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 白虎坐明堂

  古啸天安排的比试是在下个月初七,算算时间还有大半个月,我一直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一时间好像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到我的身上,吃过晚饭我打算和萧连山去外面走走。

  刚出门就看刘豪满头大汗的从车上下来,二话不说就把我和萧连山拉上了车。

  “这是怎么了?”萧连山一脸迷茫的样子。“天都没塌下来,瞧你慌成这个样子。”

  “霆哥那边出事了!”刘豪一边开车一边急切的说。

  我一愣,连忙偏着头看着心急如焚的刘豪问。

  “霆哥怎么了?”

  “霆哥没怎么,有人来砸场子!”

  “来了多少人,霆哥安全吗?既然有人来捣乱,你怎么不留在霆哥身边,跑这里干什么?”萧连山立刻很紧张的追问。

  “来了两个人,在霆哥的赌场里豪赌,我走的时候已经赢了快三十多万了。”刘豪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接着说。“邪门的很,赌什么都赢,赌场里的人看过了,没有出千,谦哥去了以后说是会道行的人,他也没有办法,霆哥才让我回来接你们去看看。”

  “谦哥在也没有办法,对方是什么人啊?”萧连山也明白事态严重。

  “不知道,好像叫什么沈……沈翔什么的。”

  “沈翔?!”我很惊讶的和萧连山对视一眼。“这个人之前和我们有些过节,说不一定是冲着我们来的。”

  “姓沈的这小子很不地道,居然敢跑到霆哥赌场去捣乱,不过上次你没说他会奇门之术啊?”

  “可能是有人暗中帮他。”我淡淡的说。

  越雷霆的赌场在地下室里面,很隐秘的地方,不是熟人一般进不去,里面简直就是销金窝,很多人都是带着蛇皮口袋的钱进去,输的身无分文出来,历来只见到开赌的人赚钱,哪儿赌徒能赚钱的道理。

  不过沈翔的确是一个意外,我走进去的时候,桌前已经围满了人,所有的人似乎都不约而同的在给沈翔加油,想必都是在赌场输光了钱,看见有人赢了庄家,为自己出口气都在喝倒彩。

  对于赌博我是一窍不通,但沈翔好像也精通不到什么地方去,所以他选择了最简单的压大小,我赶到的时候,正看见沈翔信心十足的把身前所有的钱推到小字上面,不但他压小,其他赌徒看见沈翔手气如此旺,都把他当指路明灯,纷纷跟着去买小。

  负责开盘的荷官显然已经没有了底气,开盘的手都有些轻微的抖动,毕竟对面坐着的沈翔已经连赢了三十几把,这样的事在赌场是绝无仅有的,再这么赌下去越雷霆即便有再多的钱恐怕也会被他赢干净。

  荷官战战兢兢的看看一言不发的越雷霆,似乎已经不敢再开。

  赌场里人声嘈杂,都起哄让荷官快点开出来,场面明显有些失控。

  “给他开!”越雷霆阴沉着脸冷冷的说。

  “一二四,七点小!”

  荷官声音颤抖的宣布结果,赌场里的赌徒像发疯一样欢呼,像一种宣泄在庆祝难得一次的胜利。

  “可以肯定,这小子没有出千,不过太邪门了,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连赢三十几把,我怀疑他有问题,但我又看不出来,所以让刘豪请你过来看看。”霍谦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小声说。

  我看看沈翔,今天从头到脚都是一身白色,手指上却带了一个硕大的红宝石戒指,每次押大小必定用戴戒指的手。

  衣服胸口的纽扣解开,露出胸前的项链,居然是一个关羽读书的吊坠。

  我回头看看霍谦,小声问。

  “不是说沈翔来的是两个人,还有一个人是谁?”

  霍谦指着远处坐在休息区的一个人说:“就是和这个人一起来的。”

  我看见坐在休息区的人穿着刚好和沈翔相反,从头到尾的黑色,手里戴着紫檀木的手链,个子不高留在很长头发,我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猛然想起来,第一次见到苏冷月的时候,她当时带了两个人,其中个子矮的就是现在坐在休息区的人。

  “原来还是风水玄学的高手。”我小声自言自语的说。

  人群中又爆发出狂热的哄笑,沈翔又赢一局,面前的筹码已经快放不下了。

  越雷霆看见我来了,慢慢走过来。

  “到底是什么原因,可以让他连赢三十多把?”

  “他胸口是关公读书的项链,书同输,一晚上都对着荷官,怎么有不输的理由。”我不慌不忙给越雷霆解释。

  “这王八蛋还给我来这一套。”越雷霆皱了皱眉头还是有些不明白。“雁回,每天来赌的什么人都有,如果就戴一条项链也能赢钱,那还有谁敢开赌场。”

  “当然不是一条项链就能让他赢钱。”我指着沈翔说。“他一身白衣服,看他面相鼻梁挺拔有势,人轮天阔丰大,是虎相,他又身穿白衣,这叫白虎坐明堂!”

  “白虎坐明堂是啥意思?”萧连山不解的问。

  “白虎坐明堂,煞气广四方,今晚沈翔一身煞气克制对面的荷官,相当于他旺对面饿荷官就衰,所以荷官和他对赌,必败无疑。”

  “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学问。”越雷霆摸了摸板寸长的头发,皱着眉头说。“这么只要穿白衣服面有虎相的人逢赌必赢?”

  “这个当然不是,风水玄学又岂会如此儿戏肤浅,很明显沈翔今天是有备而来,你看他手里戴着的戒指。”我眼睛看着沈翔说。

  “一个大男人戴颗红戒指,看着就恶心。”萧连山没好气的说。

  “看样子应该是红宝石的戒面,他戴这种戒指是有些不伦不类。”越雷霆看了看也很诧异。

  “那不是红宝石,是鲲鹏石!”

  “反正都是红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鲲鹏石相传是大鹏鸟滴血其上而成,鲲鹏就是大鹏,也就是俗称的大鹏金翅鸟,大鹏金翅鸟以龙为食,它在空中飞翔,巡视大海中应死的龙,发现龙时,用翅膀煽开海水,成为两半,龙见这个阵势,吓得发抖,就失去知觉,等着被吞食,大鹏金翅鸟于一日之间可吃掉一个龙王及五百个小龙。”

  越雷霆猛然意识到什么,抬起头一看,地下室的墙面上挂着的正是一副九龙图。

  “霍谦说九龙翱天是吉兆,放在赌场里能镇财,之前一直都是好好的,原来……。”

  “谦哥说的没错,这幅九龙翱天是金色,财属金,龙有守宝的习惯,所以有九条龙在镇财合情合理,在风水上这叫九龙蕴财局。”我再指着沈翔说。“沈翔想必也看出谦哥这个风水局,所以用鲲鹏石来破局,龙遇大鹏金翅鸟必会逃窜,九龙蕴财局已破,所以沈翔攻无不克。”

  “那……那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越雷霆听我这么一说很着急的问。

  “不光是这些,就连沈翔做的位置也是有人精心给他挑选的。”

  “每天赌场来这么多人,要是知道那个位置能赢球,那还不都抢着坐啊?”

  我摇着头笑着说。

  “当然不是这样,时间不一样,财位也不一样,今天的财位,或许到了明天就变成灾位。”

  “姓沈坐的地方难道就是今天的财位?”越雷霆好奇的问。

  “按照奇门来推算,沈翔今天坐的位置是开门,是一个吉门,开门四通八达,宜远行,见贵,求财等,百事吉利享通,开门为金神,而荷官的位置刚好相反,荷官在杜门,杜门有闲塞阻滞之义,杜门为木神,遇到沈翔刚好就是金克木。”我指着沈翔坐着的地方小声说。

  “这简单,我让他们换一张桌子就行了,姓沈的坐的地方变了,不就没在财位上了,我看他怎么赢。”越雷霆点点头说。

  我拉着正想吩咐手下把赌桌换到另一张桌子的越雷霆。

  “没用的,沈翔今天摆明是有备而来,他也算到万一你提出换桌子破他财位的可能,所以他才穿了白衣配合他面相,刚才我说了白虎坐明堂,煞气广四方,你一旦让他变位置,奇门遁甲里面有八门九星,每一门都千变万化,你让他变了,你的荷官也会跟着变,就变成开加杜!”

  “开加杜?这又是什么意思?”越雷霆一脸迷茫的问。

  “开加杜就是开门加杜门的变化,开加杜为青龙折足,主招灾、失财。”

  “这么说……这么说就拿这小子没有丁点办法了?”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 白虎坐明堂”

  1. 回复 2014/10/29

    鲲鹏石

    我要吃龙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