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五章 破命之法

  我最终没能和燕六指一醉方休,萧连山在这里一刻都呆不下去,百鬼催命,这酒宴上的上怕都活不过今晚,我们离开的时候,我还看见燕六指和赵半山一脸微醉喜笑颜开,可我看见他们身后时只是默默叹了口气,那还未出世的孩子一命百命垫,将来是善是恶不得而知。

  让我在这里遇到这孩子,我下意识仰头看看天际,都说是天意,那这天意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安排我和这百鬼送子的孩子不期而遇,我转身离开,已经不想去再想这些繁琐的事,就算我还能再见到那孩子也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离开鬼市回去打算第二天就上峨眉山,回去的时候已是夜晚,推门进去看见古啸天面无表情的坐在一边,我侧头才看见屋子里除了他居然还有另一个人。

  秋诺安静的坐在古啸天的对面,一如既往的冷艳,她应该是在等我,最后一次看见她是在龙虎山,她和那人一同来也一同离开,其间出生阻止过嬴政诛杀芈子栖,到现在我该知道的基本都已经知道,剩下几件扑朔迷离的事中,秋诺的身份始终是一个谜。

  “我去幽冥救越千玲,想必也是在你们计划之中,这么看起来,你今天来不是为了阻止我。”到如今我已经没有了惊讶和迷惑,反而变的镇静和麻木。“那你今天来又是为什么?”

  “从你离开龙虎山到现在已经四十一天。”秋诺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回答。

  “……”我一愣,一直想着救越千玲至于用了多少天真没记过。“看来我的一举一动你都了如指掌,你是在提醒我吗?那就不必要了,没有谁比我更想救千玲,若是你们的计划,那你应该很高兴,你们的目的达到了。”

  “看来你还是不懂,你以为把越千玲放在三曲真境就能暂时保她周全?”秋诺加重语气对我说。“她魂魄尽散回归幽冥,实则已算是死人,过了尾七你就是有通天的本事,即便把幽冥给毁了,怕你也找不回她的魂魄。”

  我猛然一惊,一直以为越千玲放在三曲真境不会受时间限制,听秋诺这么一说,一旦七七四十九天一到,我即便下幽冥也无力回天。

  不过如今已在蓉城,下幽冥救差七星莲花灯,这里离峨眉山不远,也就一天光景能到,若是顺利四十九天的期限完全是够的,想到这里我很快平息下来,不过发现秋诺冷冷的目光,这些我能想到,她亦然也能想到,今天她来见我分明是想提醒我什么。

  “难道出了时间之外还有其他我忽略的地方?”我皱着眉头试探的问。

  “越千玲有七窍玲珑心,也称为无心人,龙虎山她的七窍玲珑心已伤,你即便是找回她的魂魄,可却医治不了她的心,你应该很清楚,越千玲异于常人,她的魂魄是存放于七窍玲珑心之中,心都没有了,你找回魂魄又有何用?”

  “千玲的七窍玲珑心已伤?!”我大吃一惊目瞪口呆的看着秋诺。“谁……谁伤了她?”

  “你!”

  我踉跄的后退一步,半天没说出话来,想了片刻还是有些疑惑。

  “怎么……怎么会是我?我什么时候伤了她的七窍玲珑心?”

  “她的心七窍皆闭,不染尘世浑浊,你在五岳唤起芈子栖法力,解开一处越千玲的七窍就冲开一处,也伤一处,如今六窍已开……”秋诺说到这里反而变的轻松,嘴角淡淡的上翘。“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芈子栖和越千玲其实就是一个人,唯一不同的是,七窍皆闭的心是越千玲的,而一旦冲开七窍,那人就不再是越千玲。”

  我手心顿时一片冰凉,到现在秋诺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我的,事实上何况她说的的的确确是对的,我即便是找回越千玲魂魄,也没办法重新唤醒她,我忽然手足无措的愣在原地,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今天来应该不是看他笑话,或者是奚落他,若是这样,那你来的太早了,我要是你的话,还不如等他下到幽冥以后回来的时候,再来打击他,那个时候,他倾尽全力到最后却还是无能为力,似乎这样的结果更让你满意才对。”闻卓拍着我的肩走上前看着秋诺漫不经心的说。“所以说要么你是急不可耐来早了,要么就是你还有其他原因,不过你这么聪明应该不会操之过急,所以我相信你今天来,还有其他事。”

  “开启秦始皇陵!”秋诺和闻卓对视片刻后郑重其事的说出来。“你要救越千玲就重开祭宫,只有你能做到,而且还是分去不可。”

  我决绝的摇头,芈子栖最后一份法力就封印在祭宫之中,我若是开启祭宫,那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会被全部冲开,等到那个时候我找回魂魄就醒的人就不会是越千玲,那是我唯一还能掌控的,也是仅存的主动权,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拿越千玲的性命儿戏。

  可惜我慢慢停止了摇头,有些慌乱的看着对面的秋诺,她今天自始至终都没有隐晦过什么,甚至还是她告诉我关于七窍玲珑心的事,她也应该很清楚我的底线,可现在她的表情绝对没有一丝商量的意思在里面,就如同在三曲真境中,她们逼我去五岳唤齐芈子栖法力一样,好像她已经能预知到结果。

  “你想的没错,开启祭宫芈子栖会彻底拥有全部的法力,从而再临人世,芈子栖和越千玲其实和你是一样的,你和嬴政同身同魂,她们也亦然如此,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你什么都不需要做。”秋诺和我对视目光极其的自信,似乎能把我看的透彻。“成大义断小爱,你不救越千玲,也不会有芈子栖乱世,这天下太平,不过……”

  “不过什么?”闻卓见我呆滞,一脸严峻的问。

  “你是有万世天命的人,你的宿命从你意气风发斗天那刻就是注定的,你可以等,至于等多久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好在你什么都不多,唯独时间最多。”秋诺浅然一笑心平气和的回答。“你可以等到下一个承载芈子栖命格的越千玲转世,你不用担心会遇不到她,这只不过是一个无尽的轮回,只要转世就一定会和你重逢,然后……然后你再把曾经经历过的事再走一遍,但是结果是一样的,你想善终绝对不可能,短暂的重逢后,你还是要经历一次千年前发生的事。”

  “万世天命我不要,我命由我不由天,九天神众算计我这笔账也该清算了。”我阴沉着脸看向秋诺一本正经的回答。“我这宿命既然是九天神众和我定下的契约,那我就亲自毁掉,曾经能泰山斗天,那我现在就像你所说,千年前发生的事,我大不了再做一次。”

  “斗天……呵呵。”秋诺笑的很轻缓一点也没有吃惊的样子。“好啊,秦皇威烈昔年风采再现,秋诺就拭目以待,看秦皇叱咤风云笑傲九天,只不过你斗赢了又能如何,昔年秦皇已能封退九天神众,为什么不一举荡平九霄。”

  我一怔哑口无言,之前以为嬴政一己之力还不能完全荡平九霄三十六天,可如今我已经发现这个想法是错的,那守护在祭宫外百万拥有阴阳之力的亡魂听命于他一人,他完全有能力三界一统的。

  “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你荡平三界的结果是三界尽毁,你三界独尊真正的结局是你秦皇一人独立。”秋诺笑的意味深长很平静的说。“你即便是毁了契约,可你同时也要毁了三界,别以为那九霄神众算计你的时候没想过,当然会提防你有朝一日反悔,你可以掂量掂量,至于结果都是给你安排好的,你即便破了宿命,这三界混沌独剩你一人,到头来你还是了然一身,别忘了,他告诉过你……万世孤清!”

  如果说再等泰山斗天是我手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现在秋诺已经把我彻底的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的手有多冰心就有多凉,就连闻卓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很显然,从秋诺脸上的从容和轻松就能看出,她依旧没有骗我。

  秋诺似乎很满意我现在的反应,确切的说也应该是她意料之中的反应,所以她向我走来的时候,每一步中都透着满满的自信。

  “你要破掉自己的宿命,其实还有别的办法。”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