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七章 闻卓的无赖

  峨眉山是佛家四大道场之一,万年寺是少有的道庵,不过实则也是佛道一家,闻卓对这里很熟悉,带我们进山都是走的小路,早听闻峨眉山秀甲天下,一路登上来才真正领略峨眉山的秀丽。

  白云从千山万壑冉冉升起,顷刻,茫茫苍苍的云海,雪白的绒毯一般平展铺在地平线上,光洁厚润,无边无涯,山风乍起时,云海飘散开去,群峰众岭变成一座座海中的小岛,云海汇聚过来,千山万壑被掩藏得无影无踪。

  万年寺就掩映在这云海之中,迎客道士是两位坤道,闻卓告之有要是拜见掌教,两位坤道带我们去后面的厢房,奉茶让我们静候,峨眉山产茶叶,其中的峨眉雪芽是绿茶极品,云海深处品茗别有风味。

  闻卓变的寡言,我发现从他来到这里就没说过话,大约一炷香的时间,跟随那两位坤道进来的女子白袍清爽宛如出水芙蓉,超凡脱俗举止文雅柔静。

  坤道称那女子为掌教师姐,听着头衔身份不低,不过她进来目光首先就落在闻卓的身上,又是孽债,唯一让我肯定的是,闻卓这桃花虽然花枝乱颤,不过每一朵都的确非同凡响,他看女子的眼光不得不说实在是高。

  不过记忆中好像他招惹过的女子,对他都是恨之入骨,就连闻卓自己也心知肚明,但眼中这位似乎要好的多,温文尔雅秀外慧中一脸浅笑给人很深的亲和力,看的出这女子性格柔和温静。

  看年纪轻轻已经是掌教师姐,想必修为不低,闻卓也真有本事,招惹的都是大有来头的女子,我心里一边想一边苦笑,一个人要应付这么多各色各样的女子,他也不累。

  那女子吩咐带路的两位坤道先行退下,随手关门,外面的阳光在咯吱一声中阻挡在外面,一丝阴霾笼罩在闻卓的脸上,我发现如今的他完全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女子走到闻卓面前,自始至终她的目光中好像就只能看见闻卓,看闻卓的反应我就猜到多半又是一个他负的女子,真不知道他到底欠了多少债,看着女子温婉,应该会数落他很久才对。

  啪!

  结果让我大吃一惊,女子二话没说,抬手就是重重一巴掌打在闻卓脸上,五个指印清晰可见,我瞠目结舌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愣在一边说不出话。

  “前年你上峨眉山许我金顶观日出,我独坐一晚,你不辞而别,留书一封有缘再见,这巴掌我给你留了三年。”

  闻卓揉揉脸颊无言以对,居然还是翘着嘴角不羁的淡笑,刚想开口就被那女子打断。

  “你还敢来,就说明你一定有事求我,既然是求我,就好好站着。”

  我忽然发现人不可貌相,这女子哪儿是轻柔婉约,给她一支军队能杀伐四方,我就说能当上掌教的人不会这么好性子,闻卓什么人不好招惹,偏偏得罪这样的,我都不知道他该怎么办。

  啪!

  闻卓右边脸颊也印出五根指印,他居然连躲的意思都没有,揉着下巴居然慢慢把头摆正,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你要走就走,居然年年书信一封扰我清修,百转千回让我剪不断理还乱,我年年等你却望穿秋水,这巴掌你可有怨言。”

  闻卓慢慢放下手,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什么也不说也不解释,越是这样反让那女子越是怒火中烧,我在旁边看着都着急,闻卓那嘴挺能说的,特别是在女子面前,如今却这么笨拙,我虽然不知道他风云之事,不过认识他这么久,若这女子真要算一笔打他一巴掌,那闻卓真是罄竹难书,估计脸大肿了也数落不完。

  事实上和我想的一样,闻卓的反应落在那女子眼中完全是挑衅,越是无所谓越是让那女子气愤,想都没想挥手又是一巴掌。

  我都心惊胆战的侧过头,不过这一次没听见声响,闻卓忽然抬手没有去阻挡女子的手,反而从容不迫的伸到她脸颊之上,动作轻柔缓慢。

  “你清减了很多。”

  女子挥过来的巴掌顿时停在闻卓的脸边,再无法前进丝毫,我分明看见她的指尖轻微的颤抖,就这细微的动作,我就知道,完了,闻卓再一次得逞。

  那女子脸颊顿时泛起羞涩的红晕,不过再看不见透出的气愤,双目荡漾含情,闻卓的投入让我都分不清他到底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初见涵影于峨眉山,你金顶静坐修行悟道,那人细雨蒙蒙,你还是今日这般一袭白衣独坐风雨之间,闻卓惊为天人,以为瑶池仙女下凡尘,那刻闻卓至今记忆犹新,闻卓性散喜游历四方,可不管走到哪里,每逢细雨纷纷闻卓都会想起你。”闻卓一腔肺腑句句情深,等他另一只手抬起来的时候,铜镜握于手中,递到女子面前,镜中刚好印出她的容貌。“江山看不尽,最美镜中人。”

  女子嘴角蠕动不已,手缓缓低垂下来,之前她打闻卓看得出是积累已久的怨恨,可如今在她脸上再也看不见丝毫的恨意,目光落在那铜镜上,又恢复了之前的婉约温静。

  “我一直在等你,为什么不来?”

  “你是掌教师姐,早晚要接管道庵,闻卓闲云野鹤不是不来,是怕扰了涵影你的清修。”闻卓用手背轻柔的在女子脸颊上滑动,柔声的说。“闻卓不是不来,龙虎山玄门比试,闻卓以为你会去,为见你不惜闯三曲九洞,可惜缘悭一面,是闻卓一厢情愿终是没见的你,实在不想在等,这才上来见你。”

  “你……你去闯三曲九洞……就是为了见我!”女子一听大吃一惊,脸上充满了关切。“龙虎山的三曲九洞生死无论,我是修道之人又岂会惦记名利,怎么可能去参加玄门比试,你……你怎么这么傻。”

  我无力的闭上眼睛,低头捂着嘴,想起萧连山对闻卓的评价,好人命不长,无赖活千年,他要不是无赖这世上就真找不出第二个了,我只知道他面相桃花颜主风流,可实在没想到,他居然能风流到这种程度,张口便是胡说八道而且还能信手拈来,可最麻烦的是,居然还会有女子相信他说的。

  “闻卓是傻,可除了这样闻卓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闻卓不是不来见你,闻卓怕见你一面便是万劫不复,闻卓不敢,没奢望于你携手红尘,只能一纸书写寥寥数笔寄相思,闻卓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闻卓很投入,如果不是我认识他,某一刻我都相信他所说的一切。

  女子低垂的手抖动的厉害,完全把持不住,哪儿还是修道之人,能当上掌教师姐这名号,居然在闻卓面前半点定力也没有,颤巍巍的伸出去抚摸着闻卓红肿的脸颊。

  “不悔!”闻卓顺势握着她的手,我真不知道这些是他早就想好的桥段,还是信手拈来处变不惊的发挥,没有丝毫做作,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情深无限。“涵影记恨我,说明你心中还曾有过我,闻卓等到现在无怨无悔。”

  这房间除了他们还有三个人,可他们好像已经彻底的无视,我埋着头明明不关我的事,可我总有一种瘆的慌的感觉。

  “我一直等着你,就等你一句话,什么道行也好,掌教名号也罢,只要你一句话,我跟你走。”女子的样子很认真,我开始有些替那女子不值,闻卓分明是在游戏人间,仅仅几句话就要毁掉女子道行,这是在作孽,真不知道闻卓难道就不怕有报应……对的,他的确不怕,下幽冥都不怕的人,又怎么会在乎报应。

  “闻卓是来和你告别的,怕是此去再也见不到涵影,闻卓什么都能放下,唯独是你……”闻卓摇头一脸惆怅的笑着,笑容中透着恋恋不舍。

  “你……你要走?你去什么地方?”

  “闻卓要去幽冥地府。”

  “……”女子猛然一愣震惊的看着闻卓。“幽冥地府!你……你下幽冥干什么?”

  “闻卓为了见你闯龙虎山的三曲九洞,幸得朋友相助有惊无险登顶,三曲九洞不论生死,闻卓朋友不幸命赴黄泉,一切都是因闻卓而起,要怪就怪闻卓太想见你,如今拖累朋友,闻卓难以心安,所以去幽冥地府救我朋友回来。”闻卓深吸一口气无限眷恋的看着对面的女子。“此去幽冥凶多吉少,闻卓怕是回不来了,涵影,今世闻卓和你有缘无分,若有来世闻卓再上金顶寻你。”

  “我帮你!”女子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担忧的看着闻卓。

  “你帮我?你怎么帮我?”闻卓好奇的问。

  “掌门镇守道家至宝七星莲花灯,如今掌门闭关悟道,我带行掌教一职,七星莲花灯能通阴阳两界,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我帮你去也一定带你回来。”

  女子说完很焦急的让闻卓在房间等着,自己转身出门,关门的那刻,闻卓这才捂着脸颊呲牙咧嘴。

  “下手也太重了。”

  闻卓看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应该知道我在想什么,何况我的眼神对他有多鄙视他也应该看的出来,闻卓淡淡一笑。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要救一生挚爱,我被人打了两巴掌才帮你要到七星莲花灯,你不谢我就算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你刚才说的那些,几分真话,几分是假的?”我张着嘴茫然的问。

  “帝王,瞧你这话问的多不配你身份。”闻卓嬉皮笑脸的坐到我身边。“我说的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听的人相信是真的,那就是真的,若是不相信,我说再多也是假的。”

  “……”我无力的搓揉着脸,一脸苦笑的问。“你到底给多少女子说过同样的话。”

  “我要记得就对了。”闻卓随手掏出一把铜镜在我面前晃着。“我真要记得也不用买这么多,不过……呵呵,帝王,这东西还真管用。”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