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青羊宫

  “你们是什么人?懂不懂规矩,这些都是重要文物,随随便便的拿放都有可能造成文物损坏。”女人面无表情的冷冷看着我。

  “秋诺,这是我请来的客人,帮忙一起鉴定的。”姜教授连忙在旁边解释。

  “呵呵,这女孩不错。”我蹲在地上回头笑着给萧连山说。

  “哟,这才见了第一眼就知道人家不错了。”越千玲在身后声音冰冷的说。

  “不是说她人长的不错,是说她刚才说的没错。”我拧着头一本正经的说。“刚才那花瓶她就看了一眼就能认出来,这眼力真的厉害。”

  秋诺的工作明显是负责初步鉴定和分类,所有挖掘出来的文物都送到她面前,我很好奇的一直看着她。

  “宋代定窑孩儿枕,品相完整,釉色无偏差,送去清理入库存档。”

  “乾隆官窑青花赶珠龙纹盘,盘口有瑕疵,三等分类。”

  “明崇祯青花“加官进爵”图长颈瓶,青花釉色有变,瓶颈有裂纹,建档归类。”

  秋诺似乎对所有送到面前的古物都如数家珍,我越看越佩服,笑着说。

  “姜教授,您手下有这么厉害的鉴定专家,还要我来看什么。”

  “哦,你说秋诺啊,这孩子是不错,很有天赋,可……可这孩子似乎对古物没什么兴趣,真是可惜了她这双眼睛。”

  姜教授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任何一件古物送到她手里,秋诺的脸上始终都保持着一成不变的表情,即便是价值连城的珍品还是一文不值的杂物,似乎对她来说都一样。

  不过这种总结也不全对,当一件银碗送到秋诺手里的时候,她脸上明显瞬间绽放出欣喜的笑容,我虽然离她不近,但也能看清楚她手里的银碗,普普通通的物件,从价值和工艺上讲,完全和之前的几件文物不是一个档次,可在秋诺眼中似乎是无价宝。

  我忽然来了兴趣,跳到挖掘坑里到处寻找,终于从众多文物中拿起一个残缺破旧的陶俑,递给旁边的萧连山,让他给秋诺拿过去。

  萧连山不明白我的意思,站在上面的越千玲咬牙切齿,我猜她可能从来没发现我会对一个陌生的女生这么感兴趣。

  等秋诺从萧连山手里接过陶俑的那一刻,她冷若冰霜的脸上像春风中盛开的桃花,所有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手里的陶俑之上,好像现场所有的文物和这陶俑比起来,不过是一堆一文不值的垃圾。

  我慢慢翘起嘴角,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原来秋诺喜欢唐代的文物,确切的说,这女孩子只对唐代的文物情有独钟,有点意思。

  “雁回,你都看看,这些出土的……。”

  姜教授还没说完,我拍着手里的泥土笑着说。

  “我今天是白来了,秋诺一语中的,每一件她都说的很对。”

  “这里不像是墓葬,怎么会有这么多文物出土呢?”姜教授还是有些诧异的说。

  “从文物类型和种类上看,这批文物包罗万象,从南北朝到晚清的都有,这里应该是一个匿藏的地方。”我想了想回答。

  挖掘坑里忽然一片嘈杂,好多人围了过去,我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一个长方形的木盒被清理出来,送到秋诺面前,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是一幅古画。

  “宋代燕文贵的《山川临江图》,保存完好,立刻封存处理。”

  我皱了皱眉头,走了过去,也不等秋诺同意,就用沾满泥土的手在画纸上摸了摸。

  “这是赝品!”

  所有人都愣在原地,秋诺抬起头打量面前的人,很镇定的说。

  “《山川临江图》描写江景气势开阔旷远,卷首写江边丘陵起伏,近处碎石散布,杂树迎风摇曳,远处江水浩瀚,画中溪山重叠,景物繁密,山间水滨布置台榭楼观,笔法细致严谨,不管是布局还是用笔,都是典型的“燕家景致”你凭什么说是赝品。”

  “纸张不对,宋代的纸是用酥皮、檀、阳香、木芙蓉、或竹,还要蜡过才可以用,纸糊均匀光滑柔软,是明代后才有的工艺,这是明纸。”我笑着很平静的说。

  “信口雌黄,你就看了两眼就能分辨出纸张的年代,那还需要仪器干什么。”秋诺冷淡的瞟了我一眼。“何况你也只是猜测,根本就不能确定。”

  “要想确定还不简单。”我刚说完就一把抢过秋诺手里的画,扔给萧连山。“把画撕了。”

  我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萧连山想都没想,在越千玲正想阻止的瞬间,古画已经在他手里变成了两半。

  “闻闻,纸里面有什么味道?”我一脸平静的笑容。

  “哥,啥味道都没有。”萧连山闻了一下,抬着头一本正经的回答。

  我转过头看着秋诺,在场所有人都惊讶万分,唯独她依旧保持着冷艳的表情。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宋纸是有檀香味的,这个没有,所以是赝品。”

  秋诺居然冷冷一笑,好像对刚才发生的事并不关心,淡淡的说。

  “是不是赝品我现在不知道,不过有一件是我很清楚。”

  “什么事?”

  “我下次见你的时候,应该是在看守所里!”

  ……

  长这么大第一次戴手铐的感觉很奇妙,坐在审讯室里面,萧连山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被一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察给押倒这里,我坐在他旁边,罪名是教唆破坏国家文物,而萧连山的罪名就有意思得多,破坏国家文物以及袭警拘捕。

  站在他们身后的几个警察直到现在手里还紧紧握着电警棍,脸上的淤青不用说是被萧连山打的。

  负责做笔录的警官个子不高,黑着脸像全世界都欠他的钱。

  “知道为什么抓你们吗?”

  “那画是赝品,不相信你们可以安排人去鉴定。”我依旧很平静的样子。

  “不管是不是赝品,埋在地下几百年的都是文物,你们两个光天化日撕毁文物,性质恶劣情节严重,知道后果吗?”黑脸重重拍着桌子咆哮。

  “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哥都说了那画是假的,既然是假的又怎么会是文物,那如果今年把你刚才坐的笔录埋在地下,埋几百年,敢情挖出来也成文物了?”萧连山拧着头很较真的样子。

  “老实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还这么嚣张。”黑脸加重语气大声吼。

  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穿警服的女人,看上去挺年轻,俊美的脸蛋配上身上合体的制服英姿飒爽,有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

  “方队长,你怎么来了,这是小案子。”黑脸连忙站起声,态度很恭敬。

  “你们先出去。”进来的女人话不多,示意站在我身后的几个警察都出去,只留下黑脸。

  “我是刑警大队队长,方亚楠,今天有些话想和你们谈谈。”

  “刑警大队?!”萧连山当过兵,知道一些警察的编制情况。“不就撕烂一副画嘛,居然要刑警大队的队长来审问,至于这样上纲上线吗?”

  “你们撕烂什么画我不感兴趣,今天想和你们谈谈越雷霆!”方亚楠一坐下就单刀直入。

  “霆哥?!”萧连山看看旁边的我一脸茫然。“霆哥有什么好谈的。”

  从方亚楠走进来开始,我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她的脸,眉头轻微的皱了皱,似乎有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在她身上。

  “关于越雷霆我们警方已经掌握了他很多情况,他涉嫌倒卖国家文物,开设赌场和境外黑社会背景人士来往,严重扰乱社会治安和稳定。”方亚楠一边说一边把越雷霆的档案堆到我和萧连山的面前。

5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青羊宫”

  1. 回复 2014/03/08

    庞金口

    萧连山没逃跑

  2. 回复 2014/06/27

    笑者

    胡编乱造,无文学性。

  3. 回复 2014/08/03

    小哥

    文笔太差,看到这看不下去了!

  4. 回复 2014/09/10

    路人甲

    越看越觉得假了→_→

  5. 回复 2016/11/25

    路人

    因为那女的太恶心 放弃阅读了 其实很多好书里不一定有女主

  6. 回复 2017/03/13

    果断弃了

    作者简直狗屁不通。一会说主角性格沉稳一会又四处装逼。埋怨教育女主说挡人财路什么的,要不是你说是假的非要装逼能那样吗?还帝王命,又说主角性格重情重义。自古帝王无情心,哪个开朝皇帝是重情重义的?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