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邪魅退烬

  萧连山木讷的皱了皱眉头,很诧异的说。

  “方亚楠是昨天被人绑架的,就是说她到昨天下班之前都还活着,按照你说的,她早该死了啊?”

  “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我又环顾房间的四周,淡淡的说。“有人救了方亚楠!”

  “谁?谁救了方亚楠?”

  “想要方亚楠命的人!”

  胡志文实在等不住,听我说的话颠三倒四,毫无逻辑科学,黑着脸说。

  “你的要求我都满足你了,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说方亚楠到底在什么地方,你现在坦白还来得及,如果方警官有三长两短,你十个脑袋也不够换。”

  “你别瞎嚷嚷。”萧连山正想着我刚才的话,回头白了他一眼。“你这话我完全迷糊了,想要方亚楠命的人又救了她?这……这是为什么啊?”

  我走到窗边指着上面的镜子,窗边的桌子可能以为方亚楠太忙,忘记了擦上面的灰,离摆放镜子不远的地方,有一处长方形的痕迹,明显要比桌子其他地方的灰少,我把镜子放上去,大小刚好合适,很显然这里之前是放镜子的地方。

  “连山,你看,这面镜子原先并不在这个位置,这是后来才摆过去的。”

  萧连山走过去低头看问。

  “这么镜子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

  “镜子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而是镜子摆放的位置。”

  “位置?”

  “这面镜子刚好对着方亚楠的床,从这个角度你看看能看见什么?”我让开身位对萧连山说。

  萧连山低下头看看镜子,果真能看到床,然后再看另一边,不解的说。

  “什么也没有,就能看到天。”

  “天上有什么?”

  “太阳……不对,方亚楠白天都在警局,只有晚上回来睡觉才躺在床上,晚上……是月亮!”

  我点点头不慌不忙的说。

  “别小看了这面镜子,它刚好折射到月亮,又照着床上的方亚楠,月亮是万阴之祖,有句话叫吸日月之精华,但镜子是反光的,镜中月就反过来吸收方亚楠身上的阴气。”

  “哦,因为月亮一直在吸收她身上的阴气,所以方亚楠才没有死于非命。”萧连山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这还不够,对方把拖鞋一前一后摆在床前,这叫玄月指,是道家施法起咒的一种手势,此指决能引阳避阴,邪魅退避三舍不近其身,这样方亚楠才能活到昨天。”

  “听你这样说,要害方亚楠的人挺在行的,感觉比要害霆哥的钟卫国还厉害。”

  “何止厉害,此人精通道家法术,就连十大秘法也运用自如,至于风水格局更是运用的出神入化,方亚楠的生死都在这人一手之间,之前钟卫国和这个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既然是这样,这个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明明想害方亚楠,现在又救她,然后再绑架她,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我也想不通,为什么要救方亚楠,偏偏选在昨晚下手,如果要方亚楠的命,根本不需要绑架她,绑架她是为什么?”我来回走了几步皱着眉头小声说。

  “没事的话,我就下楼去了,还有好多事。”管理员对胡志文说。

  我忽然想到什么,走到管理员身边急切的问。

  “你说昨晚离开的两个人是几点下的楼?”

  “十二点整!”

  “你怎么这么肯定?”

  “他们下来的时候我正准备去关铁门,我每天晚上十二点准时关门,风雨不改都好多年了,这个小区里的人都知道。”

  “十二点!”我若有所思的抬起头沉声说。“昨天是丁丑日,天官闭日,牵命破魂是邪法,施法的人为了避忌所以选在昨晚绑架方亚楠,虽然这个人救了方亚楠,但牵命破魂是血祭之法,一旦发动没魂魄祭祀,施法之人会反受其法,今天是戊寅日,刚好和方亚楠八字相冲。

  “你是说今天方亚楠就会……死于非命?”

  我点点头在房间走了几步低沉的说。

  “按照方亚楠八字命卦看,她是坎命,日柱为水泽革,今日绝命之地是东南方,是凶厄断寿之位,水泽革,泽革是指水聚集的地方,但聚而不散,形而不败,方亚楠是过林之虎,伤虎唯有龙!我知道方亚楠在什么地方!”

  胡志文瞪大眼睛连忙走过来焦急的问。

  “什么地方?”

  “以这房子为基点,东南方有没有带龙字的湖泊?”

  胡志文低头想想马上抬起头快速的说。

  “龙泉湖!”

  “带上你的人马上去龙泉湖。”

  在车上我一言不发的低着头,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亚楠施法的人要搞出这么多是,以对方的功力来看,真想要方亚楠的命如同掐死一只蚂蚁般简单,而且还不留丁点痕迹,绑架方亚楠把事情搞的这么大,整个片区的警察几乎都出动了,完全让自己陷于被动,这么做又是什么目的呢?

  车停在龙泉湖边上,所有的车都打开车灯,整个湖被照的透亮,前来营救的警察挨着湖边开始搜索,胡志文焦急的看守着我和萧连山,不时向四周张望。

  陆续从各个方向回来的人都说没有发现,胡志文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拳头握的咯咯指响。

  我看着平静的湖水,转头冷冷对胡志文说。

  “给我一张纸!”

  胡志文拿我没有办法,方亚楠的安危全都系于我身上,咬了咬牙递过去一张纸。

  我把方亚楠八字写在纸上,折成纸船推入湖水之中,然后中指沾湖水弹于纸船纸上,湖面本没风,可纸船缺慢慢像湖心飘过去。

  “叫你的人跟着这条纸船,千万不跟丢了。”

  按照我的吩咐,好几把手电筒都照在纸船上,龙泉湖有十四座孤岛和十四座半岛,面积相当大,我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纸船,漂流了十几分钟后纸船停在水中再也不动。

  “方亚楠就在纸船所指的水下面。”

  胡志文看看我怒不可遏的样子,一点也不相信我说的话。

  “连山,下水救人,快!时间来不及了。”

  萧连山听见我的喊话,一把推开负责押解自己的警察,跳进水里,胡志文和旁边的警察以为萧连山要逃跑,掏出手枪正打算向水里射击,我面不改色的站在前面,挡住所有黑洞洞的枪口。

  胡志文看的出早已忍受够了我,手指在扳机上抖动,咬着牙恨不得乱枪打死我。

  “方亚楠就在下面,不过我怎么也拉不动她,好像被什么缠绕着。”萧连山浮出水面大声的喊。

  我连忙看看四周,里萧连山最近的岸边有颗梧桐树,和周围的树不一样的是,才五月多很多树叶已经枯黄。

  我走到树边拿起地上的石块,割破自己的手掌,沾着鲜血手掐君师指,在空中凭空写画,口里大声念着。

  “天清清地灵灵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凶神恶煞奉吾令走不停,天灵灵、地灵灵、凶神恶煞、阴杀、阳杀、麻煞、喜煞尽改灭形,神兵火煞如律令。”

  令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都说不出话来,刚才明明树上什么都没有,我话音刚落,月光下,整颗梧桐树上缠满了红线,一直延伸到湖水里。

  “方亚楠身上就是被这红线缠绕着的。”萧连山又从水里潜出来。

  我双手中指单曲和大拇指相握,用力一甩,手上鲜血洒到梧桐树上,随即大喊一声。

  “邪魅退烬!”

  树上的红线离奇的瞬间燃烧起来,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连山再次从水里浮出来的时候,走里抱着一脸苍白的方亚楠,好几个警察纷纷跳进水里把他拉到岸边,法医赶过来对方亚楠抢救,所有人都围在旁边,在水底这么久,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方亚楠存活的几率有多渺茫,当法医抬起头从空洞的眼神中,大家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法医什么话也没说,表情黯然的摇摇头。

  我默不作声的走过去,抓起方亚楠的手,手指按在她脉搏上,忽然长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

  “你……你是不是有办法救她?”胡志文虽然从来不相信封建迷信的东西,可刚才看我做的事,已经完全不能用他学的知识来解释。

  我没有理会胡志文,坐到躺着的方亚楠身边,解开她的衣服,一只手按着她的胸口,一只手捏着方亚楠的嘴,低头把口对着她口上。

  压在胸口的手猛然一用力,等到我抬起头来的时候,口里衔着一团红线,方亚楠躺在地上剧烈的咳嗽,从嘴里不断涌出湖水。

  胡志文看见方亚楠苏醒过来,长长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瘫软如泥的坐在地上,脸上居然冲着我一个劲的傻笑。

  有警察急冲冲跑过来,面色急切的对胡志文说。

  “胡队,刚才接到通知,我们片区警局被盗了!”

4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邪魅退烬”

  1. 回复 2014/03/08

    人工呼吸?

  2. 回复 2014/03/12

    读者

    孩子 你在宣传法轮功吗

  3. 回复 2014/08/10

    操,实在看不下去了,文笔太差。

  4. 回复 2014/12/22

    警察甲

    他挡枪口时明明大小便失禁了

  5. 回复 2017/08/06

    匿名

    怎么把作者写成了杰克苏!而且同主线毫无关系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