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四章 百鬼送子

  萧连山到现在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慢慢重新坐下来,有些伤感的自言自语,看那容举国夫妇也是本分人,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命,萧连山说到这里猛然一惊。

  若是他夫妇二人都会死于非命,那他们即将出生的孩子该怎么办?难道一出生就是孤儿?

  萧连山现在开始明白我之前交给他玉佩的意思,多少有些领悟。

  “哥,这么说,所有的一切都和容举国夫妇怀着的孩子有关?”

  “他夫妇命中当有此劫,无力回天的,若是没有那孩子,他夫妇二人不过是清苦一生而已,但即便是无福也能寿终正寝。”我默默点点头喝了一口茶后低沉的回答。“他们怕是不知,满怀期待等着降生的容彦其实就是他们的催命符。”

  “那孩子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这样?”萧连山问。

  “你可听过心怀鬼胎?”我看了萧连山一眼一本正经的问。

  萧连山茫然的点点头,等我说下去。

  “孙悦不是心怀鬼胎,而是她肚子里怀着的就是一个鬼胎!”

  萧连山端着茶杯的手一抖,嘴角蠕动几下怯生生说。

  “鬼……鬼胎?他们夫妇怎么会怀鬼胎?”

  “燕六指说昨日他家梧桐上乌鸦和喜鹊同时栖息,乌鸦栖梧桐,百鬼亦相从,这是大凶之兆,我之前不明白为什么燕六指过大寿会有这样的预兆。”我一边说一边从旁边的花草中摘下一片叶子递给萧连山。“现在九十月,晚秋而已,你看看这上面是什么?”

  “霜?!”萧连山接过去看了一眼惊讶的回答。

  “如今是正午,艳阳高照何来霜露,这还不是一般的白霜。”我看看闻卓,他心领神会,重掐镇鬼七煞指决,单指弹出一抹真炎从他指尖撩起,树叶上的霜露遇真炎而退,但是闻卓收起指决,那白霜再次蔓延上来。

  这霜露连火都烧不化?萧连山大为震惊的问,我摇摇头回答,这还不是一般的火,这是玄门真炎,能燃烬一切邪魔凶灵,在弦台宫言西月破萧连山的阴兵用的就是这真炎。

  我若有所思的问萧连山,在他记忆中,像这样的白霜见过几次,萧连山想了想回答我,是有好几次,不过每一次都很特别,第一次是欧阳错,在大爷海下面他请阴将上身的时候出现过这样的白霜,剩下的就是他自己召阴兵的时候。

  我满意的点点头,把沾满白霜的树叶放在石桌上。

  “这白霜是阴气聚集而成,气成霜露可见阴气有多重,阴气聚集之地必有鬼魅邪物如影随形,知道这霜露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吗?”

  萧连山想了想茫然的摇头。

  “是容举国夫妇进来的时候!”我很认真的告诉萧连山,在他们夫妇进来的时候,我和闻卓都同时发现,他们所过之处白霜随行,阴煞之气简直铺天盖地,等他们夫妇入院中,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浓重的阴气。

  “有鬼魅邪灵跟着容举国夫妇?”萧连山有些明白的样子。

  “不是!”闻卓淡淡摇着头默默的回答。“是保护着他们。”

  “鬼魅邪灵保护他们夫妇?”萧连山有些茫然。

  “确切的说是保护他们还未出生的孩子。”我接过话端起茶杯瞟了一眼这庭院。“百鬼亦相从……孙悦怀着的孩子其实是百鬼送子。”

  “我只听过观音送子,这百鬼送子又是什么意思?”萧连山有些毛骨悚然的问。

  “但凡大贤之士重入六道轮回成人,都会有鬼差庇佑护送,直至将生入世,可百鬼送子而且一直跟着容举国夫妇寸步不离,看来这孩子来头不小。”我喝了口茶深吸一口气回答。“倘若容彦七岁夭折,那就是我想的太多。”

  “如果没有夭折会怎么样?”

  “通阴阳,幽冥十方鬼众听使,连山你召阴兵还要我加封拜将,而且还需要龙角号才能驾驭,可他不用,与生俱来他将会拥有驱使幽冥之力。”我揉了揉额头有些倦怠的说。“文王渭水遇贤,看来我注定和这孩子有缘分,连山,容彦出生必会刑克双亲,倘若七岁没有夭折,你一身浩然正气,又统御阴兵,百鬼难近你身,你若是遇到这孩子,定要收为义子,容彦若不开阴阳眼,那他就是寻常之人,一旦机缘巧合让他开启阴阳眼,他就有通鬼神之力,若是用在正途堪称栋梁之才,若是心邪不正,你就别手下留情。”

  “哥,你是说这孩子将来善恶难定?”

  “也不是,从卦象上看,渭水遇贤,这孩子应该是大贤之辈,我只不过是未雨绸缪,以防万一。”

  “那镜子呢?哥,你让容举国家中不能放镜子,想必也是假的,到底什么原因他家中不能有镜子?”

  “这个是真的。”我回头看了闻卓一眼,淡淡一笑。“容彦的命中有日主桃花,主自坐沐浴伤官之地,主一生多红颜,这一点他不比你差。”

  萧连山点点头看看手中我给他的半块玉佩,想了想推倒我面前。

  “哥,你说的跟交代后事似的,这小子以后是善是恶也轮不到我管他,你不是还在嘛,我脑子笨,这事还是你自个留着。”

  “这可不是退让的事,也不是我不管,我和这孩子有缘,你何尝不是。”我把玉佩重新推了回去。“你小子叫傻人有傻福,这辈子福禄双全大贵之人,我给你算过,你命中有一女一子,合起来刚好就是一个好字,女是你己出,子为义子,如今看来这容彦想必就是你命中所带的义子,跟我这么久了,天命难欺你应该也懂,命中注定的事,不是你说不要就不要的。”

  萧连山无可奈何的收起玉佩,支吾了半天说。

  “就算这孩子是百鬼送子,人之初性本善,真要是给我教导,我一定让他正儿八经的做人,可我怎么发现你们两个还有什么瞒着我?”

  “百鬼送子终究不是好事,但凡危急到这孩子降生的都会遭遇横祸,这孩子将来命硬,你应该听过找替死鬼的说法,这百鬼送子刚好相反,是找替生的,要给这孩子垫命,好像有人很担心这孩子过不了七岁这个坎,千方百计要帮这孩子,到底为什么我还不清楚。”

  “垫命?要垫多少条命?”萧连山有些惊讶的问。

  “百鬼送子,当然是一百条命。”闻卓竖起一根指头很认真的回答。“这孩子还没出生,就压着一百条命,还真是邪门的很,到底多大的来头啊。”

  “哥,这还了得,按照你们这么说,这孩子一人生百人死,不是什么好事啊,有什么办法能阻止吗?”萧连山舔舐嘴角急切的问。

  “听天由命,若真是邪门想必天都要收,他断过不了七岁的坎,若是过了,就是天意,那就不是你我操心的事了。”我叹了口气回答。

  “一百个人……上哪儿去找一百个人给他垫命啊?”

  我看了闻卓一眼,闻卓站起身摘下两片树叶,竖起两指在上面画符,然后走到萧连山身边。

  “不管看见什么,别乱说话,当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萧连山茫然的点头,闻卓看我对他点头,把手中的树叶贴在萧连山双眼上,过了片刻让他自己摘下来,萧连山睁开眼睛的时候脸色顿时一片苍白,嘴角蠕动几下手都在发抖,旁边的闻卓拍在他肩膀上。

  “你不是想着去吃寿宴吗,走,我们陪你去。”

  从容举国夫妇进来的那刻,我和闻卓都清楚的看见,进来的不只有他们两人,在他们身后如影随形的是数之不清鬼魅,就围在他们身边,那些白霜就是鬼魅沾染后形成的。

  所有的鬼魅都阴煞的注视着我们,进来的时候闻卓掐起镇鬼七煞指决,我有万世天命,这些鬼魅不敢欺身,闻卓有神尊之位鬼魅不敢僭越,而萧连山有帝命拜将,身上的龙角号能镇十方鬼众,这些鬼魅也不敢靠近,闻卓是打算救燕六指和赵半仙,可是燕六指无意中发现闻卓的指决,迫使闻卓收了道法,应该是天意,当时我和闻卓都知道无法救他,燕六指看见乌鸦落梧桐,其实已经是在暗示他大限已到。

  这满院的鬼魅就围在我们身边却无法靠近,我和闻卓走出去,萧连山还是心有余悸的跟在后面,当回到酒宴的庭院中时,萧连山顿时张开了口。

  每一桌酒宴都坐满了前来道贺的宾客,可每一个人背后都站着一个鬼魅,伸出手搭在宾客的肩膀上。

  “不用数,这里一百个应该是有了。”闻卓看了萧连山一眼压低声音说。“容举国夫妇不知道忌讳,在燕六指大寿之日算肚中胎儿,百鬼送子又岂能让燕六指相命,乌鸦栖梧桐,百鬼亦相从……你现在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吗?”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