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九章 阎君

  我原以为下幽冥地府会是很隐晦的,没想到一下来,秋诺就把城隍庙给拆了,大战阴兵攻无不克,就连十大阴帅之一的黑白无常都不是她的对手。

  井然有序的十方幽冥如今全乱了,我们混迹在通往鬼门关的亡人中,一路再没受到盘查和阻碍,难怪秋诺下来的时候说不需要路引,她压根就没想过偷偷摸摸来这里。

  闻卓拉着我和古啸天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我多少有些担心秋诺,这里比较是十方幽冥,闻卓倒是比我看上去轻松,只回了我一句话,有本事在这里如此明目张胆的就不会是什么善茬,秋诺这样做是为了让我顺利过去,她敢这样做就一定有办法脱身。

  事实上秋诺就是在闻卓话没说完多久出现在我身后的,我很诧异的看着她,秋诺一脸平静的和我对视,我想问什么最终还是没问出口。

  “不用这样看我,这里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你应该也知道的,你是来救越千玲,这个简单没你想的那么麻烦,可要拿回第九鼎就没那么轻松了。”

  秋诺在我身后轻描淡写的说,印象中她也是滴水不漏的人,我之前还迟疑她如此大张旗鼓惊扰地府是有恃无恐,如今才意识到她是另有安排。

  一路畅通无阻过了鬼门关,在地府中死去的人在鬼门关之前还算是亡人,只有过了鬼门关之后才是真正的鬼,在我们面前出现的是一条极其不平整的青石板路,这是接引之路,不过还有一个名字想必更熟悉,黄泉路!

  路的两边是盛开的赤红彼岸花,花落叶发永不相见,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又因其红的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黄泉路上到处都是游荡的孤魂野鬼,都是些阳寿未尽而非正常死亡的,他们即不能上天,也不能投胎,更不能到阴间,只能再黄泉路上游荡,等待阳寿到了后才能到阴间报到。

  秋诺走到我身边压低声音说。

  “越千玲就在这黄泉路上,她只是魂魄归幽冥,并非身亡不会过忘川。”

  黄泉路是地底九重天,亡人聚集之地一眼望去无边无垠,要在这万千亡人之中找到越千玲无疑是大海捞针,而且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三支香燃灭之时必须回去,我焦急的到处张望,所看到的全是亡人步履阑珊的背影。

  “你是找不到越千玲的,这么多人真要找要找到何年何月,只有等越千玲来找你。”闻卓看我心急如焚小声的说。“你和越千玲有没有什么约定和信物之类的东西,就是她一眼能认出你的?”

  我眉头一皱,一把抓住闻卓的手臂。

  “镜子!镜子呢,给我一面镜子。”

  越千玲什么都可以忘,一定不会忘记我送她的铜镜,闻卓连忙拿出来,我站黄泉路边一处山岩上,高举着铜镜,我的举动惹来周围亡人纷纷回头目光空洞的看着我,到现在我已经不怕什么招摇,能找到千凝我在所不惜。

  可惜我的举动并没像我想的那样惹来太多的关注,黄泉路上都是贪念尘世的人,对于一个完全不相关的人,这些亡人在短暂的注视后又恢复了茫然,漫无目的继续回过头在黄泉路上游荡。

  秋诺在下面注视着我,带着嘲弄的笑意,我看见她突然抬手掐明光净世指决,口念咒法。

  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受持万遍,身有光明,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律令。

  秋诺弹指而出,指尖金光落入我手中镜子上,明光净世咒犹如佛光普照般从镜中折射而出,顿时整个没有半点色彩的黄泉之路完全笼罩在金光之中,所有游荡的亡人都被这金光所吸引,全部转头看向站在高处的我。

  “雁回……”

  熟悉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我高举的手一抖,秋诺收起法力,随着耀眼的金光淡去,我终于在密密麻麻的亡人之中看见越千玲向我走来。

  “我带你回去!”我跳下去紧紧抓住越千玲的手,怎么也不肯放开。

  越千玲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记不得来了多久,告诉我一直在这灰暗的路上游走,她试图找我,可身边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人,也没有人和她说话,我心痛的搂住她,口里一直念着,从今以后再也不会丢下她一人,不管去什么地方,一定会陪着她。

  秋诺信步向前,黄泉路黄泉路的尽头就是忘川河,忘川河上有座桥便是奈何桥,桥分三层,上层红,中层玄黄,最下层乃黑色,愈下层愈加凶险无比,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

  奈何桥下几千丈,云雾缠绕,过了奈何桥就入轮回,等待来生的是什么道,谁也不知,秋诺带我们上桥,闻卓掐算着时间所剩无几,秋诺还有没离开的意思。

  “第九鼎你放在什么地方?”我知道她顺我们来这里,唯一的目的就是她藏在这幽冥之中的第九鼎,除此之外其他的秋诺并不关心。

  秋诺靠在桥边,放眼眺望下面的忘川河,并没有回答我的意思,闻卓紧张的看着四周,拉着我的衣角提醒我,之前我大张旗鼓找越千玲,在加上秋诺毁了城隍庙,我们已经被阴兵阴将发现,再不走就没机会了。

  我转头看见正在向我们聚集的阴兵鬼差,奈何桥两头已无路可走,我看向秋诺,她一如既往的冷艳,忽然意味深长的对我说,奈何桥上有孟婆,要过奈何桥,就要喝孟婆汤,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

  过不得奈何桥,就不得投生转世,凡是喝过孟婆汤的人就会忘却今生今世所有的牵绊,了无牵挂地进入轮回道开始了下一世的轮回。

  我不明白秋诺都到这个时候还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干什么,正想催促她说出第九鼎的下落,秋诺根本没有理会我的意思,指着下面的忘川河不慌不忙的样子,淡淡的继续说着。

  喝孟婆汤,了前尘旧梦,断前因后果,忘尽一世浮沉得失,一生爱恨情仇,来生都同陌路人相见不识,当然,也可以不喝孟婆汤,那便须跳入忘川河,受水淹火炙的磨折等上千年才能轮回。

  “你说,有几人会心甘情愿跳下忘川河?”秋诺说到这里转头很认真的问我。

  我眉头一皱,闻卓也反应过来,和我面面相觑的对视,都不约而同看向秋诺。

  “你把第九鼎藏在忘川河底!”

  秋诺淡笑很满意的点头,我记得她说过,她把第九鼎放在一个没有人能去的地方,活人不可能下幽冥,而亡人更不可能跳进忘川河。

  “你把第九鼎放在忘川河底,难道你下去过?”我震惊的问。

  秋诺很平静的摇头,看着河面像是在等什么。

  “那……那怎么才能拿回来?”我茫然的问。

  秋诺没有回答我,奈何桥两岸阴兵鬼差已经剑拔弩张,秋诺看着远处嫣然一笑,我诧异的顺着她目光望去,八百小鬼赤足踏波抬着硕大无比的轿子,踩在忘川河面向我们急行而至,停在桥下和我们隔河而望。

  轿前赤红布帘被掀开,巨大的轿子中一人头戴玄冠,身缠绶带手拿玉简,怒目圆瞪煞气逼人。

  “十方幽冥,三界重地,汝等都是未亡之人,扰乱地府十恶不赦,速速稽首伏法随吾归殿拷罪。”轿中人神目如电,声如洪钟在忘川河上久久回荡。

  秋诺抓着我胳臂往前一拖,将我推到桥边,没有丝毫慌乱的说。

  “看清楚,来者是谁,你拉他魂魄归殿拷罪,只怕这十方幽冥都会被毁于一旦。”

  “汝乃三界之外,与之有协议,吾随你所愿,今为何还要来犯?”轿中人目光看向秋诺威严的问。

  秋诺果然非比寻常,闻卓猜她应该是已出轮回,看来果真如此,而且她和轿中人想必早就认识,至于他们之间的协议,我还不清楚。

  “搞了这么多事,你就是故意要引出十殿阎君?”闻卓有些惶恐的在秋诺身后问。

  “十殿阎君?”我猛然抬头去看秋诺和闻卓。

  “轿中是十殿阎君之一的一殿阎王秦广王。”闻卓深吸一口气回答我。

  秋诺明明是听见我和闻卓对话的,不过根本没有理会我们。

  “昔年我把第九鼎让你存放于忘川河底,今日前来别无他求,送来第九鼎,我们自会离开。”

  “吾若不从,汝又当如何?”秦广王麾下阴将阴帅早已摩拳擦掌。

  秋诺回头看我一眼,淡淡一笑很从容的回答。

  “秦皇已入世,千年旧事在这幽冥怕也不过是恒河沙数,白驹过隙而已,想必当日驱使幽冥亡魂杀伐四方之事,阎君应该历历在目,若不归还第九鼎,当日发生的一切很快就会重蹈覆辙,谁能阻止怕是阎君也心知肚明。”

2条评论 to“第六卷 第十九章 阎君”

  1. 回复 2014/06/21

    小昔

    挺好非常喜欢

  2. 回复 2016/07/17

    天蝎

    非常好!引人入胜,欲罢不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