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章 技高一筹

  越雷霆从早上起来已久换了好几套衣服,来来回回在镜子前照个不停,脸上的表情很焦灼,一副如临大敌的感觉。

  我从房间里出来,刚好看见越千玲在帮越雷霆收拾,很少见越雷霆注重穿者打扮,就连一向随意梳的头发,今天也一丝不乱。

  “你和连山把这两套衣服换上。”越千玲头也不回的说。

  我才看见沙发上放着两套崭新的衣服。

  “霆哥,这是去干什么,穿这么隆重。”我拿着衣服很茫然的问。

  “今天带你去见一个大人物。”越雷霆心不在焉的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我换好衣服出来,居然大小刚合适,越千玲在沙发上满意的点点头,走过来帮我把领子捋顺。

  “今天我妈过生日,到时候你精神点。”

  “你妈?!你还有妈?”我说完这句话后才发现很荒唐。

  “我又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当然有妈了!”越千玲没好气的说。

  从来没听越千玲提及过关于她妈妈的事,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为什么越雷霆没有老婆这事,现在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人,我半天没反应过来。

  “千玲,你妈咋不和你跟霆哥住一起啊?”萧连山从楼上下来刚好听见她说的话。

  “呵呵,我爸怕我妈,我妈呢又见不惯我爸,两个人一见面就吵架,我妈一气之下就搬出去住了。”越千玲说的很轻松,好像一点都不纠结。

  越雷霆居然也有怕的人,这一点倒是让我有些震惊,不过我看到在门口越雷霆犹豫不决的敲门样子,我开始相信越千玲的话,一向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我,面对面前小小的门环,居然豆大的汗水都从额头冒了出来。

  房子很别致古色古香,有种江南的韵味,门前的牌子上是两个秀丽的大字。

  “亦苑。”

  开门的是一个灵秀的女人,有一种轻柔为骨,婉约成诗的感觉,一眼就能看出典型的江南女子,低眉青黛,娉娉婷婷,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笑看风云淡的从容。

  “妈,祝您生日快乐。”越千玲抱着女人一个劲的撒娇。

  “都成大姑娘了,还没点端正,也不怕别人看你笑话。”女人拍着越千玲的手,慈祥的笑着说。

  “这是我妈,岚清,你们叫她岚姨。”越千玲又指着我和萧连山说。“妈,他们是我朋友,带他们来给您过生日的。”

  “岚姨好,不知道今年是您生日,千玲早上才告诉我们,也没来得及给您准备礼物。”我歉意的笑着说。

  “何必这么破费,我一向都不记得什么生日,都是这个丫头还惦记着,能来就是有心了,快进来坐。”

  走进院子里,亦园的布局疏密自然,其特点是以水为主,水面广阔,景色平淡天真、疏朗自然,以池水为中心,楼阁轩榭建在池的周围,其间有漏窗、回廊相连,园内的山石、古木、绿竹、花卉,构成了一幅幽远宁静的画面,代表了明代园林建筑风格

  “我妈是苏州人喜欢幽静,爸就给她买了这块地,按照江南景致给她修建的。”越千玲在我耳边小声说。

  提到越雷霆的时候,我才回头发现,从岚清开门到现在,越雷霆都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默不作声的低着头,一副拘谨的不知所措的样子。

  “霆哥怎么好像挺怕岚姨的样子?”萧连山也注意到小声问越千玲。

  “你们跟我爸的,又不是不知道他做什么,我妈说了,他什么时候收手,她就什么时候搬回去,我爸不同意,我妈就和他约定,每年她过生日,我爸就来和她投骰子比大小,如果赢了我妈,就跟他回去。”

  “投骰子比大小?!”萧连山差点没笑出来,很难想象向越雷霆这样在外面叱咤风云的人也会做这样搞笑的事。“岚姨在这里住了多久了?”

  “我三岁的时候,我妈就住在这里了。”

  “啊,你三岁?!”我很吃惊的看看越雷霆。“霆哥,不会把,都二十几年了,就算每年赌一把,你也不至于一把都不赢吧?”

  “邪门的很,每次都比我大一点,骰子还是我带来的,其中有几次还是灌了铅的骰子,想着怎么都是我赢。”越雷霆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心有不甘的说。“妈的,说起来都气人,老子出老千都赢不了她。”

  走到门口我看见必经之路的旁边有一个人工小水塘,里面有座假山,水里漂浮着几条石船,右边是三颗柳树,两前一后的栽种,柳树中间是一块大青石,一条土桥横在水中,把蜿蜒的水流分成两半,桥头两边各有四只喜鹊。

  我皱了皱眉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重新看看院子里的布局。

  等到所有人都走过木桥,我一把拉住越雷霆,忽然笑着问。

  “霆哥,我知道你抽烟的,给我点四只烟。”

  越雷霆知道我并不抽烟,掏出烟盒点燃四只烟,我把点燃的烟分别放入桥头前后的四只喜鹊口中,然后让越雷霆脱掉鞋,不要从桥上过,从水里走过去,脚一点要沾水。

  我在后面教越雷霆的做的事,都被岚清看见,重新抬头看了看我,淡淡一笑。

  越雷霆走到门前才一脸茫然的问。

  “搞这么多事干什么?”

  “呵呵,不做这些事,你一辈子也别想赢岚姨。”我笑着说。

  江苏人喜欢喝绿茶,我一进门就闻到淡淡的茶香,岚清的茶艺和她的人一样精细委婉。

  越雷霆跟在我身旁坐下,面前的桌上摆放着一个骰盅。

  “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岚清端着茶杯气定神闲的说。

  “去年是我先来的,今年你先来。”越雷霆没有多少底气的说。

  岚清拿起骰盅里的三颗骰子,轻轻抛掷在桌上,越雷霆全神贯注看着转动的骰子,神情异常的紧张。

  三个一点!

  停在桌上三个骰子居然都是一点,越雷霆欣喜若狂的像个孩子一样跳起来。

  “三点!哈哈哈,终于开天眼了,你赢了我二十多年,终于该我翻身了。”

  岚清扔出三个骰子最小的点数,即便越雷霆闭着眼睛随便掷也比她大。

  岚清忽然低下头,看见越雷霆光着的脚上分别贴着两片柳叶,这才抬起头看看我。

  “看不出你小小年纪竟然也是个中高手。”

  “岚姨是前辈,我怎么敢称高手,只是答应帮霆哥三年,既然霆哥已经输了二十几年,也该让他赢一次了。”我彬彬有礼的说。

  “妈,你们在说什么呢?”越千玲其实很希望越雷霆赢的,至少岚清可以和自己回家,毕竟一家团聚共享天伦的日子,从她三岁开始就没有再经历过。

  “呵呵,你不要以为就你能这些邪门歪道,我这兄弟不比你差,带他来就是为了赢你。”越雷霆洋洋得意的说。

  岚清把额前的头发捋到耳边,很标致的瓜子脸,有江南女人典型的美,想必岚清年轻时也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这一点看越千玲就知道了,只是岚清犹如江南烟雨般缠绵的柔美,越千玲居然丁点都没学到,大大咧咧的和越雷霆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岚清嘴上风的美人痣让她看上去更加风韵犹存,不过我看见那颗痣的时候顿时呆立在一旁,一时说不出话来。

  越雷霆拿起骰盅洋洋得意的晃动几下放在桌上,笑盈盈的说。

  “我看就别开了,反正都比你大,还是跟我回去吧。”

  我连忙对越雷霆说:“霆哥,这么大好的事急什么,先抽支烟吧。”

  “你今天怎么老让我抽烟。”越雷霆一脸茫然,不过对我言听计从,怕再有变数,掏出烟给自己点上。

  我漫不经心的把打火机对着门外的假山,一切都被岚清看在眼里,很惊讶的淡淡一笑。

  越雷霆看我对他点点头,得意十足的打开骰盅。

  “啊?!”

  骰盅里面的骰子居然只有两点!

  其中一个重合在另一个的上面。

  越雷霆一时间乱了方寸,和岚清约定比大小,开盅数点数,居然有两个重合在一起。

  “这……这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三点,你两点,你说怎么办!”岚清气定神闲的说。

  越雷霆抬起头看看我慌张的说。

  “怎……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一定能赢她的吗?”

  “岚前辈技高一筹,我甘拜下风,霆哥你就认命吧,我是帮不了你了。”我笑了笑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