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七章 力挽狂澜

  赌场里的负责人急冲冲走到越雷霆面前,赌场每晚的流动现金已经快见底了,按照沈翔这样的赌法持续赢下去,最多还能坚持一把。

  沈翔对自己的选择显得胸有成竹,每次都把所有赢回来的钱全下注,每次都是他赢,在加上其他赌徒都跟着他下注,越雷霆已经安排人调动了三次资金,刚调过来的钱瞬间被兑换一空。

  “再这样让他赢下去,我们恐怕很快没钱兑换给他们,要不,今晚到此为止赌场先不营业。”霍谦看了看情况深思熟虑的说。

  “那怎么行,我越雷霆的赌场要是因为没钱赔而关门,我这名号就算全搭进去了,就是砸锅卖铁今晚赌场的门也不能关。”越雷霆摇着头很坚持的说。

  “老大,我们所有的现金全都调过来了,已经……已经没钱了!”刘豪在旁边犹豫了半天,还是小声的说。

  霍谦看看还在继续下注的赌徒和气定神闲的沈翔,在越雷霆耳边小声说。

  “要不我到古叔哪儿走一趟,就说今天周转出了点问题,在他老人家哪儿借点钱先撑着。”

  “不许去!”越雷霆一听连忙摇手阻止。“就这么小点事还惊动他老人家,如此传出去,道上的人还怎么看我,一个赌场都管不了以后还有谁服我。”

  我的目光一直落在休息区喝茶的长头发身上,听完越雷霆的话,回过头淡淡一笑。

  “这点小事你不要着急,既然是风水玄学的行家,我也想会一会。”

  “你有办法破沈翔的风水局?”霍谦急切的问。

  我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

  “谦哥,赌场一直都是你负责,我看很多跟你的人身上都有纹身,你知道谁身上纹的有刀吗?”

  “刀的纹身……。”越雷霆想了想一把将身边的一个手下拉过来。“这小子手臂上就有一把,你看行不行。”

  手下连忙弯起自己的袖子,小臂上是一个不伦不类的纹身图案,一个骷髅头上插这一把匕首。

  “这个不行,我要的是刀,这是匕首,没有用的。”我摇着头说。

  “你看我这个行不行。”刘豪慢慢解开纽扣,左胸上赫然一把钢刀的纹身图形。

  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很满意的点点头。

  “过会你就跟在我后面,衣服也被扣了,就这么敞着,记得!你胸前的刀一定要对着沈翔。”

  等刘豪记清楚我的话,我看看身旁的萧连山说。

  “连山,你是属虎的,过会你一直坐在刘豪旁边,记住,要背对着沈翔坐。”

  萧连山点点头,我知道他未必明白明白我的意思,不过看得出来只要能赢沈翔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霆哥,你一直戴着一块玉观音的项链,能不能先借个我。”

  越雷霆想都没想就把脖子上戴着的翡翠观音取下来递给我。

  赌场的负责人再次走过来,支支吾吾了半天硬着头皮战战兢兢的说。

  “没……没钱啦!”

  赌徒们正赢的兴起从来没像今天这样,跟着沈翔这盏指路明灯,买上面赢什么,看见荷官一直不开盘,纷纷起哄情绪激动,现场的形势一片混乱有点快控制不住的趋势。

  我漫不经心走到赌桌前,刘豪和萧连山按照我的吩咐跟着后面。

  “等你们一晚上了,那天你让我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我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一打听原来是越雷霆养的一条狗而已。”沈翔抬着头一脸阴冷的笑容,指着我颐指气使的说。“别以为有越雷霆给你撑腰你就肆无忌惮,告诉你,我还真没把他放眼里,今天心情好,随便玩玩就赢了这么多,我寻思着以后天天来,赢到越雷霆倾家荡产为止,我就是想看看,主人都没了,你们两条狗还怎么乱咬人。”

  萧连山背对着沈翔坐的,听见他说这样的话,拳头一握正想转身,我的手紧紧按在他肩头。

  “有赌不为输,霆哥敢开着赌场,就不怕有人来赌,来者是客我们都欢迎,请!”我不慌不忙的说。

  赌徒听见可以继续下注瞬间都安静下来,等着看沈翔买什么。

  “死到临头还嘴硬,我就看看你用什么赔我。”沈翔冷冷一笑不屑一顾的把面前的钱全推了出去。“好,估计你们也没钱了,就一把定江山,全买小!”

  其他赌徒看见沈翔下注买小,都跟着去买,桌面的钱堆成一座小山般高,我瞟见越雷霆的手指轻微的抖了一下,如果这局我输了,不关是没钱赔给这些人,他辛辛苦苦打拼几十年的名声也全输了。

  “开!开!小!小……。”

  赌场里全是赌徒震耳欲聋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我一脸淡淡的笑容,目光一直没离开过沈翔,慢慢揭开骰盅,越雷霆居然偏过头不敢看。

  刚开始还嘈杂的人群忽然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在骰盅,越雷霆慢慢回过头,还焦虑的脸上嘴角慢慢向上翘了翘,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四五六,十五点,大!庄家赢!”刘豪在旁边激动的大声说。

  沈翔皱了皱眉头,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骰子,很惊讶的说。

  “不……不……这不可能,怎么……怎么会开大?!”

  我一把赢回赌场一晚上所有输的钱,越雷霆脸都笑开了花,沈翔一脸铁青冷冷看着我不服的说。

  “你出老千!不可能开大,今晚我就不会输!”

  “他上来之前你是不会输,不过他上来之后,你绝对不可能赢!”

  声音是从人群后面穿来,一直坐在休息区的长头发已经走到沈翔身边,和我对视一眼,眼神很阴冷深邃。

  “你对面的人胸口有刀,你戴着关公读书的项链,关公是斩头而亡,刚好克你的关公读书,而背对着你坐的人,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属虎,虎在刀前又背向而驰,白虎坐明堂,一虎为煞,二虎必伤,你坐的本是开门,有白虎压阵,可有虎出现白虎去追,却不见头上有刀,必是死了一条,开门变成死门,你有岂能会赢,更何况,他把翡翠观音放在手上摇骰子,你手上虽有鲲鹏戒,能破赌场里的九龙翱天局,可大鹏金翅鸟见到菩萨真实又岂有不归复之理,他破了你所有的风水局,你还怎么赢他!”

  沈翔怒火中烧,拍着桌子站起来,恼羞成怒的问。

  “你既然知道他破了你教我的风水局,为什么不提前给我说?”

  “没有的,他算准我一定会看出来,所以把你开门变成死门,这一局你非赌不可,你本坐在开门,如今是死门,死加开就是孝子散财,主凶,犯者年年财产退,更防孝服死人丁,你不输钱就输命。”

  我淡淡一笑,对着长头发点点头说。

  “沈翔几斤几两看他面相就知道,今天沈翔所有的风水局,想必就是你教他的,风水玄学是教人趋吉避凶,你却教人敛财起祸,居心不良非大道之士,何况他的命中不带此财,偏财加身他必被刑克,你不是在帮他,你是在害他。”

  “风水玄学各有各法,只不过我和你各为其主,能赢就是胜者,功过是非从来都不是失败者所写的。”长头发不以为然的笑笑说。

  “别和他废话,苗仁宇,你就给我一句话,能不能赢他,我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输!”沈翔急红了眼大声对长头发说。

  长头发原来叫苗仁宇,苏冷月精通蛊术,身边一个跟班居然对风水玄学了解甚深,我现在很好奇,能驾驭这些人背后的黄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苗仁宇看了看我,点点头气定神闲的对沈翔说。

  “他都说了有赌不为输,何况我一向运气都好,从来就没有输过。”

  “好,我就赌你这个赌场!”沈翔拍着桌子趾高气昂的说。

  我回头看看旁边的越雷霆,等他表态到底赌还是不赌,越雷霆想都没想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说。

  “赌命老子都不怕,还怕输一个赌场,随便来。”

  “好,既然这样,那就赌大一点,这两个人的手我一起赌了,要是我赢了,他们两个人把手给我砍下来。”沈翔对我和萧连山已经恨的咬牙切齿,抓住机会我想他一定恨不得能把我和萧连山挫骨扬灰。

  “我的手不值钱,随便你赌,就怕你输了赔不起!”萧连山背对着沈翔声音很轻蔑的笑着说。

  “赌这么大我倒是没意见,只是可惜我从不沾赌,所有的规矩一窍不通,不知道你想赌什么?”我轻松的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

  沈翔指着我面前的骰子冷冷的说。

  “别废话,就赌这个,刚才是你当庄,赌具是你们的,开盘的人也是你们的,万一你们出千作假也没人知道,这次我来当庄,你下注!”

  我刚笑着想点头同意,苗仁宇忽然摇着头说。

  “既然你不懂台面上的规矩,不如我们换一个简单的。”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