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章 忘川重逢

  秦广王似乎能懂秋诺话中深浅,目光从秋诺身上移动我这边,奈何桥两边阴兵阴将步步紧逼,我知道秋诺非比寻常,这些阴兵她未必会放在眼里,可是惊扰十殿阎王,她即便在三界之外可以全身而退,但我们四人绝对不可能逃出这天罗地网。

  “皇陵之外那百万拥有阴阳两界之力的亡魂已经在龙虎山被他重新封赦。”秋诺面无惧色挥手一指,刚好指着我。“百万大军蠢蠢欲动,阎君倘若不从,挥军所指之地皆是焦土,九霄三十六天都难以独善其身,这十方幽冥,阎君麾下阴兵能抵挡几时?”

  秦广王正襟危坐威严和我对视片刻,手微微一抬,奈何桥两边阴兵立刻静止在原地,秦广王默不作声沉默片刻后,手中玉简抬起。

  忘川河顿时在奈何桥下波涛汹涌,快速开始旋转,我们在桥上清楚的看见巨大的漩涡形成,下面秦广王所管辖的十六层小地狱在忘川河底深处一层一层出现。

  鬼差抬着一个三角青铜大鼎从地狱最深处而起,送到秦广王面前。

  “汝当年一诺,交此鼎于幽冥封存,吾应汝一愿,今日取鼎,汝那何物交换?”

  “若是归还第九鼎。”秋诺停顿一下后很从容的淡淡一笑。“尘埃落定之日,我定赴黄泉重入六道!”

  我一惊,秋诺若出轮回就不会再经历轮回之苦,她早在三界之外,不受六道约束,若是再回六道,就是要放弃毕生道行。

  “生死册前无妄言,汝可想好。”秦广王持薄而问。

  秦广王是地府十殿阎君之一,专司人间寿夭生死册籍,接引超生,幽冥吉凶,鬼判殿居大海沃石外,正西黄泉黑路,秋诺不怕幽冥地府,是因为她不受三界管制,可殿前应答,一语便是诺,秦广王的生死册上没有秋诺的名字,所以对她也无可奈何,秦广王在轿中单手持薄而出。

  秋诺回头看我一眼,淡然一笑,手中软鞭抖出,向桥下挥去,那九鞭就如同早和秋诺合二为一,心想鞭至,软鞭卷起秦广王手中笔墨,在生死薄上写下名字,可惜我隔得太远,根本看不见秋诺写下的到底是什么,不过心中多少有些遗憾,可秋诺脸上却见不到半点惋惜。

  秦广王让鬼差送鼎上奈何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九州鼎,上面铭文博大精深,龙甲神章精要总纲全在此鼎之上,秋诺让我把双手放到青铜鼎两耳之上,幽冥之地我用不了道法,可是双手放在上面,或许是我学完所有九天隐龙决的缘故,分明和这青铜鼎有共鸣之处,我的手一触碰上去,一团光晕从鼎中乍现,越发明亮,我整个人都被光晕所包围,只感觉两手之间有取之不尽的法力源源不断涌入身体,那是远比九天隐龙决还要高深的法力,或者说龙甲神章通天彻地的话,那九天隐龙决不过窥其十之一二。

  第九鼎在我双手之间炸裂,纷纷落入这忘川河中,我如今是唯一学会全部龙甲神章的人,或许也是最后一个,而另一个是芈子栖,可秋诺之前告诉过我,即便我学会胜芈子栖的机会只有三成。

  秋诺已经完成她来地府的目的,手指拨动着我手腕上的红线。

  “走吧,你已经做完你该做的事,现在该去祭宫了。”

  秦广王已经让奈何桥两边的阴兵阴帅退下,让出路给我们还阳,我站在桥上没有动,慢慢回头看了一直寡言的古啸天一眼。

  秦广王是一殿阎王,未奉到勾帖,就擅自轻生、自杀、上吊、服毒、投水等,除死后为神的之外,死后会押解秦广王殿下,收入饥饿地狱与干渴地狱之中,用锁链矛扣住,不许超生,每逢戊、亥日,完全如临死时一般痛苦,一切痛苦的情境,照原来的样子,再出现一次。

  “吴女虞姬,垓下自刎,因犯轻生之罪,应在阎君座下受苦,幽冥之地,虽天子必至,我等无意冒犯,不过当年虞姬为霸王自刎,项羽偷生千年为见虞姬一面,其情至真,其义至深,望阎君网开一面,送虞姬上来于他一见。”我走向桥前对忘川河上秦广王大声说。

  “轻生乃幽冥重罪,吾依阴律发配各狱受刑,人鬼殊途又岂能说见就见,汝等非要妄想,即便要见,幽冥之地汝那何来换?”

  我眉间紧皱,缓缓抬起双手看了看,若有所思的冷冷一笑。

  “我有万世天命,即便魂魄到此也由不得阎君判生死,我帝命在身曾答应他定叫虞姬,君无戏言,如今龙甲神章我一手尽握,既然是君,我还是不和阎君定下什么协议的好,不过我既然答应过他,就一定要做到,今日你不送虞姬上来……我就重开幽冥之路,毁你这十方幽冥,孰轻孰重,阎君自行定夺。”

  秦广王低头看手中生死册,很显然既然九天神众要算计我,我名字绝对不会在上面,秦广王也知轻重,挥动玉简,对着开启的忘川河大喊一声。

  “带罪魂虞姬上来。”

  古啸天等这一刻已经千年,当虞姬被鬼役从忘川河下押解上来时,曾经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霸王,我看见他干瘪的手抖动不停,传闻虞姬美绝天下,那女子白衣血染缓缓向古啸天走来,每日重复轻生的痛楚,虞姬是自刎,日日会重新经历一次,那白衣上的血迹怕是这千年从未干过。

  遗恨江东应未消,芳魂零乱任风飘,八千子弟同归汉,不负君恩是楚腰。

  一世天下万人臣服,不过是过眼云烟,若能得一人为自己拔剑自刎,此番情义之重,又岂是江山可比,虞姬还是当年风华绝代的模样,只是古啸天已不是当年的霸王,干瘪的皮肤和浑浊的眼神,就连仅剩的英雄气概也荡然无存,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行之将木的老人,在见到虞姬那一刻,古啸天的眼神变得清晰和柔情,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表情。

  “虞姬,我来忘了。”古啸天在我们面前老泪纵横,无数皱纹的手缓缓伸向虞姬不施粉黛的脸颊。

  “霸王!你怎么在这里!?”或许只有在虞姬的眼中,不管古啸天变成什么样子,在她心中,站在她对面的人都是可以令她无怨无悔的人。

  “虞姬垓下先走一步,羽本打算随后即到,谁料妄想救你重回人世,偷生独活千年,事与愿违羽终究还是没能救你回去。”古啸天声泪俱下句句肺腑。

  “霸王何有此意,虞姬自刎是想霸王周全,若是虞姬再选,定在霸王面前重舞剑歌。”虞姬眼角泪染面颊,千年地狱煎熬不及重逢一刻的欢喜。

  “够了,虞姬你为我做的已经够了。”古啸天深吸一口气,手从虞姬面颊上松开,转身看我后,慢慢取下手腕上的红线。“你救越千玲,没这红线她的魂魄带不走,我知道你重诺,你既然答应过我,我也别无他求。”

  古啸天把红线塞到我手中,他的意思我懂,我知道他没想过再回去,我默默叹了口气,把红线当着古啸天的面系在虞姬手腕之上,然后转身解开我自己的红线,戴在越千玲的手腕上。

  转头的时候,看见闻卓也在解开自己手腕上的红线。

  “我自己的事,你这是干什么?”我感激的看着他苦笑。

  “你这是没打算回去了,你要在这地府翻江倒海,我既然带你来的,你都不回去,我一个人又怎么好走。”闻卓不以为然的回答。

  “你还真是宅心仁厚,她犯下幽冥罪重,阎君按律处罪合情合理,你要救她回去就是倒行逆施,有违天数,你……”秋诺说到这里忽然手中软鞭抖出,意味深长的看着我。“你知道这里只有我能用道法,你也知道,我必须带你回去,你是想逼我帮你救她……”

  “你也可以不救,我反正早就有想死的心了,什么万世天命,若是真能魂困幽冥,我当时一了百了。”我很无所谓的淡笑,终于,终于我也有算计秋诺的时候。

  “不用了。”古啸天最后看了一眼虞姬,慢慢走向桥前。“虽天子必至,武夫项羽万罪之人,虞姬为羽轻生,一生无恶行受苦千年羽于心不忍,听闻若入忘川河永世受苦不可轮回,羽一人之错不累及他人,今日羽心甘情愿入忘川,但情阎君网开一面,虞姬之罪羽一肩承担,千倍于身羽决无怨言。”

  忘川河上秦广王并没回答,轿上布帘垂落,八百鬼差抬轿而去,忘川河中漩涡如急,古啸天仰头大笑,似乎抑郁在心中的愧疚全都释然,回头再看虞姬一眼。

  “来世珍重。”

  古啸天翻身上桥,我在身后莫名感伤,想要说什么可终究没说出口,古啸天刚要纵身一跃,旁边的虞姬竟然飘然而至,没有阻挡和劝说,只是在古啸天跳下忘川河那一刻,紧紧抓住他的手。

  “霸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我无力的闭上眼睛,旁边的越千玲捂着嘴痛哭不已,闻卓无话可说只是默默的叹息,我们注视着忘川河上的漩涡慢慢平息,河面又恢复了平静。

  每一个人都在追逐想要的归宿,古啸天千年苟活就是想和虞姬再续前缘,或许如今的结局对他们二人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我交给越千玲的红线在被拉动,应该是三支香快燃尽,我明知道古啸天不会再回去,可真看着他消失在忘川河中,心中竟然莫名的难受。

  秋诺也出神的看着桥下安静的河面,有些感慨的自言自语。

  “走吧,该结束的都结束了,你也该回祭宫了结一切了。”

3条评论 to“第六卷 第二十章 忘川重逢”

  1. 回复 2014/04/29

    狼人

    坐等更新

  2. 回复 2014/04/30

    怎么不更了

  3. 回复 2014/04/30

    容彦

    怎么我还没出场么?算了。养肥了再看。。。。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