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三章 天赐良缘

  知道明十四陵线索在天师洞这个消息,最高兴的莫过于越雷霆,虽然今天自己又输给岚清,不过已经输了二十几年似乎都输麻木了,只要找到明十四陵,越雷霆真还打算收手,再这样和岚清赌下去,恐怕自己咽气那天岚清也不会离开这亦苑。

  今天岚清的心情非常好,特别是看见顾安琪以后,故人之女多少都让她有些激动,可能是想起以前的往事,非要留所有的人吃饭,岚清亲自下厨。

  看见越雷霆还在漫不经心的喝茶,越千玲没好气的抢过他手里的茶杯,向厨房点了点头,越雷霆心领神会呵呵笑着跑到厨房去帮忙。

  顾安琪刚想也进去陪岚清说说话,就被萧连山拉住。

  “你有点眼色好不好,霆哥这是鹊桥相会,一年就一次机会,霆哥和岚姨花前月下的说说话,你去凑活干啥?”

  顾安琪这才反应过来,居然摸摸萧连山的头笑嘻嘻的说。

  “呵呵,几天不见居然灵光了啊。”

  我还在想关于天师洞的事,很显然这个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至少那个神秘人远比自己知道的要多,而且知道的更早,事不宜迟我打算回去以后就赶到天师洞。

  刚回头就发现越千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身后,转身的时候差一点碰到她额头。

  “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

  “秦雁回,没看出来啊,你还真长本事了。”越千玲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

  “我……我今天没招惹你吧?”我诧异的问。

  “我你是没招惹,不过你招惹我爸了!”

  “霆哥?!”我想了想很迷茫的笑着说。“我什么时候招惹霆哥了?”

  “你就装吧,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这里也没人,我给你机会坦白。”越千玲堵住我的去路一本正经的说。

  “坦白?我……我有什么好坦白的啊?”我很委屈的问。

  “好啊,你不说是吧,我现在就进去给我爸说,他今天没有赢我妈,就是因为你搞得鬼。”

  越千玲说完就转身想走,我一急,连忙把她拉住。

  “这事你千万不能添乱,我是为了霆哥好,不能让他赢的,何况岚姨用心良苦,你不要辜负了岚姨为你和霆哥二十几年的付出。”

  “笑话,瞧你说的,我爸今天明明可以赢我妈的,我三岁她就离开了家,现在有机会和我一起回去,你却出来搅和,你到底安得什么心啊。”

  越千玲声音越说越大,我生怕被越雷霆听见,拖着她就往花园里走。

  “知道你爸为什么二十几年都赢不了吗?”

  “他运气差呗,真没见过他这样背的人,就是按照概率来说,二十几次赢一次已经很大的机会了,居然一次都赢不了。”

  “呵呵,那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淡淡一笑小声说。“你别忘了岚姨是学什么的。”

  “……。”越千玲忽然想起岚清刚才说的经历,很震惊的说。“你是说……我妈故意让我爸赢不了?”

  “我们进来的时候有一个水池你看见了吗?”

  越千玲点点头。

  “里面有几条石船,这叫草船借箭。”我指着水池说。“你没发现你爸所坐的方位刚好对着石船,这是岚姨刻意的安排,草船借箭诸葛亮一本万利,霆哥坐在那位置上还不输的倾家荡产啊。”

  越千玲想了想摇着头说。

  “你就瞎扯吧,每一年我都陪我爸来,虽然我爸的确坐那个地方比较多,但我也记得有几次他和我妈的位置是颠倒的,也没见他赢我妈啊。”

  我笑了笑心平气和的说。

  “岚姨是什么人,顾安琪对风水堪舆的认识都堪称高手,你想想她是跟她父亲顾连城学的,而顾连城又是岚姨师兄,你说岚姨会是泛泛之辈?“

  “那……那还有什么玄妙的地方啊?”越千玲想想我说的也对。

  “门口有三颗柳树,两前一后,中间有块大青石,柳数低垂可又不碰到青石,你看看那块青石像什么?”

  “像……呵呵,挺像只仰头的猪。”

  “霆哥属什么?”

  “我爸属猪啊!”越千玲一说完就知道这其中另有玄机。“这和我爸属相有什么关系吗?”

  “中间的大青石的确是头仰头的猪,想要去吃食,可怎么也够不着总差一点,三颗柳树两前一后,为品字形,而且是个倒着的品,你想想,让你倒着你还能吃进去东西吗?这叫三口无食局。”

  越千玲哭笑不得的摇着头小声说。

  “难怪我爸每次都输给我妈一点,原来是我妈做了手脚。”

  “还不止,土桥把小溪从中截断两半,水主财,土克水,用土断水,从桥上过去的人,在岚姨面前必定逢赌必输,而且土桥前后各有两只喜鹊,加在一起就是四只,四和死同音,就变成死雀,喜鹊是招财鸟,变成了死雀,岂不输的精光。”

  “哦,原来是这个原因,难怪我看见你让我爸脱掉鞋从水里踩过去,不要走土桥。”

  “我原本是打算让霆哥赢的……。”

  “承认了吧,我就知道你在捣鬼,你到底什么心态啊,看见我们一家团聚你是不是心有不甘啊。”越千玲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

  “我让霆哥不走土桥,踩水而过,脚下沾水财气相随,然后我把柳叶放到霆哥两只脚上,破了岚姨的猪食无口之局,霆哥只要低头就能看见柳叶,好比猪低头就可进食。”

  “既然这为什么我爸还是输了?”

  “我让霆哥把打火机拿出来对着门口水池里的石船,同时把他脚上的柳叶取走。”

  “打火机?”越千玲诧异的问。“这又是为什么?”

  “草船借箭,箭头是用什么做的?”

  “金属做的啊!”

  “打火机又是用什么做的?”

  “打火机当然也是……。”越千玲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打火机也是金属做的,你是让我爸应验了草船借箭的典故,财帛为金,借的不是箭,是我爸的财运,也就是赌运。”

  我笑而不语的点点头,感觉越千玲还挺聪明。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因为岚姨嘴边的美人痣!”我慢慢收起笑容很遗憾的说。“其实那根本不是美人痣,那叫苦星痣!我也好奇为什么岚姨会在你三岁的时候离开你,母亲离开自己儿女是多么不忍心的一件事,当我看见岚姨嘴边的痣时,才领悟到岚姨的用心良苦,她完全是为了你和霆哥才这样做的。”

  “……为了我和我爸?所以她才离开我们?你这是什么逻辑啊?”越千玲很诧异的问。

  “面带苦星,刑克至亲!子嗣若女,灾厄不离!”

  “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

  “面相上有苦星痣的人,会妨碍的身边的至亲,如果生的是女子,留在身边,会灾难不断。”我叹了口气黯然的说。“岚姨精通占卜相术,自己面带苦星又怎么会不知道,为了不刑克你和霆哥,她只有避开你们,苦星痣虽然不详,但苦星痣却旺夫女,只要她不和你们亲近,反而会让你们一帆风顺,霆哥就是一个好例子,他有六十年好运,就是岚姨给他催旺的。”

  “……。”越千玲眼睛湿润,想不到为了自己和越雷霆,岚清牺牲这么大,自己小时候不懂事,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还怨恨岚清。“她怎么也不给我们说,自己一个人承受这么多。”

  “岚姨不肯说是因为她知道霆哥的脾气,如果霆哥知道这事,一定不会让岚姨走,所以岚姨才找借口说霆哥捞偏门才负气离家,并要霆哥赢了她才回去。”

  吃饭的时候越千玲忽然变的安静,我生怕她忍不住把自己刚才说的话说出来,一直坐在她旁边时刻戒备。

  岚清好像也发现越千玲闷闷不乐的样子,笑盈盈的说。

  “今天是怎么了,平时就你话最多,是不是我做的饭不好吃?”

  越千玲强颜欢笑,想讨岚清开心。

  “妈,都不知道你会占卜相术,要不你也给我测测字吧。”

  “呵呵,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好歹也是研究生,什么时候也相信这些事了。”岚清果然很开心的笑了笑,忽然若有所思的说。“千玲都长大了,今年你桃花合入夫妻宫,红鸾入命佳人旁,看样子是红鸾星动,呵呵,我就给你算算姻缘吧。”

  “妈,怎么又是算这个。”越千玲红着脸低下头,估计是想到之前我也说她红鸾星动,一时好奇也想听听岚清怎么说的。“妈,别那么麻烦了,我就测一个字吧。”

  “呵呵,好啊,不过行有行规,我收山很久了,你要测字就要给我钱。”

  “妈,你也太黑心了吧,给自己女儿测字也要收钱啊!”

  “瞧你这孩子说的,手艺是祖师爷传下来的,我收山这么久,要开卦测命必须先敬神明,你这钱是孝敬满天神佛的。”

  越千玲掏出十元钱嘟着嘴说:“这个够不够?”

  “一切随缘,给多给少是个意思,都可以,说吧,你测什么字。”

  “妈,你这里叫亦苑,我就测亦字。”越千玲存心想出难题。

  “亦字!看字体像一个屋檐下站着两个小人,是说两小无猜,两人住在屋檐下是个雁字,你测字我看你心不在焉,话中有话,就是口中有口,是个回字,亦同易,你手里拿着钱,钱在古时候就是贝,贝加上易,就变成赐!就是说你的姻缘是天赐良缘,会两小无猜举案齐眉,雁字回时,你的姻缘就到了!”

  “雁回?!”越雷霆忽然一口水喷了出来,拍着我肩膀说。“哈哈,我就说你和千玲是一对吧!”

  岚清很惊讶的看看我,诧异的问。

  “你叫雁回?!”

  我一脸茫然的点点头,岚清再回头看看正低着头面红耳赤,安安静静吃饭不再说话的越千玲,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五十三章 天赐良缘”

  1. 回复 2014/11/18

    小霸王

    我不喜欢这个大小姐怎么办?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