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八章 孤注一掷

  “为什么要换啊?!”沈翔拿着骰子很不满的看看苗仁宇。“你都说了能赢他,何必还多此一举。”

  苗仁宇没有理会沈翔,把玩着手上的紫檀木佛珠对我说。

  “我们也算同道中人,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也不藏着掖着,他本来是白虎坐明堂,煞气广四方,被你破局之后,变成望苍龙克白虎,他今晚怎么赌都是一个输字,所以这一局我和你赌!”

  苗仁宇说完示意旁边的沈翔把外套脱去。

  我心平气和的点点头很沉稳的说。

  “不知道你想赌什么?”

  苗仁宇随手拿起赌桌上的一个筹码,漫不经心的看了看说。

  “我看你也非泛泛之辈,高手对决胜负就在一线之间,不如我们赌一个简单的,这筹码有两面,我们各选一面,为了公平在场的人里面随便找一个帮我们抛,谁选的对谁赢!”

  筹码有两面,就是说各自有百分之五十的机率,苗仁宇这个提议在越雷霆看来很公平,这个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完全就是听天由命赌谁的运气好。

  “来者是客,你先选!”我伸出手很谦逊的说。

  “客随主便,既然在你的地盘上,还是你先。”苗仁宇很镇定的回答。

  筹码有两面,一面白色,一面青色。

  我也不推辞,瞟了瞟桌上的筹码,白色朝上,心平气和的说。

  “白色!”

  “好,我选青色!”

  越雷霆坐在椅子上随手指了一个赌徒过去抛筹码。

  能赌钱的其实并没有多少钱,来这里也不过是小打小闹玩玩,从来没见过像今天这样赌注是赌场加两个人手的豪赌,赌徒都喜欢刺激,看见这样的场面都兴奋的不行,谁输谁赢其实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往往胜负揭晓的那一幕才最让人不能自拔。

  当赌徒把筹码拿在手里的那刻,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低估了苗仁宇,他提出来的这个赌法表面上看上去简单公平,可以苗仁宇教沈翔的这些风水局就能看出来,苗仁宇的功力深藏不露绝对不是平庸之辈。

  筹码有两面,听天由命是寻常人的赌法,苗仁宇绝对不是那种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天做主的人。

  苗仁宇一身黑衣,手戴紫檀木佛珠,我一愣,发现自己忽略了这个细节,黑色在五行里属水。

  苗仁宇手里戴着的紫檀木佛珠,紫檀木又名青龙木,青龙在五行里属于木。

  看苗仁宇那串佛珠,细腻光润,色泽金黄,每一个棕眼孔内都会闪烁金星金点,不用看也知道正是用名贵的金星紫檀所做而成,五行中土居中央,金黄色在五行里面属于土。

  每颗佛珠上面雕刻着形态各异的凤凰,凤凰是朱雀,朱雀在五行里属火。

  我重新看看面前的苗仁宇,个子不高,长头发完全遮盖了他的脸型,仔细看却发现苗仁宇长的让人忍不住想笑。

  很少看见有人的嘴会像苗仁宇这么大,特别是男人,他一开口说话有一种气吞山河的气势,苗仁宇的脸圆的像一个球,几乎看不见任何轮廓,非但脸圆,就连鼻子和眼睛也一样圆的让人感觉很搞笑,从远处看像极了一个带着假发的篮球。

  可我现在一点也笑不出来,甚至有些后悔刚才答应和苗仁宇赌筹码正反的赌局。

  苗仁宇的面相是典型的水相,虽然看上去一生寻常普通的打扮,可苗仁宇却不显山露水的将五行里的金、木、水、火、土全占齐,不但外有五行,还内有五行,不但五行相生而且还生生不息,之前他教沈翔的那些风水局和苗仁宇顺生逆克的五行局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今晚苗仁宇天时地利人和都被他占尽,所以不管他坐什么地方,赌什么都不会输!

  我很震惊苗仁宇的功力如此深厚,完全在我意料之外的时候,赌徒已经将筹码抛了起来,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到慌乱,看着筹码慢慢升到最高点,苗仁宇正胸有成竹的拨弄着手里的佛珠,似乎结果一切都早已在他掌握之中。

  五行局里金、木、水、火、土环环相扣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首尾相连生生不息毫无破绽,但五行又相互克制,一般人风水玄学的平庸之辈根本无法控制,稍微不慎就会适得其反,看苗仁宇谈笑风生举重若轻的样子就知道,他不但能轻轻松松控制五行局,而且还能运用娴熟,其功力远在我的意料之中。

  筹码开始慢慢下落,我的心也随之下沉,破五行局的办法不是没有,所谓物极必反,五行占尽但必须做到阴阳平衡,就是任何一行不能过旺或者衰败,只要阴阳失衡五行局就不攻自破,但是这需要时间,可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这也是苗仁宇奸猾的地方,提出一个看似简单又公平的赌法,就连我也没有发觉有何不妥,现在我才明白,苗仁宇是不想给我留丁点多余的时间。

  筹码已经快要落到桌上,我忽然有一种绝望的感觉,输了赌场还能赢回来,就算砍掉我的手也没关系,可萧连山的手也赌在里面,难道因为我的大意,要让萧连山赔上一只手!

  我焦急的看着不断下落的筹码,思考着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挽救眼前的局势,忽然间我想到了秦一手,眼睛一亮,手掐三清指,脚踏七星步,大声念:

  吾左有日君,右有月君,前有雷电,后有风云,震动天地,叱咤龙神,受吾真遣,左右星聚,前后云奔,阴阳五行,随手应分,急急如律令!

  我刚念完其他人都听不懂的话,筹码就落到赌桌上,抛筹码的赌徒把手压在上面,样子比任何人都还要紧张。

  “难道难道,你居然会想到用日月星君咒来破我的局,五行局是顺生逆克,顺我克你,你想用日月星君咒颠倒乾坤独操五行,就变成顺克逆生,顺你克我,这么短时间里你能想出来你果然不简单。”苗仁宇冷冷一笑不以为然的说。“不过可惜,日月星君咒是太上三洞神咒里面的上九总咒,除非真人仙师可以赦令,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操控此咒!”

  “跟他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这破赌场我还真看不起,要的就是他们两人的手,敢让我丢面子,活的不耐烦了!”沈翔看苗仁宇胜券在握的样子,趾高气昂的大声说。

  “开!”我没有理会苗仁宇和沈翔,目光严竣的盯着桌子赌徒的手说。

  似乎每一个赌徒都有一种喜欢开牌那瞬间患得患失的感觉,所以他的手一点一点在所有人目光中慢慢抬了起来。

  萧连山还背对着桌子坐着,虽然已经没有这个必要,可我忘了给他说,所以他依旧没有转过来,对于他来说,我说什么他都会义无反顾的执行下去,从来不问为什么。

  这叫信任!

  可当他听到身后人群欢呼雀跃的声音时,还是忍不住想回头看看,因为他并不知道这些人在为谁在欢呼。

  沈翔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几步,倒坐在椅子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桌面的筹码。

  苗仁宇忽然感觉胸口一热,体内巨痛难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刚好洒在桌上的筹码上。

  即便是染了血的筹码也很容易分辨出颜色。

  白色!

  只不过现在苗仁宇的血吐在上面,一片血红!

  我居然笑了,但完全不是胜利者骄傲的笑容,是一种很意外和惊讶的笑容。

  苗仁宇倒在地上,五行局虽然精妙但却凶险,讲究阴阳平衡相互牵制的同时才能相互顺生,很多人都知道五行局的玄妙,但用的人很少,当然很重要的一点是功力不够无法驾驭。

  但真正最为重要的是,要运用五行局,必须先人蕴五行,要做到人在五行之中的同时,也要达到五行在人中,这就是外五行和内五行。

  外五行就如果苗仁宇穿着和戴的紫檀木佛珠,这些可以靠人为的布置而成,但真正要驱动五行局,需要的是内五行,内五行其实就是中医里面所讲的五行,即金、木、水、火、土,在人体中分别对应肺、肝、肾、心、脾五脏,五行平衡、五脏调和,才能维持人体的健康和气血旺盛,而五行虚弱在中医里就是指五脏有重疾。

  要发动五行局必须把体力肺、肝、肾、心、脾五脏和体外的外五行相互结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有人破局,发动五行局的人五脏会受重伤,就好像现在苗仁宇一样。

  他并非孤注一掷要用如此凶险的风水局,只是在那么短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人可以破解。

  “不……不可能!”苗仁宇捂着胸口面无血色,很艰难的说。“你无名无分,又非真人仙师,根本没能力赦令日月星君咒,你……你不可……能破我的五行局!”

  萧连山听苗仁宇这样说,知道我赢了,转过头看见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苗仁宇很诧异的说。

  “这……这是怎么了,不就赌正反面嘛,怎么搞的吐血这么严重?”

  我摊了摊手似笑非笑的说。

  “你说的很对,其实我真没把握破你的五行局,只不过我和自己赌了一把。”

  苗仁宇五脏受重创,口里不断有血吐出来,大口喘着气说。

  “你……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破了我的五行局?”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