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献盒于龙

  越千玲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很吃惊,不过看见我居然有也失手的时候,这样的结果似乎她已经等待了很久,仰着头说。

  “你也知道你技不如人了,告诉你,我妈也算是你们的命理相术的高手,占卜算命不比你差,岚一卦的名号可比你要响亮的多,只是我妈现在已经不给人占卜算命了,否则哪儿还轮到你嘚瑟。”

  越雷霆自始至终不相信我会失手,看着面前只有两点的骰子发呆。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跟我回去?”

  “都说好的,只要你能赢我,我就跟你回去。”

  “你到底有多恨我啊?还是我对不起你,孩子三岁你说走就走,跑到这里来一住就是二十几年,别人都以为我越雷霆死了老婆。”越雷霆愤愤不平的说,样子很委屈。

  “我早劝过你,不要碰偏门你就是不听,你以为你有几条命够搭在里面?”岚清喝口茶微微笑着心平气和的说。

  越雷霆一时语塞,猛然拍着桌子大声说。

  “好,我就听你的,不碰就不碰,等我这次找到明十四陵我就收手,反正下辈子打断我手脚,我也够养你们两母女了。”

  “明十四陵?!”岚清的手微微一抖,杯中茶水洒到桌上。“你……你怎么会知道明十四陵的?”

  “呵呵,我怎么不能知道……。”越雷霆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很惊奇的看着岚清。“不对,听你这口气……你一早就知道明十四陵的存在?”

  “妈,对啊,我也是才听说过这事,到现在还是半信半疑,您是怎么知道的?”越千玲也很吃惊的问。

  岚清关山门坐回到椅子上,沉默了片刻后淡淡的说。

  “我小时候机缘巧合遇到一位道家高人,他老人家看我天资聪慧,收我为徒,我的占卜相术都是师傅所传授,一起拜入师门的还有其他师兄妹。”

  “妈,您还拜过师?”越千玲眨着眼睛好奇的问。“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

  “连你爸都不知道,因为当时这些属于封建迷信,要被赶尽杀绝,所以师傅要我们隐姓埋名不得张扬,可惜纸包不住火,终究还是被人发现,其他师兄妹在那场祸乱中失去了联系,恐怕很多已经凶多吉少。”

  “岚姨,难道明十四陵的事情就是您师傅告诉您的?”我问。

  岚清点点头表情黯然的说。

  “师傅去世之前把我们师兄妹叫到一起,说出明十四陵的事情,并再三叮嘱,明十四陵里面有不详之物,万不能再显人事,作为卫道之人,如果日后明十四陵被开启一定要加以阻止,否则会祸端四起生灵涂炭。”

  “明十四陵里有不详之物?”越千玲很诧异的看着岚清问。“妈,不是说明十四陵里面有富可敌国的宝藏,怎么还会是不详之物?”

  我知道岚清口中所说的不详之物指的就是九天隐龙决,不过看样子岚清并不知道详情。

  “明十四陵的秘密一直由师门传承,只有继承师傅衣钵的弟子才能知道,师傅给我们五位师兄妹一人一样东西,嘱咐这五件东西里面有明十四陵的线索,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擅自打开。”

  “那你师傅给你的是什么东西?”越雷霆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的问。

  岚清从房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木盒,上面有一本精巧的铜锁,放在桌上。

  “就……就这个?”越雷霆探过头看了半天。“您怎么不打开啊?”

  “师傅给我的时候就没给我钥匙,而且师傅叮嘱过,不能擅自打开”岚清心平气和的回答。

  “岚姨,您还记不记得你师傅还说过关于明十四陵的其他事吗?”我若有所思的问。

  “其他事……哦,我想起来了,师傅临终之前得意嘱咐过我,甲子年辛未月壬寅之日献盒于龙。”岚清想了想很肯定的说。

  “甲子年辛未月壬寅之日……”我低头一算很惊讶的说。“岚姨,今天是七月初九,刚好甲子年辛未月壬寅之日。”

  “哥,献盒于龙是什么意思?”萧连山一脸迷惑的说。“现在到哪儿去找一条龙啊?”

  “这个也不难啊。”越千玲瞟了瞟旁边的我不屑一顾的说。“燕六指不是说某人是帝王之命,帝王就是人中之龙,面前这么大一条真龙在,还用去找啊。”

  我知道越千玲说的是自己,自嘲的笑了笑。

  “这些话我都不相信,你还当真了。”

  岚清听完越千玲的话抬头看看我,皱了皱眉头很诧异的说。

  “燕六指也算是相术高人,帝王之命是万里无一的命格,他断不会信口雌黄毁了自己半辈子的招牌。”

  “妈,不会吧,听你这么说,他还真是帝王之命?”

  “常人的额头,大多是圆的,不是方的,可他的额头是却是方的,额头方则贵。”岚清认真看了看我面相从容的说。“他额头不但是方的,而且在天庭上有一块方正的突起的骨头,犹如龙王的头骨,相法上叫做伏羲骨,也叫日角,这块骨头越是方大越贵,圆形为次,这就是所谓的"日角龙颜",为帝王之品。”

  越雷霆听完下意识去摸摸我额头,居然笑颜逐开的说。

  “还真别说,不但是方还真有一块突起的,呵呵,没看出来,你还是当皇帝的命啊。”

  “师傅道法高深,我只不过学到皮毛,占卜命相算是学的最为精通,测字还算拿的出手的一门本事,所谓相由心生,要不你随便说一个字,我给你测测。”岚清端着茶杯淡淡笑着说。

  我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想了半天才说。

  “我现在也是满脑子的疑问,不如就测个问字吧。”

  “问!繁体里面问字是問,問字左看是君右看还是君,君为君王者,同是帝王!”

  我一愣目瞪口呆的沉默片刻,看见房间后面有一幅画在丝织品上的帛画,战战兢兢的说。

  “岚姨房间这幅帛画线条飘逸栩栩如生,我再测一个帛字。”

  岚姨一听顿时放下茶杯惊叹不已的浅笑。

  “帛字皇头帝脚,必非常人,看来燕六指还真没算错,你果然有帝王之命,师傅果真是高人,想不到几十年以后的事他老人家都能算到,知道今天你要来,献盒于龙,这个盒子现在是你的了!”

  我接过盒子一脸茫然,按照岚清的说法,盒子里的东西和明十四陵有关联,可木盒上面的铜锁我却不知道怎么打开。

  “岚姨,这铜锁难道没有钥匙?”

  “师傅当初只给了我木盒,没有提钥匙的事,何况我也并没有想打开,不过师傅说了因缘际会木盒自然会打开,既然他算到今天会献盒于龙,钥匙应该还有其他玄机。”

  “哥,就这破铜锁还需要钥匙,你给我,我用手都给你掰开了。”萧连山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对啊,你师傅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这样的破锁也想锁住东西。”越雷霆很赞同萧连山的话。

  门外有敲门的声音,打断了房里的争论,萧连山早就听的昏昏欲睡,刚好出去活动一下。

  “你……你怎么会来在这儿?”门外传来萧连山欣喜若狂的声音。

  “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也在这里?”女孩子清脆的声音。

  我一愣,这个声音很熟悉,刚回头就看见顾安琪一脸清秀的笑容站在门口。

  “安琪?你怎么来了?”我也很意外的问。

  顾安琪没有回答对直走到岚清面前。

  “这位想必就是岚姨吧?”

  岚清很诧异的看看顾安琪,感觉身边这个女孩子娇小可人,笑起来的样子很甜,很喜欢的把她拉到身旁坐下,和蔼可亲的说。

  “小丫头,我就是岚清,可我怎么没见过你啊,你怎么认识我的?”

  “晚辈顾安琪奉家父之托,特意前来给岚姨贺寿,家父祝岚姨福寿安康万事如意。”顾安琪居然跪在地上给岚清连磕三个头。

  岚清看顾安琪这么大动作都吓了一跳,连忙把她从地上扶起来。

  “瞧你这孩子,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大礼数,对了,你父亲是哪一位?”

  “家父顾连城。”顾安琪笑着回答。

  “顾连……顾师兄!”岚清手一抖很惊讶的看这顾安琪。“你是……你是顾师兄的女儿。”

  顾安琪点点头轻盈的笑着说。

  “我爸经常在我面前提到您,本来打算亲自来给您贺寿的,因为还有其他要事脱不开身,特意叮嘱我,务必要在今天赶到。”

  岚清不住摸着顾安琪的脸,感慨万分的说。

  “果真是顾师兄的女儿,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顾师兄现在还好吗?当年那场浩劫和顾师兄失去联系,等我赶到你们家的时候,已经是一片火海,当时我还以为你们全家已经葬身火海之中。”

  “都挺好的,我爸也很挂念您,后来听他说,命不该绝侥幸逃过那场灾劫,然后历尽千辛一路南下逃到了香港才慢慢稳定下来。”

  “有三十几年没见到顾师兄了,小丫头,你刚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当时你就丁点大,想不到现在都变成大姑娘了。”岚清抚摸着顾安琪欣喜的说。

3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献盒于龙”

  1. 回复 2014/03/09

    酱油客

    三十几年没见面,又抱过人家二十左右的女儿,亲你是闹哪样

  2. 回复 2014/06/28

    枫杨

    能不能有点基本常识?太能扯了,和盗墓笔记简直没法比

    • 回复 2017/06/06

      二百五核武器

      我就呵呵

  3. 回复 2016/08/15

    匿名

    有点意思。你这是一点时间观念没有啊!

  4. 回复 2017/05/28

    没毛病啊

    人家看到孩子,没看到孩子爸,不正常么

  5. 回复 2018/12/07

    想知道主角长什么样

    按照书里说的相画出来会是什么样,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