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六合次火局

  回去后,越千玲问我好好的问方亚楠这个干什么。

  我告诉她,方亚楠邪魅已侵入体力,给她施法的人如果要发动牵命破魂,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要等她来月经的第一天,这事方亚楠阳气最弱,阴气最胜的时候。

  “就是说如果你不知道是几号来,你就没办法救她?”越千玲无可奈何的问。

  我慢慢摇了摇头,走到阳台上抬头看天。

  “以方亚楠八字推算,天皇星入命,明天天皇星破命宫,是她运程最低落之日,如果我是要害她的人,今晚就是下手最好的机会。”

  “那你有什么办法能救她?”越千玲问。

  “警局阳气旺能暂时克制,牵命破魂是邪法,施法之人一旦靠近会破其法术,所以只要方亚楠今天晚上到第二天黎明之前留在警局,至少这个月会相安无事。”

  “哥,她也要能听你的才行,看她今天对你的态度,早就和你划清界限了,你还指望她老老实实呆在警局一动不动?”萧连山咬了口蛋糕说。

  我深吸一口气,神情焦虑的说。

  “那只有跟着她,她去哪儿我去哪儿,先保她明晚周全再说。”

  “你还要去,她今天是穿着制服才忍着你,你再去搞不准她就动真格的了,随便给你安一个恐吓警察的罪名,也够你喝一壶了。”越千玲从沙发上跳下来大声说。

  “哥,能帮当然帮,可她又不领你这个情,我看还是算了吧,你不是一直都说祸福由天不强求嘛。”

  我摇摇头义正言辞的说。

  “方亚楠是被人施法,以她面相和八字推算,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不至于短命,施法的人逆天而行想断她阳寿已是阴损,更何况用牵命破魂这样的邪术,能害方亚楠同样也能害其他人,这样的人留不得。”

  如同越千玲预料的一样,方亚楠从警局走出来看见站在门口的我时,脸上的表情极其难看。

  “你又来干什么?是不是还没被关够?”方亚楠鄙视的看着我。

  “哥……她头上……又有红线!”萧连山盯着方亚楠的头发惊讶的说。

  方亚楠一愣下意识的摸摸自己头发,手心中果然又多了一根红线,口里小声的嘀咕。

  “也不知道谁这么无聊,天天给我放这东西。”

  我慢慢走过去,始终保持着和方亚楠一只手的距离,这样我能确定,方亚楠是打不到我的。

  “方警官,不管你信不信,真的有人要害你,你好好想一想,最近到底和谁结仇,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仇,对方想要你的命。”

  “秦雁回,我警告你,不要再在我面前危言耸听,你在警局门口恐吓警官,你知不知是什么罪?”方亚楠扔掉手里的红线冷冷的说。

  “你这个女人怎么不识好歹,我哥是一片好心,想救你的命,我们大男人,恐吓你一个女人干什么?”萧连山看不过去瞪着眼大声说。

  “先管好你们自己,不要以为这事就完了,我见过嚣张跋扈的人,没见过像你们两个这样如此顽劣的,告诉你们,我早晚有一天会亲手抓你们!”方亚楠义正言辞的说。

  “方警官,就当我们威胁你也好,恐吓你也好,你就算是为自己想想,今天就别回家了,留在警局这样对你安全。”我已经想不出可以再说什么。

  “秦雁回!”方亚楠往前走一步,直盯着我说。“你太狂妄了,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警局!跑到这里来耀武扬威,我看你是真活够了。”

  “哥,别给她说了,走吧,该说的都说了,她自己不听,是死是活也不关我们的事。”萧连山拉着我说。

  “方警官,你冷静点,请听我解释,我的意……。”

  “你跟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你需要的是对法律解释。”方亚楠打断我的话一脸严肃的说。“我是堂堂人民警察,从加入警队第一天开始,就知道工作的危险性,所以我从来不怕任何威胁和恐吓,因为我走的是正道,邪不胜正,我心里坦荡荡,什么都不怕。”

  萧连山从地上捡起红绳,放在手里,很认真的说。

  “你不怕,你知道这红线是什么吗?这是尸水变化出来的,你每天头上都有红线,就是说你每天都顶着尸水到处走!”

  “荒唐,你们靠这些在越雷霆面前招摇撞骗,他能信你们,不代表我也会相信,一根红线可能是我同事和我开玩笑,你能说成是尸水,我除了说你想象力丰富外,你们两个同时又多了一条罪名,宣传封建迷信!”

  “哥,这女的脑子咋就不开窍呢,你……你变给她看!”萧连山气的直跺脚。

  我看看萧连山手里的红线,知道方亚楠已经先入为主,我不管做什么,在她眼里都是跳梁小丑,叹了口气。

  “我要检举揭发越雷霆!”

  “哥?!”

  “你说什么?”方亚楠两眼放光很兴奋的问。

  “你不是想知道关于越雷霆的事嘛,我说,你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我抬着头淡淡的笑着说。

  “好!只要你们坦白从宽,就算是戴罪立功,根据你们的表现,警方会给予人身保护,只要你们愿意站出来指证越雷霆,你们曾经所犯的事都可以酌情减免。”方亚楠虽然口里依旧严肃,但看得出她现在很兴奋。“我立刻给你们安排警员做笔录。”

  “不!不要其他警察,这么大的事,我们只和你一个人说!”我看了看萧连山转头对她认真的说。

  萧连山忽然心领神会,我之前说过,只要今晚方亚楠留在警局,就能暂时保她这个月平安,用什么方法不重要,重要的是方亚楠不走就行。

  “对啊,给其他人说我和我哥心里没底,就和你一个人说。”

  方亚楠按照我的要求,把我们带的审讯室,我不进去,非要自己选一间,方亚楠隐忍的答应,让我自己挑,选了一间门口像东的审讯室,我满意的点点头。

  刚坐下我就要喝水,方亚楠咬了咬牙没办法递过去一杯水,我走到门口倒在沿门缝倒掉,然后把方亚楠刚才拿下来的红线放在门外,这才坐了回去。

  “哥,你这是做什么?”萧连山小声的问。

  “这房间向东,在离位,离位属火,警局阳气旺也属火,而方亚楠面相属火,刚好是六合次火局,火上加火本来是火煞,别人受不起,但方亚楠邪魅入体,阴气极盛,三火相交便是三昧真火,刚好可以克制她的阴气,门口倒水,水是百态之首,能溶化万物,也能阻万物,红线是尸水幻化,进不了这房间。”我在他耳边说。

  方亚楠也不理会我们交头接耳,翻看记录本严肃的说。

  “开始吧,一件一件的说,要详细,把你们知道的一五一十都说出来。”

  ……

  天微微发亮的时候,我长松了一口气,和萧连山坐了一夜腰酸背痛的,绞尽脑汁去想所有知道的事,几乎算是知无不言了。

  方亚楠的记录本上密密麻麻的写了好几大篇,越写越烦躁,直到看见我脸上得意的笑容忽然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从我们两人口里说出来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越雷霆大寿摆了多少桌,越雷霆的别墅有多大,越雷霆的车为什么被砸诸如此类没有一件有价值。

  方亚楠想要发作,却发现所有的程序都没有错,我和萧连山很配合,只不过我们选择性的说着方亚楠并不感兴趣的事。

  “方警官,我们可不可以走了?”我笑眯眯的看着她。

  方亚楠重重合上记录本,指着审讯室的门口,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马上给我走,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们!”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六合次火局”

  1. 回复 2014/03/08

    霆哥

    为何告发我!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