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至阴之日

  “听说你们被警察抓走,我和千玲一晚上都没睡着,到处想办法,还好你没事,警察没为难你们吧?”越雷霆拍拍我肩膀问。

  “霆哥有心了,我和连山很好,谢谢霆哥。”我感激的笑着说。

  “这一次你还真别谢我,昨晚我想尽了办法,也没能找到人把你们弄出来,我都快急死了。”

  “啊?霆哥,不是你想办法把我们弄出来的?”萧连山诧异的问。

  “拜托你以后做事长点脑子,雁回哥冲动,你也跟着冲动啊。”听到我们被抓的消息,在酒店的顾安琪也赶了过来。

  “霆哥,那……那怎么今天放我们出来了?”我很好奇的问。

  越雷霆指了指旁边也很意外的说。

  “你们真要感觉秋小姐,是她想办法救你们出来的。”

  我一回头才看见站在旁边,依旧面如冰霜冷艳照人的秋诺。

  “呵呵,我撕了你的画,你怎么……对了,你是怎么把我们弄出来的?”

  “你说的没错,那副画经过鉴定是赝品,是临摹原画的,你也说对了年代,是明代的纸,经过鉴定这幅画没什么价值,既然不是文物,你就没有构成损坏文物罪。”秋诺冷冷的说。“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我冲秋诺笑笑表示感谢,然后回过头看着警局。

  “怎么,还舍不得离开,要不再进去住几晚。”越千玲在旁边挖苦的说。

  “别看了,和连山赶紧回家洗个澡去去晦气。”越雷霆也在旁边催促。

  “霆哥,你们先走,我还要等一个人。”我忧心忡忡的说。

  “哥,等谁啊?”

  “等方亚楠。”

  “那女警官凶的很,你等她干什么?”

  越千玲一听是女警官,顿时皱着眉头没好气的说。

  “哟,这才进去一天就又认识女孩子了,难怪不想走,早知道你这么喜欢这里,才难得弄你出来。”

  我没有理会越千玲,抬着头看着警局半天才说。

  “有人要害方亚楠,用了牵命破魂法,我不能见死不救。”

  “牵命破魂法!”顾安琪一听惊讶的说。“这是道家法术里极其阴毒的咒法,根本不准正道弟子使用的法术,早就失传了啊?”

  “安琪,你也听过牵命破魂法?”我没有回头的问。

  “听过,我爸曾经给我提及过,道家十大秘法之一,不为外传极其霸道阴毒,多已失传,雁回哥,你怎么知道这位女警官被人施法了?”

  “昨天我看她第一眼的时候,发现她司空蕴藏黑青游离不散,厄远将至之兆,头上有红绳,不偏不倚在命宫之上,我问过她,看她反应,不应该是她放上去的,命宫红绳一线牵,命赴黄泉已不远,但看她面相,头面宽圆,福禄双全,头圆象天,皮肉宽,寿长之相,神气澄清,利名双得,怎么看也不应该是厄运突来之相。”

  “雁回哥,你是说有人故意在她头上放红线?”

  “哥,有没有这么吓人啊,一根红线能翻天了不成,是不是你想太多了?”萧连山说。

  我摇摇头很自信的说。

  “我刚才专门去看过方亚楠的办公室,里面刚装修过,陈设都是新,可一看就知道是有人故意布的风水局,方亚楠办公室门开向西,丁酉门前路不灵,桌上的花瓶口不周全,神族神福,佛神欠,女鬼神坛惹祸源,刑克屋主,坐在这里的人必遇凶劫。”

  “如果是这样的摆设布局,雁回哥还真没乱说,有人想害这位女警官。”顾安琪听完点点头说。

  “刚才我专门去看了方亚楠的简历,根据她生辰八字推算,她天皇星入命,食果之侯,今年走清利官远,百邪不侵,房间摆设是为了破她运程,让她从清利官远变成清上刃远,这样刚好和她八字相冲,邪魅能近其身。”

  “即便是这样,你帮她改改房间风水不就完事了,何必这样紧张。”越雷霆不以为然的说。

  我摇着头苦笑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她性格刚烈,认定和我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说什么她都不会听,何况我改了她房间风水也无济于事,她被算计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司空蕴藏黑青游离不散,说明邪魅早就侵其体内。”

  “你说了半天,我还是没听明白红线是怎么回事?”越千玲听着好奇又不好意思直接问,没好气的说。

  我指了指警局心平气和的解释。

  “这警局坐北朝南,阳光每天都从正门照入,警局二十四小时都有人,所以光亮不断,就好比日落不息,阳气充足,何况警局本来就是邪魅之物不敢靠近的地方,方亚楠天皇星入命,阳气萦绕,而且她是带枪之人,枪是凶器,邪魅妖术对她没什么用,在她头上放红线,红线在命宫,会引散阳气。”

  顾安琪慢慢点点恍然大悟的说。

  “我明白了,一旦阳气游离失散,她就必定中牵命破魂法,到时候神仙难救。”

  “那还不简单,不要在头上放红线不就一了百了。”越千玲在旁边说。

  我慢慢摊开手,手心里是一截红线,是昨天离开审讯室的时候从地上捡起来的。

  我从旁边的花丛中摘下一根草,右手掐剑指,草放于眉间闭目凝神,口里小声细语。

  “南海岸上一匹草,昼夜青青不见老,王母蟠桃来解退,百般邪法都解,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退!”

  然后猛然用手指掌中红线,双指间夹着的青草瞬间枯黄焦黑,红线慢慢在我手中化成一滴黑水,很快淡化消失。

  “你看到的是红线,其实只是表象,这是尸水!”

  越千玲一听吓的连忙往后躲了一步,生怕不小心沾染到身上。

  “用尸水炼化的红线至邪无比,而且无相无形,而且,能炼化尸水如此娴熟的人,道行绝对不简单,也不知道方亚楠怎么得罪这样的人。”

  “哥,那……那她还有没有得救啊?”萧连山很急切的问。

  “如果她能听我的话,我还能救她,不过对方是高手,既然给她施牵命破魂法,就没想过要放过她,可惜方亚楠根本就不相信我。”我叹了口气无力的说。

  “雁回哥,要不我去和这位女警官谈谈,或许她会听。”顾安琪好心的说。

  “没用的,在她心里物以类聚,她会认为是我要威胁她,说多错多。”

  “哥,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暂时保她安全的?”

  我摇摇头很惋惜的说:“本来是有,可惜发现的太晚,阳气已散,邪魅入体,除非我和施法的人斗法,破了对方法术,她才能捡回一条命,否则……。”

  “雁回哥,按你的推算,这位女警官还有多少时间?”

  我左手掐指算了半天,忧心忡忡的说。

  “如果我没算错,这个月方亚楠至阴之日,必定死于非命!”

  “雁回,虽然我是贼,她是兵,不同一条路的,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能见死不救。”越雷霆深吸一口气说。

  “哥,啥叫至阴之日啊,而且咋才能知道方亚楠至阴之日是哪一天呢?”萧连山皱着眉头问。

  方亚楠从警局走出来,看见我还站在门口,旁边就是越雷霆,面无表情的冷冷看了我一眼。

  我忽然有些犹豫,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还是走了上去。

  “方警官,想和你谈谈。”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真有事去我办公室谈。”方亚楠义正言辞的说。

  “就想问你一件事,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我干笑着说

  “你说。”方亚楠没有正眼瞧我。

  我犹豫不决半天,重重叹了口气。

  “请问,你这个月……几号……几号来……来红!”

  方亚楠先是一愣,红着脸怒不可遏,我想如果她不是穿着制服,多半下手会比越千玲还要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