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二章 斩草除根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沈翔这么怕沈江川,事实上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没有人会不怕他,和沈江川一副道貌岸然的祥和比起来,他的内心阴暗歹毒的已经不是一般层面。

  沈江川瞟了沈翔一眼,举着茶杯淡淡的说。

  “剩下两个,你自己处理就是了,凡是都有第一次,以后就简单多了。”

  沈翔看看被鲜血染红的手还有折射着寒光的刀,就如同沈江川所说的那样,杀人其实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当你可以主宰一个人的生死,看着对方在自己面前无助的哀求最后慢慢变成一丝绝望,直至对方的瞳孔在自己面前慢慢变大,那一刻有一种神的感觉,好像自己凌驾在一切之上。

  沈江川也没说错,凡是都有第一次,以后就简单多了,而且沈翔现在突然发现原来杀人也是一件容易让人上瘾的事,剩下两个人似乎就简单了很多,当沈翔的刀没有半点犹豫的穿透对方身体时,鲜血浸透衣服沾染到他皮肤上,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甚至可以让他忘记自己身体的疼痛。

  看着倒在地上的三具尸体,沈江川心满意足的点点头,似乎对沈翔的表现尤为的满意。

  我现在只感觉到背脊发凉,从沈翔拔出刀的那一刻,他脸上陶醉的表情里,我就知道这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沈翔,可以藐视生命的人再无良知的存在,更为让我震惊的是,沈江川只不过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把自己儿子变成了一个冰冷的动物,像这样的人,又岂会这么容易满足。

  沈江川漫不经心的喝着茶,对着沈翔说。

  “我再教你最后一件事,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沈翔很快领悟到沈江川话中的意思,慢慢抬起头盯着对面的越雷霆,眼睛里充满了杀戮的血红。

  “沈江川,你到底你想怎么样?”越雷霆挺着胸无所畏惧的说。

  “越老大,你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斩草除根的道理还需要我教你吗?”沈江川意犹未尽的笑着说。“我要是你,当天就宰了这小子,然后像我今天对你这样,再把我一起解决了,呵呵,这事就圆满了,再也不会有任何变故。”

  “是你儿子先跑到我这里闹事,我教训他天经地义,我没要他命,是看在你面子上,沈江川你这是不识好歹反咬一口啊。”越雷霆昂着头大声说。

  “打狗也要先看主人,何况他还是我儿子,要教训也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我儿子你都敢打断手,很难说有一天你不会砍掉我的头,所以……呵呵,要怪就怪你自己优柔寡断。”

  越雷霆的呼吸变得有些沉重,从现在的情况看,自己能逃出去的机会根本没有,越雷霆不怕死,真要拼起命来,沈江川带来的这些人,他还真没放眼里,就算是要死,也要站着死,如果死在沈翔这样的废物手里,这辈子真是白混了。

  不过现在越千玲和岚清在沈江川手里,这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两个人,无论如何不能因为自己,让她们有任何危险。

  沈江川慢慢抬起手,旁边的人心领神会的掏出一把手枪毕恭毕敬的递了过去。

  很少见的柯尔特点三八转轮手枪,可装弹六发,不过现在沈江川的手中只有一发子弹,弹壳金属的光泽在烛光的照射下,落在越雷霆的眼中尤为的刺眼。

  沈江川当着越雷霆的面,把那颗子弹装进枪里,转动转轮后再合上,淡淡的笑了笑,把枪送到越雷霆的面前。

  “你好歹也是一个大哥,按理说我不应该过多为难你,这几十年我也是吃江湖饭的人,江湖是江湖了,我沈江川向来一诺千金,今天就给你越雷霆一个机会,枪里只有一发子弹,你有两个选择,要么你对自己开一枪,是死是活,老天爷说了算,要么你用这把枪打死房间中任何一个人,但结果你还是得死!”

  越雷霆瞟了面前的枪一眼,冷冷一笑,这几十年什么风浪没见过,死对他来说早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道上混的人都知道早晚都会有报应,只是时间的问题,何况这几十年养尊处优,什么福都享受过,不就是一条命,或许年轻的时候看不开,等到了他这个岁数,死对他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想要我的命…呵呵,我人就坐在这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搞这么多花样有什么意思,痛快点,我越雷霆要是眨了一下眉目,就他妈不是人养的!”

  沈江川对于越雷霆的挑衅不以为然,默不作声的看了他很久,深吸一口气笑了笑。

  “我知道你不怕死!不过…。”

  “别他妈的废话,看架势我今天也不可能活着走出去,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不就想要我的命嘛,连他妈的杀人都这么磨叽。”

  沈江川没有理会越雷霆,慢慢走到越千玲和岚清的旁边,意犹未尽的笑着说。

  “都说我们道上混的罪孽深重,早晚有报应,不过越老大这些年吃的好,睡的好,就连女儿也长的这么漂亮,还有大嫂……呵呵,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大嫂,想不到大嫂现在还风韵犹存,越老大真是好福气啊。”

  越雷霆的手指轻微的抽动一下,目光虽然依旧是不屑一顾的淡定,但现在却有些涣散。

  “瞧瞧这么一张漂亮的小脸蛋,你说……如果这漂亮的脸上。”沈翔一边说一边拿起刀轻轻在越千玲脸上游动。“这脸上多几条伤疤会是什么样子呢?”

  越千玲听见沈江川的话,还有脸上冰冷的刀,居然没有丝毫的胆怯,突然头向前用力一顶,刚好结结实实撞在沈翔的鼻梁上,沈翔捂着鼻子倒在地上,顿时鼻血直流。

  “你这个样子还算男人,废物永远都是废物。”越千玲一脸嘲笑的说。

  我居然有一种想笑的感觉,不过眼神中更多的是佩服,想不到这样的情况下,越千玲依旧没有懦弱。

  沈翔一脸羞愤,从地上爬起来,重重一巴掌打在越千玲脸上。

  越千玲的嘴角流出血,可依然仰着头嘲笑的说。“你也就这点本事了。”

  岚清一把将越千玲拉到身后,一双冷峻的眼睛直视着沈翔,丝毫看不出惧怕。

  “姓沈的,你他妈的还算男人,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有种放了我咱们练练。”萧连山瞪着沈翔大声喊。

  “够了,不要说了!”

  越雷霆紧咬着牙喊了一声,刚才还昂起的头慢慢低了下来,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在灯光下晶莹剔透,分外的明显,不断蠕动的喉结,让他看上去很紧张和恐慌。

  沈江川很满意他现在这个样子,像是一条被扣住七寸的毒蛇,或许在沈江川的眼里,现在的越雷霆连毒都没有,完全就是一条在冬眠中被抓住的蛇,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

  越雷霆再也忍不住,咬着牙用几乎哀求的语气小声的说。

  “祸不及妻儿!不关她们的事,冤有头债有主,你想报仇找我,这条命我给你。”

  沈江川根本没有去看他,眼睛落在越雷霆面前的手枪上,深沉的说。

  “她们有没有事就看你自己怎么做了…。”

  越雷霆看看面前的手枪,里面只有一颗子弹,现在自己一家人都在沈江川的手上,他当然不会去杀了这个沈江川,虽然他心里很想这样做。

  越雷霆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深吸一口气,猛然抓起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

  “你还是不是男人!”岚清看见越雷霆举起枪,惊慌失措的大声说。“亏你还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你就算开枪,他也不会放过我们,是男人你就一枪打死他,就算死也不能便宜了他。”

  越雷霆咬了咬牙,虽然他知道岚清说的是对的,但是他不想拿她们两人的安危去赌,心一沉闭上眼睛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

  越雷霆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还活着,手抖得不行,原来自己并非真的不怕死,或许只有真正面临死亡的那刻,才会对生命充满谦卑。

  越雷霆有些虚脱的把抢扔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表情沉稳的看着沈江川,只是现在沈江川看上去很开心,笑的我有些看不懂。

  “你要我做的事我已经做了,放了我的家人。”越雷霆一边喘息着一边用乞求的语气说。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