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一章 文王渭水遇贤

  在鬼市转悠了半天,闻卓终于买到了铜镜,居然还特意选了一个和我送给越千玲一模一样的,付钱后又折回去,等闻卓再回来,他手里竟然拿了三个铜镜。

  “掌管七星莲花灯的有三个女子?”萧连山大为不解的问。

  “道家至宝,当然在一人之手。”闻卓很随意的回答。

  “那你买三面镜子干什么?”

  “陆青眉想把我挫骨扬灰,峨眉山的也不是善茬,我就算糊弄过去……”闻卓摊着手一本正经的说。“想要我碎尸万段的又不止一个女人,多买几个防身啊。”

  “这个也能多买几个?!”萧连山已经彻底对闻卓无话可说。“到底……到底还有多少想要你命的女人?”

  看闻卓的样子,真是可惜了神尊之位,我在旁边苦笑的摇头,闻卓还很认真的当着萧连山的面,摊开双手似模似样的数着,直到十个指头数完后,才抬头看萧连山。

  “数不过来!”

  萧连山很鄙视的看着闻卓,重重叹口气。

  “好人命不长,无赖活千年……看来这话一点都不错,天不开眼啊。”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闻卓把我推到萧连山面前。“三千粉黛的帝王在这儿摆着,我才多少面铜镜,连他零头都不够。”

  我居然笑出声来,指着闻卓欲言又止,好半天才无奈的回答,你就折腾吧,等有一天桃花应劫了,我看你怎么笑的出来。

  逛完鬼市差不多也中午了,燕六指住的地方其实根本不用找,手里拿着贺礼的人实在太多,随便跟着一个也能找到,老远就听见鞭炮的声音,在一处古色古香的房门外面,门上贴着朱红的寿字,不用说这里应该就是燕六指的家。

  我们进去的时候发现门口的人给我们一张纸条,但凡是来贺寿的都有,不过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去,手里拿着红贴的才能进入,我站在门口好奇的看看外面人山人海的看客,这些人想必是进不去的,但也不像是看热闹,都争先恐后领着纸条。

  纸条上面有数字,每个人都不一样,也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

  赵半仙就等在门口,见到我们快步走过来。

  “我怕你们进不来,一直等着各位,雁回你来的事我还没给六爷说,今儿我算是捡着了,就把你雁回当贺礼送给六爷,我绝对是拿头彩,哈哈。”

  “您客气了,对了,外面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我一边说一边把手中的纸条递过去。“这纸条和上面的数字有什么用?”

  “哦,这是六爷每年过寿的规矩,六爷可不光在这鬼市,就是在外面也是家喻户晓的人,他摆摊看相算命的时候那可是千金难求一言,如今收山了,但是每年过寿,都会选一位有缘人为其看相断命,一年算一次,抽中谁不管问什么,六爷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些人都是冲着六爷名声来的。”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燕六指相术造诣我见识过,虽然不能和闻卓先提并论,但也有些本事断个吉凶批命书,指点运程是难不住他的。

  我们跟着赵半仙进去的时候,看见燕六指穿一身喜庆的红衣在招呼宾客,赵半仙给我递眼色,示意我给燕六指一个惊喜。

  “六爷大寿,晚辈唐突到访,不曾有所准备,仓促之际在鬼市买了一对松柏对云纹饰瓷瓶,贺六爷福寿双全寿比南山松柏。”

  我在燕六指身后礼貌的说,等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顿时举起指头在我面前点了半天,才激动的说出口。

  “文王渭水遇贤!我这个半个身子埋黄土的老东西可不敢自比文王,倒是一直在想这个贤人是谁,没想到……是你雁回来了,哈哈哈。”

  燕六指太过激动,看得出他见我尤为高兴,我特意看他气色面相,让我有些诧异,燕六指红光满面并无凶险之色,更无大凶之兆,按他面相气色少说推断也还有七八年阳寿才对,那乌鸦栖梧桐,百鬼亦相从又指的是什么。

  “今儿是赶上了,知道六爷过寿我都欣喜了半天,不瞒六爷,雁回第一次到蓉城是遇到霆哥大寿,时隔四年再旧地重游,又赶上六爷大寿,今儿这杯喜酒雁回是讨定了。”

  “瞧你这话,你可是帝王之命,撂在古时候就是天子贺寿,那可是祖宗八辈跟着沾光的事,我这儿都该给你跪下谢恩才对,天子临门是大喜啊,如今又给我贺寿就是双喜临门,啥都别说了,就一句话,今天不醉不归。”

  旁边有人送来一个用红纸包裹的箱子,庭院中顿时安静下来,想必是大事,燕六指把红箱子推到我面前。

  “我收山很久了,可终究是个庸人,道家玄学就这么白瞎了我这老东西心痒的很,就定了一个规矩,每年过寿寻一有缘人看相算命,今儿你雁回来了,我燕六指就是再恬不知耻也不敢班门弄斧,来,雁回,你就帮我选一个。”

  “六爷,今儿是您大喜的日子,雁回是晚辈,怎么好强你彩头,你就当雁回是来看热闹的,您是前辈今天就算是指点晚辈了。”我连忙摇手客气的回答。

  “这你就不懂了,你雁回有帝王之命,以前你是朱笔写金榜,笔下所点那是状元郎,如今就借你天子之手,你选出来的才是真正有缘之人,不光和我燕六指有缘,还是你这天子钦点的有缘人,那是多大的福分。”

  我怕再推脱扫了燕六指的兴致,今日他过寿难道高兴,我就顺了他意思,把手伸进红箱中,在慢慢一箱纸条里面随意拿起一张。

  九!

  上面的数字是九。

  “河洛之数以九为尊,果真是真命天子,九五之尊,随便一选也是极阳之数。”燕六指兴高采烈的大声说。“请进来,看看这天子钦点的人是谁,我这老东西也跟着沾沾喜气。”

  燕六指和赵半仙请我们去后面的小院,给人看相算命不会当着所有人,燕六指也是有名望的人,特别是到了他这岁数,更不会显山露水。

  被带进来的是一男一女,看样子是夫妻,他们一进来闻卓猛然皱起眉头,就连我也暗暗深吸一口气,男的样貌敦厚老实,看面相虽无福贵但也算安平,女的眉清目秀称不上亭亭玉立,不过是贤淑之人。

  是一对再普通不过的夫妻,男的手中拿着写有九字的纸条,看他的表情憨厚中透着激动,毕竟在那么多人里被选中的确是件幸运的事。

  “六爷名声在外,听闻每年过寿都会选一人看相算命,我夫妻并没想到有幸选中,只是侥幸碰碰运气,所以什么礼物也没带,要不……要不我现在就去给六爷准备。”男的一说话就知道是本分人,埋着头很笨拙的样子。

  “两位客气,六指这名声是各位朋友赏脸给的,两位能等在外面就是看得起六指,今儿选出你们的不是我,而是身边这位。”燕六指指着我说,那夫妻连忙感激的对我点点头。“既然和我六指有缘,来着是客,什么礼不礼的就太见外了,言归正传,两位想算什么,六指就献丑了。”

  男的应该是没见过大场面的人,在这小院中显得有些拘谨,和旁边女的对视一眼,看他眼神情深意重柔情似水。

  “我们是夫妻,说实话,权财什么的我们也不指望,就图过平安,我们不算什么,就想算算我们的孩子将来会怎么样?”

  “你们孩子?”燕六指看看夫妻二人身后不解的问。“你们孩子没来?”

  “没……”男人有不好意思的憨笑,指着旁边女人的肚子说。“还没出生呢,刚怀上没多久。”

  燕六指一听顿时脸色大变,猛然站起身,旁边的赵半仙也是一脸惊慌,目瞪口呆看着那夫妇,燕六指沉着脸声音冰凉的说。

  “送客!”

  那夫妇被突然起来的变故搞的不知所措,怯生生看着我们,男的好半天才提心吊胆的问。

  “我们……我们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赵半仙没好气的看了男人一眼,冷冷的说。

  “今儿六爷过大寿,你们却来算这个,要是以前就是存心找麻烦,你们夫妻都别想从这个门出去,还说错什么?哼,错的捅破天了!”

  那夫妇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看他们面相绝对不是有心的,而且可以肯定他们的确什么都不懂。

  “不知者无罪,玄门也有玄门的规矩,道家五术中的相,其中最大的忌讳就是给未入世的人看相算命。”我打破庭院里的僵持很平和的对那夫妻说。“道家信奉命由天定,你孩子还未入世,你就让六爷给他批命,这是要折寿的,何况六爷今天大寿,若是给你孩子算命,就是要六爷的命。”

  夫妇一听顿时愧疚不已,连忙给燕六指道歉,说根本不懂,没想到会有这么大讲究,大喜的事全让他们给搅和了,全当他们没说过,再也不算了,燕六指沉着脸重重叹口气,也知道是无心之失,不过大喜之日触霉头也不是吉利的事,他们夫妻是留不得了,让赵半仙送他们出去。

  “等等。”我从身后叫着那对夫妇,闻卓看我一眼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点点头。“六爷不能给你们算,我帮你们算。”

  “雁回,未入世的娃,这命怕是不能算吧。”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不过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乌鸦和喜鹊同时落在梧桐上的意思,文王渭水遇贤,这一卦燕六指占对了,不过不是给他自己占的,而是我。

  我来鬼市注定会遇到这对夫妇,确切的说,文王指的是我,而遇贤……是那女人肚中怀着的孩子。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