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三章 大凶之相

  旁边的孙悦多少还是有些不满意,只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她也不能在这里再多说半个字,她的疑虑落在我眼中,我再说太多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彦字是个好字,彦字的意思是国有美士,为人所言道,美士为彦,亦指善美明达之士,容彦就是说你容家日后会出才貌双全之人,容彦,容彦好名字啊。”闻卓在旁边接过话很平静的说。

  “彦是九笔,刚好和你夫妻抽到的数字一样,有缘之字,而且彦入英雄格,一生昌隆富贵两至,彦字拆开是斜风细雨立而不败,大有顶天立地之意,若男子得此名,文秀武德盖世之才。”我笑了笑很认真的对孙悦说。

  孙悦听完也觉得有道理,连忙对我赔笑歉意的回答。

  “您能给我们孩子看相,我们夫妇已经感激不尽,这名字就这么定了,以后这孩子就叫容彦,谢谢高人指教。”

  “别,别什么高人不高人的,我姓秦,秦雁回,既然和你夫妇是有缘之人,就注定我和这孩子有缘,举手之劳而已何足挂齿。”

  “您看看这孩子将来会不会遇到什么坎,或者说阻碍他的事,麻烦您再给算算?”孙悦一脸关切的问。

  “六爷的规矩,今儿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也不能尽拿好听的说,这孩子日后必定风云际会,文武双全,所谓玉不琢不成器,他不经历风雨又何成栋梁,坎肯定是有的,这孩子将来林林总总就看他自己造化,命由天定,路也要他自己走,我能算出来,但也更改不了什么,你们夫妇还是顺其自然一切冥冥之中皆有定数。”

  容举国似懂非懂的点头,还是有些不放心,诚恳的问。

  “那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有!这孩子出生后,家中别放镜子,千万别放。”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你夫妇切记,这孩子出生定是在午夜凌晨两点,孩子的脐带血别丢了,出生后用孩子的脐带血洒在你家门前,然后用泥土掩埋。”

  “这……这是为什么?”

  “哦,其实也没什么,你们不用紧张,这孩子将来会是官星桃花,桃花占官位,即官带桃花,其人逢桃花情人,不但不败,反而因之得福,古人称为风流的才子佳人。”我淡淡一笑不以为然的回答。“你家中若有镜子,怕是这孩子对镜照桃花,会催旺他的官星,物极必反会成劫难。”

  “这小子将来还是……还是才子佳人。”容举国一听乐的合不拢嘴。

  “脐带血至阳,七岁之前能断他桃色,七岁以后就没关系。”

  容举国夫妇听完后,不停给我们每一个人致谢,或许是因为肚中怀有这么好命的孩子,当父母的谁能不高兴,都有些语无伦次,我转身让萧连山把买来打算送给顾安琪的玉佩拿出来。

  让萧连山折成两半,他本来还有些犹豫,可见我的眼神什么也没说,按照我吩咐哐当一下,硬生生掰开,我拿过其中一半递到容举国面前。

  “我和这孩子有缘,也没有什么送他的,这半块玉佩你帮这孩子收好,等他懂事后就告诉他,倘若日后遇到麻烦,就拿这玉佩,若是能找到持有另一半的人,定会帮他逢凶化吉。”

  容举国一个劲的对我道谢,燕六指让赵半仙送他们夫妇出去,我笑着给闻卓递眼色,站起身对燕六指说。

  “六爷,一别四年您还是老当益壮,雁回今日还想请您老指教,就让我这朋友送他们出去吧。”

  燕六指也没在意,和赵半仙坐下和我闲聊,闻卓送容举国夫妇出门,回来的时候一言不发坐在我旁边,和燕六指聊的很开心,就是他问我这四年都去了什么地方,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在前来贺寿的人络绎不绝,燕六指也没消停过,每次说到一半就被来的人打断,燕六指给我赔不是,说是招待不周。

  “六爷,今儿是你大日子,晚辈是来贺寿的,里里外外都是您六爷的朋友,雁回就这么拖着您,外面的情面怕是说不过气,您老先去应酬,等酒宴散了,雁回再陪您不醉不归。”

  “就这么定了,今儿你哪儿也别去了,我先出去招呼着,外面嘈杂你就在这儿先喝茶休息,开了席你就坐我旁边,晚上也别走了。”燕六指中气十足的站起身说。

  我诚恳的点头,一脸笑意的答应燕六指后,他才放心的和赵半仙出去,等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我视线中,我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我把剩下的一块玉佩交给萧连山,很严肃的看着他。

  “连山,这半块玉佩你收好,你一身浩然正气,倘若日后遇到持另一半玉佩之人,你收为义子视如己出,他有凶险你帮他化解。”

  萧连山看我表情就知道事不简单,收下玉佩吃惊的问。

  “哥,你是说那夫妇的孩子会出事?!”

  “孩子不会出事,是他们夫妇会出事。”我重重叹了口气揉着额头无力的回答。

  “啊……容举国夫妇会出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萧连山大吃一惊的问。

  闻卓慢慢抬起手,之前在燕六指面前松开的镇鬼七煞指决其实他一直掐着,只不过燕六指没看见而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我是尽力了,是他的命注定逃不过此劫,我是有些想帮他,可惜,他天命难欺,他自己断了自己的命。”

  萧连山听不懂闻卓在说什么,见我神情黯然的也跟着叹口气。

  “你给那孩子取一个彦字,你真就不怕那孩子压不住这个字?”闻卓端起茶杯停在嘴边慎重的问。

  “取名字怎么了,不就一个名字嘛,你们怎么这么紧张?”萧连山越看越急,探过头来问。

  “看相算命,我只说算出的结果,从未隐瞒和篡改过半句,今天我所说的都是假的……”我揉着额头无力的回答。

  “假的?!哥,容举国夫妇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人,无非想给将来的孩子算一个念想,你怎么能说假的呢,让他们白高兴一场?”萧连山有些茫然的看着我好奇的问。“我乱了,我脑子不好使没你们聪明,一件一件来,哥,你给那孩子取的彦字有什么问题?”

  “名字没问题,可是这孩子不一样,我给他取彦是为了压住他。”我喝了一口茶忧心忡忡的回答。“彦字和五行相关是阴阳秘法之一,女为阴用,男为阳佩,是镇鬼魅之字,在阴阳秘法中,彦字有驱鬼召灵之效,一般人用就是寻常的字,这孩子用这个名字,若是能承受的起,日后定会风云际会,江山代有才人出,这孩子将来不可限量。”

  “那……那若这孩子承受不起这个彦字会怎么样?”萧连山认真的问。

  “七岁必夭折!”闻卓举着茶杯脱口而出。

  萧连山听完猛然站起身,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和闻卓,震惊的说。

  “哥,那孩子还没出生呢,那可是一条命啊,你……你们都知道这字不是什么好字,还让容举国夫妇给这孩子取这名字,万一这孩子真夭折了,你们心里就过意的去?”

  “我何尝不知道那是一条命,可是……”我默不作声的沉默了片刻,抿着嘴唇放下手中的茶杯声音低沉的说。“闻卓,你告诉连山,容举国夫妇到底是什么命。”

  “帝王也不算是说假的,只不过他只说了一半,留了另一半没说而已。”闻卓看看萧连山心平气和的说。“容举国的命不用算八字推命,单看他面相,在相书中,神气最多,人所难辨,如神气舒,则山川秀,发日月出,而天地清明,神气不浊人自富,油清,然后灯方明。然神气浊枯者,终身不达,容举国面相气浊神枯,说简单点就是无福之人。”

  “可是……不是说他们的孩子将来不可限量吗,难道他就不能沾他孩子的福气?”萧连山疑惑的问。

  “这就是关键,容举国无福,而那孩子将来文武双全富贵无边,就如同蚂蚁吞象,看似是福实则是凶,容举国是无福消受反被其害。”闻卓不慌不忙的给萧连山解释。“容举国身肥而项短,目蒙瞳而黑白不分明者,猪相也,猪死必分尸,容举国早晚要死于非命。”

  萧连山愣了半天说不出话来,见我一个人埋头喝茶,闻卓相术萧连山也心知肚明,能从他口中说出来就是铁板钉钉的事。

  “那……那容举国的妻子孙悦呢?”

  “一样的,他们夫妻二人的命格殊途同归,孙悦面相眉不欲耸而苦寒,声不欲散而如哭,有此相者,贫贱孤刑,鼻梁乃年寿之位,不宜低曲,若有此者,必伤财寿,非贫即夭。”闻卓的指头敲击这茶杯声音低缓的回答。“刚才孙悦坐在这里,我看她面色形体干枯,兴土无异者,不久将病,天柱倾斜,幻躯将去,天柱者,颈项,若倾倒歪斜而不起者,虚幻之躯,不久将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