宝藏了,你好好留着,都说了你打断手脚三代都吃喝不尽,我看应该不止,你萧家就是代代出败家子,想把这里败干净也是件头痛的事。”

  “崇祯估计看到这里会一头撞死在这些财宝上,一代帝王最后活活被穷死,招兵买马的钱都没有。”闻卓随手拿起一个金壶看了看扔到一边笑着说。“朱元璋未雨绸缪还是百密一疏,恐怕他在黄泉是闭不上眼睛的,大明最后亡在没钱上。”

  古啸天已经是看破世事的人,到了这里竟然也有些彷徨和震惊。

  “财帛……天下人趋之若鹜,昔年我烧阿房宫见你囤积在宫中堆积如山的珠宝金器也心动不已,一字记曰贪,寻常百姓也好,千古霸王也罢,终究是看不透着金钱,阿房宫烧了三十多天,我下令叫人搬运了三十多天,我以为天下财富也就这么多了,可和这里比起来,论富有你这个千古一帝完败朱元璋。”

  我们完全是毫无头绪的向前走,已经分不清方位,我完全是按照陵墓的格局在分别方向,深一脚浅一脚在宝藏中艰难的前行,除了金银珠宝,还有整箱整箱的书画字帖,历史上一直说明代开始古玩真迹忽然大量消失和失传,有传闻说明代历朝历代帝君对书画字帖不热衷,还有一大部分毁于战火,所以纵观明史拿得出手的书画字帖都寥寥无几。

  原来全都是被秘密囤积在此地,我随手拿起一副散落的字画,画面布局严谨整饬,造型真实生动,山势雄峻,石质坚峭,皴法斧劈,笔法劲健,墨色淋漓,再看旁边落款是桃花庵主。

  我再次无力的苦笑,随手递给萧连山。

  “莫要说这金山银山,你要是嫌重不想搬,这里字画你随便拿一幅出去卖也够你这辈子吃喝了。”

  萧连山还有些迟疑,不过我说的一点也不夸张,明代大家的真迹有一大部分都在这里,我随手翻了几幅字画,但看落款的名字都是名冠天下的人。

  在堆积如山的宝藏中前行,之前的震惊和兴奋慢慢被一种麻木的感觉所替代,这里的一切实在是太多,以至于有些不真实,我们脚下踩着的和泥土几乎没什么区别,我的注意力从这些金银珠宝中收回来,靠着陵墓规格判断的方位前行。

  四周都淹没在珠光宝气之中,在一堵巨大的和田玉门面前停住,上面的浮雕可以清楚的辨认出是朱元璋辉煌的一生,我们前面已经没有去路,我清理干净地上的金银珠宝,那条之前还能看见的金砖铺设的甬道再次显现。

  不过到这和田玉门可也戛然而止,我仔细在和田玉浮雕上查看,这并非是一整块和田玉,我在中间找到一丝很细微的缝隙,我让萧连山把火把熄灭,削出一条竹片慢慢探进去,在和田玉的后面似乎中空的,并不是石壁,我收回竹片,重新看看这旷世的宝藏,不用说秦一手一定把封印珠放在这里,但和通天彻地的神通比起来,这些宝藏就显得虚浮,秦一手断不会把封印珠和这些金银珠宝放在一起。

  那这皇陵就只剩下一个地方,我用手敲击玉门。

  “这后面就是朱元璋皇陵的主墓室,封印珠也应该就在里面。”

1条评论 to“第六卷 第七章 旷世宝库”

  1. 回复 2017/02/19

    ………

    前面说每个皇帝十年送一批钱财来,这也就说至少有一处是十四陵他们是知道的,为啥崇祯皇帝不知道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