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一章 祭宫之战

  秦始皇陵南依层层叠嶂、山林葱郁的骊山,北临逶迤曲转、似银蛇横卧在渭水之滨,高大的封冢在巍巍峰峦环抱之中与骊山浑然一体,气势雄伟。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刑徒七十万,起土骊山隈。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会和这座旷世皇陵联系在一起,而且是那样的紧密,也未曾想过,真的有一天,这沉睡千年的皇陵会由我来开启。

  约定好在骊山见面,我们赶去的时候离越千玲魂魄归幽冥刚好四十八天,在骊山底和萧连山还有穆汐雪她们汇合,顾安琪和叶轻语不顾萧连山阻拦,也一同前来,越千玲还是昏睡不醒,叶轻语把玉圭交给我的时候,透过玉圭我察觉到深厚的道法,徐福应该在这里,可我并没见到他。

  叶轻语告诉我,徐福将毕生法力传给她,已经在龙虎山羽化归天,对于这个消息其实我并不震惊,他留叶轻语传授道法,我心知肚明他是真想驾鹤西归,越雷霆注视着我身后,我知道他在看什么。

  他和虞姬在一起。

  我黯然的回答,越雷霆豪气干云的笑出身,听得出有些落寞和孤寂,但更多是为古啸天的欣慰,皇陵静埋千年没被任何人惊扰过,是没有人能进去,更没有人能活着进去。

  事实上在这里包括最后一个对皇陵了如指掌的穆汐雪,她在皇陵被封盖后,至于入口连她也不知道,我的目光投向越雷霆,若还有人知道怎么进去,想必只有设计这里的人,言西月算一个,可他只是负责修建,至于其中鲜为人知的秘密,恐怕知道的只有越雷霆。

  越千玲的魂魄我收在符箓之中,只有到了祭宫才能灌注到她体内,越雷霆带着我们每有去秦始皇陵,而是往骊山的半山腰走去,在葬书中有过关于骊山有通向秦始皇陵的传闻,不过从来没有人找到过。

  到半山腰的时候已是深夜,越雷霆停在一处山壁前面,然后看了我一眼后退到一边。

  “入口就在这里,不过只有你能开启。”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我手中的玉圭,月色之下我持玉圭向前,越是靠近那山壁手中玉圭越是浑黑,远处的秦始皇陵四周土地微微震动,越雷霆说我一旦开启祭宫,守护在皇陵外的百万亡魂会附身于兵马俑之上护佑皇陵,那是一支可以毁天灭地的大军,如今已经被我彻底的唤醒。

  山壁在玉圭的黑光照耀下缓缓分开,通向前方的道路被两边持戟石俑锋利的兵器所阻挡,我走向前那些兵器被收起来,两边的石俑如同亲卫站立,整齐如一的动作和声音在悠远的山体中回荡,若不是这些石俑身上抖落的尘埃还有他们那赤如鲜血的眼睛,很难想象,这些石俑都是已经被赋予战意,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而且嗜血残暴的亡魂大军。

  我们穿行在通道中,这条笔直的道路会带我去一切开始的地方。

  等我真正到达的时候,我还是被面前的景象所震撼,百万拥有阴阳两界之力的大军有多少,我曾经认为这是一个夸张过的数字,或许指的就是秦始皇陵外的兵马俑,加在一起充其量不过数万人。

  但等我站在通道的尽头时候,我才真正领悟到为什么九天神众会算计嬴政,为什么十殿阎王之一的秦广王会妥协。

  在我面前被火光照亮的地底,触目所及全是一双双血红的眼睛,按照秦军编织,前军、中军和后排重步以及弓弩还有铁骑,那是一支真正的军队,就安安静静的站在我的面前,我走向什么地方,他们的目光就追随到什么地方,他们如同静候于此饥饿千年,就在等待我一声令下,他们便可吞噬一切来填补那双双嗜血的眼睛。

  百万亡魂大军按四方队形分布,我穿行在这些可以毁天灭地的亡魂之中,所到之处无不感应到他们呼之欲出的暴戾和永远无法填满的嗜血。

  在亡魂大军护佑的中间,我看见一座巍峨耸立的宫殿,葬书中记载,秦始皇陵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异怪徙藏满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

  嬴政在骊山地底与其说修建了一座皇陵,还不如说修建了另一座大秦皇宫,慢慢的一切开始变的熟悉,这些印象我曾经在三曲真镜中见到过,以至于这里一草一木似乎我都感觉眼熟。

  登上高殿我能环视这地底雄伟壮观的一切,百万亡魂大军尽收眼底,亭台楼阁让我恍如隔世,我转身往地宫最深处走去,那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那里应该就是祭宫,一切开始的地方。

  我站在青铜巨兽的大门处,手按在上面迟迟没有用力,四周是令人窒息的安静,我回头看我身后每一个人,最后目光落在越雷霆抱着的越千玲身上,事到如今我不知道重开祭宫将会意外着什么,若是真能结束,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风浪,愿一切都永远埋葬在这里。

  我深吸一口气推开大门,永不熄灭的火光照亮这奢华的宫殿,作为皇陵最大的宫殿,殿顶绘满天星宿,都是由硕大的明珠镶嵌,抬头能很清楚的看见北斗和九星以及九宫,满天神众包罗万象,脚下是琥珀铺设成的殿面,清楚的看见一条银龙串流而过,蜿蜒盘旋在整个皇陵四周,这就是传闻中的宝石为天,水银为河,而这里也是封绝一切的三绝之地。

  宫殿是按照秦皇宫主殿修建,盘龙柱、编钟等等巨细无遗,殿堂正中是龙椅,后面一大一下金漆棺椁各一副,若是没猜错,那是嬴政给自己和芈子栖准备的。

  “记忆呢?”我忽然眉头一皱,看向秋诺。“你不是说过只要我重开祭宫,就能找回封存在里面的记忆,可是,为什么我什么也没感觉到?”

  “记忆又怎么可能被封存。”

  声音从我们所有人身后传来,我既然是唯一可以开启这里的人,那还有谁能到这里,我诧异的目光看向宫殿的门口,只有秋诺没有回头,她让开身体,那人缓缓信步走进来。

  斗笠压的很低,到现在我还是看不见他的样子,一切都结束,对,还有他,我应该在这里会知道他是谁。

  黄爷的步伐一如既往的沉稳,在龙虎山他和秋诺都阻止了嬴政诛杀芈子栖,他的目的和存在的意义对于我来说始终是一个谜。

  嬴政在三曲真境学得旷世神通,他本不为千秋万代,即便最后泰山斗天也仅为芈子栖一人,可是从真境出来,嬴政发现芈子物是人非,芈子栖想要的三界一统,可惜她没帝命,她需要一个帮她完成一切的人,那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国仇家恨,嬴政意识到这一切时,芈子栖已堕魔道。

  黄爷走到我身边很从容的说着,似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年发生的事。

  “后来呢?”我平静的问。

  荆轲刺秦,嬴政看重荆轲胆识,他想要力挽狂澜就必须有人帮忙,大秦朝堂除言西月之外,在嬴政入三曲真境之时,都以芈子栖马首是瞻,倘若一人能让大秦千秋万代,那坐在庙堂之上的是谁已经并不重要。

  “所以嬴政没杀荆轲……三曲真境!”我听到这里有些领悟,回头看了越雷霆一眼。“嬴政带荆轲去过三曲真境,教会他道法,这也是为什么越雷霆上龙虎山犹如无人之境的原因。”

  越雷霆不置可否,不过眼神有些诧异,看着我面前的黄爷疑惑的问。

  “秦皇的确在三曲真境传我道法,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黄爷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单手负在身后,这个动作看上去很眼熟。

  “芈子栖领悟所有龙甲神章,除了没帝命无法号令三界之外,玄门她堪称第一人,嬴政让荆轲和言西月共同修建祭宫,其目的是想在三绝之地永困芈子栖,而芈子栖之所以没有察觉,是因为,三绝之地能开启幽冥之路,她无帝命所以打算借阴阳之力逆天改命。”

  黄爷像是在给我们讲一个故事,一个似乎只有他才清楚来龙去脉的故事,我没有说话安静的听下去。

  “嬴政打算在祭宫封印芈子栖,可是他也知道要胜过芈子栖难入登天,因此未让荆轲同行,留在外面以策万全,在祭宫芈子栖对嬴政没有防范,四大弟子更不是嬴政对手,嬴政一击命中……”黄爷稍微停顿了片刻后声音有些惆怅。“若是嬴政手中天子剑刺下,想必所有的一切千年前就该结束,芈子栖没有防备,正因为如此,嬴政念及旧情不忍下手,最后只是以命封印芈子栖。”

  “嬴政没打算出去,他想在这里结束一切……”我惨然一笑声音低沉的说。“这么说,嬴政当时并不知道他早已被九天神众所算计,他的万世天命,事实上其实是万世诅咒,他想结束一切,殊不知不过是另一场宿命的开始。”

  “对!不久之后项羽烧毁阿房宫,嬴政让荆轲布下的四方结界被毁,嬴政和芈子栖重回六道轮回。”黄爷仰头他的背影很伟岸淡淡的说。“嬴政和芈子栖可以转世为人,但只有遇到真正能承载他二人命格的人,才能真正重临人世,秦一手和魏雍从未停止过找寻能让芈子栖复活的办法,直到……”

  “直到秦一手遇到我。”我深吸一口气接过黄爷的话。“我是能承载嬴政命格的人,秦一手找到我的时候,就预示着新的一场宿命又开始了,既然有我,就一定还有一个能承载芈子栖的人降世。”

  后面的事不用黄爷说,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了,现在唯一没有解开的疑惑就是我面前的黄爷。

  “知道这些事的人不会太多,知道这么详尽的更少,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龙虎山阻止诛杀芈子栖,因为嬴政杀的并不是芈子栖,七窍玲珑心未开,只有回到这里,芈子栖才算真正的复活,若是在龙虎山诛杀芈子栖,那和千年前这里发生的一样,不过是下一次宿命的开始。”黄爷没有回到我的疑惑继续说下去。“只所以让你回到这里,就是要你真正终结一切,千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事再现,不过这一次……”

  黄爷一边说一边走向宫殿的台阶,拾阶而上停在龙椅旁,手抚摸着扶手,慢慢转身竟然坐在了上面,我看着他缓缓掀开一直遮挡面容的斗篷,当他脸完成露在我们面前时候,我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

  “朕说过,你的敌人从来都不是朕。”

  高坐在龙椅之上的竟然是嬴政,也只有他能安坐于那个位置,即便我离他这么远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威严和霸气,他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剑,一把能毁天灭地令一切折服的剑,寒杀之气四溢。

  “怎么会是你?!”我震惊的蠕动嘴角。

  “朕去祭宫自知有去无回,朕留下一魂一魄交秋诺守护,以防万一在祭宫事与愿违,朕未雨绸缪终算是有些用,千帆过尽朕看淡沧桑,一直在等重新君临天下。”嬴政和我对视语气似乎有些让我疑惑。“你身上有朕的魂魄,朕告诉过你,你便是朕,而朕亦是你,你差的便是朕这里的留着的一魂一魄,你所承载的元阳中,秦一手和魏雍篡改了四件神器上的记忆,真正的记忆朕都给你留着。”

  我恍然大悟,难怪我见到嬴政总有让我说不出的感觉,其中一个是我每次获得元阳时随之而来的嬴政,而另一个是在我魂游虚空时见到的嬴政,也就是如今坐在龙椅上的人,在虚空中还有在魔镜中他给我说过的那些话,明显要睿智的多。

  朕要君临天下靠仅剩的一魂一魄当然不行,你承载朕的命格,所以,所有的事都要你自己去经历,朕不过是虚无的魂魄而已。

  嬴政说到这里手按在龙椅的扶手上,我看见他的手空无的穿过扶手,终于明白为什么既然他一直都存在,还要让我去完成所有的事,我见到他永远都是在晚上,他和任何亡魂都一样,是没有实体存在的魂魄而已。

  “你在幽冥的时候,秦广王曾说和你有过协议。”我转向秋诺很自信的说。“如果我没猜错,是你交出第九鼎由阎君看管,而换取的是嬴政的一魂一魄留存于世。”

  嬴政帮秋诺回答了我的问题,他点着头从龙椅上走过来,在我面前伸出手。

  “是你君临天下的时候了。”

  秦一手说过世间再无秦雁回,我一直坚信我可以做回自己,直到见到嬴政前一刻我也是这样想的,我还没成为那个千古一帝,不是我有多坚守,而是我还没拥有全部的魂魄,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在三曲真境嬴政不愿站在魔镜的前面,我和他不可能同时存在,我很清楚触碰嬴政的后果,我会吸收掉那一魂一魄,然后……

  然后这世间就真没秦雁回了。

  或许在之前我会断然决绝的摇头拒绝,可是越千玲还昏迷不醒,我要救她就必须变成另一个人,我惨然的笑,到最后我终究还是没能逃过宿命,我即便是救回越千玲,可站在她面前的已经不是秦雁回,我不知道记忆中还会不会有她的存在。

  我看向其他人,每一个都是和我经历过生死的朋友,我选在这里结束一切,可从未想过也会和他们断绝一切。

  “不管将来会是什么样子,你永远都是我哥。”萧连山这一次没有挽留我,第一次在他眼中看见坚毅的决绝。

  “永不相负!”闻卓还是玩世不恭的微笑,我能看出他眼中的伤感。

  顾安琪和叶轻语都埋着头,甚至都不愿意看下去,我感激的对他们每一个笑了笑,转过身去和嬴政对视一眼,慢慢抬起手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触碰在一起。

  那一刻我记起所有的一切,最后的一魂一魄完全和我合二为一融入我的身体之中,等我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完全是用另一种眼光注视着这里的一切。

  就是如今我所站立的位置,千年前站在我对面的是芈子栖,我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天子剑刺进她胸口,记忆中她笑魇如花,她完全有能力击退我的,她低头看没入胸口的剑,非但没退反而向前一步,那时我的手在抖,杀伐万千我眉间不皱,她一眼凄然我竟然乱了方寸。

  我拔出天子剑,上面是斑斑血迹,落在眼中格外刺眼,我反手一剑刺入自己胸口,若是可以即便要结束一切,我也希望能和她长眠于祭宫。

  想到这里我胸口还是一如既往的隐隐作痛,我转身看着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容,我慢慢走到宫殿之外,在高高的楼台上环顾这里的一切,下面百万大军齐齐跪下,我负手而立久久没有半句言语。

  “都走吧,朕来了结这一切。”

  从来不会有人违背我说过的话,可是这一次却没有人动,穆汐雪走到我身边。

  “汐雪不走,陛下在哪儿汐雪一生相随。”

  我温情的去看她,转身看着其他人,第一次语气中没有了威严。

  “君临天下……哈哈哈,朕千年后君临天下遇到的第一句事居然是你们抗旨,诺儿,你为朕所做已经够多,朕不再留你,千年相陪你我缘尽于此吧。”

  秋诺摇头此刻她看我的目光依旧是眷恋和信任。

  “天下之大可在诺儿眼中终不及在秦皇身边安心,诺儿想走,可已经习惯了陪着秦皇的日子,让诺儿走,诺儿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

  言西月和越雷霆跪在地上,他们不用我劝,都是忠骨入魂之人,我看向闻卓。

  “朕可还有欠你的?”

  “没有,闻卓执念秦皇那一剑足矣。”

  “那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等我朋友。”

  闻卓的回答很简单,却让我找不出任何让他离开的理由,还有萧连山和顾安琪以及叶轻语,他们都没有要走的意思,我有些惋惜的叹息。

  “朕既然君临天下,你们朋友……怕是回不来了。”

  他们应该还不愿意也不想面对这个事实,不过他们的目光依旧是坚持,这么多人抗旨不从,居然我还能笑,完全是一种欣慰的笑。

  千年前这里发生的一切会再重演一次,我已经重回人世,等的就是真正的芈子栖,我把魂魄灌注到越千玲的身体里,她还魂的瞬间整个人胸前一团光亮闪耀,她整个人被包裹在光亮之中,那是封存在这祭宫之中芈子栖最后一份法力。

  等到光亮淡去,红颜白发的女子站在我面前,七窍玲珑心已经完全被冲开,我曾经一生挚爱的女子,犹如千年前一样安静祥美的站在我面前。

  唯一不同的是,我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天子剑。

  芈子栖看着我手中的剑,缓缓向我走来,让我想起她曾经眼中的决绝。

  “陛下在龙虎山不曾下手,子栖当陛下还心存旧情,重开祭宫让子栖重回人世,龙虎山陛下句句肺腑,子栖字字铭记于心,子栖只问陛下最后一句,是否一定要亲手了断子栖?”

  我忽然发现没有勇气去看她,曾经濡沫持子之手,如今却兵刀相向,我避开她幽怨的目光,看向宫殿上面那金漆青铜棺椁。

  “朕诛你于天子剑下,朕答应你长眠祭宫永世相陪,子栖你可以愿意。”

  “愿意!”

  芈子栖的回答让我都有些措手不及,甚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芈子栖单手抓住剑刃,太用力手掌陷入剑刃之中,点点殷红滴落触目惊心。

  我无力的持天子剑,可芈子栖握着剑尖没有半点迟疑的抬起,就抵在自己胸口处。

  “陛下在龙虎山说是子栖弑君,三曲真境断了陛下纯真,子栖心中一直有话想对陛下说,原本想等着祭宫建成之日告诉陛下,谁知……子栖一等便是千年。”

  芈子栖用力一握,剑尖由她胸口没入,我曾想过和她之间会有一战,会惊天动地,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子栖身有刺秦之命,入秦之时日日夜夜想手刃陛下。”芈子栖声音黯然没有丝毫避讳和隐瞒的说。“子栖初见陛下于咸阳,弑君一人可报大楚国仇,子栖于陛下朝夕相处,陛下仁厚不失为治国之君,子栖即是百炼钢,陛下精诚所至,子栖早已对陛下绕指柔。”

  芈子栖的面容孤冷,我更多是看着从她胸口留出的鲜血,我等千年不过就是在等亲手了结她这一刻,真正等到居然发现根本下不了手。

  陛下说子栖在三曲真境弑杀了陛下纯真,子栖就告诉陛下真正的原因,九州鼎上的龙甲神章是旷世神学,子栖有幸参悟其中奥义,观陛下面相虽贵为人中之龙,但命中孤绝会早亡于世,命不过五,享寿五十不到,龙甲神章上旷世神通能帮陛下千秋万代,子栖知道陛下不喜纷争安于平淡,可子栖盼陛下万世安康,遂创三曲真境逼陛下学龙甲神章。

  擅改天命有违天数,陛下即便能通天彻地也难逃生老病死,除非……

  芈子栖说到这里再一用力,剑刃又没入半寸,我嘴角蠕动,握着天子剑的手抖动不已,芈子栖有乱世之力又岂会在我面前编造故事,我听到这里震惊万分。

  我想要拔出她胸口的剑,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除了更多的鲜血涌出外,她的面容也越发哀伤,她直视着我凄然的说下去,除非陛下能一统三界,受命于天,既寿永昌,陛下说是子栖给自己准备的,那八个字真正的意思是必须三界独尊,寿与天齐。

  子栖没帝命,又岂敢奢望千秋万代,要想三界独尊,陛下就必须三界一统,子栖知道陛下宅心仁厚不忍烽火天下,陛下在三曲真境修炼之际,子栖兵伐六国!

  第一个!第一个讨伐的是子栖自己家国,下令屠城的也是子栖,陛下说子栖遁入魔道,殊不知,人界一统对于子栖易如反掌,要伐冥界需用亡魂之力。

  这百万拥有阴阳之力的大军。芈子栖抬手指着宫殿外面惨笑,子栖就告诉陛下,那全是子栖用满手血腥为陛下换来的。

  芈子栖再用力,更多的剑刃被她刺入胸口,我已经踉跄的松开手,不停蠕动的嘴角如今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天子剑就悬在芈子栖的手中,我退一步她往前走一步,我终于明白在龙虎山她为何哭的如此哀伤,不是愧疚而是伤心,我以为自己懂她,事实上我从未读懂过她。

  最后是泰山斗天,子栖本想随陛下一同前往,可子栖知道斗天怕是陛下一己之力难以荡平天界,子栖留在祭宫是想帮陛下唤醒这百万大军……

  功败垂成!子栖本在祭宫等陛下回来告诉这个消息,子栖等来的却是陛下刺入胸口的匕首。

  “朕……朕没想过千秋万代,朕只想于你白头同穴埋骨,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才说。”我慌乱的不知所措,剑刺在她的胸口,可我分明感觉到生不如死的绞痛。

  我冲过去拔芈子栖胸口的天子剑,她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扣起一指弹在剑身之上,一声龙吟,天子剑断成两截,我退了好几步悔恨的看着她。

  “子栖为陛下甘掏肺腑,千年前陛下伤子栖,我对陛下无半句怨言,子栖等陛下千年,等来的是陛下持她人之手,刀剑相向。”芈子栖惨然一笑慢慢拔出胸口断剑。“陛下可知子栖有七窍玲珑心,此心至善,沾恶便会入魔,子栖为陛下不惜满手血腥,六国亡魂尽在子栖一人之手,这七窍玲珑心早就被玷污,子栖一直克制魔性,想待陛下三界一统毁心葬于此地,陛下想要诛子栖的心,子栖给陛下便是,可是……陛下龙虎山废后断了这份情义,子栖本想对陛下绕指柔,陛下非逼子栖百炼钢,那好……子栖所做一切都是为陛下,既然在陛下眼中子栖不过是乱世之人,那就让陛下看看,子栖是如何乱世!”

  什么都是错的,我呆滞的愣在原地,淡看世间千年变迁沧桑,我以为自己是最懂对错的那个人,原来我也一样,善恶不分,对错不知,我等千年想要了结的人,却是为我能寿与天齐不惜甘愿遁入魔道的人。

  我手中断剑掉落,已经不知道该去解释还是忏悔,芈子栖也没再给我留下机会,哀莫大于心死,那种感觉我曾经有过,曾经我对她也是这样,就如同芈子栖如今看我的表情。

  芈子栖挥手而出,手中鲜血洒落一地,她手中断剑向我刺来,那一刻我没想过要躲,那是我对她千年的亏欠,若是这一剑能还她,我没半句怨言。

  穆汐雪在身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想要推开我已经来不及,她转身挡在我面前,芈子栖这一剑灌注了太多的怨恨和决绝,以她的法力,试问天下还有谁能抵挡。

  穆汐雪想要用身体挡住这一剑,言西月几乎是和他同时动的,在穆汐雪挡在我面前时候,他挡在了穆汐雪的前面,我看着断剑没入言西月的胸口,然后再穿透穆汐雪的后背,她还紧紧的抱着我,胸前有温暖的潮湿和尖锐的刺痛,我低头看见她胸前一抹血红,断裂的剑刃从她胸口透出,就抵在我的胸前。

  我开始清醒,是那血腥让我从混沌中恢复过来,穆汐雪的身体无力瘫软的倒在我怀中,也是在这祭宫之中,我全力诛杀芈子栖,魏雍从我身后偷袭,千年前她已经替我挡过一剑,所有发生的事还在重演,我以为能改变,事实上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没变过。

  “公……公主已经不再是公主。”穆汐雪艰难的说着,

  弦台宫时我也是这样生离死别的抱着她,我救她回来竟然接过是再为我死一次,我肝肠寸断的抱住穆汐雪,前面的言西月埋头跪倒在地,他已经无力再回头看我。

  “臣为大秦尽忠了!”

  穆汐雪在我怀中冰凉,我心痛的完全说不出话,慢慢抬头看着芈子栖。

  “都是朕一人的错,你要怪就怪朕的不是,难道这才是你想看到的?”

  不!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芈子栖的回答是那样陌生和冷漠,我看着她身边渐渐散开的黑雾,她那曾经明媚清晰的双眸如今就在我面前变成混沌的漆黑。

  “子栖就乱一次世给陛下看看。”

  芈子栖单手反起,环护在她四周的黑气犹如万千黑龙散开,整个地宫石破天惊完全笼罩在黑气之中,黑气所到之处全是鬼哭狼嚎的哀鸿,那是芈子栖一直克制的魔性,也是她手中所沾染的六国亡魂,七窍玲珑心沾染丁点恶便会入魔,这冲天的怨气所侵染的七窍玲珑心完全被释放出来,芈子栖彻底堕入魔道。

  芈子栖伸出一手,慢慢旋转在宫殿下面的广场上,一处黑洞犹如凭空被撕裂而成,慢慢扩大里面阴风四起,我震惊的看着那黑洞,芈子栖利用这三绝之地,开启幽冥之路。

  祭宫外面百万亡魂大军有阴阳两界之力,只听命于我一人,本来都跪服在殿下,如今芈子栖开启幽冥之路,重召冥界之力,无数亡魂被释放出来,万千道黑雾在整个祭宫四处飘荡,随意的附身在亡魂身上,我看见跪在下面的亡魂开始零零星星的站起身,那是被芈子栖超控的亡魂,然后越来越多,她没有帝命,却用这样的办法来控制这支可以毁天灭地的大军,一旦所有亡魂被芈子栖开启幽冥之路召唤的冥界之力所控制,完全入魔的她会毁掉三界。

  我猛然站起身,我知道如今我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就如同穆汐雪说的那样,她已经不是芈子栖,我刚拿出传国玺试图阻止幽冥之路的开启,芈子栖道法创虚空,原先的祭宫消失在我眼前,无尽虚空中,庞然大物的烛九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们,芈子栖站在烛九阴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这上古神兽是她一手养大,烛九阴识魂认主,我把它困于海底金宫,阴差阳错还是被越千玲带了出来,以我的法力可以对付这上古神兽,可是我很清楚,芈子栖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

  “陛下想救苍生,子栖就让陛下看着这天下苍生在陛下面前变成皑皑白骨,就先从陛下身边的人开始。”

  秋诺走到我身边,手中软鞭抖出。

  “秦皇保证,诺儿去了。”

  我无力的闭上眼睛,抚摸在她秀发上,不知道该说什么。

  秋诺嫣然一笑,烛九阴低吼一声,巨大的龙首猛然俯冲下来,秋诺手中软鞭一甩,凌空跃起迎着龙首而去,九条软鞭掷出,无限延伸缠绕在烛九阴龙首之上,秋诺在烛九阴面前渺小的如同一粒尘埃,可秋诺发力猛然扯动手中软鞭,俯冲下来的龙首硬生生被她拉起,秋诺灵活自如跃到烛九阴头顶,向后用力一拉,身形硕大的烛九阴轰然倒地,即便是虚空也地动山摇。

  秋诺扬鞭而起,烛九阴唯一的弱点是龙首下面的逆鳞,那是它全身最软的地方,烛九阴的心脏也在其中,烛九阴倒地,刚好露出逆鳞,秋诺从天而降,手中九条软鞭合在一起,宛如一条黑龙雷霆万钧的呼啸而下,向烛九阴露在的逆鳞刺去。

  当!

  一声刺耳的撞击身,秋诺手中那势如破竹坚不可摧的黑鞭撞击在烛九阴的逆鳞上,可是竟然未刺入分毫,秋诺的法力我心知肚明,若是这样都无法穿透烛九阴,那就再没办法制服这上古神兽。

  或许就连秋诺也不曾想到自己全力一击,竟然伤不了烛九阴分毫,刚一分神,烛九阴巨大的蛇尾从秋诺后面袭来,重重的打在她身上,毫无防备的一击,秋诺连软鞭都拿不稳,整个人被震飞出去。

  烛九阴仰头低吼三声,声声都振聋欲裂,烛九阴的暴戾之气与生俱来,一旦被激怒一发不可收,秋诺倒地好不容易才撑起身子,烛九阴没给秋诺留半点喘息的机会,整个巨大的身躯变得赤红,吞天食月的巨口张开,猛然向秋诺冲去,瞬间一股火海烈焰从烛九阴口中喷出,秋诺的法器以掉,顷刻间她在我眼前被火海所淹没,整个虚空充斥着炙热的气流,热浪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没有法力屏障是经受不起这样炙热的火海,烛九阴把刚才被击倒的愤怒完全发泄出来,但那火海中我看见一抹白光闪现,猛然冲天而起,我没担心过秋诺,以她的法力抵挡这火海还不在话下,烛九阴低头焚烧秋诺,没料到秋诺还有能力反击,它龙首低垂,刚好被秋诺一跃而上,秋诺伸开五指如同兽爪,我已经很久没看见秋诺真正的样子,那尖锐的利爪才是她致命的武器。

  烛九阴最软的地方是在逆鳞,不过还有一个地方,以秋诺的聪明她一定会想的到,就是烛九阴的眼睛,烛九阴有双目并立在龙首,只会有一支睁开,闭合的时候犹如玄铁磐石坚不可摧,可这稍纵即逝的瞬间,烛九阴根本没想到秋诺会迎着它龙首而去,等烛九阴反应过来,秋诺的五指深深陷入它睁开的眼睛之中,用力一划,烛九阴的单眼被撕裂。

  一声撕心裂肺的巨吼在虚空响起,烛九阴摆动着巨大的身体,痛苦不已的甩动着龙首,从瞎眼中流出的黑血如同泉源,秋诺给了它致命的一击,这上古的庞然大物完全失去方寸,痛苦不已的在虚空倒地挣扎。

  秋诺回到我身边,满身伤痕渐渐消失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烛九阴痛苦的在地上哀鸣,然后慢慢重新把身体盘踞起来,受伤的龙首直起,我能听见它沉重愤怒的鼻息,烛九阴的寒冰和火海是伤不了秋诺的,可是被激怒的烛九阴还有一样,同样也伤不了秋诺,但却能伤到我。

  我看见烛九阴在眨动另一只闭合的日眼,那是烛九阴真正令人可怕的地方,它那只眼睛能通幽冥,但凡被它眼睛所看的人,会魂飞魄散。

  我有办法能抵挡,秋诺也有,可是我身后的这些人不能,这上古神兽不能存活于世,若放它出去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那瓶瓷瓶呢?”秋诺看向我,似乎一直在等待这一刻的来临。

  “那是你元婴之血,倘若沾染你毕生道行会毁于一旦。”我拿出瓷瓶和她对视。

  “诺儿已许诺阎君,若真能尘埃落定,诺儿愿重入六道修行,早晚的事,就让诺儿去吧。”秋诺淡笑无怨无悔。

  烛九阴的日眼快要睁开,我重重叹口气,握碎手中瓷瓶,一滴赤红血滴落在秋诺掌心,瞬间她在我面前双目变成如血般赤红,浑身上下渐渐如同被冰霜所覆盖,有月色一般皎洁的明亮。

  她最后看了我一眼,透着眷恋和不舍,但我却没看见丝毫的犹豫,她转身向烛九阴走去,在我视线中她变成一团银色,慢慢舒张的九条白色尾巴从她身后露出来。

  秦雁回曾经看过秋诺面相,说秋诺此相只配君王,事实上秦雁回没有说错。

  青丘之国的神民,上古最强大的妖兽。

  九尾妖狐。

  秋诺的先祖曾为大禹帝后,助其成就夏朝千秋,历来九尾妖狐只配君王,我遇到秋诺的时候,她还是刚刚出生的九尾狐,她和我从小长大,在别人眼中她是妖物,在我眼中她如同我妹妹,三曲真境,她陪我一起修行。

  秋诺天资聪慧又是上古神妖,她随我在三曲真境中,我修炼成旷世神通,而她竟然修炼成人形,龙甲神章她无师自通也参悟其中奥义。

  这千年来一直是她守护着我的一魂一魄,烛九阴张开眼睛,秋诺展开九尾如同漫天屏障,阻挡烛九阴的视线穿透过来,她是上古妖兽,和烛九阴一样三界之外的神物,烛九阴的日眼对她没有丝毫效果。

  九尾妖狐九条尾巴代表九条灵魂,这也是秋诺不死之身的原因,烛九阴见对面秋诺真身对它一点反应也没有,烦躁的用巨大的蛇尾敲击着虚空,高高抬起向秋诺压下来,烛九阴是完全忽视了九尾妖狐的神力,秋诺九尾摆出,在这虚空无限变大,顿时变成一头和烛九阴同样大小的巨妖,尾巴灵活的缠绕出去,九条白尾巴紧紧绑住烛九阴的身体,烛九阴想要挣脱拼命翻动,秋诺四爪奇下,按在烛九阴的身上。

  烛九阴狂暴难安,回头张开巨口像秋诺尾巴咬去,秋诺居然没有闪避,任凭烛九阴撕咬她的九尾,每被烛九阴咬断一条,我的心就如同被刀穿透一次。

  直到烛九阴完全忘记防备,恣意妄为的直起龙首,它的逆鳞也同时露了出来,秋诺在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她不惜任凭烛九阴咬断代表她生命的尾巴,当烛九阴咬住秋诺最后一条尾巴的瞬间,秋诺猛然张开口稳稳的咬住烛九阴的逆鳞,一声低吼从秋诺口中传出,锋利的巨牙陷入逆鳞之中,我能清楚的听见烛九阴心脏爆裂的声音。

  可同时,在烛九阴倒地那刻,秋诺的第九条尾巴也被撕咬断裂,九尾妖狐九条尾巴是可以再生的,九尾妖狐能活万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唯一能要命的,就是同时断掉九条尾巴。

  秋诺和烛九阴是同时倒地,她的头重重坍塌在我面前,浑身白皙如雪的皮毛被鲜血所沾染,我抚摸着她的皮肤,埋头的时候终于没忍住,一滴眼泪掉落在她身上,秋诺努力抬头拱着我的手,似乎是想抚平我的哀伤,在我面前终于慢慢闭上眼睛,她和阎君有约,愿重回六道修行,九尾已断道行尽毁,她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以她的万世不死的命来清洗我心中最后的执迷。

  我看着秋诺在我面前幻化成烟,她重归六道给我剩下的尽有虚空中一粒魂精,那是秋诺毕生道行凝结而成,我拾起握于手心。

  “心痛?不!陛下还没体会到子栖的心痛。”芈子栖在对面凄然的笑,语气冰凉的如同万年寒冰。

  我抬手的时候,传国玺拿在手中,我声音比她更加冰凉,心亦如此。

  “朕做错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千年前在祭宫没能送你走,朕不会再错了。”

(今天的是大章,就不分章了,昨天看书评有朋友说下幽冥这段太随意,事实上,下幽冥和祭宫是重要情节,原本是第六卷的主题,可之前看龙虎山的写法,很多朋友说乏善可陈,所以幽冥这段被精简了,本来会从第一层斗法到十八层,原来的安排,第九鼎藏在丰都大帝手中,龙虎山贱贱真是写怕了,口诛笔伐天天提心吊胆- – 不是应付,真是怕有朋友说,才上了一个月龙虎山,又下半个月地府。。。。)

1条评论 to“第六卷 第二十一章 祭宫之战”

  1. 回复 2014/04/30

    Anonymous

    又没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