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六章 生死在手

  开启祭宫!

  秋诺在我面前说着之前相同的话,只不过这一次她断然是我无法回绝的口气,她在笑不过却笑的我无力抵抗。

  “下幽冥找回越千玲的魂魄后,你开启祭宫,或许还有办法破解你的宿命。”

  我茫然的站在原地,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思绪良久才镇静下来,我抬头和秋诺对视。

  “这就是你说的第二个办法?”

  “你连你自己宿命是什么到现在都没搞明白,那是惩罚,对你斗天扰乱三界的惩罚,给你万世天命却要无尽承受孤清的惩罚,你想和越千玲双宿双栖也好,想要摆脱这惩罚也好,你就必须找到一切的根源。”秋诺慢慢收起脸上的笑容冷艳的看着我。

  “根源……”我重复着她的话,还是有些茫然。

  “那宿命是芈子栖和嬴政之间的,嬴政曾经本来有机会破除宿命,可惜千年前在祭宫他最终还是下不了手,以命封印芈子栖,却没有选择杀掉她。”秋诺围着我走了一圈停在我背后,声音透过来无比的清晰。“你如今有机会弥补千年前的遗憾,当然,前提是你开启祭宫,让芈子栖重临人世,而你……如今已今非昔比,一旦回到祭宫你将拥有嬴政所有的记忆和法力,到那个时候,你只需要亲手杀掉芈子栖……”

  “然……然后呢?”我承认秋诺的话已经打动了我,嘴角蠕动一下急切的问出口。

  “我知道你宅心仁厚,让你在天下苍生和一生挚爱之间选择,是难为了你,现在就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让你鱼和熊掌兼得,不可否认你开启祭宫,芈子栖会占据越千玲的身体,可那也是让越千玲醒过来唯一的办法,七窍玲珑心一开芈子栖就是天下玄门法力最高的人,千年前她功亏一篑,如今一定不会重蹈覆辙,所以你还必须面临一个,也是你最后一个比你强大很多的对手。”

  秋诺边走边说,似乎这些都是早已经安排好的全盘计划,什么都没变,我还是那颗棋子,只不过如今已经兵临城下,一子决江山。

  “你要救天下苍生势必要赢下芈子栖,你若能亲手杀掉她……”秋诺停在我面前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我。“你的宿命是永世和她纠缠不清,可最后又不得善终,你若杀掉她,你的宿命就不攻自破。”

  “杀掉芈子栖!”我眉头一皱,的确是这样,宿命之中若是没有芈子栖就意味着一切都结束了。“可是……就算我杀掉芈子栖,她同样可以再轮回,你之前都说过,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芈子栖和你不一样,她没有帝命,就不能拥有万世天命,她只所可以一直轮回不灭,是因为她的七窍玲珑心,你只需要诛杀她的七窍玲珑心,她便从此魂飞魄散再无轮回。”

  “诛心……你是说让我刺穿她的七窍玲珑心?”我迫切的问。

  “当然不行,她拥有的是七窍玲珑心,能彻底诛心的只有不详之剑。”秋诺点点头冷艳的回答。

  “不详之剑。”我恍然大悟的去看秋诺。“天子剑!你在三曲真境给我天子剑的时候,其实已经想好用途,就是想让我最后用天子剑杀芈子栖。”

  “天子剑上面残附全是天子帝君亡魂,都是不得善终的真龙天子,无比怨毒极恶,七窍玲珑心至善,沾染魔性便是至恶,所谓以毒攻毒,只有天子剑能真正诛杀芈子栖。”

  我深吸一口气,倒不是面对玄门第一法力高强的芈子栖有多让我们害怕,而是直到最后所有的事都是给我安排好的。

  “就算我能杀掉芈子栖……那越千玲怎么办?”我和秋诺对视很认真的问。“她们两人同用一颗七窍玲珑心,我杀芈子栖如同杀掉越千玲。”

  “这个不用你担心,七窍玲珑心有两面,一面至善,一面至恶,天子剑诛心只能除恶,碰不得善,你用天子剑杀掉芈子栖,反而是净化了被魔性沾染的七窍玲珑心,也如同是救了越千玲。”

  “怎么相信你说的这些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是假的?”萧连山走过来,他一直对秋诺没好感,他本来就是恩怨分明的人,心中到现在还记恨她,又怎么可能会相信秋诺。

  秋诺都没有去看萧连山,目光还是和我交织在一起,渐渐嘴角上翘,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说的是真也好,是假也好,你可以听,也可以不听,就如同去五岳唤起芈子栖法力,自始至终都没人那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去,如今也一样,我只不过告诉你一个办法,至于做不做,全看你自己选择,所以你根本不需要相信我。”

  我刚想说什么,忽然想起虚静子,我曾经问过他关于越千玲的安危,他曾书一生一死两字交到我手,生死都在我一念之间,当时我怎么也想不通这一念之间的意思,如今看看秋诺总算是明白,越千玲的生死果真最后在我一人之手。

  我转过身对萧连山说,让他马上动身回龙虎山,去天王塔找穆汐雪,带上昏迷的越千玲立刻赶往京兆的秦始皇陵,我和闻卓去幽冥找回越千玲魂魄,这样时间还来得及。

  萧连山看了秋诺一眼,还是有些不放心,想说什么,被我摇手打断,我对萧连山很认真的说。

  “时间不多了,按照我说的去做,若是能救回千玲那就皆大欢喜,若是有人骗我,千玲魂断祭宫,那其他人也不用再出去了,就当是给千玲陪葬。”

  我这话是说过秋诺在听,相信她应该会明白我话中的意思,萧连山也不再和我争辩,也知道时间紧迫,让我和闻卓一路小心,没有多余的话,转身就离开。

  秋诺很淡定的微笑,在她脸上总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我忽然转头很认真的看她。

  “我在破除最后一座明十四陵里面法力封印的时候,记起一些断断续续的记忆……你是认识嬴政的,而且一直都在嬴政身边,在那些嬴政元阳里残留的记忆中,我看的出你和嬴政的关系非比寻常,你说过一切从祭宫开始,也会在祭宫结束,如今我已经决定开启祭宫,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还有……你即便有再高深的道法,也不可能拥有不死之身,你怎么做到的?”

  秋诺抬头用另一种眼神看我,静若止水很淡泊的目光,默不作声的沉默片刻后回答。

  “你也知道快结束了,我是谁,怎么会有不死之身,这些你都会知道,不过不是现在,等你回到祭宫,你便能记起所有的事,那个时候,不用我告诉你,你也会想起来的。”

  我抬起手,手心中多了一个小瓷瓶。

  “武则天交给我的,可惜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用,既然和你有关,想必你应该清楚。”

  秋诺看了一眼我手中的瓷瓶,顿时有些惆怅和黯然,淡淡一笑。

  “留着吧,在祭宫或许你会有用的……”

  “还有,九鼎,九州鼎中第九鼎,我在那些记忆中看见是你收藏起来,连嬴政也不想知道,你是唯一知道第九鼎下落的人。”我一本正经的问。

  “秦皇本是打算融毁九州鼎,可是第九鼎有神力庇佑,毁化不掉,秦皇担心会落入后世之人的手中,所以才让我藏起来。”

  “你一直暗示我去幽冥,救千玲怕不过是一个借口,你是想让我去幽冥找回第九鼎吧。”我皱着眉头深思熟虑的问。

  “你猜的不错,第九鼎我就藏在幽冥,不过在幽冥我发现,九鼎不再受到神力庇佑,第九鼎上是龙甲神章的总纲,也是精要所在,你如今学会全部的九天隐龙决,相信学会最后第九鼎上的神通易如反掌。”

  “你真打算让我学齐所有的龙甲神章?”我有些诧异的看着秋诺。

  “怎么,你认为就凭你现在的九天隐龙决就能打败芈子栖?”秋诺答非所问的和我对视。“若你是这样想的,那就是以卵击石,就算你学会全部龙甲神章,要知道芈子栖可是早已融会贯通,而你只不过窥其一二,即便是你全力以赴也只有三成胜算。”

  “你既然有心让我学全龙甲神章,十方幽冥无边无际,你把第九鼎藏在什么地方?”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带你去的。”

  “……”我一愣很惊讶的看着秋诺。“你……你也要去幽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