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七章 借花献佛

  “六万!”

  拍卖会现场所有人目光的焦点已经不在赵彬,都齐聚到秋诺旁边一个穿白衣服的年轻人身上。

  不管是吸引眼球还是气势,年轻人显然比赵彬的效果要好得多。

  拍卖会现场一片嘈杂,好像完全变成赵彬和年轻人博弈的舞台,所有人下意识的都看向赵彬。

  “六万二!”

  赵彬这一次举手明显已经没有太多的底气,很显然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他所预期的范围,但碍于众目睽睽下的面子,他还是没打算放弃。

  年轻人居然微微一笑,毫无压力的举着手,动作看上去轻松潇洒。

  “七万!”

  下面又是一片哗然,年轻人把现场的气氛和热情完全推到了高潮。

  赵彬犹豫着到底还继不继续,对手的强劲和实力似乎远远超过自己。

  “算了,一副画而已得之我幸不用太强求。”我在他耳边笑着说。

  赵彬好像终于找到台阶,尴尬的笑了笑,手里的牌子再也没举起来。

  当拍会师最终宣布《十二贤明图》由年轻人获得时,全场都响起热烈的掌声,送到他手里的画,年轻人连看都没看,直接送到旁边秋诺手里。

  “呵呵,原来还有懂货的人,别以为就你一个人懂。”越千玲白了我一眼不冷不热的说。

  “原来是借花献佛,难怪这么卖力下血本买这幅画。”我好像完全没听见越千玲说什么,眼睛一直看着穿白衣服的年轻人。

  “给谁借花献佛呢?”萧连山很无聊的问。

  “还没看出来啊,这是为了讨好秋诺,看他刚才接画的动作,就知道他对古玩一窍不通。”

  “哟,听你这话咋感觉酸的很啊。”越千玲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这叫风度,投其所好博女孩子欢心,当然,给你说这些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反正你永远是学不会的。”

  我一脸苦笑没有接越千玲的话,倒是对年轻人多看了几眼。

  经过这次小插曲后,拍卖会继续,不过年轻人不再像刚才那样举手,但只要出现唐代的古董,不管有没有艺术价值或者是商业价值,年轻人都以高价竞得,然后再转身送给旁边的秋诺。

  拍卖会进行到一半时间,秋诺旁边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古玩,清一色唐代的物件,不过秋诺脸上没有丝毫欣喜的表情,依旧面如冰霜般冷淡,好像面前的一切在她眼里不过如此。

  我想到那天在青羊宫秋诺对陶俑的反应,忽然明白过来,秋诺对唐代的东西特别喜欢,完全是情有独钟,难怪年轻人只买唐代的文物送给她。

  “第十七件藏品,唐仕女纹八瓣银杯,起拍价一万元,每次加价两千元,请出价。”

  拍卖台上的银杯腹呈八瓣花状,口沿外缘一周联珠,弧形腹,下腹有仰莲八瓣凸出在杯身表面,喇叭形圈足,足沿亦饰联珠一周。环状单柄,柄上覆有如意云头状平鋬,鋬合錾花角鹿,周圈刻花枝纹。

  杯腹的八个花瓣即八个纹饰区,每区錾刻一组人物,或仕女,或狩猎人物。

  仕女图为仕女戏婴、仕女梳妆、仕女乐舞和仕女游乐;狩猎图中有三幅为策马追鹿,一幅为弯弓射猛兽,杯腹下部莲瓣内填忍冬纹。

  银杯的内底处,以水波纹为底衬,中间錾刻出一个摩羯头和三尾小鱼,凹陷的八只莲瓣内相间地錾刻出花草,这样,当杯中盛放酒或水以后,就仿佛在微波荡漾的池中,鱼儿游动,水草漂浮,平凡的饮食活动也因此增添了几许观赏乐趣,构思之精巧,令人叹为观止。

  我淡淡一笑,可能是很少看见我脸上会出现欣喜和冲动的表情,越千玲好奇的问。

  “这个银杯……很值钱?”

  “这银杯倒也寻常,出土的也很多,本没什么特别稀罕的地方,可这个银杯却有一个典故,本以为应该失传的,想不到居然再这里看见。”我笑了笑说。

  “明明就一个银子做的酒杯,为什么你看见反应这么大?”萧连山不解的问。

  “对啊,说说有什么典故。”越千玲似乎听故事比看一个不会说话的杯子有意思的多。

  “你是学考古的,那考考你,历史上女人里面最有名的笑是那一笑?”我饶有兴趣的对越千玲说。

  越千玲想都没想胸有成竹的回答。

  “能不能问点有挑战性的问题,这个也想难倒我,最著名的笑当然是唐代唐玄宗的宠妃:杨贵妃,她有倾城倾国之美,天生丽质,又精通音律,擅歌舞,并善弹琵琶,以致唐玄宗对她宠爱有加,那位万人之上的大唐皇帝为了博得“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杨贵妃的欢心,每逢荔枝季节总要委派专人通过每五里、十里的驿站驰运带有露水的新鲜荔枝,“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当时杨贵妃在华清宫里品尝荔枝时是怎样的一番动人情景。”

  “原来是一个吃货,哈哈哈。”萧连山在旁边乐呵乐呵的笑着。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我深吸一口气意犹未尽的说。“目前为止最有价值的古玩,这是唐明皇赏赐给杨玉环的,这套酒具一共是一壶五杯,杯子是银杯,酒壶是用纯金打造,杨玉环对这套酒具爱不释手,走到哪儿都随身携带,葬书里记录杨玉环被赐死马嵬坡,这套酒杯也不知道下落。”

  “啊?!”越千玲很惊讶的看看我。“这……这是杨玉环用过的?”

  我漫不经心的点点头淡淡的说。

  “杨玉环好酒史书上也有记载,她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而三千宠爱在一身,可她也曾一时失宠而借酒浇愁,醉后忘其所以,放浪形骸。”

  “你是说贵妃醉酒?”越千玲眨着眼睛说。

  “世人都知道这个典故,可不知道这个典故和这套酒杯的关联。”

  “你别卖关子,快点说,贵妃醉酒和这银杯有什么关系?”越千玲急切的问。

  “唐玄宗先一日与杨贵妃约,命其设宴百花亭,同往赏花饮酒,杨贵妃遂先赴百花亭,备齐御筵候驾,唐玄宗车驾竟不至,忽报皇帝已幸江妃宫,杨贵妃闻讯,懊恼欲死,一时竟难排遣,加以酒入愁肠,三杯亦醉,谁知唐玄宗挂念杨贵妃,移架百花亭,刚好看见杨贵妃春情顿炽,忍俊不禁,遂命人打造酒具一套赐予杨贵妃。”

  越千玲回过头看看拍卖台上的银杯,按照我所说,这银杯的价值完全无法估量。

  我的眼睛又慢慢看向秋诺旁边的年轻人,以秋诺对唐代文物的了解,这个银杯的来历和价值,她一定也很清楚,秋诺对唐代文物情有独钟,何况是面前这个杨贵妃用个的银杯,想必她身旁的年轻人一定不会放弃这个投其所好的机会。

  “三万!”

  我刚想完,年轻人已经举手叫价,一开口就加了两万,一掷千金为博红颜一笑的架势比起唐明皇也差不到什么地方去。

  很明显拍卖行低估了银杯的价值,虽然我对古玩行情和价格并不太了解,但这样有历史记载以及文化底蕴的物件,价值已经完全不能有钱来衡量。

  年轻人之前的出手一直阔绰豪气,听到他开口就提价到三万,会场里除了交头接耳谈论的声音,没有一个人举牌。

  “三万二!”

  声音从最后一排传来,老成而淡定。

  我和其他人都回过头,声音是从一个穿着寻常的老人口里传出来。

  “呵呵,终于又识货的了。”我淡淡笑着说。

  “四万!”年轻人满不在乎的举起手。

  “四万二!”老人面无表情的也举起手。

  “有好戏看了,看样子这两个人算是耗上了,你猜他们谁会赢。”萧连山幸灾乐祸的笑着说。

  “我看好魏总赢。”

  我回头看见赵彬很自信的说,看他的样子对这个老头信心十足,可能是刚才被年轻人抢了风头,到现在还愤愤不平,终于等到有人给自己出气,一副大快人心的样子。

  “魏总是谁?”萧连山问。

  “就是刚才报价的人,魏有成,西南商界数一数二的人物,做钢材生意的,商界里的人都叫他魏总,生意做的很大,川渝两地的基建项目所用的钢材都是他在供货。”赵彬小声的解释。

  “五万!”年轻人头也不回的举手加价。

  “五万二!”魏有成不紧不慢的抬手。

  年轻人终于忍不住回头往魏有成这边看了看,魏有成加价的方式低调实用,比起年轻人的张扬,他显得更为淡定,不过在年轻人看来,魏有成似乎是在故意和自己作对,不多不少只加两千。

  “八万!”年轻人心浮气躁的大声说。

  “八万二!”

  魏有成的动作依旧沉稳平缓,好像年轻人不管做什么,对他来说没有丝毫的压力。

  我看见秋诺在拉年轻人的衣袖,看样子是在劝他放弃,从秋诺一直面无表情的样子看,她似乎并不喜欢年轻人目前的所作所为。

  关于面子这个抽象的事物,有时候很难和理性联系在一起,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无非是争给别人看,何况是在自己一心想讨好的女孩子面前,所以我相信这场博弈不会这么快结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