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钱多人傻

  等到聊完沈翔和秋诺面相,拍卖会已经进行了一大半,秋诺面前摆放着满满一排的藏品,魏有成旁边的人还一动不动的坐在他身边,没有魏有成的竞争,沈翔一路过关斩将,今天的拍卖会他是最大的赢家。

  “哥,这小子我咋肯都不顺眼,让他今天就这么赢了,我心里憋屈的很。”萧连山一脸不服的说。

  “呵呵,你想怎么样?”我笑着问。

  “反正看他我心里堵的慌,这小子太嚣张,而且其心不正,怎么着都想教训教训他。”

  “今天最后一件藏品,唐白釉双龙尊,这件邢窑白釉罐,口微外撇,短颈,丰肩,肩以下渐敛,平底,里外满釉,底无釉,釉色洁白似雪,釉面莹润光亮……”

  拍卖师介绍着今天拍卖会最后一件藏品,一般拍卖会都会把最好最有价值的一件放在最后,这叫压轴好戏。

  白釉双龙尊刚摆上拍卖台,我就看见秋诺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一直冷若冰霜的脸上瞬间春风和煦。

  台上的白釉双龙尊,尊颈两侧提把为两条龙,龙尾与腹肩连接;龙身立起,龙头探向尊口,龙嘴与盘口连接,呈贪婪吸水状;龙身弯曲,弓背部有乳钉装饰;双龙曲线对称,整体和谐,器形优美,犹如一尊奖杯,具有典型的波斯风格。

  华丽中透着典雅,典雅中又不忘增添几分光华与锋芒,典雅与华美完全做到了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起拍价五万,加价一次五千,请出价。”拍卖师大声说。

  白釉瓷器自北朝创烧以后,历隋至唐发展成熟,到唐代形成了中国古陶瓷史上有“南青北白”之称的历史局面,其中的“北白”就是以邢窑白瓷为其代表。

  这件白釉双龙尊,里外满釉,底无釉,釉色洁白似雪,釉面莹润光亮,是传世的邢窑白瓷中一件稀有的珍品。

  不一会价格就被加到十一万,现场的气氛异常高涨。

  “十五万!”

  沈翔一出口就直接加了四万,现场瞬间鸦雀无声,好像只要有他参与的竞拍,其他人都是配角。

  “白釉双龙尊!十五万第一次。”拍卖师提高声音好像在宣布倒计时。

  我从人群中瞟了神采奕奕的沈翔,忽然转过身笑嘻嘻的对萧连山说。

  “连山,你刚才不是说想教训教训沈翔嘛?”

  萧连山点点头疑惑的说。

  “哥,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摸着下巴一脸坏笑的看着萧连山意味深长的说。

  “今天都在这里坐了一天了,空着手回去也不好,我看这白釉双龙尊挺不错,买回去霆哥一定喜欢。”

  “对,不能让这小子什么风头都抢了。”萧连山想想点点头,举起手说。“我加五千。”

  沈翔没想到最后还有人敢出来和自己争,向我这边瞟了一眼,举着手轻松的说。

  “十八万!”

  我估计沈翔现在心里一定在想,连魏有成这样有实力的人都已经被他控制住,他绝对相信这里面没有谁再是自己对手,这个价位应该不会有人和自己争。

  萧连山正想举起,旁边我笑着说。

  “你这样加价一点气势都没有,多加点,多加点。”

  萧连山也不明白我口里这个多是一个什么范围,反正是铁了心不让沈翔赢。

  “二十万!”

  萧连山话音一落,全场沸腾,看的忽然有人这么高调的和沈翔竞争,比起刚才魏有成还要霸气,都幸灾乐祸的鼓掌等着看好戏。

  沈翔阴沉着脸,旁边秋诺又在拉他衣袖,这个价位已经很高,显然秋诺并不赞赏他挥金如土的做法。

  “二十三万!”沈翔声音低沉的说。

  “连山,你这个不够,再来多点,呵呵。”我在旁边煽动。

  “你想干什么啊,都二十三万了,你还让连山加价,花这么多钱买一个白釉双龙尊值得嘛,何况你还没钱呢。”越千玲都有些心虚的说。

  “三十万。”萧连山脑子一热举着手大喊一声。

  越千玲听的目瞪口呆,旁边的我却心满意足的笑着。

  这个价位无疑让风光了一天的沈翔看上去有些慌乱,犹豫了半天还是咬着牙举起了手,可这一次明显底气不足。

  “三十三万。”

  “四十万!”萧连山其实并不知道四十万意味着什么,只觉得比沈翔喊的高心里就特舒服。

  有人坐到萧连山旁边,刚一抬手,就听见咔嚓一声,衣服挡在前面,没人知道发生什么事,只看见旁边坐着的人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嘴角一直在蠕动。

  萧连山一脸嘲笑的看着正回头的沈翔,嘴里不屑的说。

  “也不看看老子是干什么的,跟我玩阴的,你还嫩了点。”

  沈翔知道遇到不好惹的主,派过去打算控制萧连山的人,还没动手已经被制服,现在是骑虎难下,当着秋诺的面,这个面子无论如何不能丢,只好硬着头皮举着手,声音有些颤抖。

  “四十三万。”

  萧连山还想举手,我一把拉住他摇摇头笑嘻嘻的说。

  “够了,你听我的话行事,过会等着看好戏。”

  拍卖师宣布沈翔获得白釉双龙尊的那一刻,沈翔明显松了一口气,几万的东西居然最后四十三万才拿到手,怎么想他都有些心疼。

  走到门口刚好遇到我和越千玲还有萧连山,沈翔洋洋得意的拿着白釉双龙尊对萧连山说。

  “没钱就不要装大方,以为你多有本事,结果还是我买到了。”

  我给萧连山使了一个眼色,萧连山心领神会,装不小心一下把白釉双龙尊打倒在地,价值四十三万的瓷器瞬间变成一堆碎片。

  “你……你……”沈翔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火冒三丈的指着萧连山大声说。“东西是你摔坏的,你今天不赔给我就不要想走。”

  秋诺低头看着地上的碎片忽然皱起了眉头。

  “呵呵,不就四十三万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赔你钱。”我笑着一脸满不在乎的说。

  越千玲已经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也不知道我发什么疯,四十多万的东西说砸就给砸了。

  “谁要你的钱,钱我有的事,这是唐代的珍品,独一无二的,我要你给我赔一个一模一样的出来,否则……呵呵,不要怪我没警告过你。”沈翔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抓到机会怎么会轻易放过。

  旁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沈翔就是想当着所有人羞辱萧连山。

  “你确定不要钱?”

  “废话,钱我有的是,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拿一个一模一样的出来。”沈翔趾高气昂的说。

  秋诺拾起地上的瓷片看了看,和我对视一眼,居然流露出欣赏的眼神,转头对沈翔说。

  “走吧,这里人多,等明天我再陪你过来。”

  “那不行,四十多万的东西给打碎了,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谁也不想走。”沈翔并没理会秋诺的话,依旧不依不饶的说。

  我笑而不语,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片,看了半天正想说话,身后有声音说。

  “这……这是赝品!”

  说话的是魏有成,目光正落在我手里的瓷片上。

  “赝品?呵呵,这东西怎么可能是赝品,货真价实的唐代邢窑白瓷,不要以为我是外行,古玩鉴赏我也会。”沈翔冷笑着说。

  “还邢窑白瓷呢,就是刚入行的雏也都能看出来,瓷内釉面呆板,有平行摩擦纹很明显非手工纹路,这是现代仿制的。”

  周围的人都围过来看,果然如同魏有成所说的一样,人群炸开了锅,纷纷用嘲笑的眼神看着沈翔,买到赝品不足为奇,可花四十万买到赝品,而且还说自己识货,这就是典型的钱多人傻。

  沈翔阴沉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正想发作,旁边的秋诺小声说。

  “的确是赝品,走吧。”

  沈翔推开人群刚想走,就被萧连山拦住,笑嘻嘻的说。

  “你刚才不是说要给你一个交代嘛,你看,如果不是我,你今天就花四十多万买了一个假货回去,还好我误打误撞帮了你,按道理你好歹应该给我说声谢谢吧。”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

  越千玲在旁边添油加醋的起哄。

  “算了,他刚才不是说了嘛,古玩鉴赏他也会,这次只不过是看走了眼,下次就不会这么傻了。”

  沈翔默不作声深吸一口气在人群的笑声中离开,本想这在秋诺面前争面子,没想到当着这么多人丢脸,最让沈翔无法接受的事,自己做了这么多事,也没见秋诺对自己笑一下。

  却看见秋诺走过我身旁的时候淡淡一笑。

  “你早就知道是假的。”

  我笑而不语的点点头,前面沈翔冷冷回头看着我和萧连山,用指头指了指,一脸羞愤的上了车。

  身后的萧连山扯着嗓子大声喊着。

  “钱再多也要识货才行,下次看清楚再卖,不然就真成了钱多人傻了!”

0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钱多人傻”

  1. 回复 2017/09/06

    白釉双龙尊

    干我什么事?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