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尸偶

  越千玲是不打算让我单独一个人去赴约的,何况是方亚楠的约会。

  龙泉湖的事过了快两个多星期,方亚楠出院后第一时间想请我吃顿饭,电话里方亚楠说大恩不言谢,怎么看这顿饭都正常不过。

  可偏偏越千玲只记得萧连山回来告诉她,我是如何用口衔出方亚楠喉咙里的红线,至于结果是怎么样越千玲并不关心,但这个过程让她足足一个星期没和我说一句话。

  所以我欣然赴约的同时,越千玲一言不发的跟在我后面。

  很普通的家常便饭,作陪的居然还有胡志文,萧连山因为要去机场接顾安琪,所以没有来。

  方亚楠不穿制服的时候怎么看都秀丽可人,少了一分豪爽,却多了三分娇媚,才出院不久,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脸色不是太好,有些病态的苍白,却更加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我一直左顾右盼的没有去看方亚楠,虽说那天在龙泉湖形势危急,自己那样做也是逼不得已,可毕竟和方亚楠有肌肤相亲,我从来没往其他地方想过,丁点都没有。

  心不正,剑则邪。

  可坐在这里,总感觉我身旁有一座恒古不化的冰山,你不用触及也能感觉到刺骨的凉意。

  越千玲明显没认为自己是多余人,有意无意和我坐的很近,脸上的笑容犹如三月春风般和煦,但落在我眼中,那完全就是一种秋风萧杀的阴冷。

  “秦雁……。”胡志文打破了饭局尴尬的沉寂,端着茶杯说。“以前是我先入为主,很多地方错过和得罪了,今天当班,不能喝酒,以茶代酒,希望不要往心里去。”

  原来胡志文也会笑,第一次看见他不黑脸的样子,我很不习惯,连忙举起茶杯。

  “你是公事公办,没有什么得不得罪的,喝完这杯茶咱们都忘了吧。”

  方亚楠默不作声的坐了半天,也端起茶杯。

  “今年这顿饭是为了感谢你救命之恩,但是,我是警察,对任何人都是一视同仁,如果你以后做了不该做的事,我同样会抓你。”

  越千玲眼睛瞪了她一眼,正想发作,发现我在下面拍着她的手,对于方亚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一点都不奇怪,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公私分明的性格倒是让我有些欣赏,不然方亚楠今天也不会穿便装请我吃这段饭。

  “方警官说的是,一码归一码,如果我以后真作奸犯科,方警官依法办事就行了。”

  “好,那这杯茶我敬秦哥,大恩不言谢,上次龙泉湖的事我方亚楠欠你一条命。”方亚楠即便穿了便装,说话的语气依旧巾帼不让须眉。

  越千玲忽然发现自己的存在完全是多余的,好像空气一般,夹了一筷子的菜放到我碗里。

  “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麻婆豆腐。”

  最后豆腐两个字越千玲刻意说的很重,我听的明白,如坐针毡的笑了笑。

  “有件事一直忘了告诉你。”胡志文放下茶杯从包里拿出一份档案。“方警官被营救后,我们在龙泉湖周围搜查看有没有凶手遗留的线索,找到一片残缺的衣服,后来警犬根据衣服上的气味,找到了穿衣服的人。”

  “你们抓到凶手了?”我有些不确定的样子。

  胡志文和方亚楠对视一眼,表情奇怪的说。

  “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凶手?”

  “你们警察办案怎么能这么唐突,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越千玲终于有机会插嘴,不满的说。“别又抓错了人,还是问清楚的好。”

  “找到的这个人根本……根本没办法问!”胡志文有些为难的样子。

  “胡警官,有什么不能问的?”我也一脸迷惑。

  “警犬根据衣服上的味道,一直追踪到医院的太平间。”方亚楠声音低沉的说。“衣服残片和其中一具尸体穿的衣服刚好吻合。”

  “尸体?!”越千玲筷子上的菜掉了下去。“你们的意思……是说,医院的尸体……绑架了方亚楠?”

  我打开档案袋,里面的照片上可以清晰的看见尸体上的衣服破洞,尸体是一个大概三十来岁的男人,很瘦小,但穿的衣服缺很宽大,我忽然想起那天管理员说的话,从楼上下来的两个人很胖,但头又不大,看上去很不协调,走路的样子像木偶。

  “这具尸体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七天。”我很平静的说。“而且还死于溺水。“

  “你怎么知道的?”胡志文指着照片上的尸体说。“我们翻看过医院的记录,死者是因为游泳时突发心脏病被淹死的。”

  “尸体胸口,四肢关节,眉心以及头顶都有小拇指大小的孔。”我把照片放回档案袋淡淡的说。“七窍有黑泥,对吗?”

  胡志文和方亚楠面面相惧,一言不发的点着头。

  “他是被做成了尸偶!”我神情凝重的说。

  越千玲现在一点食欲都没有,看了那张照片后,越千玲的胃翻江倒海,但还是好奇的问。

  “什么叫尸偶?”

  “呵呵,两位警官是不会相信这些的,还是不说了,反正事情已经结束。”我看越千玲面色难看,笑着说。

  “之前是不相信……可自从龙泉湖发生的事后。”胡志文低着头喝口茶心有余悸的说。“很多解释不了的事,并不能认为不存在。”

  “到底怎么回事,这方面你懂的多,或许能给我们提供线索。”方亚楠好奇的问。

  “人死后,魂魄附于骨上,到第七日遇天煞地冲,魂魄受激,故而离骨而行,此人死于水中,对水有怨念,土能克水,再混合黑狗血,能镇阴魂,封于尸体七窍之中,魂魄不能离开身体,再用冰柱插入胸口、四肢关节,眉心,冰柱融化前尸体会受人摆布,这就是尸偶!”

  越千玲吞着口水,听的毛骨悚然。

  “你是说这样尸体就会动?”

  “当然不行,驱尸其实很早就有,这是道家茅山术中的一种法术,湘西的赶尸体其实道理和这个如出一辙,只是赶尸是为了引导肉身魂归故里,但做尸偶却有违天道,强迫魂魄不离开身体,以达到驱使尸体做某件事的目的。”

  “这么说真正绑架和想要谋害方警官的人拥有这种能力?”胡志文心惊胆战的问。

  我点点头很冷静的说。

  “做尸偶容易,但要驱动尸偶没有高超的道行是做不到的,这个人比我想象的还有厉害。”

  胡志文忽然想到了什么,心神慌乱的说。

  “现在这个凶手还没抓到,虽然方警官暂时安全,可按照你说的,他随时都还能继续谋害方警官,我们应该怎么做?”

  “呵呵,这个你不用担心,方警官以后不会有事了。”我笑了笑很肯定的说。

  “为……为什么?这个人处心积虑谋划这么久就是想要我的命,可你救了我,为什么我以后不会有事了?”方亚楠不解的问。

  “以这个人的功力和道法,想要你的命,何必搞这么多事。”我忽然淡淡自嘲的笑了笑。“我因为算错了你的生辰八字,差一点我都害了你,如果不是这个人救你,你怎么可能还活到今天。”

  “这个……这个人救了我?!”

  我点点头心平气和的对胡志文说。

  “你还记不记得,你那天来抓我的时候,说是在方警官屋里发现了我的指纹。”

  “是的,可后来我问过方警官,你从来都没有去过她家,指纹应该是有人故意留下,想嫁祸给你。”胡志文点着头说。

  我笑着摇摇头平静的说。

  “留下指纹的人不是想嫁祸给我,是想我带你们去救方亚楠!”

  越千玲越听越迷糊,偏着头看着我问。

  “这个人既然要害方亚楠,为什么又要你去救她?”

  “这个人很显然是认识我的,至少说这个人知道我精通道家五术,留下我的指纹,警方一定会找到我,而我到了方亚楠家就能算出她在什么地方。”

  “总有一个目的啊,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呢?”越千玲还是疑惑的问。

  “开始的时候我也没想明白,直到后来……。”我看看对面的胡志文心平气和的说。“后来你同事向你报告,你们片区警局被盗,我才恍然大悟。”

  方亚楠猛然抬起头惊讶的说。

  “我明白了,让你发现我在什么地方,然后所有人跟着你去救我,警局里剩下少数几个人,对方刚好可以去警局盗窃!”

  “对,这个人的目的不是要害方警官,而是要用方警官引开警局里的警察,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个人的目的在警局!”

  “警局被盗?警局能有什么好偷的,又不是银行?”越千玲眨着眼睛对胡志文说。“事后你们盘点少了什么吗?”

  “那就更奇怪了,开始我们都以为盗窃枪支,可枪械房纹丝不动没有人进去过,被盗的是证物房,里面被翻的七零八落的,不过看样子不应该是为了钱,证物房里有被缴获的毒资和赌资,加在一起有十多万,可这些钱被翻扔的满地都是,最后清点,一分不少,至于其他东西和档案上对比,同样一件也没丢。”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尸偶”

  1. 回复 2015/04/06

    好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