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六章 拍卖会

  再次看见秋诺是在拍卖会上,我因为方亚楠的事几乎都忘记了这个人,上次在警局门口秋诺特意给我道歉,因为当时心里惦记着方亚楠头上的红线,居然没怎么搭理她。

  现在想起来我感觉有些过意不去,上次在青羊宫里面看她鉴定文物如此老练娴熟,完全和她的年龄不相符,多少对秋诺有些好感,只是感觉她太高傲冷漠,给人一种不容易靠近的感觉。

  像只刺猬,从她眼神中看出对任何人和事都没有太多的安全感,谁靠近她,秋诺都会下意识的张开浑身的尖刺来防备自己。

  “你看什么呢?”越千玲发现坐在身边的我心不在焉的看着前面。

  “我看见秋诺了,想着要不要和她打个招呼。”我望着前面说。

  越千玲一听立马沉下脸阴阳怪气的说。

  “你是不是看见女孩子就失控,要不是她,你也不会去警局,不去警局也不会遇到方亚楠,不遇……。”

  “呵呵,我就是想过去打个招呼,上次在警局没搭理她,有些过意不去,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回过头一脸苦笑的说。

  “老实给我坐着,别东想西想的,别忘了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本来计划好等萧连山回来后,就一起上青城山,萧连山回来了,可顾安琪以为临时有事耽误,要延后几天回来,萧连山魂不守舍在家无所事事,非要越千玲带他出来走走。

  刚好拍卖行邀请考古研究所的姜教授当嘉宾,参加一场拍卖会,姜教授有事走不开,让越千玲代表出息,对于古玩鉴赏越千玲完全就是门外汉,怕自己给考古研究所丢脸,刚好身边有一个我,也不等他同意,就把我拉来了。

  我不喜欢人太多的场合,总感觉特别拘谨,何况前后坐着的人一个个珠光宝气财大气粗的样子,没有多少真正是喜欢古玩的人,都是一群暴发户想买几件古董回去提升提升自己档次。

  “第一件拍卖品,晚清矾红钟馗人物鼻烟壶,起拍价一千元,每次加价五百!”

  拍卖师宣布拍卖开始,越千玲看有很多人举牌,低声问。

  “这个物件你看怎么样?”

  “画工细腻老道,人物传神惟妙惟肖,年代不是太久,有一定收藏价值。”我漫不经心的说。

  “这东西你看值多少钱?”萧连山很无聊的问。

  “毕竟是小件,材质也不名贵,起拍价虚高了,要一千元,这样的东西顶多就三四百。”

  “三四百?”萧连山愣了愣,看看到处举牌的人茫然的说。“我还以为来这里的都是专家呢,原来也不比我好到什么地方去。”

  “呵呵,这东西在鬼市一抓一大把,放鬼市也就三五十元的价。”我笑了笑说。

  “这个叫包装,鬼市里卖的货因为没有包装所以卖不起价格。”越千玲不屑一顾的说。“拍卖会多正规,每一件古董都有专人鉴定,确保货真价实,而且有证书,这里卖出来的东西当然贵了。”

  “拉倒吧,也就一群不懂装懂滥竽充数的人才跑这里来。”萧连山瞟瞟身旁的人挖苦的说。

  前面几件藏品都无足轻重,越千玲催着我给她讲解每一件,我如数家珍,前排一个中年人不时的回头看我,搞的我很难堪。

  “这位朋友,我叫赵彬,瞧你挺懂这些的,我也想买几件回去,可是不懂,要不你给参考参考,酬劳好说。”赵彬回过头笑着小声说。

  “呵呵,我也是随口说说,你想买哪方面的古玩,如果看到合适的我给你说说。”我微微一笑和气的说。

  “这个无所谓,只要是真的,有收藏价值的就行。”赵彬客气的笑着,手里递过来一叠钱,看上去有好几百。

  我连忙把赵彬的手推了回去。

  “真不用给我这个,你既然喜欢,看见合适的我提醒你就是了。”

  赵彬很固执的非往我手里塞,越千玲看两个人一推一送,再这么下去别人还以为在打架,好几个人都往这边看,越千玲一把从中年人手里接过钱。

  “你……你怎么能随随便便收人家的钱?”我瞪了越千玲一眼。

  “你不收他的钱,他心里会不踏实,这里大多是生意人,他们相信钱比相信人多,你收了他的钱,他认为你会全心全意帮他,你不收,他心里就没底,反而认为你在应付他。”

  对于越千玲所说的这套言论,我本嗤之以鼻,可看见赵彬脸上心满意足的笑容时,多少还是有些相信,毕竟是生意人,有共同利益就一定会有朋友。

  “第五件藏品,唐代阎立德《十二贤明图》,起拍价两万元,每次出价两千元。”

  我嘴角上翘淡淡一笑意犹未尽的说。

  “居然还有阎立德的真迹,没想到在这里看见了。”

  “怎么,这幅画很好吗?”越千玲看看台上的画好奇的问。“都没听过这个人。”

  “孤陋寡闻,阎立德都没听说过,亏你还是考古的,昭陵就是他设计的,你说他厉不厉害。”我苦笑着说。

  “这人是修房子,又跑来画画,你不是说术业有专攻,他是不是修房子里面画画,画的最好的,画画里面房子修的最好的啊。”萧连山自娱自乐的笑着说。

  “阎立德是唐代建筑家,工艺美术家,画家,出身于工程世家,唐武德至贞观年间任尚衣奉御、将作少匠、将作大匠、最后官拜工部尚书,曾受命营造唐高祖山陵,督造翠微、玉华两宫,营建昭陵,主持修筑唐长安城外郭和城楼等,对工艺、绘画造诣颇深,曾主持设计帝后所用服饰,绘画以人物、树石、禽兽见长。”我偏着头小声的解释。

  “我看你挺欣赏这个阎立德的,不过也没听说过他有什么传世的名画啊。”越千玲点点头还是不解的问。

  “呵呵,因为他活在他弟弟的影子里,所以别人对他的关注不是太高。”

  “他弟弟?他弟弟又是谁?”

  “被被誉为“丹青神化”而为天下取则,在在绘画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阎立本,他的作品有有《职贡图》、《萧翼赚兰亭图》等传世,其作品倍受当世推重,被时人列为神品。”我心平气和的说。

  “哦,你这么说我就知道了,《步辇图》、《古帝王图》等都是传世名画,难怪这个阎立德名气不大,前面有一个这样的弟弟想要超越的确有难度。”越千玲恍然大悟的说。

  “话也不能这样说,阎立德只不过在建筑上造诣颇高,而让人忽略了他在绘画上的成就,看这幅《十二贤明图》就知道,线条刚劲有力,神采如生,色彩古雅沉着,笔触较顾恺之细致,人物神态刻画细致,比起阎立本的《秦府十八学士》有过之而无不及。”

  赵彬在前面听完我娓娓道来的讲解,兴高采烈的问。

  “听你这么说,这画很有收藏价值?”

  我点点头笑着说。

  “如果你喜欢收藏的话,这幅《十二贤明图》绝对是不错的选择。”

  赵彬看我说的如此确定,加上刚才我言辞确凿,想都没想就举起手来的牌子,刚才两万元底价的画,不一会时间已经变成了三万八千元。

  看加价的人这么多,赵彬没多少底气,又回头问。

  “这位朋友,你给估估价,这幅画值多少钱比较划算。”

  “这个……这个我还真不好说,我只会看东西好坏真假,至于值多少钱我就真不知道了。”我一脸歉意的笑了笑平静的说。“每一样东西都有看各自喜好,不喜欢的会认为一文不值,喜欢的可以一掷千金。”

  我的话音刚落,赵彬一咬牙,举着牌子大声喊。

  “五万!”

  一次加价只需要两千,赵彬居然一次性把底价从三万八加到五万整,显然是势在必得的架设。

  赵彬的策略是正确的,按照一次两千的加价,这幅画不知道要被抬到什么价位,报出一个自己完全可以承受的高价,不但可以吓退一部分人,同时也能彰显自己实力。

  看上去赵彬这样的做法很唐突,可实际上他节约了很多钱,我也不得不佩服一个生意人特有的思维。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赵彬的身上。

  抬头的时候看见秋诺正看着我,居然点着头对我淡淡一笑,秋诺给人的感觉很冰冷,虽然只见过她两次,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笑,从来没发现,原来秋诺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

  我也点点头回笑,一切落在越千玲眼里,变成一种莫名的怨念,我一点都没发现她越来越阴沉的脸。

  直到我疼的差一点喊出声来,低头才看见越千玲的高跟鞋重重踩在我脚上。

4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四十六章 拍卖会”

  1. 回复 2014/05/21

    随意

    毫无自然,各种做作,主角给种无所不能各种装B,实在看不下去了

  2. 回复 2014/11/13

    五菱之光

    看不下去了

  3. 回复 2014/12/14

    鄙视

    换个女主,这个实在不行,都快看不下去了。

  4. 回复 2015/06/30

    女主好坑

    这也能当女主看不下去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