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最终章 梦里是谁

  我能封印芈子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心甘情愿,没打算反抗,除了帝命,我所拥有的芈子栖都有,而且远在我之上,秋诺就是怕我最终面对芈子栖的时候,以九天隐龙决的法力和芈子栖一决胜负相差的太远。

  所以秋诺才不惜许诺重回六道为我唤起曾经不屑一顾的第九鼎,看着身边的人倒下,那一刻我握着传国玺心如刀绞,一生挚爱如今却要我万劫不复,忠臣良将红颜知己就在我眼前撒手人寰。

  孤家寡人。

  世人说我是千古一帝,可怎么看我如今都不过是孤家寡人而已。

  已经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以为可以等待千年后亲手了却宿命,芈子栖把对我所有的怨愤发泄在世人的身上,她魔化的七窍玲珑心已经不是我能抚平的,芈子栖的悲伤需要用这三界来祭奠。

  诚然,是我伤了她,芈子栖用同样的方法在撕裂我的心,我曾幼稚的认为这自始至终都是我和她两人之间的事,我以为可以一人化解这一切,我半跪在地上把穆汐雪扶在怀中。

  “汐雪先走一步,朕来陪你便是。”

  我从她胸口拔出那枚天子剑残留在她胸口的断剑,紧紧握在手中,这一切落在芈子栖的眼中变成更多的幽怨,她是天下玄门第一人也好,可以毁天灭地法力高强的人也罢,说到底,她终究也是一个女人,在她眼中能安睡在我怀中的仅有她一人。

  断刃割破我的手心,我涂抹在传国玺上,受天于命,既寿永昌这八个字格外的醒目,像是一种嘲笑倒影在我眼中,芈子栖也笑的凄然,曾经不惜入魔想要我寿与天齐,如今却是我拿来和她生死相拼的法器。

  所有的法力毕生的修为我全灌注在传国玺上,耀眼的道法之力从传国玺中透出来,照亮了幽暗的虚空,我连道法屏障也没祭起,在芈子栖面前,我的法界在她的法力之下形同虚设,我只有一次机会,没有技巧也没有太多的繁琐的过程,和芈子栖斗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她比拼法力的高深,结果只有一个,我和她最终会有一人倒下。

  芈子栖也没有祭出法界,而和我不一样的是,她是对我的不屑,我径直向她走去,对于完全没有防御的我,她随时可以出手,她在等,极其有信心的等待着我全力一击,如今的她才更像一位高高在上的君王,在用施舍和轻蔑的目光注视着我这个不堪一击的对手。

  我手中传国玺攻出,倾尽全力的一击,石破天惊,泰山之巅能令九霄三十六天神众臣服的一击,而现在却是充满绝望和侥幸的一击,传国玺在距离芈子栖半寸的地方停下来,她单手稳稳接住传国玺,毕生的修为和足以让我骄傲的法力,在她手掌之中竟然如同儿戏。

  她根本没用尽全力,我已经殚精竭力全力以赴,芈子栖身体周围的黑气恣意妄为的环绕着她,如今顺着她的手掌向我侵袭过来,光亮白皙的传国玺被黑雾一点点沾染蚕食,光亮越来越若,随之消失的还有我的法力。

  我知道芈子栖的法力远在我之上,只是未曾想过已经到达这种地步,越是这样我反而越是黯然,心中渐渐泛起更多的愧疚,她何必需要什么帝命,以她的法力通天彻地三界早已在她之上,她是为了成全我,后世传诵的千古一帝,不过是她把我推到最前面而已。

  不过芈子栖没打算要我的命,因为她除了抵抗住我的法力之外,并没有反击,事实上她只需要挥动指头我就会被自己的法力反噬。

  芈子栖瞬间化解我所有的法力,猛然向前一推,我踉踉跄跄的退了好几步,传国玺如今已经落在她手中。

  “子栖为陛下肝脑涂地,既然陛下不愿意领子栖这份情,留着还有何用。”

  芈子栖五指用力一握,传承千年的传国玺在她手中化为粉末,随手扬起在虚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罢手?”没有威严,也没有骄傲,那是一种乞求的声音,我不相信会是从我口中说出来,但如今我真是在哀求她。

  “重新来过,一切都重新来过。”芈子栖的回答很简单。

  “怎么重新来过?”

  “陛下在龙虎山曾对子栖言肺腑,陛下对子栖情深意重,子栖何尝不是,造物弄人是子栖没明白陛下心意,陛下想要携手白头,子栖就让一切回到陛下最开始见到我的地方,我们重新来过。”

  “你想破碎虚空,逆转乾坤!”我抬头去看芈子栖淡淡的问。“朕知道以你的法力能做到,可你可曾想过,你想重回当年就要混沌三界,一切都会消亡,就算你做到这一切,这世间也只剩下你和朕二人……人能回去,当年情分还能去?”

  “是陛下告诉子栖安于平淡,醉极山林执手濡沫,子栖曾给陛下千秋万代万世辉煌的帝业,陛下说只子栖弑君纯真,既然陛下眼中只有子栖,这世间就剩我二人又何妨?”

  “是不是……只要朕伴你身边不离不弃便好?”我认真的问。

  芈子栖绕动着指尖的黑雾,对我嫣然一笑,我重重叹口气,向她走去,芈子栖的目光落在我身后,每走一步,殷虹鲜血从我手中滴落在地上,那断刃陷入我皮肉之中,此刻已经麻木的感觉不到似乎疼痛,芈子栖的笑颜凝固在脸上。

  没有法力,甚至连力量都没有,我走近芈子栖身边,决绝的举起断刃,没有章法和套路,直直向她胸口刺去。

  “朕诛你于天子剑下,定自行了断于此,朕就在这祭宫于你长眠相伴。”

  芈子栖的目光又充满愤恨,事到如今我心中还是想着要诛杀她,芈子栖知道我不会食言,但是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我挥剑而去,没有丝毫胜算的一击,甚至有些可笑,芈子栖抬手对着我胸口就是一掌。

  她是想击退我而已,不过这一次我迟缓的动作忽然加快,顺着芈子栖击过来的手,顺势把手中断刃放入她掌心,芈子栖完全是一种惯性的握住,她对自己太有把握,太自信能轻易的把我击退。

  所以这一掌她根本没有想过要收放,但现在她的手中却多了一把断刃,我交给她的断刃,芈子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我很清楚,我是不可能伤到她的,但却可以伤到自己。

  我听见断刃刺入骨肉的声音,还有心脏破裂时的碎裂,我低头看着胸前,芈子栖重重一掌把整把断刃刺入我胸口,扩散出来的那抹红色在我衣衫上恣意的侵染,像是一朵正在盛开浓艳的花。

  我笑,骄傲和释然的笑,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嘴角有血渍缓缓流出,滴落在芈子栖的手背,她慌乱的颤抖,没想到我会这样做,芈子栖嘴角蠕动不已。

  “龙虎山……朕……朕说错了。”说话已经变的吃力,伴随着心痛,可我依旧笑着。“是朕负了雁儿,千年前……朕在这里伤你,如……今朕还给你!”

  我无力的抬起手,抚摸在她还握着断刃的手上,那如同婴孩般细嫩的肌肤,温暖的手指,清新淡雅的体香,一切是那样熟悉,我已经很久没这样抚摸过她。

  芈子栖看我胸口那朵盛开的花越来越艳丽,手颤抖的厉害,她完全乱了方寸,眼中充满心痛和爱恋,那是我熟悉的芈子栖,曾经她总是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她想拔出我胸口断刃,却发现刚才我还温柔在她手背抚摸的双手如同铁钳般紧紧抓住不放。

  如今的芈子栖不再是什么天下玄门第一人,每一个人都有弱点,芈子栖也有,她的弱点就是我,她在我身上寄托和付出了太多,或许在她心中,我永远是她无法抹去的痛。

  没有道法,她柔弱的仅仅是我曾经认识的芈子栖,我猛然用力,握住她的手,向胸口插入,整把断刃完全没入我胸口,穿透心脏从我后背透出。

  啊!

  芈子栖仰头痛苦万分的嘶喊,这是她无法接受的事实,清泪夺目而出连呼吸都透着撕心裂肺的痛楚,我终于抱住她,在千年后再一次抱住她,胸口的浓艳肆意的扩散,芈子栖无力的低垂着手放声痛哭。

  好熟悉的体香,好熟悉的身体,我曾想过拥她入怀笑看风月,就是这个样子,只是没想到,这个愿望是红色的,我虚弱的靠在芈子栖肩头,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抱得那么紧,似乎生怕一松手,一切都会消失而去。

  “是朕……负了雁儿,你所做一切朕不……怪你,为朕雁……儿不惜舍身入魔,朕却在祭……宫伤你,留下一魂……一魄,苦等千年也仅是为了再诛杀……雁儿一次。”芈子栖把我抱的更紧,眼泪滴落在我肩头冰凉的感觉,让我不要再说下去。

  “陛下能懂雁儿心意就行,陛下放下,三界在雁儿眼中不及陛下一人安危,雁儿就是毁了这三界也救陛下回来。”

  “不……用了,万世天命……朕不要,朕不想万世和雁儿你死我活,结束吧,一切从……这里开始,就从这里……结束。”我无力虚弱的摇着头慢慢在她耳边小声说。“千年前朕……负你一次,赌雁儿对朕情义才能封印你千年,今日朕再……负你一次,雁儿对朕情义朕怕是永世也……还不完了。”

  芈子栖听我说完,身体在我怀中僵硬,她似乎是想到什么,可我这一次没给她留机会,没人会是芈子栖的对手,可她变成如今这样完全是因为对我用情太深,她唯一的弱点就是我。

  所以。

  我犹如千年前那样,再一次利用了她对我的情义,或许只有我死在她面前,芈子栖才忘掉她是玄门第一人,我在她身后用最后的力气掐指决,在她没有任何法力的情况下封印住她。

  “荆轲!你还等什么!你那千古传诵的盛名,朕今日成全你,用你四方结界送我和子栖走!”我紧紧抱着芈子栖怕她挣脱,大声对身后的越雷霆喊着。

  越雷霆有四方结界,我千年前留他没来这里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胜负会在他之手,越雷霆仰头大笑,那笑意我懂,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荆轲何等豪情,心系天下堪称英雄,等了千年他的宏愿一点都没忘,四方结界在他身体里,我封印住芈子栖让她无法反抗,越雷霆两手按在我和芈子栖头顶,自灭身躯把四方结界灌注进我和芈子栖身体中。

  一团金光从我三人之中明亮,快速的扩散开来,我淡淡一笑,抚摸着芈子栖的后背。

  “结束了,朕陪你羽化三界,灰飞烟灭永世不离不弃。”

  ……

  白光充盈在整个虚空,结界顿时支离破碎,有人在剧烈的摇晃着我的身体,我迷糊的睁开眼睛,面前是很多充满紧张和焦虑的脸,等我茫然的看着他们时,这些脸都绽开笑容。

  我从地上坐起来,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还是在祭宫之中,身边都是我认识的那些人,闻卓、萧连山、叶轻语还有顾安琪……

  越千玲呢。

  我猛然从地上站起来,闻卓他们退开,我看见越千玲抿着嘴站在我对面,我悬起的心掉落下去,冲上前一把紧紧抱住她,越千玲在我怀中喃喃自语,她好像做了一场很漫长的梦,梦的颜色是红色。

  都结束了,都结束了,我宽慰的在她耳边说着,抬手的时候看见手中还紧握着的魂精,那是秋诺留下的,若不是看见这个,我甚至也以为是一场梦。

  回头的时候,没有看见穆汐雪和言西月还有越雷霆,萧连山拍着我肩膀没有多余的话。

  “哥,回来就好。”

  闻卓看着我不羁的笑着,声音有些黯然说,嬴政和芈子栖被越雷霆的四方结界羽化三界,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摒除魔性后,这颗至善的心从今以后就只属于越千玲。

  而我,嬴政和千年前一样,用他的魂魄封印芈子栖给越雷霆创造最后一击的机会,嬴政已随芈子栖而去,秦一手终究还是说错了。

  世上剩下的再没嬴政,只有秦雁回。

  从秦一手断我手指,到如今在祭宫尘埃落定,前前后后发生的一切亦如就在昨天,真到结束的时候,我竟然有些不敢相信,我始终把越千玲抱在怀中,一刻也不愿意松开。

  我们就这样安静的坐在祭宫之中,没有人说话,各自回忆着曾经的往事,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我抬头去看闻卓。

  “神尊,出去后你有什么打算?”

  闻卓笑着忽然慢慢伸手触摸叶轻语的脸颊,这一次叶轻语没有躲开,羞红的看着闻卓。

  “回秦淮河畔,轻语既然不受天师之位,那我就陪她在医馆平平淡淡一世……哦,对了,每年九月记着来看我们,九月菊黄蟹肥,我和轻语浊酒一杯静候大家。”

  “不是,我是问你身上那么多镜子该怎么办?”我学着闻卓一脸邪笑的问。

  “对啊,每年九月你要准备多大一张桌子,我们这儿就六个,再加上陆青眉、方想和宋……”萧连山也落井下石的笑着问。

  叶轻语一把推开闻卓,凶神恶煞的盯着他,闻卓气急败坏的看着我和萧连山,指着我们鼻子,憋红了脸,半天想不起该说什么。

  “得,过河拆桥是不是,以后咱们就老死不相往来。”

  叶轻语已经从闻卓身上翻出一大把镜子,瞟了闻卓一眼。

  “哟,有备无患啊,不急,反正我现在时间多,你既然招惹了我,就不要后悔,从今以后你哪儿也别想去,既然是你自己选的,这辈子就老老实实在医馆呆着。”

  闻卓茫然的点头,我们在旁边笑的前仰后翻,我转向萧连山。

  “连山,你呢,有什么打算?”

  “我?我能有什么打算。”萧连山憨笑这挠头。“哥,你去哪儿我就跟着。”

  “你还以为是以前啊,就算我答应,估计你旁边的人也不会答应。”我苦笑着摇头。

  “你应该问安琪要去什么地方,从今以后你要跟着的人就不是他了,是安琪。”越千玲靠在我怀中一脸幸福的样子。

  萧连山脸更红,说到这些事他就完全手足无措,顾安琪白了他一眼。

  “怎么,你还不乐意?”

  “乐意,呵呵,对,你去哪儿我就跟着去哪儿。”萧连山一个劲点头。

  “帝王,你呢,你有什么打算?”闻卓摆脱叶轻语咄咄逼人的追问,把话题转移到我这里。

  我看看怀中的越千玲,深吸一口气笑着回答,我打算带着她回山里,或许那里才是最真实也是最简单的,经历过这么多风雨,我只想和越千玲简简单单的生活下去。

  记忆中在祭宫里和他们这短暂的闲聊是我为数不多开心的事,我们每一个人都憧憬着以后,没有任何牵绊和责任的以后,很美好的画面,若是可以我宁愿一切都停留在那一刻。

  这美好终止在我们走出祭宫的那一刻,没有了嬴政和芈子栖,我们以为一切都结束,可是当我们走出祭宫,高殿之下放眼望去,四处飘散的幽冥亡魂,那百万拥有阴阳之力的亡魂,已经大部分被幽冥之力所沾染。

  幽冥之路还开启着,那是芈子栖在创下虚空之前所做的事,我们完全忘记了,若是这百万亡魂全被沾染,势必没人能可以控制,好在这里是三绝之地,可以暂时克制这些亡魂,一旦骊山破,亡魂重入人世,幽冥阴气泄露阳世,阴阳两界皆毁于一旦。

  我深吸一口气,松开怀中的越千玲,回头对闻卓说,带其他人先走,我必须留下来关闭幽冥之路,闻卓知道我所说留下来是什么意思,芈子栖能开启是因为她的法力,而我还不能随心所欲做到,要关闭幽冥之路,我需要用毕生修为和法力还有……

  还有我自己的身体。

  “你这是大义我不阻止你,可是你有帝命,你若能关闭这幽冥之路固然是好,可关闭不了,你一旦被幽冥之力沾染,你会和芈子栖一样堕入魔道,芈子栖不能号令这大军,可是你可以,你一旦入魔……”闻卓一把拉住我很冷静的说。“最后的结果就是你曾经在三曲真境中看见的样子。”

  闻卓说的对,我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关闭幽冥之路,若是入魔我定会挥军杀伐三界,我看见闻卓欲言又止,知道他还有什么事没说。

  “你知道如何关闭幽冥之路?”我急切的问。

  闻卓埋着头避开我的目光,我回头看见地宫之中被唤醒的亡魂越来越多,再不关闭就来不及了,我一把抓住闻卓胳臂。

  “说啊,到底怎么关闭?”

  “幽冥之力极恶极阴,汇聚十方幽冥怨念,想要平息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闻卓再次停顿下来艰难的看向越千玲。“只有拥有七窍玲珑心的人可以净化幽冥之力,才能关闭幽冥之路。”

  不!我决绝的摇头,我好不容易才救回越千玲,她的七窍玲珑心可以净化怨魂,但是代价同样是被沾染,若是非要有一人必须留下,我宁愿是自己,我紧紧拉着越千玲的手,高殿下面传来亡魂的哀嚎,那是对三界宣战的战书,只需要等这百万亡魂破骊山而出,人世会在顷刻间一片混沌。

  越千玲在挣脱我的手,我无助的看向她,从来没有看见过她像现在这样坚定义无反顾的表情,我想要阻止可是我知道我能阻止她,却阻止不了这幽冥之路,直到越千玲指尖从我手心滑落,我冲上去,却被萧连山紧紧拉回来。

  “放开我,那是千玲,你难道就忍心看她以命关闭幽冥之路?”我对着萧连山大声咆哮。

  “哥,我什么都听你的,千玲这样做我也难受,若是可以我宁愿代替她,千玲就是救天下苍生,她要成大义,这不是你一直追寻的东西吗?”萧连山没有松开的意思,痛心疾首的回答。

  “雁回,你已经做了该做的,既然我有七窍玲珑心,或许注定就是为了这一刻,你让我去。”越千玲回头看我一眼,淡淡一笑从容无惧。

  我仰头大喊死命在萧连山怀中挣扎,泪流满面像个孩子瘫软的倒在地上,萧连山侧过脸和我一起哭,越千玲站到高殿的城墙上,展开双手那些漫天飞舞的幽冥之气完全被她吸引过来,无数道黑气穿透她身体被她吸收,地宫下面蠢蠢欲动的百万亡魂大军顿时安静下来,被附着的黑雾纷纷散去,又重新恭敬的跪在下面。

  被开启的幽冥之路缓缓闭合,最后完全消失在地宫之中,越千玲吸收太多的怨魂,身体慢慢从城墙上倒下来,我冲上去接住她,越千玲再一次昏迷不醒。

  我把越千玲重新抱回到祭宫之中,大声喊着她的名字,她终于睁开眼睛,可那一刻我没有欣喜,而是慌乱和震惊的看着她,那是一双完全浊黑的眼睛,里面还有丝丝怨恶在流动,越千玲从地上站起身。

  好陌生的感觉,我还是走向前,却被越千玲重重一掌击在胸口,萧连山搀扶着我,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越千玲。

  “既然只留下子栖一人,那留着这三界还有何用。”

  我震惊的张口嘴,七窍玲珑心被玷污,越千玲关闭了幽冥之路,却召唤出了芈子栖,那团团黑雾开始从越千玲四肢开始侵蚀,逐渐向她胸口蚕食而去,一旦这些黑雾侵染到七窍玲珑心,入魔的芈子栖会再次被唤醒。

  我捂着胸口想要把越千玲从黑雾中拉出来,闻卓阻挡在我面前,摇着头说,那已经不再是越千玲,那是我的宿命。

  闻卓已经把断裂的天子剑交到我手中,唯一的结束是这把至恶不祥的剑穿透芈子栖的七窍玲珑心,我猛烈的摇头,手中断刃折射的寒光倒影在眼中格外刺眼,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不会亲手杀掉越千玲,我试图扔掉手中的剑,闻卓抓住我肩膀用力摇晃,让我清醒些,告诉我,我杀的是芈子栖,不是越千玲。

  可这还重要吗,我只认得那张脸,那张朝夕相对曾想过执手白头的脸,闻卓重重一巴掌打在我脸上。

  “这是你的宿命,你想要破出这个众神给你的诅咒,就必须亲手杀掉这颗心,你如今下不了手,芈子栖入魔三界皆毁,若这是结束我们一起陪你接受,可三界重定后,你一样会再次轮回,所有发生的事,会永远一直延续下去,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哥,你醒醒,那不是千玲。”萧连山也拉着我心急如焚的说。

  我大口喘着气,黑雾已经快要吞噬到她胸口,我紧咬牙站起身,大喊一声拿着断刃向她胸口刺去,可是黑雾蕴集保护着芈子栖,断刃根本刺不到她身体。

  我用尽所有修为和法力也无法穿透黑雾的屏障,而黑雾依旧在不断蚕食芈子栖的身体,距离七窍玲珑心已经没多远了。

  要借三界之力来控制魔性,闻卓在我身后大声说,我转头看向萧连山,让他召六阴上身,他驱冥界阴力,萧连山连忙拿出龙角号,吹响号角六阴加身,手中荡魔枪猛然刺向芈子栖的左手,不断蔓延的黑雾稍微缓慢了一些。

  叶轻语虽未封天师之位,可她有人宗之命,我把玉圭叫给她,叶轻语拿玉圭把徐福传授的千年道行灌注在上面,封在芈子栖右手,黑雾在阴阳之力的捆缚下不再前进,但也没有退却。

  还差神界之力,只有合齐三界之力才能破去这魔性构成的屏障,可是这里是三绝之地,神力不可至,除非我破骊山,可是这样那些百万亡魂大军也重见天日。

  萧连山和叶轻语是坚持不了多久的,若是没有神界之力,他二人都会被这魔性反伤。

  “你答应过我三件事,你可还记得?”闻卓忽然在我身旁认真的问。

  我不明白这个时候闻卓说这个是什么意思,点点头。

  “你需要神界之力,可又不能破骊山,不过这里似乎还有一个神尊吧。”闻卓很沉稳的看着我。

  我顿时明白闻卓是什么意思,好像现在我除了摇头之外,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张着口哭,可是发不出一丝声音,心里太痛,撕心裂肺犹如万箭穿心。

  “第一件是再从那瀑布上跳一次,第二件帮我带轻语上龙虎山,你都做到了。”闻卓随手拔出叶轻语的雷影,弹指在上面,一声龙吟撩断我心弦。“第三件……帝王,送闻卓一程吧。”

  “不,不!为什么要逼我做这样的事,让我亲手杀掉千玲,现在又是你……”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软弱无助过,我留着泪摇头。“我做不到,不要逼我。”

  “嬴政不在了,可你一样有帝命,君无戏言,你答应过的事就一定要做到,闻卓本想游戏人间于轻语双宿双栖,可芈子栖入魔,三界都没有了,闻卓还能独活?”闻卓把雷影按在我手中从容一笑。“帝王,你就当是闻卓自私一次,闻卓知道你难,可只有你能送闻卓走。”

  我拿着雷影的手抖动不停,到现在我才忽然明白,我以为能改变一切,其实我什么都改变不了,嬴政在虚空对我说过,闻卓早晚会死在我手里,当时我没相信,我对闻卓轻许重回神位,却不知真有这一天。

  叶轻语听见我和闻卓的对话,慌乱的转过头来,她知道阻止不了什么。

  “让我记起你是谁。”叶轻语哀伤的恳请。

  “不用了,是闻卓错了,天命难欺,你我注定不能在一起,闻卓守你世世轮回,若不去见你,轻语你还能安然无恙无忧无虑的活在人世。”闻卓摇头双眼柔情看着叶轻语。“就当闻卓没曾来过,过忘川喝掉孟婆汤。”

  叶轻语居然没有哭,反而很淡静的对闻卓微笑。

  “你守我世世轮回,轻语这一世才知道,轻语不会忘,若过忘川,轻语跳忘川即便千年受苦也不会忘你,以前都是你等轻语,从现在开始,轻语等你便是。”

  闻卓笑不出来,闭眼的那刻,我看见他眼角一滴泪落下,忽然抓住我的手,猛然把雷影穿透自己胸膛,金光从闻卓胸口闪亮,叶轻语终于没忍住,想要伸手出最后触摸闻卓,金光扩散闻卓身体在我们眼前消散,蕴集的金光一飞冲天,我无力的第垂下手中雷影,突然放声痛哭。

  叶轻语哭的心碎,萧连山一直侧着头,突然犹如山洪崩塌般仰头大喊一声,声泪俱下,他们二人分神,阴阳之力已经无法阻止魔性蔓延,不但在侵蚀芈子栖的身体,也随着荡魔枪和玉圭慢慢向他二人身体附着而去。

  就在快要触碰到他们身体的瞬间,一道金光从天而降。

  雷神归位!

  雄厚威严的声音响彻整个祭宫,金光耀眼我们每一个人都睁不开眼睛,在散去的金光中,一位银袍金甲,手持双金锏,下骑啸世黑麒麟的神将威风凛凛站在我们面前,黑麒麟跃起仰天长啸,神将天威何等威猛。

  九天神雷随之而落劈在芈子栖头顶,缠绕在她身体上的魔气顿时散去,芈子栖被魔性污染的双眼渐渐明媚,那是我熟悉的眼睛。

  “千玲。”我冲上前,捧着她的脸,痛的心胆皆裂。

  “雁回,动手啊,我坚持不了多久。”越千玲用恳求的声音对我说。“若真是宿命,就在这里彻底了断吧。”

  我抱着越千玲仰头痛哭,被克制的魔性又开始蠢蠢欲动,我做不到,天子剑穿透她的七窍玲珑心,我可以终结宿命,可是越千玲也会随着七窍玲珑心一样灰飞烟灭,我再也见不到她。

  “雁回,答应我,每年今日来这里陪我坐坐,千玲于愿足矣。”

  我心痛的说不出话来,慢慢抬起手,在她耳边反复重复着一句话,我在鬼市等你,不管等多久,我会一直等下去,记住,我手边永远放着那面铜镜。

  越千玲在我怀中笑着流下泪,浸透我胸口温暖而潮湿,让我想起几年前在花水湾古啸天的比试完后,我曾和她去看烟火,她说是对我的奖励,那天我们安静的坐在湖边,她的头也像现在这样埋在我的胸口,柔软的身体,贴的很近,我轻轻的抚摩着她的头发,很熟悉的感觉。

  那晚的烟火在在黑暗的夜空中竟相绽放,拖曳着火焰的花朵,随着绽放的光芒,一起伴随飘洒的雪花散落下来,半空中隐隐漂浮着薄薄的烟雾,仿佛心中缓缓升起的淡淡惆怅,岁月中渴求的绚烂,就这样瞬间如飘零的花朵般失落。

  烟花虽然绚丽却偏偏如此短暂,闪亮后迅即回到黑暗……

  越千玲已经在我怀中安静的睡去,生命如同美丽而绚烂的烟花,明知绽放后只是瞬息的斑斓绚丽,却无法抗拒它的美丽,尖锐的断刃没入在越千玲的胸口,暗红的血已经染红了她胸前一大片,像浸入宣纸的墨汁肆意的扩散宛如一朵凋零的花,鲜血染满我的手,温暖而潮湿,我虚弱的紧紧抱住越千玲,心的碎片象流水一样融化开,有些凌乱。

  我久久的抱着她,甚至试图用体温来温暖她在我怀中冰凉的身体,是萧连山把我拉开,我固执的甩开他的手,顾安琪倒在萧连山怀中撕心裂肺的哭,我已经哭不出来了,在刺入越千玲心的那刻,我的心也随之而死。

  我把越千玲抱到祭宫里面的棺椁中,我仔细的帮他清理着凌乱的长发,还有褶皱的衣衫,她看上去如同在安睡,关上棺椁的那刻我相信我的心也被关在里面。

  “闻卓……”叶轻语看着那骑在黑麒麟上的神将,有些陌生的喊着名字。“是你吗?闻卓?”

  那是闻卓,不过我知道,已经不是叶轻语认识的闻卓,神将骑在黑麒麟上,他和叶轻语不过几步的距离,可那却是永远无法靠近的鸿沟。

  “吾乃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汝所念之人已化凡尘,人界祸乱四起,本尊代天巡狩平乱世之劫,功德圆满归九天,汝有人宗之命,忘早断尘世之扰,参悟大道。”神将威严对这里的人和事没有半点留恋,说完化身而去。

  “闻卓……”叶轻语凄然的在后面叫喊着名字,却没换来半句回应。

  叶轻语茫然失神的看着物是人非的祭宫,慢慢站起身从地上拾起雷影,一个人向外面走去。

  “轻语回龙虎山受天师之职,他既然重归神尊之位,轻语对尘世已无眷恋,一心向道在此断了红尘凡事,各位珍重。”

  又是一个离我而去的人,万世孤清!我靠着越千玲的棺椁惨然一笑,到最后我终究是什么也没改变,我看向萧连山.

  “把龙角号给我。”我目光空洞的说。

  萧连山把龙角号送到我手里,我放在地上,运起法力当着萧连山的面重重一掌击碎。

  “带安琪走,过一世安平的日子,世间林林总总都和你无关,记住,你是萧连山,你不再是什么可统御阴兵的大元帅,做一个普通人吧,忘了我,就当从来没见过我。”

  “哥?!”萧连山震惊的看着我。

  “走!”我决绝的指着门口,没有给萧连山留下半点余地。

  萧连山顿时痛哭,他从来没见过我这样决绝的赶他走,顾安琪知道我的意思,拉着萧连山往外走,我看着他们消失在门口,整个祭宫又恢复了安静,我一个人黯然陪着越千玲,就这样久久的坐着。

  结束了,原来真正的结束其实是我万世孤清的开始。

  ……

  很多年后,很多年,具体多少年,我已经不记得,我似乎已经开始习惯忘记时间,因为对于一个没有时间约束的人来说,根本没有时间存在的意义。

  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喝酒的,我也不记得了,似乎只有在迷醉中我能忘记很多事,我坐在码头的台阶上,蓬松凌乱的头发,很久没换洗的衣服,我又回到最开始的地方,我靠帮人挑重物来换取每天的口粮,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求,每天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着,从我身边路过的人都有鄙视的眼光看着我这个浑身酒气颓废肮脏的苦力,可是我却很坦然,这样的日子简单,什么也不用去想。

  很少有找一个宿醉的人挑东西,所以光顾我的人很少,我每天有大部分时间就慵懒的坐在阴凉的地方,一眼醉意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这家店主厚道,从来不赶我走,他家店面的橱窗里放着电视,里面放的什么我基本不记得。

  “去花台巷多少钱?”对面的女人指着一大堆行李问我,难道今天会这么早有生意。

  “十块。”

  “搞错没得哦,几步路就要十块钱,五块去不去。”女人浓重的方言让她极有喜感,我无所谓的点头。

  去拿行李的时候,听见橱窗里电视播放的新闻。

  ……乾陵今日被开启,在完善的文物保存技术和科学的挖掘整理中,这座沉睡上千年的陵墓终于重见天日,据考古学家称,这才对乾陵的发掘有重大发现,在主墓室中找到武则天和上官婉儿的棺椁,令人震惊的是,一代女皇武则天和才女上官婉儿的遗体保存相当完好,如同安睡栩栩如生,至于上官婉儿怎么会出现在乾陵和武则天一同下葬乾陵,考古专家正在研究……

  我慢慢放下手中的行李,回头看了一眼橱窗里的电视,画面中我再次看见武则天和上官婉儿,我重新坐回去,拿出酒壶仰头喝了几口,女人的催促最后变成咒骂,我没有理她,摊开手心一粒晶莹剔透的魂精。

  我把酒壶里的酒对着电视倒在地上,算是一种祭奠,是我帮她们结束了长生不老的煎熬,记忆中她们就在我面前安详的睡着,再也没醒过来,可我却不知道,谁能让我也能好好睡一觉。

  周而复始的日子,我渐渐开始变的麻木,习惯了别人的冷漠和白眼,事实上我什么都不在乎,店主去世了,挺好一个人,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也才五十多岁,走的时候享寿六十八,店面给转让出去,新来的店主不喜欢我在门口,其实不用他赶我走,我也会还地方,因为周围的人都开始惊讶的发现,我这个肮脏的酒鬼容貌从来没变过。

  我在店面插了三支香,算是感谢老店主这些年的宽厚,我总是这样不停换着地方,离开码头后我去了申城,我总是喜欢在那些曾经留下过回忆的地方呆着,这样我才能在迷醉中提醒自己不用忘了我是谁。

  这城市已经变的繁华,我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前面的男人催促我快点,我买了一辆车,这样给人拉货会方便,真不知道现在的人为什么会这么急切,不知道他们如此匆忙的追逐名利,到最后又能剩下什么。

  哐当。

  我的面包车撞在前面的车尾,应该是很贵重的车,从车里下来的人凶神恶煞,一把将我从座位上拖下来,他们用盛气凌人的眼光看着我,抓着我衣领让我看撞毁的部位。

  我一直侧头看着远处的广告牌,巨大的三角广告牌上昨天还是五颜六色包罗万象的画面和文字,我从来没在意过,可如今,不光是眼前这一座广告牌,我放眼望去只要我能看见的地方,所有的广告位上的文字都是同一句话。

  我听见旁边有看热闹的人在议论,秦皇集团真是有钱,各大城市的广告位一夜之间全包了,就留下一句话,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拉我衣领的人见我一直看着远处,开始动手打我,脸上、身上还有后背,他们的拳头雨点般落下,在他们眼中我是弱智,他们在用这种方式宣示他们的强大。

  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任凭他们恣意的殴打,我以为我真的麻木了,原来不是,我捂着嘴开始哭,很多年了,记得从祭宫后我再没哭过,我不想让自己哭出声,我拼命抓扯着自己头发,像一个孩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声痛哭,落在那些殴打我的人眼中,我是懦弱的废物,他们变本加厉的发泄着不满。

  我无法控制的痛呼之欲出,大喊一声重重一拳砸在地上,平整的公路断裂成两截,所有围观的人都惊恐的四处逃窜,刚才殴打我的人面面相觑吓的不敢动弹。

  我抱着头蹲在地上,我现在只想找一个人说话,什么人都可以,我抬头看着他们,抹着满脸泪水。

  “我兄弟要走了……”

  他们以为我是疯子拔腿就跑,我看着远处的广告牌,颓然的坐在地上,真像疯子一样一声声嚎叫。

  所有的广告牌上没有图案,只留下一行字。

  连山在等见你最后一面。

  我换好一套干净的衣服,医院外面围满了人,萧连山真做到了富可敌国,他的产业遍布所有我知道的地方,他的名望不是因为他的财富,而是他的善举,和他的性格一样,他不管做什么都会是受人尊敬的人。

  这医院也是他的,上面的名字是秦皇,我知道,他是怕我找不到他,所以用了这个名字,其实我没想过要打扰他,正如同很多年前我赶他走一样,如果我是万世孤清的天命,那我只希望我身边最后一个朋友能远离我。

  三道警戒线拦住了想要进去的人,很多都跪在地上祈福,那是连山善举的善报,长长一条马路全是人,都是自发前来看望萧连山的,我用力在人群中往前挤,直到我靠近最外层的警戒线,对面站着三个人,都老态龙钟她们在人群中张望,然后中间的老人认出了我,冲过来一头埋在我怀中,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很奇异的画面,一个老女人抱着我痛哭。

  “连山不行了,一直不走撑到现在就是为了等你。”顾安琪的泪水在她脸上的皱纹中充盈。

  我咬着牙轻拍着她的背,抹着她眼角的泪水,赵治已经老的佝偻着背,见到我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毕恭毕敬。

  “终于等到您了……”

  那是陈婕,不管这些人变成什么样子,在我记忆中永远都会记得,我搀扶着顾安琪,对他们点头,太多的话想说,可一句也说不出来。

  她们只把我带到病房的门口,我推门进去,病床上的老人艰难的回头,浑浊的目光顿时变得清澈,他已经无法支撑起身体,就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一行泪水从他眼角落下,颤巍巍翘起的嘴角是我熟悉的憨笑。

  我轻轻拍着萧连山胸口,这一次我没哭,就如同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般,快五十年没见了,可好像他一直都在我身边。

  “哥给你削个梨。”

  我坐到萧连山的身边,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刘豪也是这样给睡在病床上的我削梨,我一边削一边对他说,别怪哥当年赶你走,身边的朋友都走了,哥想给自己留一个念想,知道你和安琪过的好,哥心里踏实,对了,我过的很好,就是学会喝酒了,我笑着拿出酒壶给他看看,然后接着说,喝醉的时候会想起你们,我还记得你和闻卓抬杠。

  萧连山虚弱的笑,每一次呼吸都变的艰难,可如今他却是那样的开心,他抬起手我看着他指向我放在一旁的酒壶。

  “想喝?”我笑着问。

  萧连山缓慢的点头,我知道他不喝酒的,他是想体会这五十年我的日子,我没有阻止他,拧开盖子扶起萧连山喂他喝了一口。

  酒从萧连山嘴角滑落,他蠕动着喉结,吃力的说。

  “苦……这……酒苦……哥,你过……的也苦。”

  我手一抖刀划破手指,鲜血染在梨上,我没想到萧连山会对我说这样的话,嘴角颤抖,咬着牙继续为他削梨。

  “哥不苦,哥是太寂寞……有时候想找一个人说话,却发现我认识的人都不在了。”

  我心静削水果总是能削出完整的果屑,可手中的梨只削到一半便断开掉落在地上,随同垂落的还有萧连山的手,泪水随着脸颊滴落在梨上,我终于明白当年为什么武则天和上官婉儿会求我破去她们的长生不老,活的太久,记住的事就太多,有些事是忘不掉的,记的太清楚会是一种溢于言表的煎熬。

  离开的时候我把那个削好的梨放在萧连山的床头。

  我没去见顾安琪和陈婕还有赵治,我忽然发现原来我和她们一样脆弱,我经受不起太多的生离死别,每当我痛不欲生的时候,我都会回到祭宫,就靠在越千玲的棺椁前,到现在我还是坚信,她不过在里面熟睡而已。

  我喝着酒抚摸着棺椁,心里憋着难受,想找人说话,我回想起当年这里发生的一切,到现在依旧是万箭穿心的痛。

  千玲,连山走了,你知道他这个人笨,在下面带着他,我怕他会迷路,还有,告诉他,别忘了喝孟婆汤,他性子你也知道,我怕他固执不肯忘了这一世……还有轻语,她在龙虎山坐化的时候我去过,给她说,我没忘了她,只是不想打扰她清修,让她安心过忘川吧,闻卓回不来了,而且闻卓即便在,也不想看她受苦……

  花开花落年复一年,我不知道在多久以后,一个人去了海底金宫,我记起还有一件没做的事,我重新登上那千丈高的瀑布,当年闻卓在这里让我答应他三件事,其中一件就是陪他再从这里跳下去,他玩世不恭的一句戏言,我一直铭记于心。

  我从上面一跃而下,闭上眼睛只感觉身体不断的坠落,耳边依稀还能听见当年那些朋友的惊呼,我欣慰的笑,身体重重的撞入水中,慢慢往下沉,我真想就这么被淹没在里面,甚至不想睁开眼睛,只有这样我还能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其实他们一直都在我身边。

  我浮出水面的时候,抹这脸上的水,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海水,落入口中都是萧连山临走时对我说的苦涩,今天陈婕在暹罗去世,我所有认识的朋友她是最后一个走的,我没去她的葬礼,这些年我偷偷去看那些曾经生死与共的朋友在我面前被安葬,我已经再也承受不起这种生离死别。

  万世孤清!

  我现在终于体会到这四个字的含义,万世……我才经历的时间在这万世中不过是恒河沙数,可我身边已经没有朋友了。

  日子越长我越是喜欢热闹,或许是太孤独的原因,我渐渐喜欢上人多的地方。

  古巷里的那间茶馆每天下午都会聚集很多人,在这喧闹繁华的都市中,这间茶馆显得古朴而深远,坐在里面的都是些七老八十德高望重的玄学高人。

  我总是能在这里听到关于我和他们的故事,我喜欢混迹在人群之中,听这些人口中描述的曾经,虽然大多都是杜撰和添油加醋的,不过我喜欢这故事中提到的他们,或许只有这样我还能在无尽的时间中找到仅存的开心。

  每天下午都会坐在茶馆靠窗的角落,来的时间久了,店主会特意把这个位置留给我,我会点一杯茶,而桌子上却放着六个茶香扑鼻的茶碗,我总是最早一个来,最晚一个走,每天如此。

  茶馆里的人开始的时候还会议论我怪异的举动,时间长了也习以为常,茶馆生意很好,可即便来的人是站着,也不会坐到我旁边的空位上。

  “这地空着也是空着,能不能让我坐一下?”

  身后传来声音,想必是刚来茶馆的新人,我端着茶杯头也没回,吹这杯沿边漂浮的茶叶。

  “不能,这些位置我是留给朋友的。”

  “你朋友没来?”那声音还是不放弃的问。

  “不!他们一直都在。”我看着摆放在我面前的那些茶杯回答。

  “你朋友也太不守时了吧,真要来了,这茶也凉了。”声音还是没有放弃的意思,死缠烂打的对我说。“说到朋友,你可得看清楚才交,我曾经也交了一个朋友,他就请我吃了一只螃蟹,结果我把命都搭上了,这样的朋友还是少交的好。”

  我手中茶杯悬停在嘴边,原来我还没忘记怎么笑,已经很多年没笑过来,我不由自主的苦笑,依旧没有回头。

  “螃蟹是没有了,一杯清茶,若是请你喝,我这个朋友你敢不敢交?”

  身后的人坐到我旁边,毫不迟疑的端起茶杯,也停在嘴边,抬头看我一眼,嘴角挂着不羁的邪笑。

21条评论 to“第六卷 最终章 梦里是谁”

  1. 回复 2017/03/10

    连山

    苦,这酒苦,哥,你也苦。真让我哭惨了

  2. 回复 2017/04/30

    哭不出来

    感动

  3. 回复 2017/05/06

    读者

    人生若只如初见

  4. 回复 2017/05/27

    这酒苦,哥,你也苦

    真哭了

  5. 回复 2017/05/31

    容彦

    永不相负

  6. 回复 2017/05/31

    百万阴兵

    常伴帝王身边,令行禁止,绝无差池,只是阴兵也有泪

  7. 回复 2017/06/03

    .

    刚开始写的很好,后来就飘了….什么鸡巴玩意儿,浪费时间!

  8. 回复 2017/09/14

    呆,

    我呆了很久 偏偏不知道要怎么评论

  9. 回复 2017/09/14

    暮雨潇潇

    结局太感人了,太精彩了!
    本书最感人的两个章节之一,另一个闻卓万世等轻浯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