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桃花带刃

  果然,年轻人慢慢推开秋诺拉着的手,趾高气昂的大声说。

  “十万!”

  魏有成明显是有修养的人,面对和自己寸土不让咄咄相逼的年轻人报出十万天价后,居然带头为他鼓起了掌,鸦雀无声的拍卖会现场由于魏有成的带动,立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年轻人嘴角上挂着胜利者的微笑,看魏有成没有再举手,得意洋洋的坐下。

  “十万零两千!”

  年轻人刚坐下,魏有成不紧不慢的还是只加了两千元。

  现场一片哗然!现场的人络绎不绝的交头接耳,如此精彩的强强对话,让今天比较沉闷的拍卖会热闹非凡。

  年轻人的脸终于有些挂不住了,就连我也相信,按照魏有成这样加价的态度和语气,这个银杯最终可能还真不是年轻人的。

  “十二万!”年轻人冷冷的坐在椅子上说。

  我等了很久,身后再也没有声音传来,好奇的回头去看看之前一直志在必得的魏有成居然没有举手,而且来加价的意思都没有,看他表情有些奇怪。

  “他旁边坐着的人有问题。”萧连山小声说。

  我这才注意到坐在魏有成身边的人,和他靠的很近,手里的衣服挡在前面,看不见这人的手,不过这个人不应该坐这里,我上一次见他,他应该坐在年轻人的身边。

  我皱了皱眉头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

  “其心不正!”

  萧连山刚想起身,就被我拉了下来,摇摇头让他不要冲动。

  “不用说,那个人手里一定拿着家伙,不让魏有成加价,这是公平竞争,这小子也太不地道了,这不是摆明了抢嘛。”

  “算了,不过是身外之物,你这样贸然过去,万一对方狗急跳墙伤了魏有成就得不偿失了。”我压低声音说。

  越千玲似乎并没有发现魏有成身边的变故,有些遗憾的说。

  “沈翔果然是家里有钱,花十二万买一个银杯眼睛都不眨一下。”

  “沈翔又是谁?”萧连山抬头问。

  越千玲看看秋诺身边的年轻人不以为然的说。

  “他就是沈翔,他爸是做进出口生意的,和我爸有些来往,好像底子也不是很干净,听我爸私底下和霍叔说过,他爸沈江川在道上也是有名的人,三教九流黑白两道都敬他三分。”

  “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起,原来是个败家子。”萧连山不屑一顾的说。

  “秋诺怎么会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我小声自言自语的说。

  “哟,怎么听着心有不甘啊,呵呵。”越千玲似笑非笑的挖苦说。“她跟谁在一起都不关你事,何况能有一个男的为自己一掷千金,说明在乎自己,谁会不喜欢啊,你还真当她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啊。”

  “看沈翔的面相,脸上青光汲汲,贪婪孤贫,准头赤色重重,奔波跪计,面上有青黑之气叠观者,主孤苦不足,青光为滞,滞则虽贪而无为,虽婪而无剩,则终贫苦,准属土,故曰土中有火,此乃万物不生之相,主奔波,即一生为此,终了化火,若酒侵而赤者,多诡计。”我看看前排的沈翔淡淡的说。

  “听千玲说,这个姓沈的好像家里挺有钱,怎么和你说的不一样啊。”萧连山不解的问。

  “他的面相是祖业父荫之相,少年时丰衣足食家境殷实,从相术上讲,他的面相好比饮鸩止渴,他命不带财,又无福担当,所以他现在挥霍无度都是在损自己寿命。”我心平气和的解释。

  “话都让你说完了,你能不能说点实际的,都知道他是出了名的公子哥,吃他爸用他爸,反正沈江川也就他这一个儿子,赚的不给沈翔,还能给谁啊。”越千玲不以为然的说。

  “给你说了你也不懂,还以为我乱说,沈翔额偏不正,内淫而外貌若无,头额为诸阳之首,不宜偏削,若偏而不正,举止轻浮而不稳重者,你看他今天的举手投足就不难发现这一点。”我一本正经的说。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说不准秋诺就喜欢这样的人呢。”越千玲不依不饶的说。

  “步起不平,好坏而心中最恶,多主浮荡,行步不正,如风摆杨柳,乃蛇行雀跃,马跑兔奔之相,其心险恶。”我皱着眉头惋惜的说。“秋诺是一个聪慧的人,和这样的人在一起简直是糟蹋了她。”

  “就是,我看着姓沈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鲜花插在牛粪上。”萧连山愤愤不平的说。

  “搞了半天你是担心秋诺啊。”越千玲阴阳怪气的说。

  我一愣发现不知不觉又被越千玲绕了进去,摇着头说。

  “刚好相反,我担心的是沈翔!”

  “担心沈翔?”萧连山一脸疑惑的说。“姓沈这小子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面由心生,命理相术就是为了给人趋吉避凶,他人品怎么样我管不了,但如果他再和秋诺在一起,必有祸端。”

  “听你这话,谁和秋诺在一起会平平安安啊?”越千玲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

  我摇着头无可奈何的笑着说。

  “我是依据面相来说的,你不要误会我意思,何况我和秋诺前前后后就见过两次面,说的话加在一起不超过十句……不对啊,我怎么发现,只要是我和女的多说两句话,你就特别不待见我,你什么意思啊?”

  越千玲脸一红,拧着头不说话。

  “为什么姓沈的和秋诺在一起会有祸端?”

  “上次在青羊宫我见秋诺面相清秀,耳大有垂本是福贵之相,可左右两耳不同,女人耳反,亦主刑男,左耳为金星,右耳为木星,金木二星失缠,不利于夫宫,妻宫盛,则夫宫衰,兼有九魂,魂灵宁平,不主霜居。”我淡淡的说。

  “哟,还说对秋诺没意思,才见了一次面,就把她耳朵大小都看清楚了。”越千玲声音冰冷的说。

  “你说什么呢,我看人面相是一种习惯,怎么会是你想的那样。”

  “我听不懂啥意思,你说简单点。”

  “好吧,我简单点说,秋诺是金木二星失缠,金星主木星,妻宫旺,如果身旁的男子压不住她的,必受反伤,沈翔面带桃花本来就不好,可秋诺金星主旺,金生水,水又催旺沈翔的桃花,久在一起灾厄不离。”

  “啥叫桃花啊,我之前在村子里也经常听老人说什么面带桃花因缘近,这个桃花到底是什么意思?”

  “桃花又名咸池,主要影响一个人的情感,魅力和情爱和姻缘,附带还有隐秘,阴暗,酒水之类的影响,命带桃花其人性巧风流,如果八字出现桃花而且处于生旺之地则主其人姿容俊美,如果是男人,则慷慨好交游,喜美色,如果是女人则风情万种,漂亮诱人,桃花并主聪明,倜倘风流,异性缘佳。”

  “这么说桃花运也不坏啊,既然秋诺能催旺姓沈小子的桃花,为什么又有灾厄呢?”

  “秋诺金星主旺,金生水,桃花最忌见水,见之则性滥滔淫,沈翔桃花带水又压不住秋诺,桃花就变成滚狼桃花,也就是桃花带刃。”

  “桃花带刃?!这个和桃花运有什么不一样的?”

  我笑了笑不慌不忙的说。

  “指日时支占桃花又逢羊刃,主其人如不修身,易为情欲伤身带残,若临羊刃并七杀,定作黄泉路上人。”

  越千玲忽然偏着头看着我冷冷的说。

  “像你这样说,这世界上就没有人敢和秋诺在一起了,非死即伤,你这不是咒人家一辈子嫁不出嘛,你的嘴怎么这么毒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没人可以和秋诺在一起了,只是沈翔万万不行,而且大部分人也不行,她以后要找一个和她面相相配的人还真不容易。”

  “瞧你说的头头是道的,那你倒是说说什么样的面相可以和秋诺配呢?”越千玲不依不饶的问。

  我忽然欲言又止的笑了笑小声说。

  “如果燕六指说的没错的话,我倒是知道一个人和秋诺面相挺配。”

  “燕六指?怎么有扯到燕六指头上去了?”越千玲疑惑的说。

  “燕六指说我子午相冲为伤官见官,我的骨相,又是难得一见的日月龙虎骨,秋诺面相须配帝王,因为她太旺,压不住她会反伤,我要是真如燕六指所说,我是帝王之命的话,我的面相不但能压住她,也能和她相辅相成。”我苦笑着说。

  “说了半天,原来在这儿等着,你是不是想说除了你,任何人都不能和秋诺在一起?”

  “这话是你说的,我可没说,我也是根据面相推断,何况燕六指说我是帝王之命,我又没承认,而且我和秋诺又不熟,我怎么会往哪方面想。”

  越千玲冷冷一笑一言不发的样子,让我有些害怕,连忙闭上嘴。

6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桃花带刃”

  1. 回复 2014/02/17

    游客

    那个越千玲 怎么那么爱吃醋,心里有问题吧

  2. 回复 2014/02/27

    书迷

    真心觉得这越千玲好烦

  3. 回复 2014/06/10

    小草

    男主角缺少阳刚之气

  4. 回复 2014/07/14

    秋诺

    哎呀,别说了,今晚陪雁回。

  5. 回复 2015/06/04

    看不下去了

    全篇的掉书袋,实在有点心烦了。描写部分太少,人物特征单一。不过话说看免费的也不应该有牢骚,看不下去就不看得了。不过还是希望作者能看到我的评论,这样多的干货,却出不来一篇好看的故事,可惜了。

  6. 回复 2017/01/29

    路人

    单纯的不喜欢越千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