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章 旧地重游

  凌晨四点,越千玲当时就是这个时间把我叫起来的,我没有惊扰古啸天,叫醒闻卓和萧连山,算起来他们都是第一次去鬼市,路上萧连山完全不清醒,迷迷糊糊看样子都没睡醒。

  闻卓倒是兴致勃勃,我们到的时候刚好是鬼市开市的时间,昏暗的灯火下人声鼎沸,我带着他们去茶馆,这个时候喝一杯盖碗茶沸水初茶恰到好处。

  茶馆里有说书的人,别看是凌晨四点,简陋的茶馆里早就坐满了人,这里是三教九流龙蛇混杂的地方,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消息在这里传的也特别快。

  我听见旁边几桌人在谈论龙虎山二十年一届的玄门比试,如今叶轻语也算是名满天下的人,任何事传的过多就变了味,在他们口中叶轻语简直就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片刻时间那人身边就围满了看客,那人眉飞色舞口若悬河,就如同当时他也在场一般。

  真不知道那人该有多好的口才,即便是我们几个若不是经历过,还真会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鬼市虽说出文物古玩较多,但是道家五术在这里可谓到处可见。

  摆摊相面的,占卜算卦的大有人在,大隐隐于市,鬼市出高人在这些人心里根深蒂固。

  一杯茶刚被续上,我就发现周围有些人对我们这边指指点点,然后一张脸慢慢探了下来,山羊胡修剪的很整齐,他的样子我不太记得,不过他手中那面布招牌多少有些影响。

  铁口直断。

  “赵大师,您今儿早,还说喝完茶就去找你,今儿可是大日子。”

  旁边桌的人客气的给山羊胡打招呼,语气很恭敬,山羊胡看了我半天,猛一拍大腿。

  “还是六爷真材实料,昨儿给我说,起了一卦是文王渭水遇贤,对我说,今日必有故人到访,而且还是大贤之辈。”

  我淡淡一笑,连忙起身拖过一把椅子给山羊胡。

  “当年鬼市一别已有数连,半仙如今身子还是硬朗,仙风道骨令人羡慕不已。”

  这人是赵半仙,越千玲第一次带我来鬼市,当时越千玲为了奚落我,曾让我找赵半仙算命,我曾抽一签断他吉凶,当时鬼市里名声大噪,没想到今日一来居然还能看见他。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雁回面前,我这老东西还敢当的起仙风道骨这四个字,你是在折杀我这老东西。”

  赵半仙摆手言笑,人虽老不过中气十足,看得出他在这鬼神名望不低,一进来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起身点头,口中称呼都是大师。

  赵半仙的手在桌上拍了两下,动作很清,不过茶馆顿时安静下来。

  “平常你们叫我大师,我这个神棍就大言不惭领下了,今儿不行,都来瞧瞧这位。”

  赵半仙一边说一边指向我,大声的说。

  “别看他年纪不大,这才是真佛,不瞒各位,我这招牌可就是砸在这位高人手里的,观面断相那是入了化境,当年一签不但断我吉凶还救了我一条命。”

  其他人听赵半仙这么一说,纷纷看向我,毕竟我年纪在那儿摆着,似乎怎么都和赵半仙口中说的高人难以联系在一起,不过这里没有谁会怀疑赵半仙的话,都站起身向我点头,搞得我都有些不知所措。

  赵半仙还没有消停的意思,喝了一口茶后更是口若悬河,他倒不像是给人算命的大师,活脱脱一介说书人。

  “四年前蓉城只手遮天的古啸天,古爷曾办过一次玄门比试,我道行浅没那面去,不过六爷去了,回来只说了四个字,名动天下,说的是谁,就是我面前这位,要六爷都心悦诚服的你们自个掂量,其他的就不说了,说多了你们也不明白,呼风唤雨估计你们这帮人这辈子也看不到,这位!这位五米送神,技压群雄。”

  “别,您老就别再给我戴高帽子了,那时是年轻气盛,争强好胜而已。”我拉着赵半仙有些尴尬的笑着说。

  “怕什么,雁回你可是让当时所有人震惊,什么叫年轻气盛,这才也不过几年光景,难道再见你一面,就让他们知道知道。”

  赵半仙说的正兴起,眉飞色舞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呼风唤雨是玄门上乘法术,算个啥,啥都不算,这位当时六月飞雪不说,还能驾轻就熟退雪还晴,这等法力世间罕有,你们今儿是开眼了,真不知道上辈子积多少德才能见到真正的高人。”

  听赵半仙说完,我们桌子四周里三层外三层都围满了人,有想结交的也有找我看相算命的,还有请我指点运程的,七嘴八舌我都有些招架不住。

  “旧地重游就想安安静静坐一会,您老这么一抬举我怕是下不了台面,还请您老高抬贵手,呵呵。”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一脸苦笑看着赵半仙。

  他挥挥手,示意围上来的人都退回去,看起来我这个高人在这鬼市远没有赵半仙一句话顶用。

  “都说了是高人,一切看缘分,哪儿有你们这样的,都省省吧,今儿就算你们想见高人指点迷津,怕是也挑错了日子,今儿还轮不到你们。”

  赵半仙的话果然管用,他这么一说围上来的人慢慢散去,我长长松了一口气,忽然眉头一皱。

  “六爷?!难道是说燕六指!他老人家可好?”

  “说起来邪门了,今儿是六爷大寿之日,昨天六爷起早,见门前梧桐树上左右各停一只鸟,左边是乌鸦,右边是喜鹊。”赵半仙说到这里压低声音对我说。“乌鸦不祥,又偏偏赶在六爷大寿前一天飞临,六爷说怕是时间差不多了,阎王不请自个报道,可又见喜鹊,一时间让他有些疑惑,起了一卦,却是文王渭水遇贤,是上好的卦象,乃大吉之兆,说是今儿定有故人重逢,想不到是你雁回来了。”

  “哟,还赶巧了,居然碰上六爷大寿,来的匆忙也没准备。”我点头很歉意的说。

  “见外了不是,六爷可是成天在口头念叨你,那是逢人就说,见人就讲你在那场比试的事,要是知道你来了,他还指不定高兴成什么样子。”赵半仙摆手很高兴的回答。

  “见到乌鸦和喜鹊同时落一树?”闻卓在旁边忽然很认真的问。

  赵半仙点点头,不过很快又一笑而过。

  “巧合,多半是巧合,六爷自己占卜不会有错,卦象是大吉,乌鸦定是巧合而已,六爷都没多想了。”

  闻卓不再说话,只是和我对视一眼,燕六指在鬼市算是德高望重的前辈,而且曾经有过一面之缘,这老头也是性情中人,他过大寿不去实在说不过去,而且难得在蓉城遇到认识的人,曾经的故知里面怕也就剩下他了,我告诉赵半仙一定登门贺寿。

  赵半仙说不急,寿宴安排在中午,燕六指就住在鬼市里面,赵半仙说朱门青瓦,门牌上有道法自然匾额的便是燕六指的家,在鬼市就没人不知道那地方的。

  我们起身告辞,说是好久没来鬼市打算到处逛逛,等到中午再去,赵半仙点头送我们出茶馆,刚一出门,闻卓就皱着眉头小声说。

  “祸不单行福无双至,乌鸦和喜鹊一悲一喜,怕不是燕六指想的那么简单,相书上有说……”

  “乌鸦栖梧桐,百鬼亦相从!”我深吸一口气面色黯然的接过闻卓的话。“这是大凶之兆,可燕六指的面相我还记得,绝非奸恶之人,百鬼亦相从这是催命的,燕六指无恶行,怎么会在大寿之日遭此凶像?”

  “哥,会不会是他给人看相算命,你不是一直都说,泄露天机太多必有报应,难道是他报应来了?”萧连山有些惋惜的问。

  “泄露天机那也是天收,百鬼亦相从……那是幽冥地府的事,两件都不是同一件事,应该不会是什么报应。”

  萧连山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不祥还是不要去了,免得惹祸上身,闻卓却不这样想,既然燕六指能占出卦象,是文王渭水遇贤,又有喜鹊栖枝,看来指的分明就是我,既然是注定好我今日阴差阳错来鬼市,又刚好赶上他的大寿,既来之则安之,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多少都和我有些关联,想躲怕是躲不过的。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