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九章 九州神鼎

  我把封印珠拿在手中,千帆过尽终于等到这一天,他们站在旁边看我,旷世神通多少人趋之若鹜,真被全部拥有的那刻,我竟然有些犹豫,深吸一口气后,我还是握碎了封印珠。

  我身体里所有潜藏的力量和法力顿时翻涌不息,我见识过九天隐龙决的强大,不过那都是没有融会贯通的法力,而如今这些法力就在我体内重新集结融合,直至最后不再是支离破碎的潜藏,而是融入我的奇经八脉之中,和我整个人合二为一。

  那是连我都难以驾驭的能力,我好想完全被九天隐龙决所支配,经历过这么多事,我已经对至高无上的道法不再那么向往,让我庆幸的是,我的思绪还是清晰的,我知道我自己是谁,不过让我奇怪的是,那四件神器里蕴藏着嬴政的元阳,我如今已经全部拥有,可是我并没有像其他人信誓旦旦说的那样,我最终会成为嬴政。

  我脑子里有模糊的片段和记忆在闪现,那些应该是嬴政元阳中没有被芈子栖篡改过的记忆,不过大多都是一闪而过,在九天隐龙决潜移默化和我合二为一的同时,我尽力在这些稍纵即逝的片刻中扑捉着。

  我看见了秋诺,是的,她是认识嬴政的,而且关系还非同寻常,她偎依在嬴政的身边,秦装穿在她身上是那样的贴切,一种无法用言语描绘的古典美。

  嬴政看着手中的竹简,一只手抚摸着秋诺那一头乌黑的秀发,可是,那绝对不是男人对女人的抚摸,我记起芈子栖在见秋诺时曾经说过一句,你长大了,我有曾去想过,秋诺和嬴政还有芈子栖之间是有渊源的,或许是父女也说不一定,不过从记忆中嬴政对秋诺的态度看,我的猜测多半是错的,嬴政的眼中有一种绝非是亲情的关爱,这让我实在看不懂。

  这个片刻一闪而过,然后我看见秋诺,她站在我身边,前面熊熊燃烧的炉火中有融化的铁汁,旁边的工匠用赤红的铁水在打磨一样器物,看形状应该是我折断的昊穹剑。

  这是我融毁九州鼎的现场,这九州鼎才是所有一切的起源,只不过我意识到这并非是祥物的时候已经太晚,芈子栖已经参悟出全部的龙甲神章,她能做到或许还有其他人同样也可以,这东西留在世上只会是祸端。

  一个,两个……八个!

  我在记忆中忽然发现炉火前面的九州鼎只有八个,芈子栖只所以是玄门第一人,嬴政和她相比,差就应该差在第九鼎上的神机,芈子栖留了一手,并未将全部的龙甲神章倾囊相授。

  第九鼎呢?至关重要的第九鼎呢?

  这个时候我看见越雷霆把玉圭交给我,上面的颜色是漆黑的,那说明他刚使用过玉圭,然后他对嬴政说的话,让我顿时愣在原地。

  “第九鼎毁不了,我把第九鼎藏在一个没人能去的地方。”

  “不用告诉朕,朕不想知道,朕宁愿从来没见过这九鼎。”

  嬴政打断秋诺的话,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我慢慢意识恢复清醒,喉结蠕动一下后,慢慢把头转向闻卓和萧连山他们。

  “我若要斗天,就必须借助芈子栖的法力,她之所以强是因为她会全部的龙甲神章,我想要结束这万世天命,就必须拥有龙甲神章全部的法力……而至关重要的第九鼎居然没有被毁掉!”

  “在什么地方?”闻卓一听也知道事关重大,急切的问。

  “记不起来了,不过秋诺应该知道,记忆中是嬴政让她把第九鼎藏起来。”我揉着眉头忧心忡忡的回答。

  “没有一点线索吗?”萧连山问。

  “没有。”我摇摇头走了过去重新回忆起刚才的片刻,若有所思的说。“秋诺告诉嬴政,不过嬴政不打算知道,秋诺只说藏在一个没有人能去的地方。”

  “没人能去?!”萧连山挠挠头大为不解的想了半天说。“这天底下再大,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我们连海底都能去,再过段时间登泰山斗天,九霄三十六天也能上,有什么是人不能去的?”

  萧连山的疑惑也是我的,秋诺所说的没有人能去,想必也包括了嬴政和芈子栖,什么地方是他两人都无法企及的呢?

  “你们还记不记得钟山之巅见秋诺那一次。”闻卓忽然插话漫不经心的对我们说。“秋诺当时随口曾经说过一句,让你去幽冥地府,里面有一样东西是留给你的。”

  “没人能去的地方!幽冥地府!”我猛然抬起头吃惊的喃喃自语。“秋诺把第九鼎藏在幽冥地方之中,那从一开始就在暗示我去拿回来。”

  “你若真能学会全部的龙甲神章,再登泰山必定又如当年势不可挡意气风发,看来这趟幽冥之行是非去不可的。”闻卓点点头很平静的回答。

  离开地底皇陵,我再驱法力把挖掘的通道原封不动还愿,让萧连山好好牢记这入口的位置,我总算是给他留下一点念想。

  我已经做完该做的事,如今就等着去幽冥,而路印已得,就差最后一盏闻卓说的七星莲花灯,从凤阳入川去峨眉山又是一段漫长的旅途。

  在入川后过蓉城,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想想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旧地重游感慨万分,只有四年的时间,所有的一切还是保持的原样,不过人却非当年,闻卓看出我的惆怅,提议在蓉城稍微停歇几日。

  萧连山第一次没有跟着我,在蓉城我留下了太多的回忆,我漫无目的走着,不知不觉抬头的时候发现我站在第一次见到越雷霆的地方,然后我特意去越雷霆郊外的房子,已经易主,我站在老远看着,就是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越千玲,好多第一次,都是从这个地方开始,绕了一大圈,曾经我和萧连山两个人来到这里,如今回来的还是只有我们两人。

  “你不会无缘无故让我留在蓉城,我们本来时间就紧迫,你让我留下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我没有回头苦笑着对身后说。

  “跟你一整天了,看你恍惚走神也不想打扰你。”闻卓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有些不服气的问。“你都没回头,怎么知道我跟在后面?”

  我淡笑着回头,指着闻卓的脸说,你桃花颜却没桃花劫,一动念想必定面带桃花,你一到蓉城我就发现你面相是秋水泛桃花,你这明明是春心荡漾,你身边就我们几个,除非你对我和萧连山有意思,否则不会泛桃花的,呵呵。

  有这么明显?闻卓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翘着嘴角邪笑。

  “早知道瞒不住你,我还不如直接说了。”

  “我就知道你让我在蓉城留几日定有其他事,说吧,你想干什……”我说到这里眉头一皱,很无奈的问。“该……该不会蓉城也有你留情之人?!”

  “我风流但不下流,帝王,你这话就太瞧不起人了,我多情但不滥情,其实一般我很少招惹桃花的,多半是被招惹,比如说……”

  “得了,你的风流韵事我还是少听些好,千玲警告过我和你保持距离,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呵呵。”闻卓刚说的来劲就被我打断。“到底有什么事?”

  “江山看不见,最美镜中人。”闻卓脱口而出。

  “……”我一愣半天没反应过来。“你突然提这个干什么?”

  “越千玲说她那面镜子你是在这里买给她的。”闻卓笑了笑钩住我肩膀嬉皮笑脸的说。“峨眉山离蓉城不远了,我告诉过你,那灯的主人做梦都巴不得我碎尸万段,就这么空手上峨眉山,我怕是有命去幽冥,没命回来,伸手不打笑脸人,怎么着也不能空手去,你说呢?”

  我恍然大悟,原来闻卓心里打着这主意,我挖苦他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难道一面镜子就能让他逢凶化吉?闻卓胸有成竹的回答我。

  “道法上,帝王你已经一骑绝尘,闻卓和你如今早就是天壤之别,不过说到儿女情长方面……”

  闻卓只说到一半就得意的笑起来,看他那样子我都哭笑不得,闻卓提到铜镜让我想起鬼市,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总有一种感觉有一天我会留在那里,既然再次回蓉城,我还真想再去一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