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章 不速之客

  越雷霆不知道为什么我从那晚赌场的事后就寸步不离的跟着他,还让刘豪特意加派了保护的人手,萧连山亲自负责越雷霆的安全。

  越雷霆知道我是好意,怎么说赌场也闹出了人命,何况还打断了沈翔的手,他知道我是担心有人报复,不过越雷霆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甚至完全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萧连山问过我,为什么突然这样紧张,越雷霆进进出出身边好几个人保护着,而且道上混的打打杀杀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如果都像我这样小心翼翼,那还是干脆别吃这碗饭。

  我的回答很简短,鼻梁黑雾上天庭,阎王必见,面白如涂粉,无光润者,必主丧服。

  我告诉萧连山,越雷霆面相有异,必有不测之灾,而且必主丧服,身边有人断命,当然萧连山完全看不出我所说的这些症状,反复看了越雷霆很多次,也没发现我说的鼻梁有黑雾,不过我既然这样说,萧连山没有丁点怀疑寸步不离的跟着越雷霆。

  赌场的生意似乎并没有因为死个人而清淡,今天是每个月结算的日子,按惯例越雷霆要来一次,霍谦负责把每个月的收支呈报给他看,其实也就是走走过程,赌场里的手下很高兴,每个月这一天越雷霆都会根据当月盈利多少来打赏下面的手下。

  越雷霆刚坐下忽然刘豪急冲冲的推门进来在他耳边小声说。

  “老大,外面有个人指名道姓要见你。”

  “见我?”越雷霆偏着头看了看刘豪。“是什么人?”

  “年纪看上去和你差不多,他说自己叫沈江川。”

  我猛然抬起头一脸紧张的问。

  “沈江川?!他带了几个人来?”

  “就一个,拧着一个箱子。”

  越雷霆靠在沙发上想了想漫不经心的笑着说。

  “沈江川还算懂规矩,知道来我的地盘不带人,我也等了他很多天了,该来的早晚要来,来者是客把他请上来。”

  我走到窗边,从二楼看下去整个赌场一目了然,面色凝重的想着什么。

  “雁回,你这几天怎么魂不守舍的?”越雷霆笑着问。

  “霆哥,我一直都忘了问你,这个沈江川到底是做什么的?”我坐会到沙发上问。

  “沈江川论辈分应该和我差不多,以前也是混黑道的,和我一样很小的时候就出来混,作风凶悍残忍,很快就打出一片天下,黄赌毒无一不沾,不过沈江川极具商业头脑,黑道上赚来的钱都投入正规生意中,而且为人圆滑仗义大方,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加之沈江川经营这么多年,早已建立广阔的关系网,众多无形的保护伞顶在头上,就连政府也只能对他睁只眼闭只眼。”霍谦在旁边给我解释。

  “管他是谁,只要在我地盘上,还能让他掀起浪,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何况我越雷霆还不算是蛇吧,哈哈哈。”越雷霆淡淡一笑无所谓的说。

  进门之前会有人严格仔细的搜身,越雷霆一团和气的站起来挥着手。

  “都是老朋友了,没这个必要,江川,我们算算也有几年没见了,进来坐。”

  “规矩不能坏了,这里怎么说也是越老大的地盘,我算是拜山礼数要周全。”沈江川一边说一边自己解开衣服。

  门口的人用警戒的目光充满敌视的注视着他,沈江川一脸平静的微笑,越雷霆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请进屋。

  在我的设想当中,一个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手遮天的黑道大哥,应该是一个身材魁梧相貌凶悍,最好脸上或者身体裸露的地方有几道醒目的疤痕,至少也应该像越雷霆这样,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可当沈江川走出来的时候,我才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和自己设想的沈江川差距太大,以至于我都不敢肯定自己见到的是不是真的沈江川。

  谦逊的微笑、干净整洁的衣服、一丝不乱的头发再配上一副金丝边镜框的眼镜,怎么看眼前的这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都和叱咤风云的黑道大哥格格不入。

  “江川,都说你现在风生水起,底都洗白了,说真的这方面我还要向你讨教讨教。”越雷霆坐到沙发上和气的说。

  “越老大客气了,我是实在撑不下去了,要是还能像越老大这样生龙活虎,我绝对不会退出来。”沈江川微笑着说。

  越雷霆一边亲身给沈江川倒茶,一边淡淡一笑,我发现沈江川谈吐文雅举止得体,并不像传闻中凶残狠绝的黑道人物。

  “不喝这个。”沈江川把手里的茶杯放到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包茶叶。“喝这个!既然来拜山怎么也要带点礼物,我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身体才是自己的,呵呵,不蛮越老大,这些年我什么都没学会,唯独学会了茶道,今天久别重逢不如我给越老大泡一壶。”

  “好啊!喝茶也是我爱好,就是没有那么多讲究。”越雷霆一听很有兴趣的点点头,吩咐人拿了一套茶具过来。

  沈江川脱掉外套,弯起衣袖动作娴熟淡定,我在旁边一直看着他,从进来到现在沈江川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是那样沉稳,不过我怎么看都感觉,那沉稳中似乎还隐藏了点什么。

  “请茶!上好的潮州凤凰单丛茶,现在年纪大了,浑身都是毛病,高血脂、高血压、就差一个高血糖了,医生让我多喝这个茶对我心脏有好处,越老大你也应该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打打杀杀半辈子了,该干的不该干的我都做过,丧尽天良伤天害理的事数都数不过来,前些年去峨眉山一位大师告诉我,说我天生异禀、命相孤绝,一生作恶多端却大富大贵,但过了半甘之年报应将至家破人亡恐怕不得善终。”

  我抬起头饶有兴趣的问:“原来沈哥还相信佛家的因果循环天理报应之说。”

  “相信!今天我刚好五十岁,大师说我命硬会刑克身边至亲,我开始也不相信,没想当还真被大师言中了。”沈江川端着茶盏轻描淡写的说。

  “江川,呵呵,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年轻那会你的名号可是靠你一双手打出来的,怎么现在还相信这些了?”越雷霆喝了一口茶眼睛一亮兴高采烈的说。“真是怪了,这茶喝着就是不一样。”

  “大师还说,我前世是一条被人毒打致死的野狗,死后怨气太重,投胎转世为人就是来讨债的,所以戾气太盛,要想化解就必须修身养性从善积德。”沈江川一边给越雷霆倒茶一边态度虔诚的说。“我现在每天都按照大师的点化,一有时间就念“准提咒”或“金刚萨捶心咒”,大师说这样能帮我消业。”

  “你如今修身养性潜心礼佛,江川你现在举手投足心静如水淡泊祥和,这等境界我越雷霆真是自愧不如望尘莫及啊。”越雷霆笑了笑说。

  沈江川一摇手,神神秘秘的在越雷霆耳朵旁小声说:“装的,哈哈哈,装的,其实灵不灵我根本不在乎,既然选择了出来混,天天刀口舔血的生活,有什么报应我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只是求一个心安。”

  越雷霆把手里的茶杯放下,一本正经的看着沈江川说。

  “你大老远来,也不是为了请我越雷霆喝杯茶这么简单,有什么事,江川你就直接说。”

  “越老大还是一如既往的快人快语,我也就不兜弯子了。

  “今天来是给越老大赔不是,子不教父之过,听说沈翔前些日子没大没小敢跑到越老大地盘上撒野,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平时也没怎么管他,结果闯出这么大的祸,越老大实在给面子居然没要了他的小命。”

  越雷霆知道沈江川今天来多半是为了沈翔的事,摇了摇手笑着说。

  “算了,过了的事就不用提了,不过江川,有一句说一句,沈翔这性格早晚要闯祸,你得看紧点,落在我手里,我就帮你教教他,万一落到其他人手里,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

  “越老大大人不记小人过,高抬贵手放了他,否则我真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沈江川一边说一边把带进来的箱子推到越雷霆面前。“这是他在你这儿输的钱,五十万一分不少,越老大你点点。”

  越雷霆看都没看把箱子又推了回去。

  “我都说算了,这钱你拿回去,沈翔我也教训过了,算是给他的医药费。”

  “话不能这么说,一码归一码,我也是在道上混过的人,愿赌服输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沈江川很坚决的摇着头,一脸赔笑的说。“越老大,沈翔我今天也带来了,一直没机会教他,今天就想让他长长记性,我想他亲自给你道个歉,人就在外面等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