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八章 已出轮回

  闻卓在那女子面前兜了这么大一圈,最后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拿到七星莲花灯,他的行为算是骗了,确切的说还是骗财骗色的程度,不过让我无话可说的是,明明是他滥情风流,仅仅几句话后,我怎么发现那女子感觉亏欠闻卓似的,完全是心甘情愿去拿七星莲花灯。

  我问闻卓,难道就不能好好说吗,就算那女子不估计旧情,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道家向善又是举手之劳的事,何苦要去骗人家。

  闻卓看我一眼,揉着脸颊没好气的回答,七星莲花灯能通阴阳两界,是道家至宝可是人鬼殊途阳寿未尽下幽冥尤为天数,七星莲花灯是玄门用来镇压抓捕恶鬼邪灵的法器,要是用来救人那就是逆天而行,掌门一定不会给,更何况他和宋涵影的过节,杀他的心都有了,还指望帮他,那不是痴人说梦是什么。

  我似懂非懂的不知所措,我明明知道闻卓风流成性,可又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反驳他,宋涵影推门进来的时候,闻卓瞬间又变成之前那个为情可以肝肠寸断的样子,看着我都瞠目结舌,瞬间入戏这等功力我真想知道他是与生俱来的本事,还是游历花丛慢慢练就出来的。

  宋涵影进来的时候手中还拿着黄绸包裹的东西,我在心里默默的叹气,哭笑不得的无话可说,堂堂掌教师姐,还有清风庵的陆青眉以及阴庙的方想,我只见过这三个和闻卓有交集的女子,至于到底还有多少恐怕连闻卓自己都不清楚,不过现在有一点我算是明白,但凡被闻卓招惹的女子,沾染的越多这智商越低。

  宋涵影如今似乎比闻卓还着急,七星莲花灯不能在这里用,要去幽冥地府需要灵魂出窍,宋涵影带我们去九老仙府,是仙峰寺与九老洞的统称。

  寺号仙府,洞临九老,山迎佛顶,台接三皇。

  九老洞,全称九老仙人洞,藤萝倒置,下临绝壁深渊。洞口呈人字形,洞内黝黑阴森、凹凸湿润,往前岔洞交错,深邃神秘。

  宋涵影带我们去九老洞深处,点燃七星莲花灯后,再在前面点燃三支香,然后把红线系在莲花灯上,另一头让我们绑在手腕,一再告诫香火灭熄的时候她会拉我们回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务必回来,否则会一直困于幽冥地府,魂魄再无法归于肉身。

  我和闻卓还有古啸天都是有路引的,可是秋诺没有,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她该怎么去,而且现在让我吃惊的是,缠绕在莲花灯上的红线,居然绑不到秋诺手腕之上。

  宋涵影有些诧异的看了秋诺一眼,秋诺推开她递过来的红线,仅回了一句,幽冥地府她不需要这些,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听着口气秋诺很淡定,我也没多问,事实上现在问她什么也不会说。

  我四人入定,拿出路引交给宋涵影,闻卓在烧路引之前郑重其事的对我说,魂魄归幽冥,法力还在肉身,就是说下到幽冥我们是用不了法力的,所以千万别乱说话更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到了下面没人能帮我们。

  我点点头,看见古啸天现在一脸的彷徨和紧张,他应该不是害怕,而是期待,不过这期待太久,千年的时间再见旧人,我猜他如今也没整理好思绪。

  宋涵影帮我们烧掉路印,我闭目凝神只感觉有什么东西正从我身体中抽离,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们四人已经站立起来,可清楚的看见我还坐在七星莲花灯前,闻卓和古啸天还有秋诺也一样,宋涵影帮我们守护着摇曳的火光,一条细长的红线牵连着我们。

  在九老洞前面一抹白光出现,闻卓走在最前面,回头看我一眼。

  “走吧,我算是来过好几次了,跟着我就行。”

  下幽冥地府闻卓居然还能笑的出来,我跟在后面向那耀眼的白光走去,穿过去的刹那间,之前的九老洞已经消失的荡然无存,眼前的景象我在古籍中见过,也听人提及过,不过真身临其境的时候,多少有些震惊。

  我们混迹在很多人的中间,无声的人流悄然无息的向前移动,这是完全暗无天日的空间,四周一片漆黑死寂,只有前方的飘忽的灯火若隐若现,我四处张望,被闻卓叫住,压低声音在我耳边小声说。

  “我们是阳寿未尽的人,你就更不用说了,万世天命,我们身上多少都会有阳气,头埋低点,跟着走就是了,千万不要惹起注意,否则就进不到幽冥了。”

  “这里不是幽冥?”我一愣好奇的问。

  “早着呢,鬼门关都还没过。”闻卓回答完我,特意看了我一眼再次强调。“你就别惦记什么三界独尊了,你不是肉身下幽冥,用不了道法,幽冥有幽冥的规矩,生人勿进神界不管,我们如今已经有违天数,倘若被发现指不定会被拖下地府十八层挨着过一遍。”

  我似懂非懂的点头,看闻卓说的这么认真,我低头看看手里的红线,忽然意识到什么。

  “既然我们不能用法力,那……那怎么救千玲回去?”

  “你不知道?”闻卓一愣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我茫然的摇头,事实上我敢来幽冥地府,多半原因是身上的传国玺和全学会的九天隐龙决,斗天我都不怕更别说这幽冥地府,如今反应过来,猛然大吃一惊。

  “我以为你知道。”

  “我……我也以为你想好了。”闻卓和我面面相觑,眉头一皱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下可好,为了拿路引我把来世都给赌上了,帝王,你这是存心想坑我,没想好你来干什么?”

  “我是你就少说话,你前世在这儿得罪的亡魂可不少。”秋诺在我身边抬手指着前面冷艳的一笑。“若是认出你是谁,估计那些曾经被你驱使的亡魂没那么容易放你再回去。”

  我抬头顺着秋诺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不远处是一个牌楼,上面赫然三个威严大字。

  城隍庙。

  我们说话的声音在这安静的人流中尤为清晰,我们身边的人纷纷回头看我们,空洞的眼神透着对尘世的眷恋和如今的茫然,我们站在中间有些格格不入,每一个人都面无表情,僵硬的皮肤和呆滞的步伐让这阴暗的人流四周弥漫着阴森和恐惧。

  “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我怕再说话会引起更多亡人的注意,压低声音无可奈何的小声说。

  到幽冥地府首先要过城隍庙,这里由阴兵把守,我们埋着头向前走,城隍庙看门左右两边站立的是十大阴帅之一的黑白无常,左边白无常则笑颜常开,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一见生财四字,右边的黑无常一脸凶相,长帽上有天下太平四字。

  黑白无常手中各持招魂幡和脚镣手铐,上面血迹斑斑,阴兵手持赶鬼鞭驱使人流加快步伐,莫要再留恋人世。

  来者何人?

  人死后会先到城隍庙报道,闻卓已经过去,庙门前阴兵持书问秋诺。

  你万世天命在幽冥地府名字不会在名簿之上,你是过不去的。

  秋诺没有回答阴兵的话,回头对我小声说了一句,我看见她手中九条软鞭抖出,上面黑气黝然和这十方幽冥混为一色,闻卓说过我们在这里用不了道法,一切低调不可造次,秋诺竟然在这里亮出法器,我还没反应过来。

  “你那名簿上是找不到我名字的,莫说是你,即便是十殿阎君也不想知道我名字。”

  秋诺手中软鞭一抖,九条黑鞭顿时变成月华般清濯明净的银色,皎洁出尘,她眼瞳刹那间透出血的深红。

  阴兵嗜血无惧何况这里还是幽冥地府入口,但凡来这里的都是亡人残魂,竟然有人敢在这里造次,黑白无常持幡拿铁链而上。

  “地府重地不得放肆,即来幽冥归六道轮转,善恶自分由不得你。”

  阴兵同时蜂拥而上,我竟然有些担心秋诺,已经过去的闻卓一把拉住我,将我拖了进去。

  “她这是帮你入地府,你有万世天命地府的名簿上怎么会有你的名字。”

  我跨过城隍庙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秋诺,她手中软鞭大杀四方,冲上去的阴兵纷纷败退,就连黑白无常也难以近身。

  “秋诺怎么办?”我和闻卓还有古啸天趁着混乱过了城隍庙,我担心的问。

  “秋诺……”闻卓拉着我往前走压低声音回答。“她又不笨敢在这儿亮法器,说明她想好办法脱身,还有……她刚才说自己在轮回之外,六道之中连九天三十六天神众都要轮回,除非……”

  我眉头一皱,忽然听见身后轰然一声巨响,屹立在幽冥地方之外的城隍庙幡然倒塌,尘埃散去我惊讶的看见秋诺悬浮在废墟之上,手中软鞭宛如有灵气般护佑在她四周,遍地磷火不断,全是被秋诺九鞭所击中灰飞烟灭的阴兵。

  秋诺单手伸出,我知道她道法了得,只是如今她掐在黑无常的脖子上,举重若轻的悬浮在众阴兵之中,黑无常虽是地府阴职,可也有神位,这一点和闻卓是一样的,在秋诺面前竟然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除非秋诺在三界初定之前就存在!”闻卓看见眼前这一幕,眉头一皱惊讶的说。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