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主颠乾坤在八月

  越千玲看见我和萧连山回来,连忙从沙发上跳起来,满脸的倦态,看样子一晚上没睡,走到面前掰着我的脸左右看了看,满意的笑着。

  “连山,姓方的动手打他吧?”

  “没有,我一直在旁边站着,按你交代的,她敢动手,我就抽她!”萧连山冲去厨房找吃的。

  “算姓方的有眼色,我的人也敢打。”越千玲笑嘻嘻的躺到沙发上。

  我愣了一下,瞟着越千玲诧异的问。

  “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人了?”

  “哥,千玲说了,你一个男人,不能随随便便让女人打你,如果姓方的不识抬举,再动手动脚,我就……我就……。”萧连山扬着手后面一句话说不出来。

  “哟,瞧你现在长进的,都敢打女人了,本事越来越大了。”我白了他一眼摇着头叹息的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再跟着她学,早晚你连我也一起打。”

  “呵呵,哥,咋可能,千玲说了,只要我保护好你,想吃啥都给我做。”萧连山满嘴的蛋卷,一脸傻笑的说。

  “拿人手短吃人口短……这话难道你没听过。”我喝了一口水苦笑着说。

  “总之一句话,除了我之外,不允许有第二个女人打你!”越千玲得意洋洋的仰着头说。

  “为什么啊?!”我差点被水呛着,一脸的委屈。“都是爹妈生的,我凭什么让你打啊?”

  “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越千玲趾高气昂的笑着。

  我无力的叹口气,不再说话,好像只要越千玲提及以前的事,我似乎永远都没底气和她继续争辩,去浴室洗了脸出来对萧连山说。

  “连山,吃完了你就去找安琪,告诉她我知道黄金龙龟纸卷上第二句篆书的意思了!”

  越千玲眼睛一亮,从沙发上坐起来,笑嘻嘻的问。

  “第二句是什么意思?”

  “先带你们去一个地方。”我很兴奋的笑着说。

  ……

  再次见到萧连山和身边的顾安琪是在青羊宫的门口,里面的文物清理已经完成,重新对游客开发参观,陆陆续续有很多游人络绎不绝的进出。

  越千玲抬头看看我一脸疑惑。

  “好好的,带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雁回哥,连山说你解开了第二句篆书的意思?”顾安琪欣喜的问。

  我点着头笑了笑说。

  “这事要感谢姜教授,不是他请我来青羊宫,我没这么快解开第二句的意思。”

  “和姜教授有什么关系?”越千玲不解的问。

  “主颠乾坤在八月,这是黄金龙龟纸卷上的第二句,我反复想过也没头绪,直到我那天看见青羊宫这三个字才恍然大悟。”

  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抬起头,刚劲有力的青羊宫三个大字悬挂在楼牌之上,看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稀奇。

  顾安琪忽然笑了起来,慢慢点点头说。

  “在八月……哈哈哈,原来是这个意思,雁回哥,你真厉害,这你都能想到。”

  “还是安琪聪明,一点就通。”我笑着说。

  越千玲听我夸顾安琪一脸的不快,漫不经心的说。

  “现在明明是五月,怎么又变成八月了?”

  “千玲姐,这个八月不是指月份,我给你解释。”顾安琪指着青羊宫三个字说。“主颠乾坤,乾坤是日月,就是一上一下的意思,你把主字一个朝上,一个朝下,在分别把八和月这两个字加上去,你看看变成什么字了。”

  “八和月两个字加上去……。”越千玲全神贯注的想着。

  “羊……青!”旁边的萧连山忽然兴奋异常的大声说。“是青羊两个字,就是指青羊宫!”

  我点点头笑着拍拍萧连山的肩。

  “看见了吗,这叫近朱者赤,跟着我你人都变灵光了,哈哈哈。”

  越千玲知道我在含沙射影挖苦她反应慢,可都看出来,就她没看出来,虽然心有不甘,还是只有忍气吞声。

  走进青羊宫,刚才的兴奋劲在顾安琪的脸上慢慢消散。

  “雁回哥,地方是找到了,可就知道一个青羊宫,这地方也太大了,又没有其他提示,找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找啊。”

  “青羊宫建于周,初名“青羊肆”,据考证,三国之际取名“青羊观”,到了唐代改名“玄中观”,在唐僖宗时又改“观”为“宫”,五代时改称“青羊观”,宋代又复名为“青羊宫”,直至今日到唐代最为鼎盛,明代时,唐代所建殿宇不幸毁于天灾兵焚,破坏惨重,已不复唐宋盛况,现在的青羊宫均为清康熙六至十年陆续重建恢复的,在以后的同治和光绪年间,又经多次培修,建国后又多次修葺,如果真有线索在青羊宫,早就不复存在了。”越千玲是学考古的,说起青羊宫的来龙去脉如数家珍。

  我手里拿着一张青羊宫的参观游览路线图,仔细看了看上面关于青羊宫的简介,若有所思的说。

  “黄金龙龟上面的纸卷第二句篆书,指的是青羊宫,就是说这里有关于明十四陵的线索,黄金龙龟是袁崇焕派人定做的,是明代晚期,也就是说明代晚期之前青羊宫的变化可以不用考虑。”

  “你这个想法也不对,即便不用考虑明代晚期之前青羊宫格局变化,虽然缩小了查找范围,但你别忘了,清代初期和中晚期都翻修过青羊宫,足足贯穿了两百年的时间,更不用说,建国之后的修葺,加在一起有三百多年,这三百多年来青羊宫有多大的变化你知道吗?”越千玲说到考古方面的事显得很沉稳。

  “千玲姐,你是说现在的青羊宫和一起的不一样吗?”顾安琪有些担虑的问。

  “不一样,青羊宫很多古建筑建于中唐,占地六百平方米,山门西侧为八字墙,长二十米、高四米。墙顶盖琉璃瓦,边上是花瓣为白色,中心为红色的琉璃荷花,右边塑有土地神、青龙像各一尊,还有明代正德十二年冬立的皇恩九龙碑一座,右边塑有白虎像一尊,还有七星桩,上刻有道教秘传天书云篆,根据中天北斗布局,称为北斗七星桩,龙凤桩,大石狮一对,龙王井一口等后来因城市建设全都拆除。”越千玲很平静的回答。

  听到越千玲的话,顾安琪一脸失望,好不容易找到青羊宫,但现在看来,明十四陵的线索还有没有已经是一个问号。

  我忽然笑了笑样子很轻松。

  “换位思考!如果你们是想要在青羊宫里隐藏一个旷世宝藏的线索,当然也会想到很可能后人会无意中销毁掉,那怎样做才算是安全的,可以让这个线索一直保留下来?”

  “你别老是说话说一半,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什么都懂。”越千玲现在最怕跟着我的思维去想事情,总是会慢一拍。“你想到什么直接说。”

  “呵呵,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把线索隐藏在一个永远也不会被人注意,同时也不会被损坏,即便损坏后被修葺,秘密依旧存在的地方。”我意味深长的笑着说。

  越千玲白了我一眼,冷笑着说。

  “我还以为你有多聪明,真找到线索似的,说了半天等于没说,白痴都知道这样做,可问题是,这青羊宫里有什么地方符合你所说的,你给我指一处出来瞧瞧。”

  我也不理会她,把手里的几张参观路线图分给其他人。

  “说再多也没用,青羊宫也不大,大家分头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整整一个上午,我根据路线图,把整个青羊宫全走完了,也没有任何关于明十四陵的发现。

  走到三清殿看见顾安琪,正蹲在三清殿外全神贯注的看着门口两只铜羊。

  “雁回哥,你快来,你看看这两只铜羊上有没有线索。”顾安琪看见我走过来,很兴奋的说。

  “安琪,你怎么对着两只羊这么感兴趣?”我笑着问。

  “雁回哥,我刚才听道观里面道长解说,这是青羊宫的镇宫之宝,两只铜羊都是黄铜铸成,是清雍正元年大学士张鹏翮从北京买来送给青羊宫的,以负青羊宫之名的,相传这只青铜异兽是宋代河南开封经梅阁之物。”

  我看看面前两只铜羊,工艺神巧,色如赤金,闪闪发光,左侧独角铜羊十分奇特,拥有十二属相的特征,有羊胡、牛身、鸡眼、鼠耳、龙角、猴头、兔背、蛇尾、猪臀、狗肚、虎爪、马嘴。

  “雁回哥,道长说了,这两只铜羊一直摆在这里后,就没再移动过。”顾安琪一边在羊身上仔细寻找一边说。

  我淡淡笑了笑,正想开口说话,就听见身后越千玲的声音。

  “安琪,你自己都说了,这是清代才有的东西,袁崇焕是明末时候留下的黄金龙龟,除非他穿越,否则这两只铜羊上不可能会有关于明十四陵的线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