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二章 取名

  应该是年纪的问题,我话一出口,那夫妇本是因为自己失言正懊悔不已,听我从身后叫住他们,夫妇二人见峰回路转刚高兴片刻,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上下打量一番后,男的将信将疑的问。

  “你……你也会看相?”

  他言外之意我懂,好像在他们眼中,年纪不到六七十的,下巴下面没胡须的,看上去没点仙气的,都和这高深莫测的相术沾不上边。

  “略知一二,六爷今儿大寿,两位的要求怕是冲了六爷彩头,六爷不能给两位算了,但规矩是六爷定下的,不算传出去怕是污了六爷名望。”我客气的淡淡一笑从容的说。“我是晚辈,若是两位不嫌弃在下才疏学浅,我就当着六爷的面献丑。”

  “嫌弃?”燕六指转过身重新看看那夫妇,摸摸下巴的胡须,见我说的也有道理,而且燕六指是老套的人,三教九流中相师是下九流,本来就是卑贱的职业,能混到今天这名声,靠的就是一言九鼎,若是不算,几十年的名声怕是就砸在这夫妇身上。“这儿没外人,燕六指也不怕丢这个人,说到相术,他说第一,燕六指前十都进不了,雁回能给你们夫妇看相,那是你们前世修来的福分,还不道谢,居然敢嫌弃。”

  夫妇一听在相术上德高望重的燕六指居然对我是这样的评价,就是恭维怕也不会到这份上,男的连忙憨厚的对我抱歉。

  “我们不懂规矩,就冲着六爷名望来的,运气好给撞上了,又出言坏了六爷大喜的日子,实在对不住,小兄弟,人不可貌相,是我有眼无珠,冒犯的地方你可别往心里去。”

  “好说,是六爷抬举,既然六爷给了这脸,雁回就兜着,今儿六爷不便,晚辈就当是帮六爷给两位算算。”我很平静的浅浅一笑,伸出一只手指着石凳。“请。”

  萧连山心中排在第一位的永远是吃,何况就在这后院外面,就是一桌桌珍馐百味的酒席,比起那些垂涎欲滴的佳肴,这看相算命当然吸引不了他。

  刚想偷偷溜出去就被闻卓一把抓住,这一次没有和萧连山抬杠,至少闻卓连山的表情尤为的严肃,萧连山刚想说什么。

  “留这儿陪陪我吧。”我很随意的说了一句,但毕竟是这么多连生死与共过来的人,萧连山仅看了我眼神一眼,就明白事没那么简单。

  闻卓拉拽萧连山的动作快速而有力,刚好被旁边的燕六指看见,目光落在闻卓低垂的手上,他正掐着镇鬼七煞指决。

  “哟……今儿还看走眼了,这位小兄弟看来也是同道中人,一出手就是镇鬼决,这可是玄门上乘指决,驾驭不了会被反噬。”燕六指看着闻卓有些吃惊的说。“小兄弟看样子驾轻就熟,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就是……六指自问一生坦荡,半夜不怕鬼敲门,我这宅子也干净的很,镇鬼指决是驱魔断鬼镇家宅的法术,若非有恶鬼怨灵缠身一般都不会用,不知道小兄弟掐这指决所谓何意?”

  闻卓和我对视一眼,慢慢松开指决,反应很快,翘着嘴角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六爷客气,我是跟着他随便学的,就学学样子,这指决有什么用,我也不清楚,无聊就掐着玩。”

  “这可不是随便能玩的,镇鬼七煞指决,我还是听老辈说起过,可以断鬼但也能招鬼,用不好会本鬼缠上身。”燕六指听闻卓回答的随意,立刻严肃认真的说。“年轻人,玄门法术没你想的那么好玩,看你面相泛桃花,能和雁回在一起,想必是他朋友,六指就多言说一句,色字头上一把刀,年轻人你好自为之。”

  我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被燕六指这么训诫真不知道闻卓现在什么心情,我下意识回头瞟了闻卓一样,他哭笑不得的看着我,当着燕六指的面也不能说什么,还要一个劲点头。

  “六爷教导的是,我一定谨记于心。”

  萧连山退到我身边,我的注意力又回到那夫妇身上,我先看那男的,问他生辰八字,男的报出来,我掐指一算不慌不忙的说。

  “你八字虽无奇,命无偏财背禄逐马,命理中禄是官,财为马,你一生怕是和财与官都无缘,父母缘薄,兄弟情断,你幼年父母双亡,应有一兄两妹,可惜兄长先赴黄泉客,一妹幼年失散,另一位如今也是病入膏肓。”

  男人一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准,都算的准,这些事我都没给其他人提过,您……您还真是高人。”

  “你的命无财无官,多清苦,一生本分与世无争,好在你无妄念和贪欲,虽坎坷但也安平。”

  “富贵什么的,我没指望过啥,能平平安安就成。”男人很坦然的点头。

  我看向他身边的女人,问她的八字,她报出来的生辰八字我算了算,心平气和的说。

  “你这八字也不是太好,不过和你丈夫相得益彰,水火既济,一生多劳苦但夫妻缘深情比金坚,可喜可贺。”

  女人听我这么说脸颊一红埋下头,好半天才低声说。

  “富贵什么的,我和他真没有想过,一辈子就图个平平安安就行,钱多有钱多的用法,钱少也有钱少的活法,一家人只要开开心心就好,我们这次来,没想过转运改命,这辈子就是再苦也无所谓,就想看看我肚子里的孩子,将来会是怎么样的,希望这孩子有一个好命。”

  “这孩子还未入世,八字也不得而知,你们真想算,借手脉一看。”

  女人连忙把右手伸过来,我搭在她脉络上,一触碰一丝惊讶很慌乱在我眼神中一闪而过,不过那夫妇应该是不会察觉,笑了笑说。

  “先恭喜二位,将要喜得贵子。”

  “是男的?!”男人听我这么说喜出望外。

  “你妻子喜脉阳涌,厚积薄发分娩定是男子。”我点头肯定的说。

  “麻烦您给这孩子看看,他将来命怎么样?”女人一脸慈爱和紧张的问。

  “好!不是一般的好,这孩子是白虎持势,白虎持势者,得其势也,坐下财官印贵,用官必贵,用财必富,所谓白虎持势,四野遇之多富贵,必向皇都作栋梁。”

  “作栋梁……这孩子将来是栋梁之才!”夫妇相视一眼激动不已。

  “这还不止,这孩子命格之中有金白水清,此辈宜登科第,金白水清主荣贵,秀丽交章定出群,命格若论上中下三等,你夫妇只算下等,可你们的孩子将来却不可限量,白虎为武,金白水清为文,这孩子独占文武,而且都出类拔萃,将来定是风云际会,这儿先恭喜二位。”

  夫妇听完连忙起身,很憨直的向院子里每一个人道谢,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这孩子的名字,二位可曾想好?”我笑着随意的问。

  “想过,想过几个,我和她也没啥本事和文化,想来想去也没啥合适的。”男人说到这里忽然抬头看我。“您是高人,又和这孩子有缘,如方便不如请你给这孩子起一个名字吧。”

  “你贵姓?”我点点头笑着问。

  “贱命的人,哪儿还敢沾贵,我姓容,容举国,我妻子姓孙,单名一个悦。”容举国客气的回答。

  我想了想抬头看容举国,笑意斐然的对他说。

  “今天能认识两位也是有缘,既然和缘有关,那这孩子的名字我也往这方面想想,你们抽中的数字是九,这是极阳之数,怀着的又是男子,我就帮你们想一个九笔的字,单名一个彦如何?”

  “彦!”一直没有说话的闻卓声音有些惊讶的说出声,不过看了我一眼,舔舐嘴角后言不由衷的说。“彦字好,容彦是个好名字。”

  “容彦……好!还是高人文采了得,这名字好,这孩子将来就叫容彦了。”容举国一拍大腿兴高采烈的说。

  “容彦,容彦,容颜……”孙悦在口中念了几遍后有些为难的抬头看我。“这名字好是好,可您说这孩子是男的,取这个名字好像有点文弱,能不能改一个啊?”

  “改?!”燕六指眉头一皱,指着我对夫妇二人说。“实话告诉你们,他的命格万里挑一,而且千年难见,是帝王之命,就是古时候的皇帝,他给你们写一个彦字,那不叫取,叫赐,天子赐名多大的福气,你们这孩子还没出世就沾了天子之气,这机缘你以为人人都会有,还改,真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

  容举国见燕六指这口气,我猜多半是因为今天差一点祸从口出,不但没被燕六指怪罪,反而阴差阳错遇到我帮他孩子算了一命,我说的应该都是对的,容举国如今对我深信不疑。

  “容彦好,就容彦了,不改,这孩子将来就叫容彦,高人给起的名就这么定了。”

0条评论 to“第六卷 第十二章 取名”

  1. 回复 2017/04/02

    剧透

    我看过下一部,《探灵笔录》主角名字就是容彦。容彦把他妈妈,爸爸都克死了,还死的很惨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